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事實卻是擺在眼前,容不得他不信,而且灰色古盾的防禦一破,他便是要正面面對慕風的強悍力量。

「看現在還有什麼能夠救你?」慕風冷聲說道,眼神當中涌動著凌厲之色。

「哼,沒有古盾,我照樣能夠斬殺你。」席鋒咆哮道,即使沒有灰色古盾,他還仍然是三星武宗強者,根本沒有畏懼慕風的理由。

慕風也不和席鋒廢話,身形一動,便是朝著後者掠去,拳頭緊握,血光涌動間,對著席鋒便是一拳轟了過去。

席鋒眼神一沉,雙手握緊黑色重劍,朝著慕風怒劈而下。

「鐺!」

血光涌動間,慕風一拳轟出,和黑色重劍重重撼在一起,一道金鐵之聲響起,席鋒頓時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強悍的力量沖入體內,其雙手一麻,黑色重劍竟是脫手飛出。

最強贅婿大帝 ,而席鋒先後和蕭狂、慕風大戰,之前古盾受創使得其也是受到了牽連,因此兩人交手之下,雖然席鋒是三星武宗強者,但仍然是處於下風。

「好強悍的力量!」

失去了灰色古盾的抵擋,席鋒也是真正感受到慕風力量的恐怖,這種力量,恐怕就算是四星武宗強者,也不敢輕易無視吧。

「慕風,今日我一定要你死!」

席鋒憤怒咆哮,強行平復了體內翻湧的氣血,幽黑玄力從體內席捲而出,身體表面的幽黑鎧甲愈發的強悍,眼神當中也是閃掠出一抹狠厲之色。

「轟!」

席鋒眼神當中涌動著瘋狂的寒意,其手掌猛的在身前結出印法,幽黑玄力瘋狂的自其體內瀰漫而出,然後在其頭頂上空飛快的凝聚,隱隱間,有著一種相當驚人的波動散發出來。

看著這一幕,慕風眼神微微一凝,他也是知道,席鋒可能要施展出最後的手段,因此也是不敢大意,璀璨的血光,從體內席捲開來,一種強悍的波動,同樣也是開始散發而開。

幽黑的玄力,在席鋒頭頂上凝聚,然後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竟是化為了一道百丈大小的幽黑符紋。

符紋之上,黑光繚繞,一種詭異的陰森之氣,瀰漫開來。

「慕風,去死吧!」

席鋒面露狠色,印法一凝,手掌猛然拍出,而後半空之中那道幽黑符紋,便是帶著一種驚人的聲勢,朝著慕風鎮壓而去。

「砰砰砰砰砰!」

幽黑符紋落下,千丈之內的空氣,都是盡數爆裂開來,那下方陸地地面,更是直接崩塌。

一旁的蕭狂、秦順以及隗骨等人,都是看得心驚肉跳,他們都已經看出,此時的席鋒,已經動用了最後的手段,顯然是想要和慕風一決勝負。

望著那帶著驚人聲勢、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幽黑符紋,慕風面色也是變得異常凝重,從幽黑符紋上面,他感受到了一種極端危險的波動。

三星武宗強者的全力一擊,就算是他,也得小心應對,而且這一擊,比起之前的天蝕之劍,威力更甚。

「呼!」

慕風輕輕的吐出一口氣,其面色一沉,眼神瞬間變得異常凌厲,雙手也是驀然結印!

璀璨的紫色雷霆,如同潮水一般,從其體內蔓延而出!

紫色雷霆從慕風體內席捲而出,而天空之上,隨著慕風的印法變幻,竟也是有著紫色雲團凝聚,一道道雷鳴之聲傳出,一種驚人的雷威,也是散發開來。

下一霎,滔天的紫色雷霆,瞬間便是在慕風的周身環繞,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竟是化為了一口百餘丈大小的紫色雷鍾!

「紫天神雷訣,紫靈雷鍾!」

低沉的聲音,驀然在慕風心中響起,而其手印變幻間,那百餘丈大小的紫色雷鍾,竟是變得愈發的凝實,雷鐘表面,紫光閃動,不斷有著雷鳴之聲傳出,一種極為堅固之感散發出來。

「好強悍的武學……」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望著那紫色雷鍾,他們均能夠感覺到紫色雷鍾所散發出來的強悍防禦,竟是不比席鋒的灰色古盾弱多少。

在對戰宮軒之時慕風便是施展出這道武學,擋下了宮軒的全力一擊,而如今慕風的修為提升至二星武宗,施展出紫靈雷鍾,比起當日對戰宮軒時,更是要強悍得多。

幽黑符紋,帶著驚人的威勢,從天而降,重重的落在了那百丈大小的紫色雷鍾之上!

「鐺!」

一道清脆的鐘吟之聲,在漫天雷爆當中,響徹而起,方圓千丈的空氣,盡數炸裂開來,就連空間,也是變得扭曲起來,

狂暴的能量波動,肆虐而開,直接是將幽黑符紋震爆開來,紫光黑芒,交錯升騰,絢麗奪目。

一旁混戰的眾人,望著這如同風暴一般蔓延開來的可怕波動,臉上都是露出一抹駭然之色,就算是尋常的三星武宗強者波及其中,絕對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在眾多視線的注視之下,肆虐的毀滅波動,逐漸的減弱,而瘋狂蔓延的紫光黑芒,也是緩緩的消散而去……(未完待續) 「砰!」

紫靈雷鍾突然炸裂開來,漫天紫色光點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散落而下,一道模糊的血色身影突然在此刻,如同血色閃電一般,暴掠而出。

席鋒眼瞳猛然一縮,那道血色身影速度快得難以形容,即使以他三星武宗強者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一道在半空之中劃過的模糊血光及迎面而來的狂暴波動。

席鋒臉上露出一抹猙獰之色,他能夠感覺到一股生死危機在朝自己逼近,幽黑玄力涌動間,凝聚出一道百丈大小的幽黑利爪,直接朝著那道血色身影驀然抓去。

不過那道模糊的血色身影速度著實過於迅捷,以致於幽黑利爪抓出,竟是落了個空。

「他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不僅是席鋒,就連蕭狂、秦順等人都吃了一驚。

不過還沒來得及讓席鋒多想,血光一閃,血色身影已經是詭異的出現在其身前,席鋒旋即臉色大變,眼前的慕風,渾身上下血光瀰漫,身體表面還有著紫色雷霆跳動,一種無比強悍的力量散發而出,如同山嶽一般,朝著自己籠罩而下。

「轟!」

來到席鋒的面前,慕風的目光冷若刀鋒,一拳筆直轟出,拳頭之上,血光涌動,紫色雷霆跳動,一股兇悍得足以摧山毀岳的力量,便是對著席鋒的胸膛暴轟而去。

「砰砰砰砰砰!」

前方的空氣,瞬間被慕風強悍的力量震爆而去,驚人的力量波紋從血拳之上席捲而開,那種力量。足以轟殺任何一名尋常三星武宗強者。

面對慕風如此驚人的攻勢,席鋒面色劇變,心神一動,幽黑玄力凝聚在拳頭之上,然後狠狠的和慕風的血拳正面硬撼。


「轟!」

可怕的力量波紋。瘋狂的從兩拳的接觸點席捲而開,能量衝擊波,層層翻湧,朝著四周擴散,方圓千丈的空氣和玄力,幾乎在瞬間。仿若被引爆一般,爆炸開來,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響徹而起,那番場景,令人心生震撼。

不過令人吃驚的是。席鋒竟是催動玄力,生生的將慕風這驚天一拳給擋了下來,而且其氣息瞬間達到了三星武宗後期的層次。

「你就這點力量么?」席鋒獰笑一聲,另一隻手掌緊握成拳,帶著同樣恐怖的力量,朝著慕風的腦袋狠狠的砸去。

「秘法?」

慕風心中一驚,若是論起力量來,席鋒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更何況現在的席鋒,已經受到重創,想要擋下自己這一拳。根本不可能,不過後者體內力量確實暴漲,顯然是催動著某種秘法所致。

現在席鋒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三星武宗後期的層次,比起蕭狂,還要強上一籌。

「今日就算你催動秘法。也救不了你。」

慕風眼中寒意涌動,對於席鋒。也是充滿著殺意,畢竟九宗盟的實力不弱。若是今日不趁著這個機會除掉席鋒,對於自己來說,絕對是一個禍患。

慕風左手同樣緊握成拳,也是一拳直接轟出,和席鋒的另一個拳頭轟撞在一起,可怕的力量波動再度席捲而開。

都市之快意人生 和我比力量,你還差得遠!」

慕風沖著席鋒冷冽一笑,旋即雙臂一抖,頓時雙拳當中,璀璨血光爆發開來,一股只能夠用恐怖來形容的力量波紋,如同決了堤的洪水一般,瞬間傾泄而出。

可怕的力量波動籠罩而來,讓得席鋒的眼瞳狠狠一縮,旋即其身形便欲暴退,身體內幽黑玄力涌動,使得其表面的幽黑鎧甲愈發的凝實和堅固。

慕風的雙眼,一片血紅,渾身表面,血光涌動,仿若一頭嗜血妖獸,強悍的力量瘋狂的傾泄而出,盡數落在退避不及的席鋒身上。

「砰!」

一道沉悶的聲響,席鋒的身形倒飛而出,重重撞在遠處一塊懸浮的陸地之上,將那塊陸地都是撞爆而去。

「喀嚓喀嚓!」

漫天塵土飛揚,一道道爆裂之聲傳出,眾人眼瞳狠狠一縮,便是瞧見,那席鋒表面看起來堅固無比的幽黑鎧甲,竟是有著密密麻麻的裂紋浮現而出,然後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蔓延而開,最後砰的一聲,炸裂而開。

「噗嗤!」


當幽黑鎧甲炸裂而開之際,席鋒也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臉色瞬間蒼白,氣息萎靡到了一個極點。

「嘶!」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倒吸了口冷氣,仿若陷入了獃滯之中,眼神當中涌動著濃濃的震撼之色,他們沒有想到,施展秘法之後的席鋒,竟然還是摧枯拉朽一般敗在了慕風的手中。

就連席鋒的眼神深處,也是有著一抹濃濃的恐懼之色湧出,他同樣沒有料到,慕風的力量爆發,竟然達到了一個如此恐怖的程度,就算自己施展了秘法,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了三星武宗後期的層次,都是沒有能夠勝得過後者。

「咻!」

慕風可不會給席鋒任何喘息的機會,腳掌猛然凌空虛踏,身形再度掠出,下一霎,已經再度出現在後者的身前。


望著在眼瞳當中放大的慕風身影,恐懼如同潮水一般在席鋒體內蔓延開來,就連施展秘法都不是慕風的對手,如今自己身受重傷,幽黑鎧甲也是被慕風轟爆開來,若是再和慕風纏鬥下去,恐怕今日非得喪命於此。

「咻!」

想到這,席鋒便是催動著體內殘存的玄力,身形一動,便欲暴退,那種匆忙,竟是連一旁的隗骨等人都是顧不上。

「想跑,已經晚了!」

慕風冷笑一聲,臉色一沉,眼神當中寒意涌動,其身形速度似乎更快一些,趕了上去,一拳筆直轟出,兇悍的勁風漣漪席捲而出,快若閃電一般追上席鋒,重重的轟擊在其背心之上。

「噗嗤!」

席鋒又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狠狠的跌落在下方一片狼藉的陸地之上。

不過待其身形剛剛穩住,還未完全從地上爬起來,可怕的勁風再度迎面而來,一道瀰漫著血光的拳頭,狠狠的落在了其胸膛之上。

「喀嚓!」

頓時無數道骨骼爆裂的聲音響起,席鋒的胸膛頓時塌陷下去,其身形也是再度飛出,然後重重落地,將地面都是砸出一道大坑。

「你敢殺我?」

望著仍然朝自己暴掠而來的慕風,席鋒咆哮道,額頭之上,青筋暴起,甚為猙獰,臉上涌動著憤怒、恐懼等複雜之色。

「我有何不敢?百宗大比規則,生死不限,殺了你,九宗盟能夠奈我何?」

慕風臉上布滿了森冷的殺意,雙眼涌動著猙獰之色,其身體來到席鋒的面前,血色拳頭帶著兇悍的力量,再度朝著席鋒轟來。

「快來救我!」

望著暴掠而來的慕風,席鋒面色也是劇變,他終於相信慕風真的敢殺他,如今經過先前一番苦戰,又動用了秘法,身受重創,已經完全沒有辦法和慕風抗衡,只得催動體內僅有的一些幽黑玄力,在身前化為一道幽黑玄力光罩,一邊張口向隗骨等人求救。

只不過如今隗骨等人都是被蕭狂、凌霜兒等人糾纏住,不能也來不及出手救援。

「砰!」

血色拳頭落在那幽黑玄力光罩之上,在這種絕對力量面前,席鋒所凝聚出的幽黑玄力光罩,脆弱得如同紙糊一般,瞬間便是被轟爆開來。

「去死吧!」

慕風眼中森寒殺意涌動,沖著席鋒露出一個猙獰笑容,血色拳頭毫無阻礙的落在了席鋒的身體之上,強悍的力量,從慕風血色拳頭之上爆發開來,盡數湧入席鋒的體內。

「你一定會被九宗盟追殺的如同喪家之犬一般的……」席鋒的眼瞳,露出一抹瘋狂之色,聲嘶力竭的吼道。

「砰!」

還未待席鋒的話音落下,強悍的力量,盡數傾泄在席鋒的身體之上,而其身體,也是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爆成一團血霧。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微不可察的毫光從那團血霧當中激射而出,然後朝著遠處逃遁而去,那道毫光,正是席鋒的元神。

「逃得了么?」慕風冷笑一聲,道。

席鋒的元神逃遁了數百餘丈,迎面便是有著一隻血色手掌籠罩而來,然後將其牢牢的抓住,一張在席鋒元神看來仿若惡魔一般的臉龐,緩緩浮現而出。

「慕風,你真的要趕盡殺絕么?」席鋒的元神憤怒的咆哮道。

慕風微微搖頭,說道:「對不起,我可不願意給自己留下什麼禍患,所以你必須得死!」

話音還未落,慕風的手掌便是驀然握緊!


「不要……」

席鋒的慘叫傳盪開來,讓得一旁隗骨等人都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這個慕風,狠辣程度,絲毫不弱於他們。

「砰!」

慕風手掌握緊,席鋒的元神,被其生生捏爆開來,徹底的在聖玄大陸消失。

而在慕風額頭之上的屠魔印,緩緩出現了一個「五」字!

五級屠魔印!

席鋒是三星武宗強者,和三星魔將處於同一個層次,而五級屠魔印的標準是擊殺一名三星魔將或者同等級別、擁有屠魔印的人類武者。

望著這一幕,周圍突然一片寂靜!(未完待續) 席鋒死了!

隗骨等九宗盟弟子望著這一幕,視線均是落在了慕風的身上,心中也是有著濃濃的恐懼,在身體內蔓延開來。

「殺!」

蕭狂等人趁勢出手,強悍的武學攻勢爆發開來,狠狠的朝著隗骨等人轟殺而去,而隗骨等人氣勢大減,根本無心再戰。

兵敗如山倒!

席鋒一死,九宗盟如同一盤散沙一般,在蕭狂、凌霜兒等人的攻擊之下,死傷慘重,退敗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