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蔘精雖然都是被自己迷暈后打回原形,成捆成捆的扔進郵冊。

但郵冊里的時間是固定的。

所以這些人蔘精雖然傷的很重,但並沒有徹底死亡,否則也會傷了藥效。

而在得到了這裡豐厚的靈氣滋養后,自然立即和恢復了不少。

「這種種植的事情,老樹不是更擅長么?」

「他?算了吧,傻不拉幾的,書都沒讀過。

藥物這玩意的種植金貴的很,是有講究和門道,如土地的鹼性高低,溫度暖熱。

都是有要求,不是什麼玩意插上去就能活。

他也就是種種樹還行,這種技術活還要看老夫的!」

水鹿毫不隱瞞對老樹這個木頭嘎達的鄙視。

趙客聞言不禁默默豎起大拇指,覺得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這句話當真是越來越受用。

既然水鹿喜歡,趙客就把手上所有的人蔘精全都交給了水鹿。

「老樹他們還在等呢?」

趙客一邊交給水鹿人蔘精,一邊開口詢問道。

水鹿點點頭:「可不是,不過算時間那顆茉莉樹也該生出點變化了,咱們不妨一起去看看!」

「走!一起去看看,老樹盼著這個媳婦,看是望眼欲穿嘍。」

趙客說完和水鹿相視一笑,兩人邁步朝著茉莉樹方向走去。

那顆茉莉樹本身就是靈樹。

只是運氣不好。

在污染嚴重的現實中,茉莉樹根本沒有成精的機會。

如今在大夏鼎內,如此濃厚的靈氣滋潤下,茉莉樹已經有了成精的契機。

茂密翠綠的枝葉下,點點靈光圍繞著這顆茉莉樹閃爍。

為了讓茉莉樹早日成精。

老樹可以說是煞費苦心,把大夏鼎內的靈韻,都驅趕在了茉莉樹周圍,借著這些靈韻來滋養這顆茉莉樹。

姬無歲和老樹都在靜靜的等候著。

看到趙客和水鹿來了后,老樹那張豐滿的臉蛋上不禁擠出層層皺紋來。

紅光滿面的模樣,就差換上一身行頭當新郎官了。

「恭喜恭喜!不過老樹,別怪兄弟沒提醒你,正所謂色字頭上一把刀,想要長生,還是要童子身比較好,你看我,這麼多年了,還是童子之身。」

水鹿語重心長的向老樹說道,不過趙客怎麼聽,都覺得這老貨更像是在炫耀。

「滾蛋,用不著,你就是嫉妒我,等著瞧吧,待會我老婆化形后,一定和天仙一樣,一定刺瞎你的鹿眼!」

老樹對於茉莉樹有著很強大的信心。

趙客沒理會這兩個老傢伙拌嘴,賊溜溜的把身子貼在姬無歲的身後,低聲道:「老婆,您都睡醒了,要是不生氣的話,我的……」

趙客承諾兩字還沒出口,姬無歲鳳眼微動下,拿手一指:「開始了!」

話音落下,一股濃厚的茉莉香味鋪面而來。

只見茉莉樹上無數白色的茉莉花頃刻間同時綻放。

花海翻湧,就見一縷青光順著從茉莉花中湧出,旋即收攏成一團。

「要出來了!」

老樹激動的忍不住緊緊拉扯著水鹿的胳膊。

只見青霞中,一個人影在還未完全成型的時候,就已經撲向老樹的懷裡。

雙臂展開,就見肌膚細潤如脂,奔跑中一頭黑髮迎風飄舞。

那雙透亮清澈的眼睛,令老樹的心都要酥了。

不由一腳將還在發獃的水鹿踹開,張開雙臂準備迎上去。

卻在這時,青光中身影逐漸清晰,少女發出了成精后的第一聲。

聲音就如身後漫天的茉莉花一樣的清甜秀雅。

「爺爺!!」 一聲爺爺,像是抹了花蜜一樣的甜美。

卻見老樹臉上的笑容瞬間僵在哪裡。

腦海里像是一道晴天霹靂,回蕩著一聲聲「爺爺!」

就在老樹神情楞然中。

青影中,那個孩子的身影已然凝成實體。

精巧的五官,肌膚如陶瓷一般。

甜甜圓圓的臉蛋上掛著一對好看的小酒窩,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不時滴溜溜地轉動著,顯示也一股機靈而淘氣的勁兒。

只是身上披掛著一身綠色的袍子,從肩膀遮蓋到腳腕,只有一對粉嫩的小腳丫裸露在外。

乾淨無瑕,令人看的歡喜。

就如老樹之前所說的那樣,這的確是一個漂亮的女孩。

只是……

趙客和水鹿漲紅了臉,強忍著胸中的笑意,生怕傷害到老樹的自尊心。

孩子太小了,不過五六歲的模樣。

別說給老樹當媳婦,當重孫都沒問題。

「爺爺!」

看老樹楞然在哪裡,女孩不禁開口抬起頭,好奇道:「爺爺,我叫什麼名字?」

老樹這時候才如夢方醒,目光仔細打量著女孩,又回頭看向已經快要忍不住的趙客和水鹿。

一咬牙,冷笑一聲后,蹲下身子,手掌輕輕撫摸在孩子的額頭上。

「你叫茉莉,不過不許叫我爺爺,叫我……相公!」

「相公!」

「對。」老樹點點頭笑容更加的燦爛,挑釁般的眼神掃過水鹿。

令水鹿不由一瞪眼,有些憤怒道:「喂,老傢伙你也太不要臉了吧,這才幾歲你都要下手!」

趙客站在一旁,也不由緊鎖起了眉頭,對於這種事同樣不大喜歡。

然而一旁姬無歲卻是偷偷拉了趙客一把,搖搖頭示意趙客不要插嘴。

「我先養著不行么,有什麼大驚小怪的,等養到她發育到少女的時候再說不行嗎?再說童婚的事情,你見得少??」

老樹的話令水鹿一時語塞。

童婚這種事在華夏一點都不稀奇。

或許是他在現代待久了,對童婚有些反感。

但不可否認,即便在建國初期,童婚的事情,也並不是什麼希罕省。

甚至他曾經見過,一個七十歲的老漢,帶著一個不過剛剛十歲的孕婦,而那個十歲的女孩,正是他買來的老婆。

不過更噁心的是,老漢七十歲了,怎麼可能有孩子,那個孩子,怕是他兒子的。

這種事情在當時,居然還在當地引為茶后談資。

相比起來,老樹還算是厚道的,至少答應讓茉莉成長到少女的模樣后再說。

「哼!!」

水鹿冷著臉準備甩袖離開,人老了,最是看不慣這種齷齪事。

「爺爺,什麼是相公??」

這時抱著老樹大腿的茉莉,抬起頭一臉好奇的詢問道。

「叫我相公,相公就是丈夫的意思,一男一女在一起,男人稱相公,女人稱娘子,懂么。」

老樹很有耐心的給茉莉解釋道。

這一點毋庸置疑,他的壽命還很悠長,即便茉莉作為草木成精,生長速度比別的妖怪慢。

但他等得起,等個二三十年也沒有任何問題。

不過這個觀念一定要先打入茉莉的心裡,教育嘛,就要從娃娃時抓起。

茉莉似懂非懂得點點頭,白凈得臉上不由皺起苦惱得眉頭,用腳踢了踢腳下得石頭苦惱道:「爺爺,只能一男一女在一起么?」

老樹點點頭:「當然!」

「可我……是個男孩子吖。」

瞬間,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固,無論是已經要離開得水鹿,還是一旁的趙客,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兩人不由定在當場。

至於老樹,除了微動的鬍鬚外,臉上始終還保持著歡喜的微笑,只是笑容越來越僵,越來越硬。

「我沒騙您,爺爺您看,我有小JJ!」

茉莉掀開自己寬大的袍子,露出精巧可愛的象鼻在老樹面前晃蕩幾下。

頓時,就見老樹他兩眼圓睜,神情竟有些許猙獰、他長大了嘴巴,似乎都能塞下一個雞蛋,遲遲閉不上。

「可是,我是男孩子吖!」

「我是男孩子吖!」

「男孩子吖!」

茉莉的聲音回蕩在老樹的腦海中,旋即就見老樹,雙眼一紅,好懸一口老血要噴出來。

一臉漠然的轉過身,低著頭一步步走向樹林。

「哎,老樹……老樹……你悠著點,氣死了,遺產你就沒得分了!」

水鹿看老樹失神落魄的模樣,急忙追過去。

然而老樹的身影卻是很快就消失在樹林中,等水鹿追過去的時候,早就沒了影子。

「噗~~」姬無歲在一旁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看樣子她是一早就知道了。

眼看人都走了,茉莉才小心的走到趙客和姬無歲的身邊。

臉上方才雖然帶著幼稚和青澀,卻不再如方才那般天真散漫,沒敢靠近姬無歲,小心向姬無歲和趙客拱手深拜道:「茉莉多謝恩人。」

趙客一挑眉頭,瞬間就明白,這裡面八成有姬無歲搞的鬼。

不由冷聲道:「你是故意的!」

趙客的聲音很低沉,但每個字都帶著強烈的壓迫感。

他是自然系中的高手。

本身就是自然草木中的王,即便是老樹這樣的有了道行的老樹精,在趙客面前,也依舊要俯首稱臣。

茉莉臉色一白,但並沒有因為趙客不悅的眼神就退縮。

反而重重點頭道:「是,茉莉本是雌雄同株,我本可生為女身,但若是真的是女身,反而會壞了,樹老的恩情,既然我不願與樹老連理,倒不如改為男身也罷。」

茉莉的話有理有據,趙客也說不出來人家有什麼地方不對。

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

這顆茉莉樹可不是老樹那種山野老樹。

人家是吃過供奉的有了靈性,早就開了蒙。

說話還帶著一股書生氣。

見趙客不說話,茉莉立即道:「先生放心,樹老待我恩重如山,我自當親族供養,絕不敢有半點違逆之心。」

趙客聞言,心頭的怒氣也消下去幾分,無奈的看向老樹離開的方向。

長嘆口氣他大概能理解老樹。

他本身就是一顆山野老樹,用水鹿的話說,他能成精已經是逆天的機緣碰巧砸他腦袋上。

而後長久呃歲月里,他只能在山林中一個人猶如野人一樣靜靜的看著這片世界。

直到城市開發。

樹木都被砍伐,他被保護在公園裡,每天要看到無數的行人和情侶。

或許每天日落日出的時候,就有一對情侶依靠著他的身子說著肉麻的悄悄話。

天天被喂狗糧的老樹,內心裡自然渴望著找到一個同類伴侶。

不過說起來,茉莉的做法沒有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