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錢,把你四十米的大砍刀給我就行了。”王宇衝着小機器人眨巴眨巴眼睛。

“嚶,嚶,嚶,人,家,就,剩,下,這,一,把,刀,了,不,給,你。”小機器人語氣堅決地說道。

“先不要着急拒絕嗎?小綠,你想要老婆不要,只要你答應我,我之後就給你造一個。”王宇還是拿着商量的語氣對着小機器人說道。

這時候,小機器人聽了以後沒有立即回答,而是頓了一會兒道:“不,行。”

“你給不給?”王宇感覺自己的耐心都快被眼前這個小機器人給磨沒了。

“不,給。”小機器人依舊一副我就不給,你能拿我怎麼辦的模樣。

“不給是吧,呵呵,我把你零件給卸下來。”王宇一臉流氓像對着小機器人說道。

“你,無,情。”

王宇也不拖泥帶水,直接把小機器人一條腿卸下來。

“我,我,我,我,給。”小機器人在王宇的不擇手段之下終於是屈服了。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王宇故意地說道。

“我,說,我,給!”小機器人快要哭了。

“哦,那就交出來。”王宇伸出了手。

“先把腿給我安上。”這一次小機器人說話也不打結了。

“不行,給刀才行,否則我把你另一條腿也給卸了!”王宇一副十惡不赦的模樣。

“卑,鄙!”小機器人很生氣表面的皮都發燙了。

最後在王宇的威逼利誘之下不情不願地將自己四十米的大砍刀給了王宇。

“對嘛,這才乖。”王宇摸了摸小機器人那生無可戀的表情的臉。

王宇也沒忘之前的事情,手輕輕一動,小機器人的腿就被安裝好了。

然後拿着從小機器人嘴裏摳出來的四十米的大砍刀,又是一道雷霆法印打在大砍刀上面。

很明顯大砍刀的材質要比之前鐵劍的材質好太多,一記雷霆法印打在上面,王宇將大砍刀握在手裏,頗有縱觀全局的王之霸氣,當然不僅僅是雷霆法印,王宇前後又往大砍刀上面打了十幾道法印。

有曼陀羅法印,幻象法印等等,這是王宇嘗試第一次的融合。

“怎麼樣,我可以試一下嗎?”王宇對對面的“自己”說道。

“隨時奉陪。”

“旋風裂斬!”

“王宇”化右掌爲劍與王宇的大砍刀對碰到一起。

“嘭!”沒想到大砍刀加持了十幾道法印的力量會出乎意料的強,“王宇”被震退幾分。

“我丟,煉器師果然是個吃香的職業啊!”王宇欣喜若狂。

他似乎找到了一條發財之路。

緊接着王宇又與“王宇”試了試其他刀法,對面的“王宇”依舊沒有什麼太大變化,除去衣着有些破損之外,沒有太大變化,反觀王宇自己累的氣喘吁吁,剛纔煉製法印就消耗了他大量靈力,而“王宇”實力依舊,因此對碰幾個回合之後王宇略佔下風。

“好,這個實驗效果我很滿意。”王宇又將手裏的大砍刀丟給了小機器人。

“接下來,我要用自己的招式來打敗你,以此來證明我的進步。”王宇說道。

“可以。”對面的“王宇”點點頭。

“萬物轉化,吞噬!”

“萬物轉化,吞噬!”

“花魂劍,狂風絕息斬!”

“花魂劍,狂風絕息斬!”

“來試試新的招式,雷霆黑月.驟雨暴風!”王宇手中凝聚出一個半徑大的黑球。 表面上王宇手中的黑球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對面的“王宇”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嘭!”黑球與“王宇”撞在一起釋放出毀天滅地的力量。

“噗!”對面的“王宇”與王宇同時向兩邊方向倒飛出去。

“王宇”看了看身上的大窟窿露出了釋然的笑容,對着王宇說道:“以你現在的實力闖過第14層那一關應該不成問題,但是出於職業道德,我現在基本已經失去了戰鬥能力,請你用你的最強招式打敗我吧。”

“好。”王宇點點頭。

“吞噬蒼穹,萬物轉化,融合武技,萬界吞噬!”王宇大喝一聲。

從身體裏面鑽出來一條黑龍仰天長嘯,發出陣陣轟鳴之聲,然後將“王宇”一口氣吞了進去。

“吞噬,煉化!”王宇十指合印,幾道靈力打在黑龍身上。

很快原來的“王宇”便轉化爲天地間的純元之氣涌入王宇的四骸當中。

“呼。”王宇緩緩吐出一口氣。

至於上面的關卡,他打算暫時先放放,凱爾她們目前情況怎麼樣還是王宇更爲關心的事情。

從試煉塔裏面出來之後,現實當中從那次驚天地泣鬼神的雷劫之後已經過了三個月,而王宇當初所在的那片地方方圓千里已經成爲不毛之地。

王宇出名了,以渡劫之人的名聲出名的,由於凱爾她們齊心合力鑄造了屏障法陣,還有當初雷劫的威懾力,沒有誰願意冒險去看看究竟是哪位渡劫之人。

當王宇走出試煉塔,便看到已經化作光球的五個守護者。

“對不起,我來晚了。”王宇的表情裏面流露出一絲愧疚,在試煉塔裏面待得時間太久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總之跟他渡雷劫有關。


“主人,她們怎麼了?”這時候大白從王宇體內鑽了出來。

“她們傷勢過重陷入了沉睡狀態。”王宇沉重的語氣說道。

“那怎麼喚醒她們啊?”大白急得抓耳撓腮。

“系統,可以喚醒她們嗎?”王宇問道。

“守護者在受到極其重創下,系統無法將她們喚醒,如果用成長大禮包裏面的地圖遺留神之遺蹟裏面可能有喚醒方法。”系統回答道。

王宇聽完之後拳頭不經意的暗自握緊,都怪他來的太晚,等着,他會去神之遺蹟當中去尋找喚醒她們的方法。

從體內世界出來之後,王宇也是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他沒想到自己周圍方圓千里都成了不毛之地,大地上依稀還殘留着一些雷劫的痕跡。

這麼可怕的嗎?王宇撓撓頭,他有了黑霧之後反倒認爲沒有那麼可怕了,也許是自己太強悍吧。

起身,王宇瞬移出來了這個不毛之地,向一個山腳下打探情況。

看到一個腳伕,王宇叫住了他,“欸,師傅,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記得這裏之前可是個鎮子來着。”

“這……”腳伕看王宇一副窮酸樣,不想說話正準備擡腳離開。

沒想到,王宇卻是從儲存戒指裏面拿出來那把被自己加了法印的鐵劍,訕笑道:“師傅,我就是像您瞭解一下情況,你只要告訴我,這把鐵劍就歸你了。”

腳伕看到鐵劍也是眼前一亮,就算是個普通人,也認識這把鐵劍是精鐵打造的,可以到世面上換個幾百下品靈石。

“咳咳,看着你這麼想知道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腳伕說道。

“這裏之前啊,是有個劉家鎮不錯,但是呢,三個月之前,這鎮子上面來了一個渡劫之人,哎呦,你可不知道那渡劫之人引過來的天雷可有多厲害,將大陸上面四海八荒但凡有些名氣的仙門宗派都給吸引了過來還有數不清的學院,其中學院裏面大陸第一學院的天鬥學院都派遣人過來了,還有就是蒼龍學院,與天鬥學院相比毫不遜色也過來了。”腳伕小聲地說道。

“說起來,也是倒了黴,俺家呀,當初挨着劉家鎮的一個小村莊裏面住,結果突然來的天雷將方圓千里都劈成了灰,幸好有人早早的就察覺到天氣不對勁,俺帶着一家老小連忙搬家,之後國家裏面派人下來發放糧食,還給每個人一百靈石,要人閉口不提此事件的發生。”腳伕說道。

“噢,還有這樣的事情?”王宇有些疑惑地問道。

“不錯,那天雷降下來的時候,昏天黑地日月無光啊,簡直就是世界末日,後來各大仙門宗派的人吶都過來封鎖住這裏,由他們來駐紮此地觀看,之後的事情,俺也就不清楚了。”那腳伕憨笑道。

王宇將鐵劍丟給腳伕便閃身離開了這裏。

“欸,奇了怪了,人呢?”腳伕撓撓頭。

王宇按照地圖上面的來講,最近的一處神之遺蹟在木玄國和西牛國之間,可謂是離他最近的地方。

神之遺蹟的指示就位於卡拉惡魔之林,裏面常年妖獸橫行,百年以來還爆發的大大小小的獸潮攻擊附近的城市及鄉鎮,一直是一些國家重點關照之地。

但是關於遺蹟的傳聞卻甚少,但是成長大禮包給的地圖上面明確了地點機會位於卡拉惡魔之林的深脈之中。

王宇來到卡拉惡魔之林的附近一個城市裏面,最近自己的靈石算是一分錢都沒有了,他得找些活賺取一些靈石,順帶着可以啊進入卡拉惡魔之林。

看到一個殿堂門外的黑板公告上面寫着招收傭兵,還有下面的佣金介紹,王宇便轉身擡腳進了殿堂裏面。

殿堂裏面有食堂,雖然王宇進入了半仙狀態可以不用吃人間伙食,但是對於一個三個月柴米油鹽滴水未進的人來說,填飽肚子是首要的。

於是王宇便找了一個看起來很不錯的位置坐了下來,一時間人聲鼎沸的殿堂突然空氣跟凝固了一般。

王宇也是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他就坐了個位置怎麼了嗎?

不一會兒,一個美女服務員便走了過來,微笑着對王宇說明情況:“這位先生,這是我們特級傭兵團專用座位,如果您想要點餐的話可以換別的位置,這裏是不允許普通客人入座的,希望先生能夠體諒一下。” 還有這種規定?王宇顯然是有些驚訝,但是看剛剛其他人的反應似乎自己坐的這個位置還不是一般的“特殊”。

王宇準備起身來着,就看到一羣人風風火火走了進來,一共有七個人,爲首的是一個身材矮小尖下巴小眼睛花白頭髮的老頭,身上披着一件黑色風衣,拖到地上,右手拿着一根柺杖,目光陰鷙,旁邊跟着一個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少女,緊接着身後就是五個摳腳大漢,個個臉上橫肉,露出粗壯的麒麟臂,還有一個人從臉上一直延續到下巴有一條極其醒目醜陋的刀疤。

“小美,怎麼回事,我們的位置上面怎麼會有人在這裏?”爲首的陰鷙老頭上下打量了幾眼王宇。

因爲上次雷劫的情況,王宇身上的衣服都是破洞,看起來跟街上叫花子似的。

“對不起,是我沒有及時引導這位客人,希望您不要生氣,我立刻會爲他安排其他位置。” 重生之重來的話

“其他位置?” 終極全能兵王 ,“這種人直接從殿會裏面趕走就行了,我們殿會裏面又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進來。”

“這……這位客人,請跟隨我來。”小美默默抹汗道。

“沒聽清我們老大說的話嗎?把這個小子趕出這裏,在這裏嚴重影響我們的胃口,如果你不按照我們說的做就要叫來門口的護衛進行清理這裏的垃圾!”身後一個壯漢惡狠狠地說道。

美女服務員直接被壯漢這商字吼的身體一顫,說話都開始打結了,“那……那個,這位客人,請……”

“不用說了,我走。”王宇連看都不帶看這一羣人一眼的。

不過是一羣元嬰期的傭兵,那個怪老頭也不過是元嬰巔峯,這般頤指氣使的態度恐怕早就在這裏橫行霸道慣了,王宇不想忍什麼麻煩,趁早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好。

“等等,我們老大說讓你走了嗎?”壯漢依舊是一副不依不饒的惡人嘴臉。

“算了,不三,我們是來吃飯的,不是來惹事的。” 如意枝頭

因爲對於一個叫花子咄咄逼人倒是顯得他們這個傭兵團氣度小了。

“這位客人……”小美滿臉歉意,“抱歉,您……”

“沒事,我就問你個問題,你們這個僱傭傭兵的地點在哪裏?”王宇問道。

“這個,在旁邊,請跟我來。”小美帶着王宇來到旁邊殿會的大廳。

大廳裏面有好幾十個前臺,前臺旁邊上還有很多座位,上面坐着很多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偶爾有幾個女人,桌子上面還擺在幾把大刀和一些人身上穿着獸皮衣,王宇經過他們的時候他們都有意無意地打量了幾眼王宇。


王宇徑直走到了前臺,前臺的一位小姐看到王宇之後,一臉標誌性的微笑,詢問道:“這位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