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場,輸了四場,只敗給了以若,以惜,自己和另外一個不知道是誰的人。

肖放的實力,在他們兩人前不久的“友好切磋”中,陳二大概也瞭解了一些,可以稱得上強,但同那盾修比,還是差了一些。

可惜他下手有些重,爆了盾修四個分身,導致已經無力再戰,讓肖放撿了個漏,白拿了一場的積分。


排名中,有些分數一樣的人,會挑出來再比一次,不過由於都互相見過面,動過手,誰勝誰負大體上也是差不多的。

所以說這第二輪有些多餘。

陳二回過頭,看着東方以莫舔了舔嘴脣。

從他的身上,陳二居然感覺出了很強的敵意,甚至還夾雜一絲淡淡的殺意!

“我們見過?”陳二有些不解的問道。

東方以莫一愣,不知道陳二爲什麼要這麼問,但還是搖搖頭,同時將殺意隱藏好。

陳二將這份疑問放在心底,然後又問:“你很強?”

東方以莫皺了皺眉,不知道陳二想要表達什麼。

“你比那個盾修還強?”陳二問完,又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你怎麼這麼多廢話?”東方以莫不滿道。

“呵呵。”陳二冷笑一聲,然後壓低了聲音說:“不知道爲什麼你會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但是我總覺得,殺意該收就得收收,擺出來嚇唬誰呢?”

說到這裏,東方以莫一臉驚愕,開始正視起眼前這個連神通境都沒到的對手。

剛纔他確實對陳二產生過殺意,不過由於很快被自己控制住,所以這殺意一閃即逝。

他自認爲,沒有人能夠察覺出來。

“很不錯,你有資格當我的對手!”東方以莫很認真的說着,可陳二卻換成了一臉不在乎的表情。

“希望你能真正的認真點,不然到時候,自己怎麼輸的都不知道!”陳二慵懶的說道。

陳二這句話,完全沒有把聲音壓低,而且由於場上只剩下了他們之間的戰鬥,所以不管是看臺上,還是比武臺的剩餘四十多人,都在關注着這裏的一舉一動。

當陳二說出這句話後,看臺上還算安定,可比武臺這四十多新一代弟子便開始議論紛紛,說什麼都有了。

“嘿,實力不高,口氣不小,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師兄,教訓教訓這小子把!太張狂了!”

“你覺得你是誰啊?一個根基境竟然敢放厥詞?不知道以莫師兄是咱東方家新一代第一人?”

……

……

不過除了這些,陳二也不是沒有支持者。

“老大!你最棒了!快點三拳兩腳把他撂倒!哎呦~誰打我?”

“陳小二你加油!只要打敗了以莫哥,你就是最靚的小跟班!”

……

……

對於這些或討伐,或支援的聲音,陳二和東方以莫充耳不聞。

面對着陳二的挑釁,東方以莫臉色很陰沉。

而陳二在挑釁完以後,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於是他臉色更加陰沉,怒意出現。

他肯定得說道:“你是面具男!”

說完,東方以莫臉色微變,又很快的壓下,冷着臉低聲道:“飯可以亂吃,但話不能亂說,最好想清楚後果!”

罪脈新一代大師兄被面具男幾乎吸乾了氣血而死這件事,當初在東方家族鬧得沸沸揚揚。只不過當時因爲罪脈和人脈在進行絕脈鬥,所以很多人都下意識的認爲面具男出自人脈。

此時不管東方以莫是不是面具男,他都不會承認,如果被實錘,那就不是陳二和他的事情了,而是罪脈和主脈,甚至是罪脈、人脈和主脈的事情了!

如果剛開始陳二說出這句話靠的是猜測,那方東方以莫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陳二就能夠肯定了。

“多說無益,動手吧!”陳二說完,便爆發出了遠超於同盾修戰鬥時的氣勢和修爲。

陳二隻是想用這種氣勢告訴他,他們之間,只能有一個人可以活着走下比武臺。

“原來剛剛隱藏實力了?那又怎樣?”東方以莫說完話,同樣也爆發出了自己的氣勢!


居然是神通境第二階段,天修,星魂境! 當東方以莫徹底展露修爲後,不管是看臺上還是比武場上,全部都沸騰了!

這個年紀,這種修爲,放在東荒境的一流門派中,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但唯獨,有一個人,一直冷着臉。

這人就是東方問天!

東方以莫的修爲,東方問天知道,同時也只有東方問天才知道!

東方問天曾對東方以莫說過,無論如何都要隱藏實力,不到迫不得已千萬不能展露。

一方面,是爲了在東道會上可以出其不意,能夠爭取一個更好的名次。另一方面,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那些一流門派,是見不得比他們弱的門派中出現天才的!如果有,就會想法拉攏,拉攏不過去,就會想法另其夭折。

沒想到,只是族內比試,還沒開打,東方以莫就暴露了。

“蠢材!”東方問天暗罵一聲,黑着臉盯着場上兩人的一舉一動。

場上的東方以莫和陳二也沒讓衆人等太久便開戰了。

陳二雙腳踏地,整個人像前衝去,如同一發炮彈。東方以莫從袖子中甩出十幾枚針形的寶器,然後在他的控制下,朝着陳二的眼睛,太陽穴,喉嚨,心臟以及關節這些除了致命,便是能讓人瞬間喪失一部分行動力的地方刺去。

陳二速度不減,大吼一聲,身體周圍的暗紅色光芒大放,將要凝結成實質。

那些針形寶器撞到這層近乎實質的光芒後,發出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但就是沒辦法突破進去。

東方以莫眼神一凝,立刻在心裏推翻了對陳二所有實力的估計。

陳二的每場戰鬥,只要是他來得及觀看的,他都看了。對於陳二的實力,他大致上也有過一些推測。

他眼中,陳二靠的就是肉身力量強大和那層體外光芒。

肉身力量在他眼中就是個笑話,而那層護體光芒?在二十多場戰鬥中,他已經發現了其弱點。

那就是這些光芒只能阻止一些法術類神通,卻不能阻止物理上對他造成傷害。

所以他只是單純的操控針形寶器,只依靠硬度和鋒利度。可是沒想到,當陳二所有實力全部展出後,居然擋住了這次進攻。

這次進攻,東方以莫無比自信!首先自己是星魂境,攻擊中所帶有的能量根本就不是一個藏神境能夠擁有的。更何況兩人相差的兩個境界中,還包括了一個大境界!

其次,他的針形寶器雖然只是寶器,但寶器也分好壞,分上中下三等。他手中的針,在寶器中都能稱得上是上等中的上等!

僅僅是寶器之利,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得住的!

但他沒有想到,爆發後的陳二居然只依靠一層暗紅色護體光芒就硬抗了下來!

十幾根針滴溜溜地飛了回來,針尖有些磨損了。

東方以莫本以爲志在必得的一擊不僅沒有取得絲毫效果,更是讓自己珍貴的寶器受損。這位被譽爲東方家族新一代第一人的天才弟子很生氣!

於是他收了寶器,手中出現兩根用道凝結的銀針。

這兩根針被他取名爲針尖和麥芒,是他在踏入神通境時自主領悟的神通。

針尖和麥芒雖然在破壞性上要差一些,但無論是穿透性還是攻擊性都很強。尤其是穿透性,對於一個注重防守的人來說,能起到出人預料的作用。

“砰!”陳二速度特別快,在東方以莫剛凝聚出針尖和麥芒的時候,他的拳頭就到了。

拳頭砸在東方以莫身上,卻根本不像是砸中人的身體,反而感覺像是砸在了鐵板上。不過沖擊力還是讓東方以莫後退了好長一段距離。

由於是最後一場,比武場沒有再繼續分割,所以他們戰鬥的舞臺是整個比武場,

當東方以莫穩住身形的時候,只見陳二又跟了上來。

不過兩人還有些距離,這些距離足夠東方以莫催動針尖和麥芒了。

“刷!”“刷!”

兩道寒光閃過,陳二週身近乎實質性的暗紅色護體光芒瞬間被突破,他身上出現了兩個微小的傷口。

傷口雖小,但上面卻附着了一層能量,這種能量使得傷口不僅不會緩慢癒合,反而不斷擴大。

陳二沒有去管這些,而是又拿出了一往無前,寧可自傷一萬也要傷敵八百的不要命精神。

頂着針尖和麥芒的攻擊衝到東方以莫身邊,兩隻拳頭左右開弓,雨點般落在東方以莫身上。

漸漸的,東方以莫穿在外面的衣衫被毀,露出了裏面泛着金屬光芒的甲冑。

陳二目光微動,沒出看出這件甲冑在寶器中屬於什麼品階。

不過那有什麼?頂多就是多幾拳的事!

然後比武臺上就出現了十分恐怖的一幕,針尖和麥芒不停地來回穿梭在陳二的身體中,陳二一拳又一拳打的東方以莫不斷倒退。

終於,東方莫問退無可退,被陳二一拳砸進了看臺的牆壁中。

“咔嚓”“咔嚓”

聲音不斷響起,東方以莫身上的甲冑開始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縫,然後不斷脫落。

針尖和麥芒滴失去指令後,溜溜地進入被東方以莫砸出的洞中。

陳二後退幾步,低頭看着身上密密麻麻的傷口,開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甩了甩拳頭上不斷滴落的鮮血,又直起身子,朝着洞中吼道:“起來!”

“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

陰森的笑聲從洞口傳出,周圍弟子瞬間感覺毛骨悚然。

“大意了啊!差點就翻車了!”石塊掉落,東方以莫狼狽的從裏面走了出來。

擦了擦嘴角的鮮血,他殺意止不住的爆漲。

當這股殺意連看臺一起籠罩後,有幾人想要阻止,卻被東方玄攔住了。

“東方玄,你要清楚,你罪脈陳二雖然很強,但東方以莫高他兩個境界,打下去會出大問題的!”東方緣出聲阻止。

然後一直沉默不語的東方毅然竟然在這時候也說話了。

“他們兩人,無論誰勝誰負,都已經拿到前往東道會的資格了,沒必要再打了,算了吧!”

“哈哈哈哈!”這時候東方玄卻一改往日懦弱的樣子,滿是霸氣的說道:“陳二,一個在罪脈待了還不到十天的弟子,尚且要爲了罪脈榮譽拼到這種地步,身爲罪脈脈主的我,豈能不讓他盡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