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宮洛便甩開了後面的車,繞着彎子回到了酒店。一回到酒店,我們便看到周曉曉和劉嘉明已經站在酒店門口接我們。

“曉曉。”我對着他們招了招手,趕緊來到他們的身邊。

周曉曉也看了我一眼,隨後看了眼後面的宮洛:“你們這麼快就把事情解決了。”

“不是我們解決的,而是別人。我們去的時候,事情已經解決了。”說着,我就往酒店裏走去。

我拉着周曉曉的手,對着周曉曉說着胖和尚的事情:“我今天好倒黴,遇到了一個和尚,結果他一直要自己去見他們的當家。”

“當家?”周曉曉驚訝地問着,隨後看了我一眼,“什麼當家?”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皺了皺眉:“不知道什麼當家,沒問過。”

“宮洛,你知道是什麼當家嗎?”周曉曉又看着身後的宮洛。

宮洛沒有回答他,只是一直玩弄着自己的手機。劉嘉明來到宮洛的身邊,宮洛便百無聊賴般地將自己的手機藏了起來。

坐上電梯,劉嘉明看了眼我們,隨即緩緩開口道:“等一下,我們可能要去見一面林家的家主。”

“林家?”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貌似,師父的檔案裏,沒有交代過吧?!

劉嘉明點點頭,表情依舊自然:“是啊。剛纔清風道長打電話過來,說是林家家主林博恩知道我們來這裏,特地邀請我們去他家參觀。既然是清風道長特地打電話過來說的,我們不去也不好意思。”

“師父打電話過來過了?”我看着周曉曉,疑惑地問道。如果師父打電話過來,那一定是給周曉曉的。

周曉曉垂了垂眼瞼,隨即堅定地點着頭,看着我:“是的。師父說,讓我們最好去一趟。”

說着,周曉曉看着宮洛,眼中有着懇切:“宮洛,你和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宮洛擡頭,看了眼周曉曉,隨即低下頭:“我需要林家的信息。”

然後,宮洛又低下了頭,玩着自己的手機,直到回到了酒店才作罷。

我們坐在周曉曉的房間裏,看着劉嘉明點着自己的手機:“我已經把我調查出來的東西發到你們的郵箱了。”

我打開郵箱一看,果然有一封來自劉嘉明的信。信中,劉嘉明已經將林家的基本信息調查出來了。

林家,也是一家捉鬼老字號了,擁有幾百年的歷史,曾經十分輝煌,但現在貌似已經呈現衰弱的氣象。

當初,林家的家主林博恩爲了能夠繼承家業,親手謀殺了自己的哥哥,雖然沒有證據,但是事實確鑿。林博恩膝下無子,只有一個女兒,而那個女孩從來

沒有出來,被人看見過。

爲了光復林家家業,林博恩近幾年總是在結交其他的家族。

“就這麼點?”宮洛看着手機裏的資料,眉頭微微一皺。

劉嘉明點點頭:“在外面調查出來的,確實只有這麼一點。”

聽着劉嘉明的話,宮洛揚了揚眉角:“還有內幕?”

“當然。聽說,這次林家想要與我劉家聯姻,或者與周家聯姻。”說着,劉嘉明的眼睛微微一眯。

我感到有些奇怪:“林博恩又沒有兒子,怎麼和周家聯姻?”

而且,聯姻這種事情不是發生在古代嗎,現在怎麼還有發生?最主要的是,周曉曉喜歡的可是宮洛!

周曉曉的眉頭一皺,不悅地說道:“他有一個兒子,只是他的兒子是個傻子!”

“傻子?”就算是傻子也不能隱瞞有兒子吧,這樣對那個兒子多不公平!

宮洛低着頭玩着他的手機。我看着宮洛,隨後又看了眼劉嘉明:“你還調查到了什麼?”

“沒有了。我只知道,林博恩是個很狡猾的男人,很聰明大膽,但是同樣有些心狠手辣。所以這次去的時候,我們都要小心一點。”說着,劉嘉明看了眼周曉曉,“至於聯姻,不用擔心,我會解決的。”

聽着劉嘉明信誓旦旦的話,我點了點頭。雖然心裏有着疑慮,但是想着劉嘉明以前的表現,我又覺得他能處理好,所以就不再多說了。

房間裏的電話響了起來。周曉曉走過去,按下免提:“喂?”

“是周家小姐周曉曉嗎?我是林家的人。我們家主說今晚請你們過去吃完飯。”電話的那頭,是一個少年的聲音,聽上去很誠懇的樣子。

“哦。地址留下。”周曉曉嘟着嘴說着。

“地址就在R區紫竹路第167號,是棟現代別墅。”

“好。”說完,周曉曉就掛上了電話。

就在周曉曉走回來的時候,宮洛也放下了手機,嘴角微微一揚:“今晚五點,準時出發。大家都準備準備。”

說完,宮洛便走了出去。

我看着周曉曉,隨即看着劉嘉明:“宮洛好像沒那麼不耐煩了。”

想想剛纔,他那一臉不情願的樣子和現在相差好大。

周曉曉的眉頭緊緊皺着,不經意地說道:“一定是有人告訴了他什麼!他後面到底是誰在幫着他?”

“你還在糾結這個問題?”我有些不明所以。這個問題有什麼好糾結的?!

劉嘉明也有着疑惑:“曉曉,你以前沒這麼關心別人的隱私的。”

周曉垂了垂眼瞼,隨即微微一笑:“沒事,我……我就是有些好奇。”

說着,周曉曉就往自己的牀上躺去。

我和劉嘉明對視一眼,隨即走出了她的房間,回到自己的房內。

一天很快便過去了。

下午四點,我們準時在周曉曉的房間內會合。

我一走進房門,便看到周曉曉穿了一件性感的黑色晚禮服,宮洛和劉嘉明和穿上西裝,看上去很正式的樣子。

我不禁一愣,看了眼自己身上的休閒衣裝。

“沐顏,我給你準備了一套晚禮服,你去試試。”說着,周曉曉就將一套衣服塞進我的手裏,將我往衛生間裏推去。

(本章完) 我看了眼手中的衣服:半透明!

我趕緊拿着衣服出來:“我不穿這種衣服。”

我穿不來,半透明蕾絲超短裙禮服,自己真的駕馭無能!

“我回去換正裝。”說完,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穿了一身的西裝來,紮起馬尾,看上去很利索。

黃昏,我們一起來到了林家。林家的大門是開着的,旁邊畢恭畢敬地站着兩個僕人。

宮洛將車開進去,按照其他僕人的指引停在草坪之上,然後跟着僕人來到裏面。

我們一走到裏面,就看到一箇中年男子坐在主座上,下面坐着其他人。我往旁邊瞄了一眼,突然看到那個胖和尚坐在最外面的凳子上。

我戳了戳宮洛,對着宮洛使了使眼色。

宮洛也看了眼那個胖和尚,對着我點了點頭。

“快快快!請這邊坐!”我們還沒走到,林家家主就走下來對着我們很親切地說道。他的聲音雄厚有力,但聽上去又有一些刺耳。

近看,我看清楚了他的模樣,國字臉,大眼睛,高鼻樑,厚嘴脣,雖說沒有別人傾國傾城般的帥,但是還算威武。

周曉曉對着林家家主拱了拱手:“林伯伯,我是周曉曉,好久不見了。”

說完,周曉曉就越過了他,坐在座位上。

劉嘉明也對着林家家主拱了拱手:“林伯伯,我是劉嘉明,好久不見了。”

說完,劉嘉明也越過了他,坐在了座位上。

我也跟着他們的做法,對着林家家主拱了拱手:“林家家主,我是韓沐顏,是清風道長的弟子。”

說完,我也越過林家家主,往其他兩個位置上走去。可是,我被林家家主攔住了。

林家家主打量地看着我,那雙大大的眼睛像是猛虎般盯着我。這種感覺令我的心有些不安。

我扯了扯嘴角:“林家家主還有事情嗎?”

“沒!”林家家主立刻說道,但隨即又轉了轉眼珠,“你真的是清風道長的徒弟嗎?我之前怎麼沒有見過你?”

“我是師父兩年前收下的徒弟。我還剛出來歷練。”感受着林家家主的目光,我的臉上有些不悅,我看了眼身後的宮洛。

宮洛一把拉着我,越過林家家主,來到座位上。

我擡頭看着林家家主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不禁輕聲地對着宮洛說道:“這樣是不是很沒有禮貌?”

“他更沒有禮貌吧。”宮洛說的響亮極了,瞥了眼林家家主,隨即繼續說道,“我不喜歡一個惺惺作態的東西!”

聽着宮洛的話,我擡頭看了眼林家家主,他的臉色越來越差了。對面,周曉曉對着我們做了一個牛的手勢,笑得合不攏嘴。

“哈哈哈!既然人都到齊了,我們就開始吧。”說完,林家家主就坐回到座位上。

幾乎是同時,外面來了幾百個僕人,個

個人的手裏都端着菜餚。我和宮洛面前的長桌已經被盤子佔滿了。

我看了眼四周,他們的桌子上放着和我們一模一樣的東西,兒林家家主的面前也被挪上了一個長桌。

“這是什麼癖好?現在哪還有人這樣子請人吃飯的?!”現在不是尊崇人人平等嗎?可他這樣子,明明就類似古代帝王般的制度,這樣吃完飯有什麼人情味!

宮洛夾了一條青菜,丟進自己的嘴巴里:“這就是林家。林家是百年世家,但是,林家有着嚴格的尊從制度。據說,這是學習狼羣的生活方式所得的。”

“學習狼羣的生活方式?!”狼羣以前有這樣吃過飯嗎?!

“恩。狼羣裏有着嚴格的秩序,統領就是統領,屬下就是屬下。統領帶領着族內人發揚光大,屬下就要服從統領並且維護統領的地位。”說着,宮洛拿起了旁邊的被子,喝了一口水。

“……哦。”林家的尊從制度我是懂了,但是我還是覺得這和古代的尊卑制度沒什麼兩樣。

看着林家家主不斷地飄向自己,我不禁皺了皺眉:“他叫我們來只是爲了吃一頓飯嗎?”

自從見到這個林家家主後,我的心中總是滋生出浮躁和不安。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宮洛似乎並不緊張,甚至還有些期待。

看着宮洛堅定的眼神,我不禁點了點頭。既然他這麼說了,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了吧。

因爲這是一頓沒有溫度的晚飯,加上我心中對林家的疑惑,所以我並沒有吃很多,只是喝了一口飲料補充了下能量。

等我們吃完的時候,其他人紛紛退去,廳內只留下五個人。

周曉曉看了眼我們,然後看了眼劉嘉明,隨即站起來,對着林家家主拱了拱手:“林伯伯,多謝你的款待了。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們就先走了。”

聽着周曉曉的話,林家家主的臉色一變,趕緊走了下來:“慢着慢着。實不相瞞,林伯伯今日找你們來,是有事相求。”

宮洛似乎並不意外,對着劉嘉明示意了一眼。劉嘉明看着林家家主:“林伯伯,你想要我們幫什麼忙?”

我也很好奇,在一旁聽着林家家主的話。按照劉嘉明的調查來看,林家家主現在的實力是沒有以前那麼好了,但說到底還是一代大家,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林家家主的臉色一變,似乎有些難以啓齒。但看着劉嘉明,林家家主最後終於說了出來:“誒。這都是業障啊!林家的業障,偏偏讓無辜的人受傷!”

聽着林家家主的話,我不禁一愣,看向宮洛,只見宮洛滿臉的平靜,甚至嘴角有些微微上揚。

我確信他肯定知道了林家家主要找我們的原因。

我看着林家家主,疑惑地問道:“業障?什麼業障?”

林家家主擡頭看了我一眼,隨即又低下頭沉痛地說道:“誒!這是關

於我們林家剷除了太多鬼魂的業障。我們家族有着幾百年的捉鬼歷史,我們收服惡鬼,超度怨鬼,說服遊魂轉世投胎。同時,我們也錯殺了很多,這些事情日積月累,便形成了林家的業障。但是,這些業障可以讓我去承受,爲什麼要讓我寶貝的女兒來承受呢?!”

宮洛看着他哭的樣子,冷冷地說道:“你們要我幫你什麼?”

低沉的聲音迴響在大廳裏,林家家主擡頭看着宮洛,隨即便繼續說道:“我想請你們醫好我女兒崔崔的病。”

劉嘉明聽着林家家主的話,皺了皺眉頭:“什麼樣的病?”

“不知道是什麼病。前幾天,我去收服厲鬼,回來的時候我就看到的女兒一直躺在牀上,眼睛閉着,一直沒有醒來,不吃不喝,叫也叫不醒。她的臉上經常浮現出一團黑色的遊雲。我以爲是被附身,可是我怎麼做法事都沒有用。我偶然聽到你們要來這裏,所以就想劉嘉明你可以幫伯伯一把!”

“可以帶我去看看嗎?”劉嘉明的眉頭微微一皺,但是他的眼中,那目光中帶着一抹熾熱的熱情。

“好!”說着,林家家主就帶着我們來到了別墅的裏面。那裏,一個如公主般的房間展現在我的面前。

整個房間內都充斥着粉紅色,粉紅色的牆壁,粉紅色的牀,甚至連桌子椅子上都漆上了粉紅色的油漆。

可想而知,這個房間的主人很喜歡粉紅色,更可以知道,這個家的主人是多麼寵愛與她。

我們跟着林家家主來到牀的旁邊,看着裏面的小人兒。那還是一個少女,看上去十五六歲的樣子,皮膚看上去白皙嫩滑。

少女的臉蛋很漂亮,精緻的瓜子臉,細細的柳眉,可愛的鼻子……看上去既美麗,又可愛。

突然,少女的臉上浮現出一團黑色的雲團。我看着那團東西,心中莫名地開始加速,甚至有些頭暈。

宮洛似乎察覺到我的異樣,手放在我的後背,似乎在支撐着我。

“怎麼了?”宮洛看着我,低沉的聲音裏帶着一抹意味不明的東西。

我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我看着那塊東西,心跳會加速,然後就頭暈。”

聽着我的話,宮洛猛然皺起了眉頭,隨即便帶着我往外面走去:“我們先出去透透氣,你們看完了出來。”

我們成功地站在外面,我感覺到空氣一下子變得清鮮了起來。

“好奇怪。”我能明顯感覺到剛纔和現在的差異。

宮洛一直看着我:“什麼好奇怪?”

“裏面那團黑雲到底是什麼?我感覺到,他很不乾淨。”是的,很不乾淨。如果我猜的沒錯,就是他,讓我覺得心慌氣短,然後頭暈眼花。還有空氣,一出來我就感覺到,外面的空氣比裏面的空氣清鮮太多了。

宮洛低了低頭,冷冷地說道:“這就是業障。”

“業障?”

(本章完) “恩。”宮洛點了點頭,“凡是殺戮太多的人都會有業障。但是,有些人爲了避免業障,會將業障轉移。”

“轉移?”這種東西還可以轉移?

宮洛再次點了點頭:“是的。他的女兒,就是被他自己親手種下了業障。拿東西,是他親手種在她女兒的額頭,以免業障跑出來傷害他,或者是整個家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