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蕭凌覺得這殘破皮紙一定不簡單!

因為,就算他用血炎焚燒這皮紙,也不能給其造成絲毫破壞。

「沒想到我竟然湊齊三張碎片了。」

蕭凌喃喃自語,道:「就是不知道,以後自己有沒有這個運氣,將這個皮紙籌齊。」

收起這些皮紙后,蕭凌又看了下桃花皇其他物品。

果不其然,作為一個隱居在深山老林的強者,桃花皇並沒有太多財富,反倒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很多。

蕭凌也沒有去研究了,將其收了起來,望著龍碧君等人,輕聲道:「我們前往五將軍的傳承之地吧。」

龍碧君點了點頭,隨後,蕭凌等人離開了霸宗,朝著蓮城深處掠去。

當蕭凌等人離開后,一道紫袍人影從一處陰暗的角落處走了出來,目光看著蕭凌離去的方向,嘴角掀起一絲弧度,道:「蕭凌,你成長的這麼快,的確讓人心驚呢。」

「奪走你身上的全部機緣,然後將你殺了,的確有些可惜。不過,你可以成為我煉製的傀儡……」

紫袍人陰冷的笑聲在古樸大殿蕩漾開來。

……

蓮城,深處。

「這便是五將軍的傳承之地?」

此刻,這裡聚集了大批人馬,能夠來到此地的都是天才當中的天才,精英當中的精英,當然,不排除運氣極好的武修,也來到這裡。

畢竟,這一路上,充滿了諸多危機,死掉了許多武修。

在眾人眼前,有一座大殿高聳雲端,此乃是蓮城當中的最核心的皇殿。

這座皇殿磅礴大氣,高大無匹,大殿之前有千級石階,千級石階之前有可容納萬眾的廣場。

廣場左右豎有五尊高大威猛的雕像,這五尊的雕像有國字臉的威武中年人,也有弱不禁風的書生,也有賊眉鼠眼……。

這五尊雕像形態不一,不過他們身上皆是散發著肅殺之氣,只要是明白人,都知道這五尊雕像,正是聖蓮帝皇坐下五位大將軍!

他們分別是青月將軍,血爆將軍,玄心將軍,奔流將軍,千機將軍。

在這五位將軍的雕像之下,坐落著五個高台,在上面,有著令牌的插孔,只要將令牌插進去,就能夠繼承將軍的傳承。

「五位將軍的令牌,都已經有了主人。」

有武修目光涌動著狠辣之色,舔了舔嘴巴,道:「倘若要繼承將軍的傳承,就要將這些持有令牌的人殺掉。」

「你想的太天真了。」

有武修說道:「能夠得到令牌的人,實力必定恐怖如斯。就比如玲瓏塔的少塔主,實力九星巔峰武皇,就獲得了一枚令牌!」

「其餘四塊令牌分別雷峰殿的方雷,道宮的羅鋒手上。這兩人都是有大背景的人,誰敢對他們出手!還有比較神秘的面具人,以及最近名氣比較大的蕭凌身上!」

談起蕭凌,在場的不少武修眉頭一皺,顯然是聽說過蕭凌的威名。

「蕭凌不過來之一個小帝國的武修,有何實力?」

目光狠辣的武修譏諷一聲,道:「等他來到這裡,我就將他宰了!奪取他身上的令牌,繼承將軍的傳承!」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徹開來,這個狂妄的武修牙齒別打掉了幾顆,倒退數步,忍不住怒吼道:「是誰找死了!」

「我是你蕭凌大爺!」

一道削瘦身影出現在這狂妄武修身前,一巴掌再度甩了過去,直接將這名武修拍的鼻青臉腫,暈了過去。

「蕭凌!」

當這個削瘦身影出現到那一刻,在場許多認識蕭凌的武修瞳孔猛的一縮。 “童子功和金鐘罩練到這種境界,竟然修出了一顆金丹?”

唐傑心中震撼到極致,但他壓抑住心中的心情,開始主動的凝聚金鐘罡氣,聚攏體內的純陽童子之氣,令那顆金丹不斷的凝實。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唐傑體內的金丹也徹底的凝實。

金丹懸浮於唐傑的丹田之中,只有拇指指尖大小,渾圓一體,金光閃耀,散發着一股灼熱的質感,就彷彿一顆小太陽!

“很奇怪……這與修仙者的金丹似乎不是同一個物種。”

徹底凝聚成金丹,唐傑眉頭卻緊皺了起來,因爲他靜心感受之下,他的金丹與他從書籍上看到過的,對修仙者的金丹的描述完全不一樣。

修仙者的金丹,時時刻刻都會散發出一股力量溫養修仙者的肉身,令其壽命衰減緩慢,增長壽元,隨便一個金丹境的修仙者,都有五百年的壽命。

可唐傑的金丹並沒有這種感覺,不僅如此,唐傑感覺這顆金丹的質量不高,有點虛,似乎很容易散開一般,說是金丹,不如說是類似的存在,並沒有金丹的質量高!

“說是金丹,倒不如說是僞丹纔對……”

唐傑心道,他凝聚出的這顆金丹,質量上是比不上真正的金丹強者的,或許該稱之爲僞丹,造成這種情況的根本原因,唐傑覺得是他的修爲不夠。

不過即使如此,這顆金丹的威能也十分驚人。

“轟隆!”

唐傑意念微微一動,一股澎湃的罡勁釋放而出,震盪的方圓二十米內的岩石炸碎成了粉末。

首先是唐傑的內力修爲,在純陽金丹的增幅下,他掌握的三大神功,威能都增幅了一倍以上!

要知道達到唐傑這個境界,功力相差一成便已經是相當巨大的差距了,更別說增加了一倍!

“轟!轟!”

唐傑站起身來,拳掌爪對着面前的虛空不斷的擊出,速度快得肉眼難以看清,每一擊都打得虛空要炸裂開來了一般,發出巨響聲。

凝聚出這顆金丹,令唐傑的身體能力也得到了全面的增幅,一拳一腳都如火山爆發,充滿了沉重之感,能輕鬆將數萬斤巨石打成瀝粉!

“這顆僞金丹,就名爲純陽金丹吧,以純陽之氣爲主導所凝聚出的存在,它令我的實力提升了數倍不止!”

唐傑眸子中閃爍着光芒,凝聚出這枚純陽金丹,令唐傑的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罡勁大宗師之上果然有更高的境界,這個境界暫且稱之爲武道金丹之境!我如今只是僞丹境而已!”

同時唐傑明白,武道大宗師之上有更高的境界,類似於修仙者金丹境的武道金丹之境!

如今的唐傑修爲還遠遠沒有達到武道金丹之境,是靠着純陽之氣和十一關的金鐘罡氣而凝聚出的一顆僞丹,但唐傑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將真正的晉升至這更高的武道金丹之境!

“是時候離開了,就看看這傳說中的摩羅究竟能有多強!”

這一次閉關花費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唐傑決定前往嵩山赴約,與摩羅一戰。

“呼!”

唐傑縱身一躍,從四千多米高的落日峯之上直接跳了下去。

體內的純陽金丹釋放出一股純粹的勁力,唐傑身體如一片羽毛般輕盈,竟像是翱翔在空中一樣,風在耳旁劃過!

唐傑看到在下方有一隻大雁在展翅翱翔,唐傑運勁,腳掌在它背上借力一踏,身體再度騰空飛起百丈之高,向着遠處滑翔而去,而那大雁震動着翅膀,絲毫沒感覺到剛剛有人從它的背上踩過去了!

這等輕功出乎凡人的想象,簡直如同在飛翔一般!

“要前往嵩山了麼?”唐傑返回了無雙城,白風花、唐天豪明白,唐傑要趕往嵩山迎戰了。

而唐天豪、白風花心中都很擔憂,則是要一道前往嵩山。

至於白元化則因爲身爲無雙城城主的原因,無法隨意離開,只能作罷了。

“唐大哥,這一戰你有多少勝算?”路上白風花擔憂的問道。

“盡全力一戰。”

唐傑搖頭道,沒見過摩羅的實力,唐傑自然不可能估算出面對摩羅的勝算如何。

但如今的唐傑狀態已經達到了巔峯,他相信即使面對摩羅這種百年前就達到武道大宗師境界的強者,他的勝算並不小!

至於摩羅可能達到了武道金丹境?這則不用多考慮,幾乎是不可能的。

原因很簡單,摩羅是將唐傑當成同等的對手的,纔會給他留下一封信,相約嵩山一戰。

如果摩羅是武道金丹境,哪可能如此鄭重其事的邀戰唐傑?畢竟都不是一個級別的,不必如此!

所以摩羅本身十有八九同樣是武道大宗師,並沒跨入武道金丹境!

嵩山,這是山靈水秀之地,此地曾經爲武林的泰山北斗,少林寺的所在之地,在往日的嵩山是無比清靜的。

可到了如今,嵩山則是每日遊客絡繹不絕,有的是來遊玩的,嵩山景色宜人,天下少有,有不少武者則也是聽聞過少林之名,來此地參觀少林遺蹟的。

往日門丁興旺的少林寺,如今則是隻剩下了一片廢墟,草木叢生。

“我年幼的時候曾來過少林寺,沒想到沒過多久,少林就被滅門了!”

在少林寺雜草叢生的門口,一個年過六旬,但精神抖擻的老者有些唏噓的看着眼前殘破的寺廟門道。

“師父,這少林寺一定是被修仙者滅了的吧?”

在老者旁邊,有一個藍衣少年一臉憤怒的道。

在藍衣少年看來,能在一夜間滅掉少林的,一定是修仙者。

“或許是吧。”

老者搖搖頭道,他也覺得可能性很大,但什麼修仙者如此殘忍?要滅掉一個凡俗的武林宗門?

“是一個武者滅掉的少林。”

然而這時一個聲音在老者的耳旁響起。

“嗯?”

老者猛地瞳孔收縮,額頭冷汗滴淌了下來,下意識的迅速退出幾步,渾身肌肉緊繃,那蒼老的身體就像是一頭準備攻擊的獵豹,隨時都能將敵人給撕成碎片!

老者這纔看清在兩三米開外一個白衣僧人站立,他手中捧着一朵花。

“他……他什麼時候到來的?我竟然沒有半點察覺?”老者額頭冷汗滴淌,他並非一般人,而是鐵掌幫的幫主步華,是大夏皇朝內少有的武道宗師,早在二十年前就已是成就煉氣成罡的武道宗師之境。

但這僧人出現在他身後三米之內,在他開口前自己竟然沒有絲毫察覺?

步華心中一陣後怕,如果對方剛剛懷有惡意,他可能已經死了!

步華定睛看去,卻見到這白衣僧人非常的年輕,最多二十多歲的模樣,且相貌俊美,有一種飄然出塵的氣質。

“繁華亦逝,若不能真正的不朽,一切都終成黃土。”白衣僧人卻像是沒有看到步華的警惕一樣,他盯着眼前早已成爲廢墟的少林寺,感嘆了一聲。

“呼!”

隨後白衣僧人手捧着那一株鮮花,輕輕的一吹,那鮮豔、靚麗的鮮花竟是迅速的枯萎,最後化爲飛灰,散落一地。

步華的弟子都有些駭然的看着這一幕,這是在變什麼戲法麼?

步華卻是吞嚥了口唾沫,眼前這白衣僧人,修爲深不可測,絕對不是一般人!

步華忍不住道:“在下乃是鐵掌幫步華,敢問閣下大名!”

白衣僧人看了步華一眼,嘴角滿是柔和的微笑:“貧僧摩羅。”

此話一出,步華愣住了,摩羅?這不是百年前聞名天下的武道大宗師麼?可他銷聲匿跡百年,早該坐化了纔對!

正當步華準備追問之時,白衣僧人摩羅卻是轉頭看向遠方,俊美的臉上浮現一絲絲的喜悅:“來了!”

語罷,白衣僧人轉身向着遠處而去,在那裏,有一個黑衣高大青年緩緩而來,正是應約而來的唐傑!

“傑兒……一定要小心啊,就是他!他就是摩羅!”

唐天豪遠遠的看到了身穿白衣的摩羅,急忙提醒道。

正是眼前這個看似年輕的僧人,曾經摺磨了他大半年,令他修成了黑級浮屠,但卻又將之收走。

“他就是摩羅?”

白風花心中吃驚不已,身爲修仙者,她感覺這摩羅身上的氣息很出塵,與其說是個武者,倒不說其氣質與修煉有成的修仙者很像。

至於唐傑,則眯起了眼睛,這個摩羅太過奇特了,他整個人就像是與天地相連一般,一舉一動都有一種奇妙的韻律,彷彿天人合一!

砰砰砰!

唐傑向着摩羅走去,摩羅緩步而來,他們每一步落下,地面竟都微微顫抖,每一步落下都彷彿踩踏在周圍人的心口之上,讓這附近的一些遊客目光都不自覺的看了過來。

“這……這兩個年輕人是誰?他們的修爲……皆是深不可測,遠在我之上!”

鐵掌幫幫主步華一直在注意此地的情況,他此時心中震撼到了極點,唐傑與摩羅緩緩靠近,就像是兩枚磁鐵互相排斥,產生的氣勁令附近的空氣都有一種扭曲感。

無論是那自稱摩羅的僧人,亦或是那身穿黑衣的青年,都是修爲深不可測的強者!

“他就是唐傑麼?唐天豪也在,正好一併解決,完成委託。”

在人羣之中,一個枯瘦的老者盯着唐傑,嘴角露出一抹弧度,眼底深處露出絲絲的寒意。

而此時唐傑、摩羅已經靠近了二十米的範圍,他們的衣衫無風自動。

摩羅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唐傑施主,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強上一些!”

摩羅的欣喜是發自本心的,對手難求!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弱上不少。”唐傑則是不客氣的道,對於摩羅,唐傑可沒好感,唐天豪的事情他沒有忘記。

摩羅對唐傑的不客氣並不在意,他臉上帶着笑容:“唐傑施主,貧僧三歲的時候被檢測出擁有天靈根,哪怕是修仙聖地,都能輕易進入,但我只對武道感興趣,因爲……貧僧是千年難遇的武道奇才,我相信我能將武道拔高到全新的高度!不弱於任何修仙者!”

“是麼?”

唐傑不置可否。

“這個摩羅……好自大!”

唐天豪、白風花聞言,都心中暗暗無語。

摩羅很自大,或者說是自傲,他自小擁有出衆的靈根,本可以成爲一名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可他對武道情有獨鍾,並且自認爲能夠超越一切先人,能夠將武道拔高到與修仙者媲美的程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