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鵬大聲喝彩,全然不顧「獸皇府」弟子們,投來的那一束束想要吃人的兇惡眼神。

「沒想到,楊林兄弟的戰力值飆升到了這種地步,能有一百二三十萬點?!穩穩的進入了『天驕榜』前五十名!」

劍長河垂首沉思,也感覺到了,自己與楊林之前存在的巨大差距。

一年前,劍長河與楊林的實力相差無幾。

現在,兩人之間卻是劃出了一條鴻溝,寬闊得幾乎無法逾越。

「楊林,你這惡徒!居然接連殺害了李沉舟和雲曦二位師兄,罪不可恕!還不立即自裁謝罪!」

「獸皇府」弟子中,響起了這樣的聲音。

「對,自裁謝罪!否則,別怪大爺們不客氣了!」

更大的聲音,幾乎匯聚成洪流,壓力由四面八方集聚過來。

「自裁?!」楊林冷笑,「大約,你們以為我太好欺負?!大約,你們還沒看清楚李沉舟和雲曦的下場?!想殺我,都站出來!」

說話之際,楊林的氣勢再度攀升,真氣如風暴般隆隆作響,扶搖直上九重霄,自有一股橫掃全場的姿態。

「什麼?你還狂得沒邊了,自以為天下無敵?!」

三道憤怒的聲音,同時從對面傳出。

唰唰唰!

三名頭角崢嶸的「獸皇府」弟子越眾而出,每個人的氣息,都不弱於雲曦,顯然也是「天驕榜」上的高手。

「左邊的叫姬無涯,據說是『獸皇府』一位元老人物的子侄,很受重視。中間的是李沉沙,和李沉舟出自同一個家族。右邊的,叫鯨無量,是出名的馭獸天才。三個都不是弱者,楊林兄弟,你要小心了!」

丁鵬大聲提醒道。

他對於「獸皇府」的情況,並不是太了解。

不過,姬無涯、李沉沙、鯨無量三人,恰巧都是「天驕榜」上的名人,很多人都熟識,丁鵬也一直在關注著,以這些前輩為趕超目標。

「姬、李、鯨三位師兄,關係極親近,吃住坐卧都在一起,據說擅長合擊之道!楊林怎麼可能是對手,立即就要遭到碾壓!」

「獸皇府」弟子群中,有人透露出些許線索。

「既然你們三個,打算追隨李沉舟和雲曦的腳步,那我也不介意,送你們一程……」

楊林語氣平淡,眸中卻是爆起兩團寒芒,令人不寒而慄。

「狂徒!今天若是讓你離開『太初峰』,不必你動手,我們三個立即到祖師座像前自裁謝罪!」

聽到這話,姬無涯、李沉沙、鯨無量三人,都是勃然大怒,異口同聲的叫嚷道。

「殺!」

三人的身後,不少「獸皇府」弟子熱血沸騰,齊聲吶喊助威。

「死來!!」

楊林張臂握拳,口中發出一聲長嘯,遮天巨翼猛的扇動,當時就捲起了風暴,掀翻了十數人。

咻~

身形飆飛電射,楊林的速度突破了聲音,手掌化為絕世刀鋒,當空劈斬。

瞬眼之間。


姬無涯、李沉沙、鯨無量的頭顱,幾乎是同時滾落,鮮血噴起足有十幾尺高下。

直到這個時候,三個人都還沒有來得及出手,甚至,沒有機會放出自己豢養已久的得力妖獸。

「速度好快!!咱們這麼多人,有誰能在這方面與楊林爭鋒?!一個都沒有!!」

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許多「獸皇府」弟子駭得面無人色,身軀忍不住戰慄痙攣,心臟都狠狠的抽搐了一把。

「我不想殺人,不過,誰敢阻我,這幾人就是他的榜樣!」

楊林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中,語氣冰冷,指向了姬、李、鯨三人隕落之地。

「別怕!怕什麼!他只是一個人!縱然戰力逆天,又能殺得了幾個?!大家一齊出手,還怕弄不死他?!」

也有不怕死的,在「獸皇府」弟子群中挑唆道。

「是啊!咱們一齊出手,就算是十數位老祖聯手,都要飲恨於此!打殺楊林,只在頃刻之間!大家還愣著幹什麼,動手啊!」

有人恍然大悟,激動的叫嚷道。

…… 楊林一舉斬殺雲曦等四人,展示出足以躋身「天驕榜」的強橫實力,不僅震懾全場,更令「獸皇府」弟子們忌憚不已。

如非必要,沒有人願意和楊林衝突。

不過,事已至此,雙方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在場的數百名「獸皇府」弟子,其中不乏精銳,碾壓普通的三流氣宗都不成問題。

所以,他們信心滿滿,打算一齊出手,將楊林鎮殺。

「不好!」

丁鵬和劍長河,都是一臉凝重。


程紫衣和沐塵,則是目瞪口呆,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不可否認,楊林的實力極強。

但是,誰也不認為,他能夠以一敵百。

難道,這位新近崛起的少年天驕,要隕落在此?!

「烏合之眾,也想殺我?!」楊林冷笑,「丁鵬兄弟,程、沐二位,你們先走。這是我和『獸皇府』之間的思怨,你們不宜摻和進來。」

「可是……」

丁鵬猶豫了。

「這樣不好吧……」

程紫衣和沐塵也不願退縮。

「沒什麼可是的,『獸皇府』元老級的人物已經降臨,就潛藏在附近。你們再不走,也會受到波及……」

楊林洞察力驚人,早有覺察。

他早就料到,「獸皇府」一次出動這麼多弟子,不可能是輕率之舉,絕對有高層在幕後指使。細心留意,果然發現了蛛絲螞跡。

「什麼?還有這種事!!」

包括丁鵬在內,數人都是臉色驟變。

「別拖累了楊林兄弟,他就算拼不過,憑藉冠絕全場的速度,也能輕鬆逃走。咱們走!」

劍長河吩咐道。

「走!」

皇室子弟面面相覷,也知道「時之隙」呆不下去了,必須儘早離開。

嗖嗖!

有兩道身影率先遁走。

卻是「劍魔宮」的王明廷和蘇如煙,很明顯,他們也知道大戰將起,不欲遭到波及。

「丁師弟,咱們也走吧!」

俏麗身影浮現在半空,「聖域學院」的艾小珺淡然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楊林兄弟,多保重!」丁鵬咬了咬牙,斬釘截鐵道,「倘若你不幸被『獸皇府』所害,我一定會殺上他們的山門,替你討回血債!」

楊林點頭微笑,目送著眾人接連離開。

「哈哈哈哈~」

一陣張狂的大笑,響徹了整座「太初峰」,緊接著,聲音的主人,那名神秘的「獸皇府」無老降臨了。

此人雖然身材不高,卻肩寬腰闊,軀體線條硬朗之極,披掛著一具血紅色的護甲,右臂上不知怎麼的,竟套著一隻骨節粗大的凶獰禽爪,在陽光的映照下,反射著金屬般的奇異光澤。

明眼人一看,就會知道,這隻禽爪是五階妖獸「雷翼鳥」的爪子,鋒銳之極,質地遠遠超過普通的皇階寶物,全力一抓,甚至能夠撕裂山脈!

「是『巫九』元老!」

「獸皇府」弟子們一看,紛紛惶恐拜伏。

顯然,巫九在宗派內凶名極盛,不是什麼善類。

「果然……」

楊林見到此人,也是瞳孔猛縮,有種被太古妖獸盯上的感覺。

剛才,他就覺察到,附近地域中,有股極兇悍的氣息蜇伏,估計戰力遠超普通的少年天驕,現在真的印證了。

「楊林,你的實力很不錯!」巫九緩緩開口了,「雲曦,李沉沙他們,也算是同輩之中的佼佼者,卻都被你屠戮殆盡。本座估計,你的戰力值大約在一百五十萬點左右,在『天驕榜』上,或許能衝進前三十。」

「只不過,你殺心太重,又鋒芒畢露,已經種下來敗亡的種子。」巫九又慢吞吞的說著,眸中閃過一抹戲謔之色,「正所謂,命運如刀斬天驕。你的命運,註定在今天終結,無法更改!」

「就憑你?!」楊林仰天長笑,「我的命運,只能由我掌控,任何人都無法篡改。你們人數雖多,卻只是烏合之眾,也想留住我?!」

「曾幾何時,本座也不信天,不信命,自以為能夠逆天改命,結果……」

巫九冷冷的看著楊林,滄桑的臉上,居然有了緬懷的神色。似乎往昔那些年少輕狂的歲月,又浮現在眼前。

楊林神色波瀾不驚,拳頭驀的握緊,醞釀著至強的殺招。

「本座押陣!殺了此子!」

數息后,巫九臉色恢復冷漠,輕輕的揮了揮手。

「殺!!」

「獸皇府」弟子們,早已按捺不住,同時朝楊林出手。

從高空中看去。

「太初峰」半山腰處,一股真氣凝結成的洪流,逆卷而上,有著撼動天地的莫測威力。

數百人合力一擊,根本不可阻擋。

楊林雖然信心十足,卻也不會硬扛。

身形一個閃逝,他出現在數十丈外,避開了真氣洪流的攻擊。

「想逃?!那怎麼可能!」


巫九冷哼,驀的一拍「馭獸袋」,放出了一頭奇異的灰黑色妖獸。

這頭妖獸背上生著兩對羽翼,似乎鵬鳥之流,但是,頭頂卻有灰白色的肉冠突起,一對壯碩有力的勾爪上,也遍布黑鱗,不象是禽爪,而象是蛟龍之爪,充滿了力量感。

它凶睛怒突,狠狠的盯著楊林,透出的氣息異常的凶厲。

「那是四階妖獸『閃電妖隼』!速度堪與音速媲美,足夠壓制楊林!」

有「獸皇府」弟子,發出來驚呼。

眨眼間,巫九又放出了一頭妖獸。

是一頭高達丈許,全身銀毫的巨狼,與眾不同的是,這頭巨狼眼瞳如紅寶石,額心上,又有著一枚邪氣凜然的豎睛,閃爍著青神秘莫測的紫色光芒,看到這枚紫瞳,頓時令人心神失守,毛骨悚然。

「居然是四階妖獸『紫瞳狼王』!傳聞中,會施展霸道之極的精神攻擊!楊林死定了!」

更多人興奮。

楊林冷靜的看著這一切,並沒有絲毫的慌張。

他早就料到,巫九身為「獸皇府」的元老,絕對有幾頭強大的妖獸傍身。

「閃電妖隼」和「紫瞳狼王」的組合,就極為恐怖。

不過,它們兩個並沒有出手,而是封鎖住了楊林上方的天空,應該是出於巫九的授意。

畢竟,巫九也算一位修鍊界的前輩,若是由他親自出手對付楊林,傳出去未免太難聽。

在巫九看來,只要不讓楊林逃走,對方遲早要被「獸皇府」弟子們聯手轟殺成渣。

嗖~

驟然間,楊林身形晃動,整個人居然再次沒入「時之隙」內。

「可笑!」巫九獰笑道,「楊林發了失心瘋?!竟然躲入這樣的絕地,來人,封鎖住這條時空裂縫!我看他能撐到幾時?!」

「遵命!」

十數名「獸皇府」弟子應承道,一個個臉色猙獰,朝「時之隙」入口奔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