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剛要發怒,我示意了一下,老三氣呼呼的走了出去。

“我去看菜好了沒。”

馬龍也看到了老三的不悅,不過根本沒當回事。


不一會兒工夫,老三跟着上菜的服務員一起回到了包間。氣呼呼的一屁股坐下,沒有說話。

“東方老弟,你這位朋友好像是不歡迎我啊。”馬龍陰聲說道。

“龍哥說笑了,我們今天碰到件鬱悶的事兒,這不就把您請來了嗎?”

“哦?需要哥哥幫忙不?不是哥吹牛比,南海這地界,我龍哥說句話還是好使的。”

“見菜都上齊了,我也就不再拿捏。

“龍哥認識一個叫李爺的不?”給馬龍遞過去一隻和樂蟹後我笑着說道。

“李爺?”馬龍一聽到這個名字,身子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怎麼兄弟跟李爺有過節?”

“沒有,沒有,只不過今天有個人提到了李爺。”

吃了幾口菜後,我便把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跟馬龍說了一遍。

“不知道龍哥跟李爺熟不熟悉?”當我問這句話的時候,我發現馬龍的臉上抽動了一下,不過隨即就恢復了平靜。

“這個李爺在南海也算有點勢力。”馬龍既沒說熟悉也沒說不熟悉,而是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

我沒有繼續問下去,我知道問下去也不會有什麼收穫。

“三哥啊,你陪龍哥多喝兩杯,我先上下廁所。”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老三。

“好的,你去吧老四。來,龍哥,剛纔多有得罪我敬您一杯,您別介意啊,都是上午的事鬧的。”說完老三端起酒杯站了起來說道。

見老三如此客氣馬龍也不好再說什麼。也端起酒杯把被子裏的白酒乾了。

我走到門口並沒有去廁所,其實我是想看看能不能隔着房間用讀心術看看這個馬龍到底在想什麼。

心中默唸口訣,丹田提氣,一瞬間我便進入到了讀心狀態……

眼前是一團灰濛濛的霧氣,我知道這應該是房門的內心狀態,趕緊走出迷霧迅速的進入到馬龍的內心深處……

畫面中是馬龍年輕的時候,身邊是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男人。兩個人是街頭的兩個小混混,但是憑着兩個人的敢打敢拼,迅速的有了自己的地盤,也開始有了自己的小弟。龍哥、李爺。小弟們都紛紛向兩個人致敬。

突然畫面一轉,在一間辦公室裏傳來了兩個人的爭吵聲。原來兩個人同時愛上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本來是馬龍的女朋友,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跟這個叫李爺的男人好上了。

“李斯,你他媽的還是人嗎?連兄弟的女人都搶?”馬龍指着李斯的鼻子罵道。

“馬龍,小伊是喜歡我的,跟我在一起她纔會幸福。”

“去你媽的,從小到大跟你二十年的感情,你居然搶我女朋友,我真看錯人了。”

“小伊不愛你,她愛的人是我。”李斯大聲喊道。

“啪”的一聲,馬龍將脖子上的一塊玉佩摔到了地上,摔的稀碎。“李斯,你我今天開始恩斷義絕,我的兄弟我帶走,我去城北,你去城南,從此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說完馬龍摔門而去,後來馬龍帶着一批兄弟到城北發展。這些年兩個人還別說,憑着各自的一股狠勁兒,基本統一了各自區域的黑幫,雖然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兩幫人也偶爾會有摩擦。 313

正在我以爲女孩也是一個騷娘們,在享受男人的摩擦時,車廂內傳來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

尋聲望去,居然是那個猥瑣男人發出來的。隨着慘叫聲,車廂內所有的目光也被吸引過來。

“嗷嗷……嗷嗷…..”慘叫聲跟他媽的狗叫似的。

只見男人蹲在地上,疼的直叫卻站不起來。

“馬勒戈壁的,你個騷娘們,你找死是不是?”男人終於站了起來,指着前面的女孩罵道。

“你罵誰?”女孩反問道。

“當然是你個騷娘們了,我草你嗎的,你想讓老子斷子絕孫是不是?”

男人叫罵着,手卻一直捂在了自己的褲襠處。

“啪”一聲脆響,猥瑣男子被結結實實打了一個耳光。趁着男人愣神的功夫,女孩抓住男人的雙肩,擡起膝蓋往男子褲襠處頂去…..

“嗷嗷••••••嗷嗷••••••”男人再次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

“馬勒戈壁的,敢佔老孃便宜,今天老孃就讓你變太監。”女孩沒有收回膝蓋而是反覆頂在猥瑣男子的褲襠處•••••

只有我知道爲什麼男子會那麼疼,因爲剛纔猥瑣男人的活是硬的。

猥瑣男子終於支撐不住倒在了車廂內。

大家這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很明顯就是這個猥瑣男猥瑣人家小女孩,結果被人發現打了一頓。只不過這個女孩反擊的手法太兇殘。

這個時候公交車也停在了我家小區的站點處,我得下車了。扶着劉偉,我們緊貼着身子挪下車去。湊巧女孩也下了車。那個猥瑣男子也痛苦的躺在公交車上沒有人搭理。

看着女孩下車後站到我的旁邊,我笑着衝女孩伸出了大拇指。不過女孩看到我扶着劉偉,身體挨的那麼近,居然給我回了一個手勢,居然豎起了中指。然後扭身走開了。

“我草她大爺的,這個騷娘們居然敢挑釁我,要不是我要照顧老三,我說什麼都要好好收拾收拾她。”我心中暗想道。不過想想還是算了,一個小太妹而已,現在這樣的女孩多了去了。

剛回到家開開門,手機響了。

一看電話居然是張韻涵打來的。我趕緊接通電話,只聽見張韻涵氣喘吁吁地讓我趕緊去南海國貿商都找她,電話裏聲音亂哄哄的,好像還有小諾的哭聲,然後電話就掛斷了。

“出事兒了。”我下意思的想到。趕緊把劉偉扔在地板上,跑出別墅。

剛出別墅區,才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沒有車。草他嗎的,聽老三的話買一輛好點的車子好了,也不用這麼費勁了。不過這個時候不是抱怨的時候,更不是想着怎麼買車的時候,我知道三個女人還有我的兒子出事兒了,我得趕緊趕過去。

攔了幾輛計程車都沒有停,不管我如何生氣咒罵都於事無補,因爲他們都給我留下一排汽車尾氣就消失了,我真不明白爲何在南海這個地方打個車會這麼難。

就在我一籌莫展之際,我發現了一個女孩騎着摩托車向我這邊駛來。我也顧不得什麼危險了,一下站到了路中央,擋住了女孩的去路。

女孩沒想到路邊會突然跳出一個行人,嚇了一跳,一剎車差點掉溝裏。

“你找死啊?”女孩罵道。


“趕緊帶我去南海國貿商都,快。”我一下跨到了女孩後座大聲喊道。這個時候我已經不關心她到底罵不罵我了。

“你他媽的快點!”見女孩沒有動,我怒吼一聲。

或許是被我帥氣的外表迷惑了,亦或許是被我的吼聲震呆了,女孩居然啓動了摩托車。蹭的一下,摩托車竄出老遠差點把我摔下來。

我這纔看到這輛紅色摩托車居然是世界頂級摩托車,法拉利V4。我不由地看了看女孩的背影,怎麼感覺有點熟悉。哇靠,居然是公交車上那個小太妹。

“等一會兒我再跟你算賬!”駛出一段路程之後,女孩這才反應過來,嘟囔了一句。

“對不起啊,我家裏人好像出事兒了,實在打不到車了。”我解釋了一句。畢竟還是自己沒理在前。

女孩沒有說話而是開足馬力跑着,速度很快,至於開了多少馬力不我知道,但是我只聽見耳邊呼呼的風聲…..

因爲速度較快,我不得不伸手把在了女孩的腰間,女孩身體略微動了一下,我知道她有些不自然,但是女孩卻沒有說什麼。

這時候我可沒有心情佔女孩的便宜,我看了一眼女孩的座駕,真沒想到女孩居然開着法拉利V4。對於這輛摩托車我是有所瞭解的,雖然在此之前,法拉利方面曾自行設計過競賽用的摩托車以及具有收藏價值的山地自行車,但這輛摩托車依靠V型4缸引擎的強大出力以及完美的造型設計與高科技元素的導入,不僅動力強勁也極具收藏價值。其中搭載的V4引擎結構來自法拉利經典的ENZO中的那款V12引擎,經過重新設計打造後實力不輸4 輪跑車。

這輛超級摩托的車體框架也同樣由法拉利量身打造,配合引擎保證了最佳的整體性,同時令後輪的隨動性及穩定性被大幅提升。強大的動力必然需上佳的制動力保證,這款超級摩托前後輪均採用了浮動式輪緣制動盤並配上兩對對向4活塞制動卡鉗,制動效果不輸任何一款法拉利跑車。上大學的時候我曾經想買過,爲了這個沒少跟冷月玲墨跡,可是冷月玲都沒答應我。

而一個剛剛還坐公交的小太妹轉眼之間就騎着這麼一輛拉風的摩托車,讓我不禁對這個女孩有些好奇。

女孩的身材很好,腰間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我判斷這個女孩應該是很喜歡運動吧,當然也有可能是兩個人之間的那種運動。

正在我琢磨女孩身材的時候只見前面路段已經堵滿了汽車,拉起了長龍。我草,本以爲只有燕京堵車嚴重,沒想到這南海怎麼堵車也這麼嚴重。

不過正在我煩心的時候,女孩的摩托猶如一條小魚一般穿梭在衆多車輛之間。我突然爲我攔女孩的舉動感到英明。如果我打計程車的話估計最少要一個小時能通過的路段結果沒用五分鐘就穿了過去。

“你摩托車開的很棒啊。”我貼在女孩耳邊大聲說道。

如此近的距離讓我聞到了女孩身上一股淡淡的丁香味道,這是我喜歡的香水味道。

女孩甩了甩頭髮,沒有說話,我知道女孩是故意甩頭髮的。


大約十分鐘後,我們出現在南海國貿商都門口。

來不及對女孩說聲謝謝我急速跑向國貿商都。女孩似乎對我十分感興趣居然追把摩托車停在路邊後追我。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追就追吧,反正我也沒非禮她,大不了一會兒給她點感謝費。

我一邊跑一邊拿起電話撥通了張韻涵的手機。

“在那裏?我到了。”

“二樓嬰兒用品**店。”張韻涵大聲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我飛速向二樓跑去,剛上二樓我就發現在一家嬰兒用品**店裏圍着好多人,好多身上帶着紋身的人。

“罵了隔壁的,你們不拿錢哪裏都別想去。”一個頭型怪異的男人大聲喊道。

我衝進人羣,發現小龍女、張韻涵、語嫣抱着一諾被衆人圍在中間。

“怎麼回事兒?”我衝到語嫣面前問道。

“他們想要呃錢。”小龍女淡淡地說道。

“怎麼不動手啊?”我貼着小龍女的耳邊低聲問道。我知道如果小龍女動手的話,面前十幾個雜毛根本不是對手。

“你不怕他們傷了你兒子?”小龍女淡淡地回答道。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小龍女,的確小龍女說的對,打架小龍女和張韻涵都不怕,她們是擔心誤傷了一諾。

“你沒告訴他們你是警察嗎?"我低聲問張韻涵。

“我剛調過來,證件都還沒辦呢。我說了他們不相信。”張韻涵回答道。

“我草,這是誰啊?”一個雜毛看我跟小龍女和張韻涵說話指着我大聲問道。

“是啊,這是哪裏來的小白臉啊,來了就把錢付了吧。”另一個雜毛笑着說道。手裏拿着一隻棒球棍。


“欠你們多少錢?”我陰沉着臉問道。這個時候我的忍耐已經接近零點,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十萬!”爲首那個髮型怪異的男人說道。

“放屁,一個電動汽車十萬?”小龍女不幹了。

“哎呦,小娘們說話挺衝啊,信不信哥們將你們幾個小娘們弄回去輪了?”一個雜毛淫笑着說道。

“輪你媽!”我一個箭步衝了過去,一個大嘴巴。

這些人都有些發矇,沒想到突然出現的我出手也是如此的突然。

“罵了隔壁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十幾個小弟就要動手。

“都他媽給我住手。”一個聲音在衆人的身後響起。


大家順着聲音望去,我草,居然是那個小太妹。

“大小姐,你怎麼來了?”髮型怪異的男人看到小太妹之後低聲下氣的跑過去說道。 314

“到底怎麼回事兒?”女孩沒有回答男人的問題而是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