“他們在外面,莫小姐在樓道內等了你一個晚上了,陳先生您真是好福氣,有莫小姐那麼漂亮的女朋友,她真的好關心你啊。”

陳奕霖不用想也知道護士說的是莫雨欣,很快陳奕霖被轉到了普通病房,陳奕霖的哥哥大陳總也來到了病房。

當他看到病房內有莫雨欣的時候非常的欣慰,覺得莫雨欣是個不錯的女人,知道自己的弟弟有可能殘疾,都不介意。

“哥,你來了!”陳奕霖虛弱的問道。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大陳總問道。

“我很好,對了小慄呢?”陳奕霖從護士那裏得不到消息,只好問家人了。

陳總眉頭皺了一下,知道現在不說遲早陳奕霖也會知道的。

“他死了,車禍發生的時候就死了,你放心我已經安撫了他的家屬了。”陳總知道陳奕霖知道消息後心裏肯定不好受的。

陳奕霖知道消息後內心是非常內疚的,他覺得是他害了自己的司機。

只是他想不明白,爲什麼一向車技很好的司機,突然會撞到護欄上,司機也沒有酒架也沒有疲勞駕駛。

“奕霖,你不要太難過了,這或許是他的命吧,你好好的養傷。”莫雨欣一夜未睡,整張臉特別的憔悴。

陳奕霖看着大陳總說:“哥,讓你擔心了。”

“你好好的養傷,想吃什麼告訴護工吧。”說完大陳總指着自己身邊的兩位,這是他專門請來護理陳奕霖的護工。

自己的弟弟出了事情,大陳總這幾天一直沒怎麼休息,臉上同樣都是倦容。

陳奕霖點了點頭,莫雨欣笑着對大陳總說:“我最近沒有工作,我會在醫院好好照顧奕霖的,陳總公司事情多,您安心回去工作吧。”

莫雨欣知道這個時候是最容易得到認可的時候,只要大陳總認可了她,那陳奕霖這裏就好說了,本來幫助花精的時候陳奕霖就有娶她的意思,雖然沒有明着說,但是那個意思就是要跟她結婚的。

“雨欣,那就辛苦你了。”在這期間大陳總一直是稱呼莫雨欣莫小姐的。

陳奕霖此時身體不適,莫雨欣怎麼說就怎麼是了,他現在沒有力氣跟莫雨欣說話。

他知道他昏迷的時候,花精對他說了很多話,就是因爲花精的話觸動了他,他才那麼渴望醒過來的。

雖然現在花精沒有在這裏但是他知道花精肯定知道他轉普通病房了,大陳總剛走,海海帶着一籃子水果進了病房。

“陳總,終於見到你了,我還以爲你得在重症室多呆幾天呢。”海海樂呵呵的說道。

“你這傢伙就不盼着我一點好。”陳奕霖帶着微笑有氣無力的說道。

現在陳奕霖只要是隨意的動一下,哪怕是輕輕地咳嗽,腦袋跟腿疼的都有點受不了。

“我還不盼着你好,爲了你能早點醒過來,我跟花精一起給你錄了語音。”海海故意對陳奕霖說的,花精的功勞可不能讓這個莫雨欣搶了。

“什麼語音,奕霖沒出來的時候,你們竟然錄東西給他聽?”莫雨欣有些吃醋的說道,沒想到她千防萬防沒防了花精的這一手。

“當然了,難道你以爲是你每天求神拜佛求醒的陳總嗎?”海海有些得意的對莫雨欣說道。

此時陳奕霖臉上露出了笑容,雖然他醒來的時候護士已經拿走了錄音,但是他唯一肯定的是花精對他說的那些話。

就在這時護士拿着一部手機走了進來,“陳先生,您的手機沒電了,我剛衝好電,給您送過來了。”

重症監護室是不能衝手機的,護士只能拿到了護士站,現在充好了護士直接拿了過來。

陳奕霖知道手機內有很重要的東西,那就是花精的錄音,“麻煩您把手機放在我的牀邊吧。”

“怎麼能放牀邊呢?手機輻射這麼大,要不給你放茶几上吧。”莫雨欣假裝關心的說道。

陳奕霖住的普通病房也是一個人的vip病房,裏面什麼都有甚至可以做飯。

“交給護工大姐拿着不就好了,陳總現在動不了,陳總有什麼需求大姐你給他操作。”海海怎麼可能讓莫雨欣控制了陳奕霖的手機呢。

“海總說的對,趙大姐你幫我保管手機吧。”陳奕霖笑着對趙大姐說。

趙大姐是營養師出身,能夠被請來照顧陳奕霖的不會是普通的護工,別說手機了,電腦都玩的轉,自己經常在生活號上面寫文案賺錢。

“好的,陳總有什麼吩咐直接告訴我就好了。”趙大姐從護士的手裏接過了手機。

護士沒想到還了手機還這麼複雜,尷尬的笑了,“陳總,您好好休息,我先去忙了。”

護士走了以後,陳奕霖想跟海海好好的聊一聊,但是這個莫雨欣在這裏也着實的礙事! “我們說什麼用的着給你說嗎?請問你是陳總的什麼人呢?”海海站起來有些生氣的問。

“我是陳奕霖的未婚妻,他是我老公,我當然要問了!萬一是你們影響的他醒不過來呢?”莫雨欣生氣的說。

“你這個人真是人前一套人後一套,我還真服了你了,不愧是一線演員太能演了,花精我們走。”陳奕霖今天他們看不到,就算是等着也是白等,更何況這個討厭的莫雨欣在這裏他們更想走了。

重症監護室內,護士發現陳奕霖對花精的聲音有反映後,就一直播放給他聽。

第二天還沒有出重症的陳奕霖竟然睜開了眼睛,“陳先生你醒了?”護士沒想到陳奕霖這麼快醒了。

陳奕霖努力的微微一笑問:“我怎麼了?”陳奕霖想動一下,但是身上各種管子插在他身上,一動就疼。

“陳先生你出了車禍,好不容易把你從鬼門關拉了回來。”護士話剛說完,陳奕霖突然間想到了什麼。

“我的司機呢?”陳奕霖焦急的問。

“您的司機?我沒有見過啊!”護士對陳奕霖說道。

“我的朋友家人呢?他們在哪裏?”陳奕霖皺着眉頭問道。

“他們在外面,莫小姐在樓道內等了你一個晚上了,陳先生您真是好福氣,有莫小姐那麼漂亮的女朋友,她真的好關心你啊。”

陳奕霖不用想也知道護士說的是莫雨欣,很快陳奕霖被轉到了普通病房,陳奕霖的哥哥大陳總也來到了病房。

當他看到病房內有莫雨欣的時候非常的欣慰,覺得莫雨欣是個不錯的女人,知道自己的弟弟有可能殘疾,都不介意。

“哥,你來了!”陳奕霖虛弱的問道。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大陳總問道。

“我很好,對了小慄呢?”陳奕霖從護士那裏得不到消息,只好問家人了。

陳總眉頭皺了一下,知道現在不說遲早陳奕霖也會知道的。

“他死了,車禍發生的時候就死了,你放心我已經安撫了他的家屬了。”陳總知道陳奕霖知道消息後心裏肯定不好受的。

陳奕霖知道消息後內心是非常內疚的,他覺得是他害了自己的司機。

只是他想不明白,爲什麼一向車技很好的司機,突然會撞到護欄上,司機也沒有酒架也沒有疲勞駕駛。

“奕霖,你不要太難過了,這或許是他的命吧,你好好的養傷。”莫雨欣一夜未睡,整張臉特別的憔悴。

陳奕霖看着大陳總說:“哥,讓你擔心了。”

“你好好的養傷,想吃什麼告訴護工吧。”說完大陳總指着自己身邊的兩位,這是他專門請來護理陳奕霖的護工。

自己的弟弟出了事情,大陳總這幾天一直沒怎麼休息,臉上同樣都是倦容。

陳奕霖點了點頭,莫雨欣笑着對大陳總說:“我最近沒有工作,我會在醫院好好照顧奕霖的,陳總公司事情多,您安心回去工作吧。”

莫雨欣知道這個時候是最容易得到認可的時候,只要大陳總認可了她,那陳奕霖這裏就好說了,本來幫助花精的時候陳奕霖就有娶她的意思,雖然沒有明着說,但是那個意思就是要跟她結婚的。

“雨欣,那就辛苦你了。”在這期間大陳總一直是稱呼莫雨欣莫小姐的。

陳奕霖此時身體不適,莫雨欣怎麼說就怎麼是了,他現在沒有力氣跟莫雨欣說話。

他知道他昏迷的時候,花精對他說了很多話,就是因爲花精的話觸動了他,他才那麼渴望醒過來的。

雖然現在花精沒有在這裏但是他知道花精肯定知道他轉普通病房了,大陳總剛走,海海帶着一籃子水果進了病房。

“陳總,終於見到你了,我還以爲你得在重症室多呆幾天呢。”海海樂呵呵的說道。

“你這傢伙就不盼着我一點好。”陳奕霖帶着微笑有氣無力的說道。

現在陳奕霖只要是隨意的動一下,哪怕是輕輕地咳嗽,腦袋跟腿疼的都有點受不了。

“我還不盼着你好,爲了你能早點醒過來,我跟花精一起給你錄了語音。”海海故意對陳奕霖說的,花精的功勞可不能讓這個莫雨欣搶了。

“什麼語音,奕霖沒出來的時候,你們竟然錄東西給他聽?”莫雨欣有些吃醋的說道,沒想到她千防萬防沒防了花精的這一手。

“當然了,難道你以爲是你每天求神拜佛求醒的陳總嗎?”海海有些得意的對莫雨欣說道。

此時陳奕霖臉上露出了笑容,雖然他醒來的時候護士已經拿走了錄音,但是他唯一肯定的是花精對他說的那些話。

就在這時護士拿着一部手機走了進來,“陳先生,您的手機沒電了,我剛衝好電,給您送過來了。”

重症監護室是不能衝手機的,護士只能拿到了護士站,現在充好了護士直接拿了過來。

陳奕霖知道手機內有很重要的東西,那就是花精的錄音,“麻煩您把手機放在我的牀邊吧。”

“怎麼能放牀邊呢?手機輻射這麼大,要不給你放茶几上吧。”莫雨欣假裝關心的說道。

陳奕霖住的普通病房也是一個人的vip病房,裏面什麼都有甚至可以做飯。

“交給護工大姐拿着不就好了,陳總現在動不了,陳總有什麼需求大姐你給他操作。”海海怎麼可能讓莫雨欣控制了陳奕霖的手機呢。

“海總說的對,趙大姐你幫我保管手機吧。”陳奕霖笑着對趙大姐說。

趙大姐是營養師出身,能夠被請來照顧陳奕霖的不會是普通的護工,別說手機了,電腦都玩的轉,自己經常在生活號上面寫文案賺錢。

“好的,陳總有什麼吩咐直接告訴我就好了。”趙大姐從護士的手裏接過了手機。

護士沒想到還了手機還這麼複雜,尷尬的笑了,“陳總,您好好休息,我先去忙了。”

護士走了以後,陳奕霖想跟海海好好的聊一聊,但是這個莫雨欣在這裏也着實的礙事! 雪兒已經習慣張星的樣子了,她當初也是覺得張星人品有問題才選擇離開的。

讓她沒想到的是這個張星就是她的噩夢,自從她成名了以後,不停的騷擾跟糾纏她。

以前她怕自己的形象受損,一直忍辱負重,現在反正一切都已經暴露在了大衆的面前,她也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你放心,我一定成全你的,這些年你在我這裏敲詐的證據我都有,我不介意把它們交給警察。”雪兒非常冷靜的說道。

陳奕霖出事了,海海肯定沒有時間給雪兒公關了,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自保,自己拆穿張星的陰謀。

“不會吧,你要是說出來,自己也是間接承認了我爆料的事實,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處。”張星趕緊勸雪兒,他現在好日子剛剛剛開始,怎麼可能進局子裏呆着呢。

“我現在這個樣子,誰還會相信我?我已經沒有翻身之日了,你自己也別想好過。”雪兒生氣的掛斷了電話,本來她一直在打電話找他,希望他能夠澄清自己在散佈謠言。

但是經過這兩天的冷靜,雪兒自己也想解脫了,她不想再被要挾下去了。

張星見雪兒掛斷了電話,心急了,張星趕緊給子涵打去了電話,只見子涵的電話顯示關機狀態。

子涵跟花王此時早已經在回大世界的路上了,電話肯定是接不到。

花王走的時候給花精發了微信,讓她自己在人類世界多多的保重,有事情就找慕容雪菡等人。

花王在人類世界的時間不長,雖然這裏一切都很精彩,她覺得自己還是喜歡安靜的花草世界。

張星很奇怪子涵爲什麼關機,不過他管不了這麼多了,他立馬給雪兒打去了電話。

雪兒看到是張星的電話後,一直靜音沒有接,她現在只要一聽到張星的聲音,她就噁心。

她知道她跟張星之間一定要有個了結,她冷靜了很久,決定自己在微博上面公開證據,揭露張星的爲人。

張星見雪兒不接他電話了,立馬慌亂了,他害怕雪兒報警,畢竟他確實威脅雪兒很久。

他現在的房子,車子,平時自己的零花錢都是雪兒給的,他現在有些後悔爲了錢幫助子涵了。

子涵答應他雪兒會回心轉意,也沒有實現,如果知道這次把雪兒徹底的激惱,他那時候肯定是不幹的。

張星不斷的給雪兒發道歉的短信,把事情的經過全部給雪兒發微信過去了,請求雪兒不要報警。

雪兒看了一眼,笑了一下,以前張星就是這麼求饒的,每次都是敲詐完了就開始打感情牌,雪兒就是因爲張星,所以一直沒有找男朋友。

她怕無疾而終,她知道自己的事情遲早會被知道,所以一直沒有找。

收工後,花精看到了花王給她發的微信,等她打過去的時候,花王的手機已經顯示無法接通了,可見他們已經出了人類世界。

“姐,怎麼了,收工了還不開心啊!”小薇見花精不開心,不解的問花精。

“我沒事,你早點回酒店休息吧,我跟海哥一起去醫院。”花精知道陳奕霖進了普通病房,今天怎麼着也要去看看他。

海海早就已經根據李導提示的時間到了片場接花精。

莫雨欣回到酒店趕緊貼了個男朋友面膜,睡了一會,很快回到了醫院,這是她的機會,她可不想就此錯過了。

陳奕霖見莫雨欣來了,她怕花精來了以後看到她在這裏生氣,“雨欣,我這裏有護工大姐照顧就好了,你是公衆人物一直在這裏陪着我不好。”

“你是我未婚夫,我陪着你怎麼不好了?”莫雨欣知道陳奕霖趕她走是想跟花精見面。

她怎麼可能給陳奕霖還有花精這個機會呢!

“這話你不要胡說,我雖然答應過跟你在一起,但是沒有答應娶你,更沒有跟你訂婚。”陳奕霖爲了救花精,需要莫雨欣發微博,那個時候只好出賣自己的色相了。

現在沒想到成了莫雨欣要挾他的把柄了,陳奕霖此時非常的苦惱。

“大男人,豈能說話不算,跟我在一起,跟娶我是一個意思,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想的是什麼,我告訴你想甩掉我沒門。”莫雨欣有些生氣的說。

“你好歹是個大明星,當着大姐的面這麼說,你也不嫌丟人是不是?”

“我不嫌丟人,你別用激將法。”說完莫雨欣坐在了陳奕霖的身邊,全神貫注的盯着他,她就想花精知道她跟陳奕霖的關係,讓她知難而退。

陳奕霖怎麼可能看不出莫雨欣的小心思呢,他現在行動不方便,她賴在這裏他也沒有辦法。

“我想喝排骨湯,聽說放點冬蟲夏草營養很豐富,你去買回來好不好。”陳奕霖笑着對莫雨欣說。

“好啊,我做湯可好吃了,我現在就去買。”莫雨欣看了看時間,時間還早,她就算是出去一會也沒有什麼大礙的。

如果花精看到她做湯給陳奕霖喝,那時候更相信她跟陳奕霖的關係了。

花精今日的戲拍的早,所以收工的早,陳奕霖是算準了時間的,莫雨欣剛走,海海帶着花精就來了。

兩位護工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輕鬆的工作,什麼都不用做,高薪照樣拿着。

本來買菜都是她們去的,沒想到莫雨欣這個大明星去買了。

“陳總,你感覺怎麼樣了?”花精見陳奕霖能夠醒過來,開心極了。

陳奕霖聽花精叫他陳總,立馬不開心了,“趙姐,把手機錄音放一遍給我聽。”

花精知道陳奕霖說的錄音是她錄的,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放她說的話,她可受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