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白那些執殿官為什麼要那樣做的費理和真真,登時感到相當意外的對視了一下,但那時候站在最前面右側的萬劫,卻相當鎮定的說道:「稟報城主,大長老,前些時候我等四人,與明心先生回來之後,本應立刻向你們稟,報我等此次護送小雪公主等人,迴轉雪域之國所經歷的事情,卻因步一層等人之事,直至今日方有時間向你們前來稟報,還請恕我等失職之罪!」

他的話剛說完東方風霸立刻相當平和的說道:「萬劫,你等不要因為此時介懷,我們東方之城能夠渡過那場危機,你們列為少年勇士都有大功,現在董眾兵將軍師徒四人也已經回來了,此時正是我們東方之城最值得慶祝之時,你們心中不要再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了。」

他說完后東方凈水也相當隨和的說道:「你們此番初次外出執行任務,就做出了那麼多震驚世人的大事,著實令我等對你們刮目相看,現在你們就說說,要向我們稟報什麼事情吧!」

見他們絲毫沒有責怪自己等人之時,真真和費理懸了好一會兒的心總算是落了下去,隨後他們便齊聲說道:「多謝城主與大長老不責我等之罪!」

隨後他們便將在護送小雪等人回去的一路上,以及他們返回東方之城所經歷的所有事情,除了有關青龍和混沌獸的事情以外,其他的那些事情,全部向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說了一遍。

雖然前些時候已經從那面寶鏡中,知道了一些他們所經歷的事情,但在聽完了他們稟報的所有事情之後,東方風霸還是微皺著眉頭說道:「想不到你們此行,竟然經歷了那麼多兇險至極的事情,幾乎就是九死一生的才回到了本城,真可以稱得上是奇迹啊!」

他說完后東方凈水忽然極其慎重的說道:「現在我以本城大長老的身份命令你們,不得將你們經歷的那些,有關夜幕降臨那些人與水霧六合的事情,告訴給任何人,包括你們的至親,也不能夠向他們說一個字,你們都聽明白了嗎?」

知道那些事情的嚴重性的萬劫等人,立刻極其謹慎的齊聲說道:「謹遵大長老之命,未經城主與您同意,我等絕對不會再向任何人提及那些事情。」

也知道他們個性的東方風霸,在他們說完后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還有,有關明心的事情,除了萬劫以外,你們三個人從此也絕對不要向任何人提及,要不然你們隨時都會因為那些事情,招致殺身之禍的,千萬要謹記明白嗎?」

聽了他那番話就在真真剛要答應他的時候,杜文文忽然極其慎重的說道:「回稟城主,明心先生所做的那些事情,北方帝國也南方帝國的很多人都是知道的,我等雖然可以保證不會向外泄露,但恐怕天下悠悠之口眾說紛紜,真到了那時候,恐怕誰也掩蓋不住那些事情的。」

聽了她那番顧慮東方風霸立刻微笑著說道:「那些事情你們就不要操心了,只要你們不對任何人,提到那些很嚴重的事情就可以了,現在我們對於那些絕對會發生的事情,已經有了應對之策,而你們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保證住你們自身的安全,你們都明白嗎?」

見他是在為自己等人的安全著想,費理等人立刻向他道謝了一番。

片刻后真真忽然有所擔心地說道:「城主,大長老,我方才想起了,前些時候和我們交戰的那兩個夜幕降臨的人,曾向我們說過,他們夜幕降臨中的首領,好像是一個,多年前曾從咱們東方之城出走的,一位叫做《明段》的人,還請您二位對此人多多提防!」

聽她那麼一說,東方凈水和東方風霸的臉色登時一變,緊接著費理也相當謹慎的說道:「還有和我們交戰的那兩個水霧六合的人,曾揚言要來報復我們東方之城,此事還請城主與大長老早早應對,以免令那些人向步一層等人一樣,再對我等不利!」

當時正在思量著一些事情的,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相當謹慎的對視了一下,相繼微微點了點頭,隨後東方風霸竟相當平和的說道:「好了,現在那些事情你們都不要操心了,除東方萬劫以外你們三人退下吧!」

聽了他那道命令,杜文文等三人相當謹慎的看了看萬劫,才向東方風霸與東方凈水行禮退了出去,而那時候萬劫卻眉頭微皺著,看向了東方風霸。

就在那時候東方凈水忽然極其慎重的說道:「想不到多年前明氏一族的一代高手,老夫的宿命對手,居然成為了那個邪惡組織里的首領,看來世間從此要多事了!」

他說完后也正在思量著那些事情的東方風霸,閉著眼睛又想了好一會兒,忽然相當慎重的說道:「萬劫,你對於你們所經歷的那些事情有什麼看法啊?」

見他居然問起了自己,萬劫一下子緊皺著眉頭說道:「城主,我現在只是咱們東方之城內的,一名很普通的勇士而已,對於這些國政大事,我是沒有資格參與的。」

他的話音剛落,東方凈水忽然極其惱火的說道:「你說的這是什麼話?身為東方一族的男兒,這個國家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與你我以及所有東方一族的人息息相關,現今包括夜幕降臨那個邪惡組織在內的,很多為禍人間的惡賊,已經向我們東方帝國的人下手了,你怎能袖手旁觀置之不理?」

他說完后東方風霸也相當不悅的說道:「萬劫,你身為你父母的唯一血脈,現在你已經不是孩子了,而是一位擁有著超強法力的戰士,而且又親自與那些惡賊交戰過,現在你若對那些,絕對會危害到我國,甚至是全天下安危的事情,置之不理身處世外,實在是令我們太傷心了,而且我相信你父母,還有含辛茹苦的把你養大成人的,東方得土在天有靈的話,現在若知道了你這種態度,肯定也會寒心至極的。」

看著他們那麼生氣至極的樣子,同時又見他們了竟提到了,自己的父母和東方得土,萬劫登時相當後悔的說道:「城主,大長老請你們原諒我剛才的無知,我知道無論什麼時候,我都必須要為我們帝國,貢獻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同時我也十分願意,為了世間和平承擔更多的責任,還請你們不要再生氣了!」

說完后他還相當恭敬的,向東方風霸二人抱拳一鞠躬。

看著他那時候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剛才那種玩世不恭的神色,轉而展現出了一種不怒自威的王者之相,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才微微點了點頭,隨後東方風霸便較為慎重的說道:「那你就說說,你對你們所經歷的那些事情,有什麼看法吧!」

他說完后東方凈水卻相當平和的說道:「說吧好孩子,如果你說對了咱們一起探討研究,如果你說的不對,咱們可以另想辦法,畢竟現在正值隆冬之際,那些人在短時間內,也對咱們東方帝國構不成太大的威脅。」

聽了他們那些話萬劫相當謹慎的向了想,才較為慎重的說道:「回稟兩位前輩,依我看我們如果想要對付那些人的話,最好能把咱們東方帝國所有勇士的戰鬥力,能夠在短時間內加速提升起來,那樣做即可以令我們整個國家的軍隊實力,從根本上提高起來,也可以令很多高手能夠騰出手來,去對付那些厲害的賊寇,更可以在作戰中通過巧妙的配合,揚長避短的消滅掉我們所有敵人,不知道你們認為如何?」

聽了他那種意見,東方風霸和東風凈水稍微思量了一會兒,有點不太理解的對視了一下,東方風霸便向萬劫說道:「你所說的這個意見雖然不錯,但咱們怎樣才能在短時間內,做到你所說的那些事情啊?」

他說完后東方凈水也相當謹慎的說道:「尤其是你所提到的,可以用那種方法,令我們整個帝國的作戰實力,出現顯著提高,那件事情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卻有著相當的難度,而且那樣一來,是必要讓我國的國防投入成倍增加,那樣做肯定會幹擾到,我們整個帝國很多方面的事情運作的,尤其是錢糧方面的消耗,一定會成倍增加的,那樣肯定會加重,我國的商人和農民的負擔,而且也絕對不可能會得到朝廷中的支持的。」

聽了他們那些顧慮萬劫忽然很認真的說道:「城主,大長老,我說的不是你們說的那些意思,而是希望通過一批,甚為懂得行軍打仗排兵布陣的高人,傳授給我們帝國所有的將士,很多行軍打仗的奇妙陣法,以此將所有兵卒將士的優點,在作戰中進行無限放大,並運用那些陣法的巧妙運轉,把所有人的弱點儘可能的抵消掉,那樣一來,我們絕對可以在,不需要進行太多軍事投入的情況下,令咱們帝國所有軍隊的作戰能力,出現質的飛躍的。」

聽了他那番話,東方風霸和動蕩凈水才較為放心的點了點頭,但轉瞬間東方凈水竟緊皺著眉頭,十分無奈的看向了別處。

似是知道他為什麼會那個樣子的東方風霸,神色怪異的看了看他,忽然十分慎重的說道:「大宗長,現在萬劫說的那種方法的確是可行之策,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將英紅找回來啊?」

他的話音剛落,東方凈水忽然相當不悅的說道:「東方風霸,就算是英紅被老夫逐出了師門,她也是你的長輩,你現在想要將她找回來,是何居心啊?」

看著他那相當威嚴的臉色,東方風霸登時很無奈的看向了別處,但那時候萬劫卻十分認真的說道:「大長老,城主,莫非你們知道,有什麼精通陣法作戰的高人不成?」


想不到他那時候會說話的東方凈水和東方風霸,一下子都向他看了過去,但轉瞬間東方凈水又相當不悅的說道:「那件事情是我和城主之間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現在你如果沒有什麼事情要稟報我們的話,就可以退下了。」

他的話剛說完萬劫一下子微皺著眉頭說道:「大長老,你這可就不對了,剛才你們還說呢,咱們商議的這件事情,關係著我國甚至是世間和平的大事,現在正是隆冬之際,世間各方勢力基本上都處在越冬休整期間,如果咱們擁有了那些高人,正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讓他們傳授給我們的將士行軍,布陣作戰操演之術,此乃天賜良機不可錯過。」


見他說得很有道理,東方凈水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樣反駁他了,而東方風霸那時候卻相當慎重的說道:「萬劫說的很有道理,現在這大雪紛飛之際,世間各方勢力都在休整呢,如果英紅現在回來了,以她那些絕妙的陣法,絕對可以在春天來臨之際,令我們東方之城中的所有將士的戰鬥力,得到顯著提升的。」

當時正在思量著一些事情的東方凈水,聽了他那些話,忽然相當惱火的說道:「東方風霸,你放肆!老夫說過了,英紅無論何時都是你的長輩,你不要以為現在你是本城之主,就可以隨著你的性子,在所有事情上任意妄為!」

他剛說到那裡,看著東方風霸那滿含傷感的神色,萬劫忽然打抱不平的說道:「大長老,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你雖然是我們東方一族的大宗長,可現在咱們討論的是國家大事,不是宗族事務,只要對咱們的大事有幫助的意見,咱們都可以提出來,只要是對咱們的大事有力的人,咱們都應該全力舉薦,決不能因為你們個人之間的事情,而延誤了咱們的軍國大事!」

聽了他那番義正言辭的話,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都相當驚訝的向他看了過去,但轉瞬間東方凈水忽然相當嚴厲地說道:「東方萬劫,老夫與城主所說的那些事情,你無需知道更無權發表任何意見,現在你立刻退下。」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還相當惱怒的攥緊了拳頭,頓時令東方風霸十分無奈的說到:「萬劫,那件事情咱們以後再說吧!現在我和大長老都需要冷靜冷靜!」

看著他們那神色各異的臉色,萬劫想了想才微微點了點頭,但他隨後卻較為平靜地說道:「大爺爺,風霸叔叔,咱們無論怎樣都是東方一族的人,不管你們之間是因為什麼事情發生的不愉快,都不應該影響到你們處之大事的冷靜心態,希望你們能夠接受我這個建議!」

見他以族人之間的情誼為自己二人說和了起來,東方風霸和東風凈水,都相當無奈的對視了一下,但轉瞬間東方風霸卻相當認真的說道:「萬劫,你雖然是白樂的徒弟,而我又虛長你一些歲月,但按照咱們一族的輩份而論,我是你的兄長,而你是我的賢弟,所以在沒有外人在的時候,你我可以兄弟相稱。」

他說完后東方凈水忽然微皺著眉頭說道:「當初白樂究竟是怎回事啊?怎麼就將你這孩子從呂仁仁那裡,硬要過去做他的徒弟去了,真是太胡鬧了。」

聽了他們那些自己不是很理解的話,萬劫登時相當無奈的說到:「咱們這些輩份可真是有夠亂的,先前東方平羅那傢伙,做了我幾年的老師,不知道他是哪根筋不對了,有一天竟忽然讓我問他叫起了兄長,而城主是小白白的師兄,但小白白不但成了我的師傅,而且還和我那位,突然冒出來的美人姑姑的關係相當特別,現在城主你卻又要叫我向你叫兄長,唉……弄得我現在頭都大了。」

看著他那十分苦惱的樣子,東方凈水忽然臉色大怒著說道:「你說什麼,麻姑那丫頭居然和白樂的關係特別好?」

在他說話的時候東方風霸卻別過臉看向了其他地方,那時候不知道他為什麼又那麼生氣的萬劫,立刻趕到頗為奇怪的說道:「是啊!我也是最近才看到的。」

他的話音剛落,東方凈水一下子更加火大的說道:「你說什麼?你最近還《看到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趕快給我說清楚嘍!」

看著他那想要打人的架勢,萬劫登時緊皺著眉頭說道:「大爺爺你沒事吧?就是我那美人姑姑和我師父的關係好了,那又怎麼樣啊?現在他們都老大不小的了,總該有點自由吧?」

說完后他還相當謹慎的向東方風霸看了過去,可那時候東方風霸卻像是沒聽到他么說什麼似的,依舊抬著頭似是在思量著什麼事情呢,而那時候東方凈水卻頗為火大的看著他說道:「你們這師兄弟幾個,可真是有樣學樣啊!唉……」

說完后他便坐在椅子上生氣了起來,而東方風霸那時候卻相當無奈的搖了搖頭,頓時令萬劫更加疑惑的看向了他們。 就在東方凈水和東方風霸,因為一些令萬劫搞不懂的事情僵持著的時候,萬劫忽然想起了,那把天雷神劍的事情,於是立刻相當認真的說道:「城主,大長老,前些時候在我和別人交戰之際,姑姑曾將這把寶劍交給了我,並叮囑我回來以後將它交還給你們!現在就請你們驗收一下吧!」

說完后他猛然將右手一翻,剎那間變出了那把一把相當古樸的寶劍,只是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把寶劍那時候竟變成了一把,三尺於長,劍身比一般的寶劍要寬上一些,劍柄散發著一種相當絢麗的金黃色光芒,其劍鞘更是變成了一種,散發著相當威嚴的深紫色光芒的劍鞘,而且伴隨著它的出現,東方凈水和東方風霸,一時間竟感受到了一種相當強橫的壓迫感,向他們不斷的衝擊了過去,登時令他們感到十分意外的向萬劫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他們卻發現,萬劫依舊相當鎮定的站在那裡,絲毫沒有任何不適的樣子,不僅如此,就在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身上的大袍子,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吹動起來的時候,萬劫身上的衣服經絲毫未動,登時令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感到難以置信的對視了一下。

當時注意到了他們那些不對勁的舉動,萬劫忽然相當隨意的說道:「好寶劍,在城主和大長老面前不得造次!」

他的話音剛落,那把寶劍一下子收住了它散發出去的所有異象,變成了一把相當古樸的三尺寶劍,那時候若被一些不懂寶物之人看到后,肯定會將它看作是一把,毫不起眼的普通長劍的。

想不到萬劫隨隨便便的說了句話,那把寶劍竟出現了那麼強烈的變化,不得不令東方凈水和東方風霸,更加驚訝的向他看了過去。

而那時候他忽然相當謹慎的向東方風霸說道:「請城主收好此劍!」

說完后他便將那把寶劍雙手捧給了東方凈水,希望由他轉交給東方風霸,可就在東方凈水的雙手,剛剛碰觸到了劍鞘的那一瞬間,那把寶劍上,忽然爆射出了一圈相當明亮的金色光芒,無聲無息的竟將他,連同他坐的凳子震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了身後的牆上,登時令他們三人大為震驚了起來。

就在東方凈水從牆壁上掉下去的那一瞬間,萬劫立刻扔掉了手中的寶劍,飄到了他身旁,有點驚慌的說道:「大爺爺您礙事嗎?傷到哪了沒有?」

說話間便將他扶到了靈一把椅子上,與此同時東方風霸也十分擔心的說道:「大宗長你不礙事吧?要不要請人為您檢查一下啊?」

說話間還緊皺著眉頭看了看那把寶劍,卻看到它在半空中飄動了幾圈之後,忽然飛到了萬劫的身旁靜靜的定在了那裡,那時候正因為它震飛了東方凈水,那件事情而生氣的萬劫,一下子很不高的說道:「你這把破劍剛才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要傷害我大爺爺?」

說完后還狠狠地拍了它幾下,登時令看到了他那些舉動的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大為震驚的又對視了一眼。

那時候似乎看出了些什麼事情的東方凈水,稍微調息了一下忽然較為平靜地說道:「沒事的萬劫,也許剛才是我一不留神自己倒飛了出去,現在既然城主過來了,那你就將寶劍直接交給他就是了。」

在他說話的時候,他還相當神秘的對著東方風霸點了點頭。

當時萬劫雖然注意到了他們那些有些奇怪的舉動,但他那時候也沒有去多想,立刻頗為抱歉地說到:「多謝大爺爺寬宏大量,請城主接劍!」

那時候東方風霸忽然將一種相當綿后的真元,運轉到了雙手上,對萬劫微微點了點頭,便伸手將那把寶劍接了過去,可就在他的雙手剛剛碰觸到了那把劍柄,忽然間那把寶劍又爆射出了一種金黃色的光芒,猛然向他衝擊了過去,不過卻一下子被他用強橫的內力壓制了下去,相當吃力的將它轉動了一下。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那把寶劍上忽然爆射出了幾道十分耀眼的電光,轟然間江東方風霸擊的渾身抖動了起來,但他還是憑藉著自己強橫的內力,硬生生的承受住了那些攻擊。

那時候想不到那把寶劍,居然會相繼爆發出那些光芒和電光,去攻擊東方風霸的萬劫,登時相當惱火的說道:「破寶劍你少胡作非為,你原本就是城主和大長老轉交給我姑姑的,他們就是你的主人,現在你不得對他們造次!」

說完后他又相當擔心的看了看東方凈水。

可那時候東方風霸為了應對,那把寶劍上向他爆射出的那一陣陣,毫無聲響的排斥力量,和那一道道,幾乎快要將他的身體電的沒有知覺了的電擊,猛然間將他的護身罡氣提到了相當高的境界,剎那間將大殿內的燈燭全部弄滅了。

但由於那把寶劍上正不停地爆射著一陣陣,越來越明亮的金色光芒,和一道道逐漸增強起來的電擊光華呢,那時候的大殿非但沒有變的黑暗下去,反而變的越發明亮了起來,不覺間令環立在不遠處的很多兵將,都感到十分震驚了起來。

由於當時東方風霸就站在東方凈水和萬劫的身旁呢,在他將自己的護身罡氣,提高到了一定境界的時候,東方凈水的衣服和他的白須,一下子也毫無規律的飄動了起來,但那時候萬劫竟連頭髮絲也沒有飄動一下,一時間令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對他的修為之高,相當的驚訝了起來。

時間不長,就在東方風霸又將他的護身罡氣,提高到了一層境界,想要強行拿著那把寶劍,回到他的寶座上去的時候,那把寶劍忽然爆射出了一道,十分厲害的赤紅色閃電,轟隆的一下子,將他打的重重的撞在了遠處的大牆上,登時令萬劫十分擔心的飄到了他的身旁,詢問起了他有沒有被傷到等等之類的事情。

那時候好在東方風霸的護身罡氣夠厲害,才令他之受了些輕傷,若是換做任何一個功力稍微低一點的人,一定會被那道閃電打的當場斃命的。

豪門蜜戀:總裁請剋制 ,一下子全部圍在了,距離大殿三丈以外的邊緣處,負責城主府中防衛事務的雙守城,更是相當擔心的大喊道:「城主,大長老,你們發生了何事?需不需要屬下帶人進去護駕?」

當時也知道大殿內的事情,會驚動到他們的東方風霸,稍微調息了一下,在和東方凈水神秘地點了點頭之後,才相當威嚴的說道:「雙將軍你們不要太過擔心我們,方才我與大長老正在考教東方萬劫的修為呢!現在我們都沒有事,你們繼續各司其職嚴守崗位,未經本座允許,所有人不得擅自靠近大殿三丈以內,若不然隨時都會有性命之憂!」

聽了他那些話,所有將士一下子相當驚訝的對視了起來,因為在他們的心目中,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二人,在整座東方之城乃至整個東方帝國,那都是絕頂高手,雖然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在前些天曾親眼目睹過,萬劫大戰步一層等人的事情,但他們那時候卻都認為那是東方聖顯靈,將他的英魂附著在了萬劫的身上,才令他那麼神勇呢!

但現在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二人,居然親自考教萬劫的修為,足見他的法力已經達到了相當厲害的境界,一時間都對他感到十分震驚了起來。

而雙守城聽了東方風霸那道命令,立刻相當恭敬的說道:「謹遵城主之命!」

說完后便率領著那些侍衛,繼續環立在了大殿周圍。

當時想不到那把寶劍,居然先後將東方凈水和東方風霸,相繼打出了些輕傷,萬劫一下子相當火大的,向又飄到了他身旁的那把寶劍大喝道:「天雷神劍,你這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要加害大長老和城主?」


說完后他猛地一下子將那把寶劍抓在了手上,也就是在那一瞬間,那把寶劍竟然又收住了它釋放出去的所有異象,宛若一把極其普通的寶劍一般,任由萬劫抓在了手裡。

看著那令任何人都會感到費解的事情,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相當神秘的對視了一下,隨後東方風霸竟相當慎重的說道:「好了萬劫你也不要再責怪它了,這把寶劍從出現至今雖然相繼易手多次,而且也曾有過一段時間,就向一把較為厲害的寶劍一般,可以令一些法力高深之人收藏起來,但那也只是收藏而已,絕非可以將它從劍鞘中拔出來隨意施展,而它最神奇之處就是可以自尋主人,現在它既然選擇了你成為了它的新主人,那它就屬於你了!」

說完后他便回到了自己的寶座上。

劍問大道 :「城主這實在是太不妥了,這把寶劍本來就是你們交給我姑姑的,而她也只是將這把寶劍暫時交給我使用的,現在無論如何我也決不能將它佔為己有,還請你們將它收回去吧!」

說完后他又將那把寶劍捧到了東方凈水面前,可那時候東方凈水卻相當認真的說道:「萬劫剛才你們又看到不成?我和城主只要一接觸此劍,就會被它那驚人的威力打傷,現在因為有你能夠這樣自如的拿著它,這就證明是它選擇了你,而不是你想要不想要它你明白嗎?」

他說完后東方風霸也相當嚴肅地說道:「萬劫,方才你說你曾用它和敵人交戰過,那足以證明,現在世間也只有你能夠使用它了,因為世間雖然有無數的人都想得到它,但真正能夠將它從劍鞘中拔出來使用的人,從這把劍出現至今,包括你在內也沒有超過五個人,所以你還是將它收起來吧!」

聽了他們那些話,萬劫一下子相當苦惱的看了看手裡的寶劍,可就在那時候東方麻姑忽然出現在了他們身旁,臉色不悅的說道:「死小子你怎麼這麼不聽話呢?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這把寶劍原本就是你父親使用過的,就算是父傳子現在它也是屬於你的,現在你這小腦袋瓜子都在想些什麼呢?」

說話間竟狠狠的揪住了萬劫的一隻耳朵,一下子令他微皺著眉頭大聲說道:「你這個大美人,不要一家面就打我好不好?當心哪天我一不高興,就讓小白白那老傢伙甩了你!」

說完后他趁著東方麻姑沒注意,一下子壞笑著跳到了東方凈水身後,對著她扮了個鬼臉,頓時令她那怒著說道:「好你個皮癢的臭小子,竟敢戲弄起我來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后她便要向萬劫追過去,可那時候正在看著她的東方凈水,忽然微皺著眉頭說道:「麻姑,現在你不待在三長老那裡處理你們暗部的事情,來這裡做什麼啊?」

他說完后東方風霸也有點不高興的說道:「東方麻姑,本座剛才曾頒布嚴令,沒有本座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入大殿違令者斬!你是不知道這道命令呢?還是公然抗命啊?」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還相當警示性的向她看了過去,一下子令萬劫幸災樂禍的向東方麻姑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東方麻姑卻絲毫沒有,給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任何面子,反而兇巴巴的說道:「你們少在我面前來這一套,尤其是你風霸小子,我是為什麼待在你們這裡的,你們應該很清楚,現在我來你們這是要抓這小子回我們家去,暗部的那些破事,有三長老那老頭子一個人忙活就夠了,總之從現在直到過完春節,就是東方賢他那個破大王來到了這裡,我也不買他的賬!」

說完后她趁著萬劫將那把天雷神劍收起來之際,忽然飄到了他的身旁,快如閃電般的揪住了他的一隻耳朵,咬著銀牙說道:「死小子,從現在開始你每天都要回我那去,決不能在那麼寄人籬下的,留在真露那臭丫頭那裡了,你聽明白了嗎?」

說完后還狠狠的打了萬劫一個耳光,一下子令東方凈水和東方風霸,相當無奈的苦笑著搖了搖頭,十分同情的看著正在大叫著的萬劫,硬生生的被她「押送」了出去。 就在萬劫在很多人「微笑」的側目下,被東方麻姑強行帶到了,她那位於城主府不遠處的一座,從外面看上去平方至極的莊園中,雖然那裡並沒有像水護法的府門外面,有一大批侍衛把守著,但由於那裡所處的位置,幾乎是處在城主府和東方凈水等,東方之城內所有位高權重的人,居住的府邸中心的位置上,是以那裡本來也就不是一般人,能夠隨便進出的地方。

當萬劫很無奈的被東方麻姑帶到了那裡,稍微看了看莊園里的亭台迴廊之類的建築,忽然相當驚訝的說道:「我說美麗的姑媽大人,看不出您老人家這麼一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卻對於陰陽五行周天列宿的陣法,以及奇門遁甲生死運行之類的高深修為,還有這麼高深的造詣啊!看來以後我得對你刮目相看了。」

說完后他便相當仔細的觀看起來莊園里的一切,可那時候東方麻姑忽然啪的一下子,又打了他的後腦勺一下,兇巴巴的說道:「死小子,那些東西你以後再看不行嗎?現在這天寒地凍夜黑風高的,趕快去廚房做飯,今晚你這做晚輩的,一定要好好的做頓豐盛大餐,來孝順孝順本姑媽,聽到了嗎?」

說完后她看著萬劫絲毫不著急的樣子,一下子又想要伸手去打他的後腦勺,登時嚇得萬劫緊皺著眉頭跑到了走廊的拐角處,頗為挑釁的大喊道:「你這兇巴巴的美女母夜叉,當心我去小白白那裡去給你們煽風點火,讓他半輩子不理你,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你會怎麼哭!」

說完后他一下子朝著後院跑去了,頓時令東方麻姑臉色羞紅的罵了他幾句,但隨後便走進了不遠處的大廳里。

原本以為東方麻姑那裡就算是再怎麼簡單隨便,她也應該有一位,做飯手藝說得過去的廚娘,為她專門做飯吧! 女神的超凡高手 ,竟連一個人也沒有,而且更令人無奈的是,整個廚房除了一些簡單的鍋碗瓢勺和灶台以外,居然連一根木柴也沒有,一時間令他都快被東方麻姑那種「過於簡單」抓狂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