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韓宇…也同樣沒有了戰鬥的能力。

而在韓宇的腦袋的上空,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旋渦!那道旋渦在不停的轉動,而且緩慢的縮小…

極短時間內,就有很多修行者來到了韓宇的位置,不過他們的目光,都是看向了上空的旋渦!一瞬間,所有人變得激動了起來!

一名修行者直接躍身來到了空中,鑽入了漩渦之中,直接被吞噬,消失不見! 極短的時間內,所有的修行者都聚集在了韓宇所在的地方。

不遠處的羅秀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布滿了恐懼與震驚。

即便現在韓宇也沒有了再戰的能力,羅秀也不敢輕易動手了,強行逆規則而行,將修為提升一重,受到的反噬怎麼會小?

所有的修行者,看到空中的巨大漩渦,面容上都露出了狂喜的神色,超過大半的人,沒有絲毫的停頓,直接沖著漩渦飛奔而去。

所有人的心中同時認定,那旋渦就是出口,在這片空間里待了這麼久,看到一個類似出口的空間漩渦,怎會不激動?怎敢有停留?

蘇眉欣等人早已滿心焦急,看到這種情況,直接來到了韓宇的面前。

藍心的小臉上,布滿了焦急與擔憂,更多的是緊張,從韓宇進入空間開始,就幫她解決了一個大麻煩,她怎麼可能想看到韓宇受傷?

藍心看了看韓宇,發現韓宇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隨即放心了起來。但也有一絲不舍的光芒,從眼眸中閃過。

在大量的修行者進入空間漩渦后,羅秀也跟著鑽進了空間漩渦,到了現在這種情況,他不得不緊張起來!況且之前他可是得罪了所有的修行者,還好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空間漩渦吸引了,否則怎會放過他?

「你…要離開了嗎?」藍心的眼眶有些泛紅,眼睛有些濕潤,聲音也顯得有些哽咽。

在這片空間的時間裡,韓宇對她可是處處照顧。

蘇眉欣偷偷的看了一眼韓宇,隨即就將目光轉向了空間漩渦的地方。

梁魄和蘇海等人的眼神中也有些期待,不過之前跟隨韓宇的萬子墨等人卻是消失不見了。

韓宇的面色有些複雜,手指微微顫抖了兩下,平淡的開口道:「對不起…並沒有找到你父母的下落…但是…不管那是不是出口,我都要試一下…」

藍心使勁搖了搖頭,牙齒咬在了薄唇上,雙眼中滿是不舍,看樣子都要哭出來了。

「沒…沒關係的…其實…我早就知道是什麼結果了…只是…想出來走走了。」藍心充滿不舍的話語顯得斷斷續續。

隨即,韓宇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藍心,問道:「你難道不想試試嗎?或許真的是出口。」

藍心再次搖了搖頭,聲音有些哽咽:「不出去了…本來就很孤獨…」

韓宇的心中咯噔一下。本來就很孤獨……

藍心的話顯得有些凄涼、無助,此刻的韓宇,並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藍心,但他可以感受到,藍心在罪城裡,到底忍受了多少的痛楚與不甘!

韓宇面色變得冰冷起來,眼神也變得兇狠,突然之間,整片空間充滿了肅殺的感覺,如秋風掃落葉一般席捲開來!

「我…會找到兇手的。」韓宇冰冷的話語充滿了堅定的語氣。

藍心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後直接撲到了韓宇的懷裡,嗚嗚的大哭了起來。

蘇眉欣再次瞟了一眼兩人,但並沒有任何阻攔。

梁魄的眼睛也顯得有些濕潤,雖然這些日子裡,藍心沒少搶他的風頭,但是他也是很喜歡這個單純的小姑娘。

或許對他來說,只是個小姑娘吧…

韓宇並沒有將藍心推開,而是輕輕拍打藍心的後背。

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這段時間裡,藍心已經將他當成了唯一的依靠。

「我送你回罪城!」韓宇終於將藍心輕輕推開,面色凝重。

蘇眉欣、蘇海和梁魄等人,均是面色一凝!他難道不想出去了?

「不行!」藍心直接回絕了韓宇的想法。

都已經走到這裡了,眼看出口都出現在了眼前了,而且隨時都會消失,她怎麼會讓韓宇送自己回罪城?她怎會不知!韓宇一旦送她回去,出口消失,那可能就意味著,永遠都不會離開這片空間了!

即便自己心中再不舍,藍心又怎麼可能讓韓宇這樣做呢?

「韓宇…」這一次,藍心並沒有像以往那樣,稱呼韓宇為韓宇哥哥,她的語氣,比以往認真了很多,面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出去了,一定要記得我。」

韓宇微微一愣,身體稍稍有些顫抖,隨即沉重的點了點頭,神色有些複雜。

這一次,韓宇沒有在猶豫,直接轉身就要往旋渦的方向走去。

突然之間,藍心再一次拽住了韓宇。

韓宇的身體頓時停滯在了原地,不過他並沒有生氣。

韓宇又怎會理解不了藍心心中的不舍?他難道就喜歡這種離別的感覺?

藍心的眼神中,一抹憂鬱的神色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是充滿堅定的眼神,彷彿是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藍心的一對明眸,四周張望了一下,發現附近並沒有其他人。

偷偷摸摸從儲物空間中,掏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小心翼翼遞給了韓宇。

韓宇疑惑的接過盒子,藍心的臉上,卻是強行露出了一抹笑容。

「這…是我父母離開的時候,唯一留給我的…」藍心的話語中有些傷感。

啪!

韓宇剛準備打開盒子的手,在聽到藍心的話語的時候,動作戛然而止!

並沒有打開盒子,直接將盒子要送到藍心的手裡。

「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怎麼會帶走呢?」韓宇面帶微笑說道。

藍心並沒有接過盒子,臉上依舊有著一抹笑容,將盒子推到了韓宇的懷中,「你為什麼不先打開看看呢?就當時我送給你的禮物吧!他們曾經說過…我…可以把這個盒子送給…最重要的人。」

話說到後半部分,藍心的語氣顯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韓宇的身體猛的一晃!最重要的人?自己在藍心的心裡,竟然是最重要的人?

不遠處的蘇眉欣,身體也是微微顫抖了一下。

「姐…你修鍊功法被凍著了?怎麼發抖了?」蘇海不合時宜的開口了。

蘇眉欣的面色頓時冷了下來,「滾!」

韓宇雖然知道自己在藍心的心中,很重要,但從來沒有想過,會如此重要!

其實一路上,他和藍心,也並沒有說過太多的話…

韓宇心中暗暗決定,將來找到這片空間的主人,一定要為這片空間里的先祖報仇,為藍心的父母報仇!

緩緩接過了藍心再次遞過來的盒子,韓宇的雙手略微有些顫抖。

「嘻嘻……快,打開看看吧!」這一刻藍心彷彿又回到了從前,話語顯得有些俏皮可愛。

韓宇緩緩打開了盒子,在盒子打開之後,他的身體猛然一晃!

腦海中彷彿遭受了晴天霹靂一般,頓時一片空白!

他雖然知道,這盒子里的東西很重要,但從沒想過,會如此重要!

儘管看到了夢寐以求的東西,但是韓宇的心中,卻有些失落!

為何,得到了東西之後,會帶著無盡的傷感與不舍?

九神花啊九神花!你早不出現,晚不出現,為何要等到現在才出現?

為何?如此重要的東西!對自己極為重要的九神花,在將要離別的時候,成為了送別的禮物?

韓宇的眼角肌肉略微抽搐,強行在嘴角擠出了一絲笑容。

但他剛準備要說話,卻被藍心的話語打斷。

「嘻嘻…不要謝我…希望這東西對你有用。」藍心依舊俏皮的說道。

韓宇現在的內心,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了。

九神花!廢了多少的努力,才得到了一絲線索。

然後循著線索進入了這片空間,第一個人認識的就是藍心,而藍心告訴他,這裡並沒有九神花。

但當時韓宇並不相信!藍心並沒有出過罪城,即便有九神花,她又怎麼會知道?

於是韓宇一行人,紛紛走出了罪城,尋找九神花。

可是經過了石人傀儡的領域,經過了冥泉莽的森林,經過了先祖屍骨堆砌的白骨山脈以及其他的險地,始終沒有得到九神花的消息!

進來的所有修行者,早已放棄了對九神花的尋找!

進入了空間之後,一直沒有辦法出去,對所有修行者來說,何嘗不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經過重重危機,依舊沒有看到傳說中的九神花,他們又怎會堅持繼續尋找?

所以,在一看到空間漩渦的時候,包括羅秀在內的大部分修行者,都離開了這片空間。被折磨了這麼久,睡會想在裡面多待一秒?

到了閑雜,基本上所有的修行者已經全部進入了空間漩渦內。

即便有著許多行事小心謹慎的人,可是在看到進入旋渦內的人再也沒有回來的時候,就已經確信了是出口。

就算不是出口,至少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韓宇趕緊收起了九神花,面帶感激的看著藍心。

他不知道該怎樣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縱使自己身上也有著一些好東西,可是連雙泉果都拒絕的藍心,或接受那些東西么?

韓宇的心裡,感覺有些亂,也有些憤怒,有些不舍…

在最終得到了九神花,將要離開這片空間的時候,韓宇的心中,竟然感受不到喜悅……

心情複雜的韓宇,以及被九神花震驚的蘇眉欣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不遠處,有著一對眼睛,猶如暗中的毒蛇一般,死死盯住了他手中的九神花…… 「我們走吧。」韓宇終於是下定了決心,狠心說出了這句話。

蘇眉欣等人微微點了點頭,便跟隨著韓宇,一躍而起,沖向了空中的旋渦。

而緊跟著韓宇之後,一道身影緊接著就跟著沖了上去!

已經轉身的藍心,並沒有注意到這道身影,藍雨直接向著之前的殿堂深處緩緩走去。

每一次靠近殿堂的深處,藍心的身體都會劇烈的顫抖。

漸漸的,她的身體變得扭曲起來,仿若是將要被空間吞噬一般。

「爹…娘…藍心來陪你們了…」藍心口中輕語。

韓宇並不知道,這一別,在很長時間以後,他打開了這處空間,卻永遠也尋不到藍心的身影了。

……

毫無意外的,韓宇等人已然是成功回到了上界。

但是眼前的一幕,卻讓韓宇不禁感到頭皮發麻!內心極度緊張起來!

密密麻麻的修行者將所有從空間里出去的修行者圍了個水泄不通,而各大勢力的老祖級別的人物,依然在外面等候!

韓宇感覺到身後後人跟著出來了,便轉過頭,頓時心中咯噔一下。

出來的人,正是萬象宗的萬子墨!

而在萬子墨出來之後,身後的那道旋渦,也是瞬間消失。

「呵呵…真沒想到…這一等就是等了三年的時間啊!」萬象宗的萬象老祖,率先開口說話,打破了平靜。

在空間里的修行者以為過了很短的時間,可那是因為規則的不同,外界已然是過去了三年的時間!

所有老祖級別的高手,眼神不斷在所有修行者的身上掃視。

同時,他們早已經將自己家族的子弟接走了。

蘇海也是回到了蘇家的區域,而蘇眉欣,並沒有回去,而是和梁魄一起,跟在了韓宇的身後。

「可曾見過九神花?」蘇家的昊陽老祖,直接對著身邊的蘇海問道。

「沒有!」蘇海沒有絲毫猶豫的,直接做出了回答。

昊陽老祖皺了皺眉,眼神中閃過一絲失望,夾雜著一絲殺意!

一旦發現了九神花在其他的勢力手中出現,昊陽老祖將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搶奪!這等機緣,他怎會放過?

「子墨,你也沒有得到九神花?」萬象老祖有些期待的看著萬子墨。

萬子墨輕輕搖了搖頭,緊接著萬象老祖就顯得失望無比。

「我沒有得到,但是我見到了!」萬子墨的回答,因為萬象老祖的力量,只有他自己一人聽得到。

轟!!!

一時間,萬象老祖的眼睛都瞪得滾圓,凸了出來!

韓宇的心中此時即為煩亂,他極度擔心,自己得到九神花的事情,被萬子墨發現,因為萬子墨是最後一個離開那處空間的。

在諸多修行者的人群中,有著一道目光,看向了韓宇的方向,使得韓宇驚起陣陣冷汗!

這道目光,並不是來自萬象老祖。

絲毫沒有掩飾的目光,韓宇感受到看自己的人的實力的強大!

自己在對方的手中,真的就只是一隻螞蟻!

韓宇內心極度的糾結,難道…最終還是保不住九神花么?

若是這九神花,是自己無意間得到,或者搶奪過來的,韓宇可能會直接交出去,可是現在,這九神花,是藍心送給他的最重要的東西!

韓宇怎麼會將九神花交出去?可若是不交出去,面對這些老祖級別的人物,無數修行者的虎視眈眈,自己怎麼可能順利的離開?

哪怕是司法員的身份,又如何!在真正的利益面前,區區一個司法員,又能怎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