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陸川身懷五蘊煉毒體,一般的毒素對他沒什麼作用。

呼!

沉重的身軀來到面前,緊接着便是巨大的爪子當空落下。

陸川沒有跟他硬拼,因爲這個怪物有六隻手,硬拼的話跟本拼不過來。

一個滑鏟來到怪物身後,陸川一招圓月斬狠狠劈過去。

嗤!

鋒利的劍刃落到怪物身上,不僅沒能把怪物斬成兩段,甚至連皮膚都只割開了一道淺淺的傷口。

“好硬啊!”

陸川嘀咕一聲,目光瞥向不遠處的銀月狼小銀子。

那貨一動不動的盯着三頭六臂怪物,但鼻子不停聳動,眼珠子也轉來轉去。

“嗷嗷嗷!”

被陸川斬了一劍的怪物嘶吼一聲,擡起大腳便向着陸川踢過去。

“來得好!”

見此狀況,陸川心中涌起一股興奮之感,擡腿迎着怪物踢去。

戳腳加大頭皮鞋,跟怪物粗壯的腳丫子狠狠撞在一起。

砰!

一股極爲恐怖的巨力襲來,陸川的身體就跟葫蘆一樣滾出去。

而那個三頭六臂的怪物,依舊如泰山一般穩健。

不對,也不是特別穩,他剛纔晃了一下。

“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爲什麼這麼硬?”


陸川有些驚了,他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東西。

感受不到絲毫氣息也就算了,身體竟然硬到這種地步。

或許這根本就不是活物,而是一個使用堅固材料製造的傀儡。

“呵,tui……”

一腳將陸川踢飛出去之後,怪物並沒有急着追殺,而是張開大嘴衝着陸川吐了一口濃痰。

慘綠色的粘液中帶着難以形容的惡臭,聞一下就讓人頭暈目眩。

以陸川身體對毒素的抗性,竟然有了一個瞬間的恍惚。

“不對!”

狠狠一下咬在舌尖上面,陸川立刻清醒過來。

而也就是這麼一個恍惚的功夫,那一口老痰已經來到臉前了。

沒有絲毫遲疑,陸川揮劍便向着老痰拍了過去。

啪!

清脆的聲音中帶着一絲粘稠感,有點噁心。

滋滋滋!

老痰被青鋒劍擊飛出去,接下來的一幕卻讓陸川臉色狂變。

就見青鋒劍上面突然冒出一團青煙,一層鏽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出現。

“要是剛纔落在我身上……”

陸川忍不住哆嗦一下,看向這個怪物的目光突然變了。

如果說之前是想試探一下,之後讓銀月狼小銀子和舔狗尋找看看周圍也沒有其他人存在,那麼現在陸川就決定逃跑了。

沒錯,就是逃跑!

別說什麼大丈夫勇猛無畏,敢於拼搏,那是傻子,趨利避害纔是王道。

正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明知道有危險還非要往前面湊,肯定是腦子有毛病。

閃身往後退了幾步,陸川的表情極爲凝重。

這怪物的防禦極高,力量極強,並且體內還有劇毒。

跟他硬拼一點好處都沒有,甚至一個不留神還可能掛掉。

爲今之計,逃跑是最好的選擇。

至於那個可能躲在暗處的人,沒必要跟他一般見識。

想到這裏,陸川轉身就打算撤退。

然而就在此時,一股極爲恐怖的危機感憑空出現,將他的心神狠狠推入地獄。

“到底是什麼?”

陸川嘶吼一聲,想要躲避卻已經來不及了。

轟!

一根拇指粗細的利箭不知道跨越了多遠的距離,瞬間擊中了陸川的胸膛。

箭矢上所附帶的恐怖力量比三頭六臂的怪物還要可怕,陸川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的倒飛出去,落地砸出一個深深地大坑。

“完活!”

距離陸川和怪物戰鬥的地方差不多二里的位置,一個相貌俊美的青年將長弓收起,之後十分歡快的哼着小曲往陸川這邊快速奔行過來。

“明明只有凝氣期的修爲,竟然能跟我的傀儡打的不分上下,應該是哪個大勢力的裔系吧。”

青年來到陸川落地的地方,揮手一道靈氣將周圍的煙塵吹散。

而當他低頭看向坑裏面時,整個人突然愣住了。

兩米多深的大坑裏面竟然空無一物!

沒有鮮血,沒有骨肉,甚至連衣服碎片都沒見到。

“怎麼可……呃……”

咔嚓!


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緊接着便是無盡的黑暗襲上心頭。

隱身的舔狗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脖頸上面,戰鬥瞬間結束。

【擊殺煉氣期修士,進度增加444點!】

擊殺提示音在腦海中響起,陸川卻沒有半點喜悅之情。

因爲這個青年死亡之後,那個三頭六臂的怪物突然間開始膨脹起來。 “趕緊跑!”

衝着銀月狼吼了一聲,陸川就跟火燒屁股一般瘋了似的往遠處逃竄。

噗噗噗!

三頭六臂怪物的自爆跟一般的修士完全不同,如放屁一般不停的往外噴氣。

而在這些氣體之中,還夾雜着一些粘稠的液體。

陸川是一點也不敢停留,少部分是因爲噁心,大部分則是那毒太厲害了。

噗噗噗!

身後的屁放個不停,陸川則是悶着頭狂奔。

當離開了爆炸的範圍之後,陸川一屁股蹲在地上,累的呼呼喘氣。

這一串連環嘎嘣屁把陸川嚇得夠嗆,這好半天沒緩過神來。

小銀子同樣嚇得不行,縮在陸川懷裏面瑟瑟發抖。

過了差不多十個呼吸時間,陸川深深地吐出一大口濁氣,之後從舔狗嘴裏面接過了戰利品。

這個修士本身的戰鬥力一般般,直接被舔狗咬死了。


不過那個三頭六臂的怪物賊強,如果不是最後放屁把自己放死的話,陸川也就只有落荒而逃一個選擇了。

仔細檢查了一下,陸川發現好東西還真不少。

二十三塊中品靈石,七千八百多塊下品靈石,煉氣丹一百多瓶,其他雜七雜八的丹藥一大堆。

當然,最珍貴的還要屬那一把長弓,以及附帶的十三根箭矢。

上品法器級別的弓,配合上品法器級別的一次性箭矢,發揮出了極爲可怕的威力。

陸川身上穿着極品法器級別的翹豚內甲,竟然被硬生生炸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

這一箭下去翹豚內甲幾近報廢,只剩下十分纖薄的一點底子擋着。

如果再來一下的話,別說這種威力強大的上品法器了,就算下品法器都能將翹豚內甲戳透。

“真是日了狗了!”

陸川暗罵一聲 ,雖然收穫了兩件上品法器,但卻半報廢了一件極品法器,虧得他心頭滴血。


“汪?”


聽到陸川的話,舔狗忍不住叫了一聲。

小小的眼睛裏面大大的疑惑,想不明白莫名其妙的爲什麼要日狗 。

“不是說你。”

陸川沒好氣的一腳踢在了舔狗挺翹的屁股上面,別說,腳感非常棒。

“話說,我發現爲什麼很多人的空間法寶都是這種乾坤袋?而不是體積更小,種類更多的戒指或者手鐲、耳環?”

將東西分門別類的整理好,陸川問道。

“因爲乾坤袋的煉製方法更成熟。”

系統回答說道:“如果空間比較小的話,很多材料都能夠用來煉製空間法寶,可如果達到一定程度,對材料的要求就會大幅度提高。這種乾坤袋內部空間更大,也更穩定,所以被很多修士所推崇。”

“原來如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