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高夢瑤旁邊的男子竟然向着死者慢慢的走了過去,這讓李隊長有點皺起了眉頭,不悅的說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好像不是我們的人吧,給我站住!”

李隊長直接攔住了王越,然後皺着眉頭看着他。

這個男人一直和高夢瑤站在一起,這讓他有點生氣。

他追了高夢瑤這麼多年了,還從來沒見到過哪個男人跟在他身後,看來這個男人和高夢瑤的關係不一般啊。

“他是王越,是我的朋友,讓他去看看吧,或許他有什麼發現也說不定。”

重生之撿寶大財閥 ,想了想對着李隊長說道。

他其實對於王越還是比較相信的,如果王越要是去看的話,或許他發現了什麼重要的線索,這樣也有助於他們破案。

不過下一秒李隊長直接攔住的王越,然後有點生氣地說道。

“夢瑤,不好意思,這都是規定,他可不能去看任何線索。如果要是破壞了現場的話,你和我都不好交代。”

李隊長冷冰冰地看着王越,隨後說道。

看着眼前的王越,他感覺到一股危機,難道眼前的王越想追高夢瑤嗎?

這讓他有點生氣,如果要是真的的話,那麼就別怪自己讓王越出醜了。


周圍人看到這一幕後,也一臉古怪的看着兩個人,他們能夠知道接下來事情會很有意思。

“李隊長,我已經說了,他是我的朋友。”

“沒事,我不看了。”

高夢瑤聽到李隊長的話後,有點生氣,隨後準備發火。

不過這時候王越笑了笑,退後了一步,並沒有多說什麼。

見到這一幕後,李隊長冷笑了一聲,直接來到了屍體的面前,開始仔細的查看了起來。

高夢瑤看了眼王越,也想要說點什麼。

不過還是嘆了一口氣,也轉身走了過去。

“原來是個膽小鬼,看來他真的不是我們李隊長的對手。”

旁邊的幾個警察看到這一幕後,一臉的無語。

原本以爲王越會和李隊長較量一番,只不過沒想到王越竟然認慫了,這讓他們有點鄙視王越。

看來王越就是個膽小鬼啊,根本配不上高夢瑤。

“夢瑤,其實這件事情很簡單,死者身上有他們的指紋,所以這些人肯定有一個是兇手,所以我們把他們都帶回去就好。”

等到高夢瑤來到那邊的時候,旁邊的李隊長指着這些人說道。

這幾個人聽到後臉色直接變了,殺人這種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所以他們也有點着急的開始解釋了起來。

“和我沒關係啊,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就是啊,雖然我和他之前有過矛盾,但是我也不至於殺了他,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對啊,你們一定搞錯了。”

這幾個人聽到李隊長的話後,嚇壞了,隨後他們開始紛紛爲自己辯解了起來。

“是不是你們等會兒就知道了,你們現在就算是再狡辯也沒什麼用,都跟我回去吧。”

不管是監控上還是所有的時間點都指向他們,所以只要能夠回去好好的審問一下,到時候自然能夠出現結果。

高夢瑤沒有說話,他皺着眉頭看着眼前這幾個人,從目前他們所掌握的證據,確實這幾個人是最大的嫌疑人。

但是似乎感覺到哪裏出現了問題,他一時間也把握不清楚。

“我覺得應該把他們帶回去好好審問一下。”

“就是啊,他們可很有嫌疑。”

周圍的羣衆聽到後想了想,隨後說道。

反正這裏面說不定就有殺人兇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王越看着眼前的人皺着眉頭,隨後說道。

“不用這麼麻煩,和他們沒什麼關係。”

王越的話說完,周圍人瞪大眼睛看着他,不知道爲什麼王越會這麼說,難道他有什麼證據嗎?

“你什麼意思?”

李隊長原本一臉自信,只不過當他聽到王越的話後,臉色變得冰冷了起來。

不知道王越現在拆自己的臺到底什麼意思。

高夢瑤看到王越浩也一臉的疑惑,他很好奇王越爲什麼這麼說,難道王越有足夠的證據嗎?

如果要是隻是王越的猜測的話,恐怕李隊長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的。 “其實這件事情挺簡單的,你看他傷口看似只是被人用匕首劃破頸動脈,然後死亡的,只不過這幾個人根本沒有那個身手,而且,你看他們有哪個有這個膽子做的如此滴水不漏。”

“再說,你覺得他們有殺人的理由嗎? 我是大科學家 。”

王越把自己所想的事情都說了出來,如果要是一直把目光盯在這幾個人身上的話,那麼或許真的找不到嫌疑人了,到時候恐怕會錯過最佳的時機。

所以王越也不得不站出來說話了,其實他並不想去理會這件事情了。


“他這麼說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過看他說的也有道理,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就是啊,如果不是這些人,那麼到底是什麼人呢?”

當週圍的羣衆聽到王越的話後,相互看了看,一臉的好奇。

他們覺得王越說的其實也沒錯,不過也不知道王越說的對不對。

周圍的這些便衣們聽到王越的話後,然後看着不遠處的李隊長還有高夢瑤,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小子,既然你這麼說這些人不是兇手,那麼我倒想問問你真正的兇手在哪裏,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你要是真的能夠找到的話,那麼我就選擇相信你的話,但是如果你要是找不到的話……”

李隊長現在有點憤怒,隨後對着王越說道。

沒想到王越竟然敢打擾他們,簡直是找死,自己吃過的鹽比王越走過的路都多。

如果他要是再敢阻撓他們的話,就別怪自己對他不客氣了。

“半個小時的時間,你分明是在爲難我的朋友。”

高夢瑤聽到李隊長的話後有點着急,隨後說道。

他能夠感覺到李隊長是故意在刁難王越,半個小時之內怎麼可能找到兇手,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只不過接下來王越說的話,讓所有人直接傻眼了。

“用不了這麼久,幾分鐘我就能找到兇手。”

王越說完之後,來到了死者面前,開始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周圍人瞪大眼睛看着王越,不知道王越是不是在胡說,王越竟然說幾分鐘之內就能夠找到兇手,這怎麼可能?

那邊的李隊長也冷笑的看着王越,這傢伙分明是想出頭,不過接下來到他出手的時候了,估計到時候高夢瑤肯定會十分鄙視王越的。

既然王越說幾分鐘之內就能找到兇手,那麼自己就好好的等一等,到時候看他能不能找到真兇。

高夢瑤這時候也來到了王越的面前,他有點緊張了起來,然後提醒王越說道。

“王越,你是不是瘋了?如果你要是等會兒查不出什麼的話,到時候我也幫不了你了。”

高夢瑤看着眼前的王越有點無語,他可是知道王越的真實身份的王越,一個做生意的人怎麼可能斷的了這個案子。

如果要是幾分鐘之內就能夠找到真兇的話,那麼王越簡直就是神探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看這種刀傷可不是一般人能夠造成的,而且就算是這種傷口也不至於他能夠死亡,應該是有人用了極強的內力,然後震碎了他的五臟六腑,他內出血而死,所以我覺得這人實力十分的強。”

王越笑着看着那邊的高夢瑤,隨後說道。

高夢瑤之前可是告訴過自己有,很多國際殺手最近出現在了濱海市,雖然他不知道這些殺手爲什麼會來到這個地方,但是看來這件事情和他們有關係。

“難道你的意思是有頂級殺手殺了這個人,那麼他有什麼原因呢?”


周圍的警察聽到王越的話後,一臉的詫異,不知道王越爲什麼這麼說。


不過說實話,王越說的也很有道理,一般人還真的沒辦法做出如此的兇案現場。

“你在胡說什麼,濱海市這種地方,怎麼會有國際殺手出現?”

李隊長皺着眉頭,隨後看着那邊的王越說道。

他覺得王越是在信口胡言,畢竟像那國際殺手,怎麼會出現在濱海市呢,簡直是天方夜譚啊。

王越並沒有理會對方,而是將目光放在了周圍,然後平靜的說道。

“一般像這樣的國際殺手,其實他們十分的自信,所以我覺得這種人如果要是殺了人的話,他是不會立刻離開現場的,因爲他會假裝成路人看着你們找不到兇手,然後乾着急,這種人倒是很有惡趣味。”

“不過他太自信了,所以我覺得這個殺手就在你們的身邊,而這個人就是你。”

王越說完後,直接看向了不遠處的那名中年男子。

如果要是今天是其他人的話,或許真的讓他逃跑了。

雖然這個中年男子隱藏的很好,但是王越剛來的時候就能夠感覺到,這個中年男子身上帶着強烈的殺氣。

儘管他隱藏的很好,但是王越還是輕而易舉的發現了。

自從自己吸收了青龍玉佩後,王越就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實力與日俱增。

而對於這種殺氣,王越是很敏銳的能夠感覺得到的。

當王越的話說完,周圍人的目光放到了中年男子身上,不由自主的遠離了他。

中年男子咳嗽了一聲,然後臉色有點難看的說道。

“大哥,你在胡說什麼,我就是個外賣騎手,你可別誣陷我,我怎麼可能是殺手呢?”

中年男子咳嗽了一聲,然後裝作無辜地說道。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也一臉疑惑的看着王越,難道王越是說錯了嗎?

他們看着眼前中年男子一臉老實的樣子,根本不像是殺手啊。


“你在胡說什麼?”

李隊長看到這一幕後,感覺到王越是在胡鬧,所以他準備阻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