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想起林銘那些跟天運國銘文術明顯不屬於同一個流派的繪製手法和那些與眾不同的基礎紋路、基礎銘符,汪雨涵也顧不得女孩的矜持了,她想見識一下天運國以外的流派,這是最好的機會了。

林銘猶豫了一下,有一個助手,能節省很多時間,以汪雨涵的能力,肯定能把材料處理的妥妥噹噹的。

想到這裡,林銘點頭道:「那就有勞汪姑娘了,不知汪姑娘吃了午飯沒有,如果吃好了,那麼我們可以開始了。」

汪雨涵微微一呆,這林銘倒是雷厲風行,這就要開始了。

「嗯,我吃過了。」

「好的」

林銘、汪雨涵、汪巍瓏還有接待小姐,四人一同前往銘文大廳,此時,正是客座銘文師的午休時分,大廳中人並不多,但是依然有幾個人在這裡等著,準備等到午休結束,第一時間解決他們的問題。

按銘文師公會的規定,客戶放下材料和寶器,說清楚問題就可以走了,不過事實上大多數客戶寧願等在這裡,親眼看著客座銘文師解決他們的問題,因為不管材料也好,寶器也好,往往都價值連城,他們放心不下。

幾個人等了不短的時間了,這一看到有人過來,尤其看到銘文師公會的會長汪斑機過來,他們立武打起了精神,難道今天下午汪會長要親自出手么?要知道,如今汪璇鞏已經很少出手了,能請得動他出手的,起碼也是公爵皇子,或是修為達到後天的頂級高手,同樣的材料,在汪斑亂手中做戍戍品之後,效果要比一般的銘文師好出太多了。

若是汪碗瓏肯出手,那可是大運氣!

幾個人都目光灼灼的看著汪璇瓏,那眼神要多熱切有多熱切。

眼見著汪微瓏向他們走來,他們急忙迎了上來,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武者搶先上前一步,說道:「汪會長,沒想到能遇見您,您能幫我看看這件鎧甲么?」那武者說著捧出一件造型古樸的黑sè戰甲。

這戰甲看起來像是極品玄鋼打造,顯然有些年頭了,鎧甲表面有一些非常細小的刮痕,尤其是xiong口的一道,足有小半尺長,這道刮痕的末端延伸到了那菱形目案上,因為這刮痕,菱形目案破損了。

菱形目案正是一個銘文符使用后留下的印記,然而因為這戰甲本身受到過重創,所以這銘文符印記也就被毀了,原本銘文符附加的效果自然大打折扣,甚至完全無效了。

寶器並非不可損壞,尤其是鎧甲類寶器,因為日積月累的損傷,再加上頂級高手的攻擊,便可能壞掉。

顯然,這武者希望銘文師公會能夠修復這銘文符,可是想要修復一個已經使用在寶器上的銘文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而且這菱形符文是一和名為「神力符」的複雜銘文符,想要修復並不容易,連汪斑礬也覺得,這份工作並不輕鬆。


不過,把這工作給林銘做卻很合適,因為銘文符巳經壞掉了,林銘就算失敗,也不會弄得更糟。

而鎧甲更不會被弄壞,頂多是損失點材料罷了,損失的材料,銘文師公會可以賠出一模一樣的,可是若是弄壞了寶器,那就沒辦法了。


汪巍鞏面帶微笑的看了林銘一眼,他肯定,林銘不會修復神力符,因為林銘壓根不屬於天運國的銘文術流派,而這神力符正是屬於天運國銘文術流派發展出來的一和繁雜銘文符,若是不懂它的構成和繪製方法,根本無從下手。

林銘如果做客座銘文師,以後肯定還會遇到類似的問題,他還是解決不了,早點讓他知難而退也好。

於是,汪巍瓏用真元傳音明知故問道:「怎麼樣,林先生有辦法么?」

此時,林銘正將靈hun力探入到鎧甲之中,感受著那銘文符的內部結構。

用靈hun力探測一介,已成形的銘文符非常困難,若是不懂這銘文符本身的構造的話,根本無從下手。

林銘微微皺眉,最終得出結論,這蓬形的銘文符應該有某種增加真牙,匯聚速度的功效,至於其結構紋理,林銘則一竅不通,畢竟天運國的銘文術體系與神域的銘文體系有很大的差異。!。 林銘的銘文術水平是厲害,可是他也不是無所不能,面對這從來沒見過的銘文符,他也不可能將它修好。看娛樂窘圖就上/

不過,他思考了一下后,還是用真元傳音對汪璇璣道:「會長,我試試吧。」

自從達到了練體三重,對真元的掌控力更進一步,林銘無師自通的學會了真元傳音。

「嗯?」汪璇璣驚訝了,難道林銘以前見過神力符?就算他見過,這種由天運國銘文術流派發展出來的神力符非常的複雜,即便是銘文大師也未必畫的成!林銘才十五歲,怎麼可能通曉這種繪製方法?

林銘的確是絕頂天才,但是汪璇璣決不信林銘能夠修好這神力符。

「真有意思子,我倒要看看,這林銘有什麼能耐修復這神力符。」汪璇璣lu出一絲玩味的笑容,直接說道:「好,那你試試吧。」林銘點了點頭,坐在了銘文台上。

那中年人一看到林銘坐下來,直接傻眼了,他急忙道:「汪會長,這是……」

他無法理解了,他並不認識林銘,只當他是一個銘文師公會的學徒,難道汪璇璣打算讓這個少年學徒來修復他的鎧甲,這不是開玩笑么!?

汪璇璣道:「沒事,只是讓他試試,不行我幫你完成。

「可是」那中年人心疼的看了一眼他那些精心準備的材料,按照銘文師公會的規定,客戶來銘文師公會請求服務,需要付出材料作為報酬,同時要準備好此次服務可能用到的材料,若是沒有準備齊的話,可以由銘文師公會提供,當然,需要客戶用等價的其他材料來交換。

他雖然凝脈期武者但是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珍貴材料,也是肉疼的要命這些材料要七八千兩黃金了,中年武者光是集齊這些材料就用了一年多的時間,要不是這鎧甲是他們家族祖傳的人階中品寶器,實在太過珍貴,他也不捨得下這樣的血本。

汪璇璣笑道:「沒關係,這些材料擱在這裡,他失敗了我來,我可以保證將你的鎧甲修好。」

「那……好吧。」有了汪璇璣的保證那中年人也只好任由林銘這個小毛孩子來動手了,但願他不要弄得太糟糕不至於連汪璇璣都修不好了。

不過這小孩子哪裡冒出來的,汪璇璣怎麼會任由他胡來?天運城的天才銘文師學徒,除了汪雨涵和秦杏軒,沒聽說有第二個啊,這麼複雜的神力符,他能搗鼓出什麼來?

中年武者心中滿是不解。

林銘將鎧甲拿在手裡,靈hun力沉浸到神力符中,憑藉《太一靈hun,

訣》這種無上靈hun法訣,將靈hun力凝練成絲,不斷的感知神力符的構成仔細的記下每一處紋路結構,此時的林銘,因為靈hun力的高度凝聚,神情前所未有的專註。

當初他在大明軒的廚房中解骨的時候,也是這種神情,不管是粗俗野蠻需要蠻力的解骨也好還是細膩繁雜需要靈hun力精巧控制的銘文術也罷,在林銘手中,它們本質都是一樣的,一種是記下野獸的筋脈骨髏紋理,另一種則是記下基礎銘符和基礎紋路的構成。

他要做的都是巧妙的將這些複雜的紋絡破解開來。

汪雨涵就立在林銘的身後靜靜的注視著林銘的側臉,她能清晰的感覺到林銘目光的專註和犀利。這種眼神,配合他眉宇間有意無意流lu出來的鋒芒和銳氣讓眼前這少年有了一種與實際年齡並不相符的氣勢。

汪雨涵不得不承認,這種氣勢很容易讓人著mi一些情竇初開的女孩子容易為這氣勢所吸引,從而沉淪進去。

他真的能修復這神力符么?汪雨涵不敢相信,即便林銘已經創造過許多奇迹,但是這一次實在是難度太大,近乎於不可能,林銘並非天運國的銘文術流派,年僅十五歲的他,不可能在兩個銘文術流派上,同時有登峰造極的成就。

林銘這一看,就是足足一刻鐘的功夫,這一刻鐘,他一動未動,

一直到那中年人都有些不耐煩了,這時候,林銘突然開口了:「汪會長,我想問,如果是你修復這銘文符,能恢復它多少功效。」

汪璇璣微微一怔,笑著mo了mo鬍子,這小子,難不成想跟我比?

汪璇璣道:「若是老夫修復這神力符,大概能恢復八成多的效果,神力符是一種輔助銘文符,刻在防具上雖然不能直接增加防具的防禦力,但卻能增加使用者的真元匯聚速度,這神力符原本的效果應該是三成六分到三成七分,我來修復,最終效果大概有三成到三成一。」修復的銘文符效果總是趕不上最開始繪製的,即便汪璇璣出手,也是一樣。

「哦,我明白了,也就是說我不管用什麼辦法,只要能讓這鎧甲最終真元匯聚速度增幅達到三成,我就算成功了暇」

呵!這小子夠自信的!

汪璇璣饒有興緻的看著林銘,敢說能將最終效果回復到三成的,放眼整個天運國都沒有幾個,這小子到底準備幹什麼?

他哈哈一笑說道:「一般客座銘文師出手,能恢復到兩成八分就算不錯了,你到兩成八分,就可以算合格。」林銘點了點頭,mo了mo無名指上的戒指,而接下來的一幕,讓全場所有人都傻眼了,只見林銘不緊不慢的從須彌戒中抽出了一桿雞蛋粗細的大槍,槍桿八尺,槍頭八寸,槍桿通體紫烏sè,槍刃暗紅如血,正是貫虹槍!

這一下,連汪璇璣和汪雨涵都mi糊了,聳復銘文符,拔槍幹什麼?

「小夥子,你你要幹什麼?」那中年武者看的心驚肉跳,好傢夥,拔出這麼一桿大槍來,而且看這槍還是紫烏彈鐵的,雖然不是寶器,但絕對鋒銳無比,這傢伙不是想用槍戳他的鎧甲吧。

林銘抬頭看了那中年武者一眼,說道:「毀了這神力符,重新畫。」「毀毀了?」中年武者幾乎不敢相信這幾的耳朵,要不是顧及汪璇璣在場,他都要上去打人了「你瘋了!」

銘文符一旦使用到寶器上,就很難被毀掉了,因為銘文符的結構紋理會烙印在寶器內部,成為寶器的一部分,而至於體現在表面上的,比如這神力符的菱形huā紋,那只是銘文師的品牌標誌,起到裝飾效果,就好比林銘的那火焰型圖案一樣,只是銘文師憑個人喜好畫上去的。

毀掉這裝飾圖案,也根本破壞不了已經深埋在寶器之中的銘文符複雜的結構紋理,若是真想破壞,一般是請熟悉控火的煉丹師煉藥師用火焰灼燒,耗費長久的時間,將這些蛛網一般密集層疊的紋理燒掉。

這樣做,雖然能毀去銘文符,但也會稍微損傷到寶器,最關鍵的,會影響到再次銘文的效果。

所以多數情況下,寶器上的銘文符被損壞了,都只能修復,修復,其實要比重畫更加困難,但總比毀去要好的多。

林銘根本不懂神力符,自然不能修復,他採取的方式便是毀掉這神力符,重新再畫。

林銘哪裡懂得控火,所以他要毀掉銘文符,只能抽出貫虹槍!

「小子,你再胡鬧,別怪我不客氣!」這中年人好歹也是個凝脈期武者,位列貴族,在天運城有一定地位,雖然對汪璇璣他要畢恭畢敬的,可是對林銘這樣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毛頭小子,他當然不會客氣。

這時汪璇璣輕哼了一聲,而這一聲輕哼,落在中年人耳中卻如同炸雷一般,中年人身子一抖,立刻平靜了下來。

汪璇璣道:「你這寶器是人階中品,即便凝脈期武者來毀,也要費一番功夫,你至於如此緊張么?」

中年人道:「抱歉,只是這鎧甲是我家族的傳家寶,所以心急了些。」在本身修為後天初期,銘文術造詣在整個天運城首屈一指的汪璇璣面前,中年人自然不敢造次。

汪璇璣看向林銘,等待著林銘解釋,林銘本身是一個銘文師,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毀掉銘文符的忌諱。

林銘道:「汪會長,我敢這麼做自然有一定的把握,雖然不能保證對寶器毫無損傷,但是損傷不會很大,而且我有辦法修補。」

損傷不會很大?使用重槍憑蠻力毀掉鎧甲中已經與鎧甲融為一體的銘文符的紋理,損傷會不大?

#小說汪璇璣皺著眉,沒有開口,若林銘毀去了鎧甲中原有的銘文紋理,即便他也修復不好這鎧甲了。


林銘道:「這樣吧,以我的修為,毀掉這鎧甲中的紋理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功夫,如果汪會長覺得不行,再制止如何?」

汪璇璣點了點頭,這倒是可以,這人階中品的鎧甲即便不貫注真元,也婪硬無比,即便只毀紋路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功夫。

那中年人也只好認命了,他已經決定,一旦發現不對勁立刻把鎧甲奪回來,大不了這鎧甲他不修了。

林銘將鎧甲固定在銘文台上,而後他退後一丈遠,手持貫虹槍隨意的抖了個槍huā,在場所有人都注意著林銘的動作,想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未完待續。!。 林銘將鎧甲固定在銘文台上,而後他退後一丈遠,手持貫虹槍隨意的抖了個槍花,在場所有人都注意著林銘的動作,想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txt電子書下載txt./

要說真的用蠻力毀掉寶器中的銘文符紋理,那也是用刻刀一類的最好用,因為紋理細密如蛛網,林銘拿這麼一桿大槍,怎麼可能用的順手了。

就在這時,林銘出槍了,手腕一抖,對準那銘文符,猛地一槍刺出,可以清楚的聽到槍刃破空的呼嘯聲,不但如此,這一槍還蘊含了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彷彿萬馬奔騰,一股殺伐之氣隨之鋪面而來。

這一槍,就是鋼板也能輕鬆刺穿!

那中年人眼皮一跳,下意識的就想出言制止,而就在這時,林銘瞬間收槍,氣勢也瞬間收斂,槍尖恰好點在了鎧甲之上,然而卻沒有刺入分毫。

中年人的話隨之卡在了喉嚨里,他瞪大眼睛盯著林銘的槍尖,心中大驚,這是怎樣變態的力道控制能力?

一槍刺出,帶著萬馬奔騰之勢,然而卻可以瞬間收斂,連氣勢也不溢出一點來,槍尖驟停的位置分毫不差,要知道,這可是紫烏彈鐵打造的重槍,重量不下八百斤,這少年是誰?

這個年齡就有這份實力的,絕非無名之輩!

不過這少年雖然槍法驚人,可是他想幹什麼?一槍刺出,槍尖點在鎧甲上就驟然停止,這樣的一槍。根本沒有破壞到寶器中的紋路,這樣對銘文術能有什麼幫助?總不會是炫耀他的槍技吧?

林銘這一槍,別說是那中年人,連汪璇璣也沒看明白。他同樣只是驚嘆於林銘的槍法,不過因為早就知道林銘的身份,所以也沒有太過意外。

這時,林銘再刺第二槍,與剛才一樣,一槍刺出,氣勢如虹,而後在剛剛接觸到鎧甲的瞬間。驟然收斂!

接下來,林銘頻頻出槍,槍速越來越快,氣勢越來越強。漸漸的,這氣勢捲起了一股罡風,而林銘的槍尖如雨點一般落下,這正是《基礎槍訣》中的又一槍招——暴雨梨花。

中年人越看越心驚,這少年看上去也就是十五六歲。在這年齡就有這份實力的,還是用槍的,該不會是七玄武府最近風頭正盛的林銘吧……

應該不會。

林銘這麼變態的實力,要是再通曉銘文術的話。那他還讓不讓別人活了,魔王轉世也不過如此吧。

這傢伙到底在幹什麼?

林銘已經連續出槍了幾十個呼吸的時間。出槍次數足有數百次,如此高速的出槍。而且是重量八百多斤的貫虹槍,對肌肉的負荷相當大!若不是根基紮實,力量強的變態,真元淬體徹底的武者,早就肌肉拉傷了。

慢慢的,汪璇璣發現了林銘出槍蘊含的玄機,他用靈hun力探查那鎧甲,卻駭然的發現,林銘每一槍,都向那鎧甲中打入了一道真元!

而且最讓汪璇璣吃驚的是,他用靈hun力跟蹤那被打入鎧甲中的真元,卻發現它們竟然沿著銘文符的紋理流動,而後以一種奇異的力量,來瓦解那些結構紋理!

這是怎麼辦到的!?


汪璇璣倒吸一口涼氣,心中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了!

在攻擊中,讓真元化成絲線一般的細流在#小說紋理中流動已經讓他不可思議,而再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來瓦解那些結構紋理更讓他覺得不可能,如此纖細的真元流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威力?

林銘用的當然是《混沌罡斗經》中的練力如絲的手法,《混沌罡斗經》不但講究力道的剛猛,更講究力道的控制。

而練力如絲就是控制力量的方法,這裡的所謂「力道」既是指**力量,也包括了真元力,練力如絲小成后,真元化絲,如臂使指。

而光是真元化絲沒有太大作用,因為細小的真元絲沒有太大殺傷力,想要賦予它攻擊力,那麼卻有一種途徑,那就是——震動。

汪璇璣發現的那種瓦解結構紋理的奇異力量,正是真元的震顫!

這種震顫,無視防禦,可以傳遞到任何物體內部,真元化成無數的細絲,而後每一股細絲都震顫著深入物體內部,作用於每一個細小結構,細小紋理,那會造成非常恐怖的破壞。

所以林銘當初一槍刺在演武場的石柱上,讓石柱瞬間崩碎成無數的小石塊,這還是林銘的練力如絲不夠徹底,分出的真元絲太少,震顫的頻率太低。

若是練力如絲達到圓滿,真元絲化成萬億,深入到構成物質的粒子之中,震動的頻率也隨著高到一個恐怖的地步,那麼一槍刺中石柱,那石柱就會變成塵埃,風一吹,便四散飄飛!

當然,林銘距離這樣的境界,還太過遙遠,真的到了這樣的境界,林銘隨手就可以清除掉寶器之中的銘文符紋路,不損傷寶器半點。

而不必像現在這樣,出槍這麼多次,卻還要傷到寶器。

汪雨涵察覺到汪璇璣臉上的震驚之sè,禁不住用真元傳音問道:「爺爺,林銘到底在做什麼?」

汪璇璣輕嘆一口氣,道:「你用靈hun力感受一下那鎧甲的銘文符紋理,你就知道他在做什麼了。」

汪雨涵疑huo將靈hun力探知出去,深入到鎧甲內部,雖然汪雨涵的靈hun力比較弱,但她還是依稀的感覺到了在鎧甲內部發生著的一切。

她驚訝的捂住了小嘴,「爺爺,這是……怎麼做到的?」

汪璇璣搖搖頭,苦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手法,只能猜測達到這種效果是通過了一種特殊的真元操縱方法,這種操縱方法,將真元化成無數細絲,而後操縱每一根細絲去震散銘文符的紋理結構,這對真元的操控力要求極高,我真的無法想象他是怎麼做到的。」

汪雨涵不再詢問了,她只是努力的去感受著寶器中的能量變化,此時的她,看著那些真元細絲彷彿有靈xing的破壞掉那些如蛛絲一般深入寶器之中的銘文符紋理,只感覺彷彿一扇玄之又玄,又含有無窮奧秘的真道大門擺在了自己的面前,然而無論她怎麼努力去看,卻總是看不清。

這種距離天地間奧秘法則觸手可及,卻有偏偏觸mo不到的感覺,讓汪雨涵興奮、ji動卻又焦急難耐。

大約過了小半柱香的時間,林銘一口氣出了六七百槍,饒是他體力驚人,又有《混沌真元訣》補充真元,也是額頭微微見汗。

這時候,林銘終於收手,右手隨意一翻,貫虹槍收入了須彌戒之中消失不見。

而那鎧甲寶器,除了表面多了一些不仔細看看不出來的白點之外,再無其他損傷。

終於完成了,雖然練力如絲精妙無比,但是銘文符紋理與鎧甲早已經融為了一體,林銘還是不可避免的損壞了鎧甲的某些內部結構,也就是煉器大師在煉製寶器的時候,煉化在鎧甲之中的真元法陣。

這種損傷,並不會傷及到鎧甲的防禦力,然而將來武者向鎧甲中貫注真元的時候,卻會受到一些阻礙。

不過饒是如此,這卻也足夠讓汪璇璣驚訝了,即便是請到精通控火的煉丹大師出手,他們也不可能做到這等效果。

清除掉了舊的銘文符,林銘並沒有立刻銘刻新的。而是運轉《混沌真元訣》,稍稍打坐調息,將真元恢復到最佳狀態。

《混沌真元訣》補充真元的功效十分強大,不出一炷香功夫,林銘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他拿出一張紙,隨手寫下了要用到的材料清單,這些日子林銘不斷的接觸天運國的銘文術體系,對材料名稱已經非常熟悉了,不至於出現與神域的材料名稱對不上的情況。

而後他交給了銘文師公會的接待小姐,說道:「麻煩你去按照這清單上的內容準備一份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