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鬼?”

陸甜甜皺眉。

聞天頌也是稍微一愣,隨後嗤笑了起來:“傻子,你不會告訴我們,你開了車來的吧?”

“哈哈哈。”

“據我所知,你們家的車,就是叔叔那款六十多萬的,雖然比不過我的車,但是好歹能夠坐人。”

“而你,是叫的出租車?還是網約車?那種車,髒亂差,任小姐能坐?”

聽聞。

任雨柔臉色更加陰霾,這聞天頌還不是什麼豪門闊少,但是說話口氣,卻大得沒邊。

這種浮誇的人,她很不喜歡。

“沒事,我和天縱就打車就好了。”

任雨柔深吸了口氣,無所謂道:“反正坐什麼車都是回家,打車還方便……”

“老婆,咱不是打車,我開了車來,現在車就在外面等着呢。”

“天縱,你別鬧了,你哪有車,沒必要和他比……”

任雨柔還想說點什麼,卻被葉天縱打斷,淡淡道:“老婆,我們走吧,回家。”

“那什麼,陸甜甜,你和那誰,你倆抓緊着點,我做飯會很快,要是回來的時間晚了,恐怕你們就吃不着飯了,留下來刷碗也可以。”

然後。

他便拉着任雨柔出了辦公室。

“這傻子,沒車還裝逼。”

“還開了車在門口等着,糊弄鬼呢。”

“估計網約車到了,還大言不慚的說,讓我們開快點?”

聞天頌冷笑道:“我的新款寶馬,各種配置都很高,我就算讓他們十五分鐘,最後也只能夠聞我車子的尾氣。”

“天頌,別理那傻子,反正,再過幾天,他們去不了聚賢山莊,咱們的計劃就成功了。”

陸甜甜深吸了口氣,提醒道:“你之前說過的,要給我好姐妹介紹好男人,你的眼光我肯定相信,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你就放心吧。”

“我辦事,難道你還信不過麼?”

“走,去任小姐家,回頭我開車故意遛他們的網約車玩兒,垃圾車,還敢跟我比?”

……

工地門口。

一大堆工友強勢圍觀。

“這車誰的啊?看起來好霸氣。”

“看這線性,這配置,估計得好幾百萬。”

“不知道,反正不是我的,不過,也沒看見哪個老闆來咱工地視察,要是我也有這輛車,還在工地上幹個屁啊。”

“有錢人的世界,咱不懂。來,手機拿着,給我拍張照,我發個朋友圈,也沾沾貴氣。萬一哪天我狗屎運到了,真去買了一輛呢?”

“哈哈哈。”

工友們剛剛乾完活。

被這款價值數百萬的豪車所吸引。


旁邊站着的西裝男子,則是叮囑他們別亂碰,一會兒老闆來了,他可交代不過去。

這就讓衆人更加好奇,他老闆究竟是何方神聖?

畢竟,根據他們瞭解的,哪怕是集團負責人,也不過開的幾十上百萬的車子而已,而這數百萬的車,第一次見,大家都很稀奇。

此刻。

任雨柔臨時被張天耀拉着說一些事情,葉天縱陪同在旁邊等着。

而陸甜甜二人,則是熱情的打招呼,說着先把車開出來在外面等着,一副耀武揚威的模樣。

尤其是聞天頌,居然將車鑰匙拿出來,甩在半空晃悠,嘴裏吹着口哨,嘚瑟得不輕。

對此,任雨柔頗有微詞,而葉天縱,則是雲淡風輕,無所謂。

來到門口。

見到工友們圍觀的豪車,陸甜甜心生好奇,問道:“這車是誰的?”

“不知道,反正剛被這西裝男停過來的,說在等他老闆。”

有工友插嘴說了一句,陸甜甜則是皺眉喃喃:“老闆?這海龍灣工地上,最大的老闆,目前就是雨柔了。可她只是打網約車,那除了她,還有誰?”

“我估摸着,是什麼大佬,微服考察吧。”聞天頌倒吸了口涼氣,分析道:“這海龍灣,號稱要打造成臨城的地標中心,以後這裏的商業價值,不可估量。提前過來考察,估摸着,一買就買個十棟八棟的,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佬,如果能結識下就好了。”

想到這。

聞天頌走到西裝男面前,恭敬道:“這位先生,不知道您老闆是誰呢?我叫聞天頌,可否……”

“我也不清楚。”

西裝男尷尬一笑,道:“反正,一會兒他出來之後,會來找我要鑰匙的。”

“不是吧?你老闆,你還不知道對方是誰?”

聞天頌眉頭皺得更深了。

這車主到底是什麼來頭,這款車,看起來很新,應該是剛買的,直接送到工地門口來。

土豪也不至於這樣吧?

而就在聞天頌犯嘀咕的時候。

葉天縱二人已經走到了門口。

“天縱,你叫的車呢?”

任雨柔看了一眼時間,催促道:“爸約的同學,八點就到。”

“咱回家後,還得做飯,摘菜,我怕時間來不及。”

“這開車回去,至少也得半個小時,我……”

“車就在那兒呢。”

葉天縱打斷,指着那款頂級豪車,說道:“我開車技術還行,十分鐘後,準時到家。”

“洗衣做飯我最拿手了,放心吧,在老爸同學來之前,我肯定吧飯菜做好。”

說着。

他便拽着一臉懵逼的任雨柔,來到了豪車面前。


“老闆。”

“這是您的鑰匙。”

“祝您,開車愉快!”

西裝男恭敬的將鑰匙遞給葉天縱,他看過照片,一眼便認出了葉天縱。

…… “什麼?!”

工友們面面相覷,難以置信道:“這豪車,是葉哥的?”

“葉哥威武!”

“沒想到,葉哥纔是隱形富豪。”

“葉哥哪兒發的財,帶帶兄弟們啊。”

大家都和葉天縱比較熟了。

開玩笑也稍微隨意一些。

對此,葉天縱一笑置之。

看着身旁傻愣的任雨柔,笑道:“老婆,上車吧。”

“等,等會兒。”

任雨柔連說話都有些結巴,匪夷所思的看着葉天縱,問道:“天縱,這車,是怎麼回事?”

“你的?”

“看起來那麼新,是你買的?”

“什麼時候的事,你別嚇我啊。”


任雨柔的下意識反應。

這葉天縱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

而他本身就腦子有病,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還得自己給他擦屁股。

“算是我買的吧。”

“好了,這事情回頭再說,趕時間呢。”

葉天縱催促着任雨柔上車。

啓動引擎,拉轟的油門兒,響徹雲霄。

按下車窗鍵。

葉天縱埋頭喊道:“陸小姐,聞先生,你們抓點緊,我怕你們趕不上吃完飯。”

“我說過,碗會留給你們的,只不過是拿來吃飯,還是回來刷碗,看你們車的速率。”

然後,驅車。

揚長而去。

一排尾氣排放出來。

工友們紛紛作鳥獸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