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王子,秦公子醒了!”楊旭有些激動的說道。

楊旭此時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秦巖。

木景年走先前,“怎麼樣?還能撐下去嗎?”木景年笑着問道。

“我怎麼了?”秦巖虛弱的問道。

“你中了沙羅之毒,我現在給你服用了一顆護你心脈的仙丹,你身上插着封住你穴位的銀針,你小心點不要亂動。”木景年盯着秦巖說道。

“我不是拉肚子嗎?怎麼變成中毒了?你府上怎麼這麼不靠譜啊,竟然給我下毒。”秦巖有些無奈的說道。

“秦公子你不要怪三王子,是我生氣你讓三王子是成爲別人的笑料,故意在你的飲食內加入了巴豆,但是你的毒跟三王子府沒有關係,跟木家沒有關係,是你出門的時候被人暗算的。”楊旭振振有詞的說道。

秦巖中毒後,木景年那麼擔心他,此時秦巖不分青紅皁白的冤枉木景年,楊勳肯定不幹!

“你給我下了巴豆?”秦巖此時不能動,如果他能動一定跟楊旭好好的打一架,不過想想後覺得自己肯定打不過楊旭,立馬嘆了一口氣不再說話。

他知道唯有女子跟小人難養也,她既然做了這件事情,她不會輕易承認自己做錯的,與其爭的面紅耳赤,不如休息一會呢。

“你放心,等炎亞新跟金公主大婚的時候我就去幫你尋解藥。”木景年看着秦巖說道。

秦巖此時按說應該非常感動的,但是火家跟他下毒這麼明顯的事情怎麼會做呢。

“這個毒跟火家有什麼關係嗎?”秦巖不擔心自己的毒解不了,世間的毒還沒有他秦巖解不了的呢。

“你這個毒只有火家纔有。”木景年面無表情的說道。

秦巖此時想笑,火家的毒其他家也能拿到啊,怎麼中毒了只能想到是火家乾的,秦巖暗想還好他醒來了,不然自己肯定被木景年耽誤了,不過這個木王對他還真是好,這麼好的仙丹竟然給他吃了。 秦巖還是有些感動的,“木景年你在我的櫃子裏拿出一個白色瓷瓶,裏面有藥,給我拿一顆出來。”

木景年還是第一次被被人吩咐辦事,不過秦巖都這個樣子了,他只好遵命了。

楊旭卻不幹了,“我去拿?秦公子你也不看看你什麼身份,竟然敢指使三王子伺候你。”

“楊旭,本王子怎麼跟你說的,對秦公子應該像我一般,如果再亂說話,本王子一定罰你。”木景年說完把瓷瓶拿了過來。

楊旭覺得自己很委屈。

秦巖白了楊旭一眼,這個楊旭從他認識的第一天起就沒怎麼把他放在眼裏。

不過她確實非常忠誠,對木景年是真的好。

“對不起秦公子,奴婢不會說話,您千萬不要生氣。”楊旭怕木景年不開心,趕緊給秦巖道歉。

秦巖拿過木景年的仙丹,吃了以後,把體內的銀針逼了出去,只見銀針直接飛到了牆上插入了牆體內。

木景年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巖,“你的毒?”

此時秦巖能夠運用法力把銀針逼出來,可見他體內的毒解了。

“我沒事了,不用擔心,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我解不了的毒。”秦巖有些得意的說道。

“這麼厲害?秦公子你沒開玩笑吧!”陽光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問秦巖。

“我像開玩笑的樣子嗎?”秦巖本以爲自己是拉肚子虛脫到頭暈沒想到自己中毒了,如果知道他早吃了他自己製作的解毒丸了。

“真不愧是秦巖,害我白擔心了一場。”木景年笑着說道。

撞上你撞上愛 “不擔心一場我怎麼你知道你這麼關心我呢?”秦巖看着木景年笑着。

以前他還很懷疑木景年爲什麼靠近他,現在他終於可以放心的跟木景年交往了,此時他已經完全相信木景年了。

“這幾天我會讓楊旭楊坤好好照顧你的,你體內的毒雖然去除了,但是你的身體還很弱,等你身體好了我幫你把體內的封印去除,到時候你修煉的速度就會非常快了。”木景年看着秦巖說道。

“怪不得,我修煉這麼多久沒什麼長進,原來是有人故意整我,我好了以後一定要找到幕後黑手。”秦巖知道幕後的黑手不像楊旭整他這麼簡單,讓他拉肚子簡直是小兒科。

這幕後的黑手看來非常怕他來四象,更怕他法術越來越高。

“你有什麼辦法能查出兇手。”木景年微笑着問道。

“你現在就嘲笑我吧,總有一天我要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秦巖說道。

要是以前陽光跟楊旭肯定會覺得秦巖在吹牛,但是秦巖能夠自己給自己解毒哪怕是法術低,但是本領大啊,還是很讓人欽佩的。

今天的秦巖真的讓人眼前一亮,木景年都有些佩服能解世間所有毒的秦巖了,就算是沒有法術會解毒救人,同樣也可以流傳百世的。

不過秦巖毒被自己解的消息還不能傳出去,如果傳出去了秦巖會有麻煩的,秦巖從今以後潛心的在他的府中修煉,不在出現在重要人的面前就好了。

到時候就沒有人打擾他修煉了,也不會有人想着怎麼害他了。

害他的人既然這麼隱蔽的想解決了秦巖,而不是看到秦巖的時候就解決,一定是秦巖認識的人。

如果秦巖認識那麼木景年肯定也認識了,認秦巖做徒弟的外來女子應該可以排除了,如果是那個女的,不可能幫他修煉法術。

現在秦巖身體不舒服,不能問他太多,只能他身體完全恢復後再跟秦巖一起分析兇手了。

“自己都能給自己解毒的人,我哪裏敢恥笑你,萬一哪天我急需要你解毒的時候,你給我拖沓我不就死翹翹了嗎?”

木景年笑着說道,木景年說的很有道理,秦巖靠着這一身本事以後可以積攢很大的聲望。

“你對我這麼好,你如果有事我肯定捨命相助。”秦巖小聲的說道。

“好,那我記住了,我先走了不打擾你休息了,楊旭楊坤你們姐妹兩人好好照顧秦公子,有什麼事情及時跟我彙報。”木景年吩咐懂道。

“木景年你能給我換個人嗎,我怕她在禍害我!”秦巖指着楊旭說道。

“放心吧,她不會的,只有他們姐妹兩人是我信任的人,以後他們姐妹兩人照顧你,你大可放心。”木景年說完走了,陽光趕緊跟上了木景年。

“我都跟你道歉了你怎麼還這樣啊!”楊旭嘟着嘴不滿的說道。

“你害我跑了一天的廁所,說你兩句簡直便宜你了,你要明白能解毒的人也能下毒。”秦巖邊說邊笑。

重生之庶女心計 “誰怕你啊,你難道還能毒死我不成!”楊旭覺得秦巖就算不看佛門也應該看僧面的,有木景年在秦巖不可能害死她的。

“有木景年在我怎麼可能毒死你,但是給你下點長斑長黑痣的毒我還是可以的。”秦巖笑着說道。

此時的秦巖除了肚子有點餓什麼事情都沒有了,這個時候鬥嘴的力氣他還是有的。

“秦公子,我姐姐她不懂事,您大人不計小人錯,饒了她吧。”楊坤在一旁柔聲細語的說道。

楊坤說完把楊旭拉到自己身邊。

“本來就是你做的不對,跟秦公子好好道個歉,以後好好的照顧他不就行了,他在怎麼說也是貴客,是我們的半個主子。”楊坤皺着眉頭有些嚴肅的說道。

楊坤的話秦巖非常的贊同,如果楊旭能夠跟自己的姐姐一樣這麼懂事就好了。

“對不起啊秦公子,我先去廚房給你弄點吃的回來。”楊旭說完就走了。

秦巖微笑着看着楊旭離開的背影,同時笑容的背後一直在飛速的想自己遇到的人,到底是誰想害他。

他知道能夠給他下十天後才毒發的沙羅毒,肯定是不想暴露自己。

還有就是給他下封印的人,在他離開木家的時候自己的法力提升的很快,要不然自己不能接木景年那一掌。

他本以爲自己有了祕籍自己修煉的速度會快,沒想到自己被人先下了封印。

這個人秦巖就算是打不過也應該查出來,要不然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木景年出門後對身後的陽光說:“陽光,你進宮把今天的事情告訴我父王,讓他不要擔心了。”

木王此時在翻看醫療的書籍,希望能夠查到解羅沙毒的配方,直到陽光來了以後他才知道秦巖自己把自己的毒解了。

不過秦巖之所以能夠醒來,完全是因爲木王給他的仙丹。

如果沒有仙丹提着秦巖的精神,就算秦巖有解毒丸也不會吃到嘴裏,木王間接救了秦巖的命。

木王聽後大喜,他沒想到秦巖竟然可以自己給自己解毒,本來他以爲秦巖資質平平沒什麼大作爲呢,此生能夠復位的希望很渺茫,但是此時木王對秦巖有了新的認識。

“告訴三王子,讓他以後確保秦巖的安危。”木王看着陽光說道。

“屬下遵命!”陽光說完直接回到了王府。

陽光到此時才知道秦巖的不簡單,連木王都這麼重視他,怪不得秦巖會代表木景年去下聘呢。

以前陽光等人猜測秦巖跟木王有關係,很多人還說秦巖是木王的私生子,看樣子這件事情是真的了,要不然木王爲什麼這麼擔心秦巖呢。

秦巖中毒的事情過了以後,府中開始傳言出秦巖是木王的私生子。

木景年無意中聽到後,把正在說話的丫鬟叫到了會議室。

“你們瞎說什麼呢?是誰傳出這樣的閒話的?”木景年有些嚴肅的問道。

小丫鬟們年紀小,也是道聽途說的。

“奴婢聽布草間的張姐說的,奴婢只是小聲議論一下,我們沒有傳給其他人。”丫鬟冬兒小聲的說道。

平日裏木景年對府中的人都特別好,很少跟下人們發火,如果木景年有點王子的架子,楊旭怎麼敢給秦巖吃巴豆。

“這麼說本王子冤枉你們了?你們沒有說什麼?”木景年此時覺得有些好笑,現在的丫鬟竟然也會推卸責任了。

“三王子,你別生氣是奴婢們的錯!”冬兒急忙解釋道,木景年脾氣再好畢竟是她們的主子,她們可不想被趕出府,能夠遇到木景年這樣的主子是她們前世修煉的福氣。

“你們傳話下去,以後如果再有人議論秦公子的事情,就不要怪本王子心狠了。”

木景年嚴厲的表情着實讓冬兒害怕了。

“女婢瑾聽主子的吩咐,奴婢告退了。”冬兒跟曉雪急忙走了出來。

“都怪你,沒事瞎說什麼啊!”曉雪有些生氣的對冬兒說道。

“怎麼怪我啊,咱們兩人可是你先提起來的,要不是你我哪裏敢說這樣大逆不道的話。”冬兒嘟着嘴不滿的回覆道。

兩人一人一句的相互埋怨着,陽光突然走到兩人的身邊,兩人嚇了一跳,以爲是木景年跟出來了。

“死陽光嚇死我了!”冬兒看清來人後不滿的說道。

“冬兒,你怎麼咒我啊!你就不怕我真死了回來找你嗎?”陽光笑着問道。

“大白天的嚇人,詛咒你怎麼了?討厭!”說完冬兒就走了,她怎麼可能跟陽光說秦巖的事情,陽光可是木景年身邊的人。

告訴陽光了就相當於告訴木景年了,木景年剛剛給他們上了眼藥水,他們此時可不想再被木景年談話了,下一次單獨談話很有可能就是她們被辭退的時候。

“曉雪,冬兒怎麼了?”陽光見冬兒什麼都不說就走,問身邊的曉雪。

冬兒那麼聰明的人什麼都不說,曉雪怎麼可能笨到自投羅網,“沒什麼的,陽光沒什麼事情我先走了!”

雪兒隨後也走了。

陽光平日裏跟丫鬟們打得火熱,今天怎麼都怪怪的。

陽光來到木景年的身邊後,木景年一直盯着陽光,陽光被木景年看的有些心虛。

“主子,有什麼事情嗎?”陽光還以爲自己做錯什麼事情了。

“府中的傳聞你知道嗎?”木景年面無表情有些嚴肅的問道。

陽光被問的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事情他也是這麼以爲的。

“屬下知道!”陽光神色稍微有些慌張的說道。

“那你怎麼不向我稟報,現在府內大大小小的人全部都在議論,要是傳揚了出去,父王還有什麼顏面?”木景年有些生氣的說道。

“主子,屬下不知道事情會發展的這麼快,屬下這就去找主管,讓他聚集所有的下人,不準再亂說了。”陽光低着頭緊張的說道。

“開會就能堵住府中人的嘴嗎?”木景年知道此時不拿出證據來,是堵不住人們的嘴的。

“如果再有人議論,就把他趕出王府。”陽光試探性問道。

“趕出去不是讓他們盡情的去外面傳了嗎?”木景年此時才發現這個陽光空有一身法力,竟然一點腦子都沒有!

“那怎麼辦?嘴長在他們的身上,除非讓他們坐牢,那樣就沒有人敢說了!”陽光有些着急的說道!

“你這個辦法好,這個壞人就交給你去做了!”木景年笑着說道!

“主子,秦巖如果不是木王的私生子,你跟木王爲什麼對秦巖這麼好呢?”陽光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

“你這傢伙是不是找打?”木景年被陽光的好奇逗樂了,笑道!

“主子,你也別怪府上的人議論,秦巖在府上受着貴客一樣的待遇,難免會引起議論!”陽光覺得關起來不是根本!

“你說的我知道,但是秦巖的身份是不能泄露出去的,你去給所有人說,秦巖是我們木家的親戚,誰要是再亂說,直接關進天牢,別想出來了!”木景年說話的時候非常的嚴肅!

“屬下這就去安排!”陽光說完直接走了!

木景年雖然讓陽光出面解釋了秦巖跟木家的關係,但是楊旭楊坤陽光這些貼身伺候木景年的人自然是不會相信的!

但是他們有什麼事情是不會亂說的,更不會出賣木景年,甚至可以爲了木景年犧牲自己的性命!

秦巖最近一直在修煉法術,自從木景年幫助他解除封印後,自己明顯能夠感覺法力像是飛一般的提升!

秦巖走出房間想喝口水,喊了半天也沒有人應答!只好自己動手了! 楊旭楊坤回來後,看到秦巖自己在沏茶,楊坤趕緊小跑着上前,“秦公子,我來吧!”

楊坤從秦巖的手中拿走了茶盅,給秦巖沏茶!

“你們姐妹二人去哪裏了?”最近姐妹二人一直在他的院中伺候的,很少出門!

“最近府中很多下人猜測秦公子是木王的私生子,今天府中特意開會說了這件事情!”楊坤不慌不忙隨意的說道!

此時秦巖非常慶幸自己沒有喝茶,如果嘴裏有水他一定吐出來了!

“哪個孫子傳出來的?竟然這麼污衊老子!”秦巖有些氣急敗壞的問道!

“不知道誰傳出來的,大家不約而同都這麼想的!”楊坤一邊說道一邊捧着一杯茶給秦巖!

“秦公子難道不願意跟木王有關係嗎?”楊旭有些疑惑的問道,木王可是他們木家的主人,誰不想跟他有關係啊,秦巖竟然還有些嫌棄!

“我當然不想了,我可是~”秦巖本想說他是仙帝的,要統治四象的,話到嘴邊硬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此時他如果說出自己的目的,自己一定成爲別人的笑話了!

“你怎麼了?怎麼不說了?”楊旭特別想知道秦巖接下來想說什麼!

“沒什麼,我沒事了,我去修煉了,你們隨意!”秦巖尷尬的說道!

“那不打擾秦公子了,秦公子如果想找人切磋了,我們姐妹二人隨時奉陪哦!”楊旭笑着說道!

“那提前謝謝兩位美女了!”秦巖說完接着去修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