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岳皺眉,看了一眼四周戰場,卻是發現自己這邊處於了下風,雖然大軍沒有出現什麼動亂,但金仙和太乙之境的戰況卻是有些不佳。

不敢再耽擱,丁岳連忙傳言給一直沒有出手的陰陽雙蛟,讓他們出手相助。

而他自己,身形一動,便剎那間移到了大巫面前,趕山鞭全力抽出,一下抽到大巫的腰上。

頓時,大巫的腰部一片血肉模糊,出現一道差點把他分為兩半的巨大傷口。

「死!」大巫怒吼,也不管傷勢了,本源神力狂涌而出,四隻手臂滑動,猛烈擊出。

道道拳影劃破虛空,讓空間都隨之顫抖!

「噗!」一方寶印突然從天而降,重如山嶽,措不及防轟擊在大巫頭顱上。

頓時,大巫頭顱一顫,爆裂開來。

丁岳收起寶印,身形晃了晃,面色有些蒼白。

大巫那臨死一擊卻是讓他即使有玄龜盾護體,也是受了些輕傷。

「轟!!!」

突然,不遠處傳來大響,丁岳扭頭看去,卻是看到一位大巫被凌空打爆,化作一片血雨!

而旁邊,雙蛟則是剛剛好收起神通,面色平靜。

「果然犀利!」

女神的貼身強少 ,對雙蛟的神通艷羨不已,實在是他強大了。


而此時,兩位太乙之境的大巫接連隕落引起了九黎大軍深處的注意,數道目光投了過來。

隨之,有兩位太乙之境的大巫圍住了丁岳,眼中露出憤恨,直撲而來,殺氣衝天。

丁岳不敢大意, 無界海閣


而遠處的雙蛟,面對三四為大巫,怡然不懼,神通連發,片刻間便讓一位大巫身受重傷,失去戰力,威風赫赫,勇不可擋,讓幾位大巫面色大變,不敢正面相抗!

「轟!」

隨著又一位太乙之境的大巫隕落雙蛟手中,九黎大軍深處突然發出一聲轟鳴大響,接著,一道身影瞬息間步出,目光中蘊含煞氣,雖然隔著數百里,但卻依然對著雙蛟隔空打出一拳!

頓時,一道神光劃破虛空,破碎一切,捲起狂烈的風暴。

「不好!」

雙蛟面色大變,雙雙搖身一變,化作上千丈長的陰陽金蛟真身,首尾相纏,一層濃郁的護體祥雲罩住了他們。

「砰!」神光眨眼既至,光芒璀璨,準確無誤的打在了祥雲之上。

護體祥雲翻騰不已,只是稍微停頓了一下,便被撕破。

兩條金蛟怒吼一聲,一道粗大如柱的先天陰陽神煞轟擊而出,頓時與神光相遇!

隨之一聲轟鳴,那處空間頓時爆發出一片刺眼光芒和震耳大響,空間出現破碎,狂烈的風暴呼嘯著捲起。

不過沒有過多久,一團金光從風暴中突然顯出,猛烈的掙扎,隨著「砰」的一聲,金光掙脫出風暴。

待金光退回人族大軍,金光散去,露出了裡面面色蒼白嘴角溢血的雙蛟。

看上去,兩人卻是受了不小的傷。

「恩?」

這讓之前那位身影不由眉宇一凝,有些驚訝,看向雙蛟更是殺氣衝天。

「哼!」

一聲冷哼,空中光芒一閃,文祖倉頡出現,看著那位大巫面色難看,反手一拍,一個金光璀璨的「滅」字從手中浮現,朝大巫鎮壓而去!

大巫哈哈一笑,腳下一踏,頓時翻越一座山巒,一拳揮起,磅礴的神力砰的一聲便把「滅」字打散。

「人族的文祖?就讓我風伯來會一會你吧。」

大巫嘴角一扯,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神力涌動,轟鳴一聲,一股風暴憑空捲起,撕裂虛空的罡風四溢,讓倉頡色變。

倉頡連忙出手,一個個文字照耀虛空,金光璀璨,形成一句句真文,排列成陣勢,頓時發出浩蕩的氣息。

「轟!」

大巫身形一動,趕山超岳,身形快的不可思議,神力鼓動,頓時一拳突破虛空,眨眼便到了倉頡面前。

剎那間,倉頡手上一轉,一個個文字浮現在他四周,轉動不停。

「砰!」

一個磅礴神力發出,頓時讓一個個文字光芒黯然,紛紛崩散,倉頡色變,連忙倒退,一指點出,金光璀璨,快若閃電,在大巫身上留下一道恐怖傷痕,白骨都森然露出。

但大巫卻怡然不懼,毫不在意身上的傷勢,一拳拳的打出,神力滔天,讓倉頡不由的連連倒退,雖然自身神通神妙無邊,但遇到大巫這種一力破萬法的類型,卻是有些手段乏力,不管你是什麼神通,皆是一拳粉碎,讓人不管直面應對。

而遠處,雙蛟到了丁岳這邊,先天陰陽神煞威能強大,一招便打在一位大巫身上,頓時大巫的大半身軀都被磨滅了,即使有本源神力修復,也是困難無比。


丁岳抓住機會,不周印飛出,轟鳴一聲便把剩餘一位大巫的肩膀打碎,接著趕山鞭揮起,啪的一聲脆響,頓時把大巫半邊身子打碎。

「轟!」

一掌落下,大巫頓時臉逃走的時間都沒有,化作了灰燼……

(今天有事,晚上可能沒有時間了,先更了吧。) 丁岳收手,看著雙蛟,謝道:「多謝兩位了。」

兩條金蛟話位人形,男子目中含煞,魁梧不凡,女子也是英姿颯爽,美貌不凡。

「無妨。」

可能是之前一直都呆在普陀島靜修的緣故,兩人對這種情況還是有些不適應。

丁岳再看了看,發現戰場上自己這邊還是不佔上風,便對雙蛟說道:「兩位,你們持我玄龜旗,護住大軍即可。」

這兩位的目標太大,雖然戰力強大的無可置疑,但卻容易引起大羅之境的注意,而且現在雙蛟的戰績也是非凡,還是讓他們休息一下好了。

說完,把玄龜旗都交給了兩人,丁岳身形一動,便閃身到了一位金仙級大巫旁,手掌拍出,仙光流轉在掌心,一掌拍在了大巫胸腹之中。

頓時,仙光流轉,沒入大巫體內,瞬息間流轉大巫全身,禁封住大巫的全身神力。

這是丁岳創出了一式秘術,對巫族又奇效,可以禁封巫族全身神力。

但也只能對修為比自己低的效果好些,如果是那些太乙之境的大巫,這個秘術卻是有些無用了。

丁岳隨手一揮,把大巫鎮壓了下來。

看到自己的秘術果然有用,丁岳大喜,身形連連閃爍,不過片刻間,便鎮壓了五六位金仙級大巫。

這讓戰場內的金仙大巫不由一亂,看到丁岳不由得露出驚駭,只能遠遠逃避。

「該死!」

突然,九黎大軍深處傳來一聲怒吼,接著,一道魁梧的身影狂奔而出,氣勢猛烈。

「砰!」

縱身一躍,大地頓時龜裂,那道身影衝天而起,對著丁岳一拳轟出。

「蚩尤!」

丁岳驚訝,看清楚的來人是誰,只見蚩尤身形魁梧不凡,全身泛著金屬般的光芒,神光閃爍。

不敢大意,丁岳放過了眼前這位蚩尤的兄弟,隨之,裂仙斬當空一劃,一道犀利亮光閃起,光芒一動,便與蚩尤的拳頭碰在了一起。

隨著一聲大響,丁岳倒退連忙倒退,躲過風暴。

但突然,一聲轟鳴,蚩尤的身影卻是直接衝破了風暴,他周身神力流轉,卻是視狂烈的風暴為無物。

接著,神力一動,神光璀璨,蚩尤一下劈向丁岳。

來不及祭出玄龜盾,丁岳腳步後退,抬起手臂,一掌迎了上去。

「咔嚓!」

一聲脆響,丁岳面色大變,周身青光一閃,連忙倒退。

他只感覺一股暴烈神力順著手臂沖入了體內,暴烈的神力攜帶者無匹的神力一下便把右臂的臂骨給攪為粉碎,並且,神力沖入自己的體內,狂沖亂撞。

「噗!」

丁岳張口吐出一口血液,寶燈浮現,懸在了頭頂,光華流轉,沒入了體內,圍住了那股神力,煉化了起來,直讓體內「啪啪」作響。

丁岳面色難看,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就受了傷,本來以他所想,自己一身道行神通靈寶,只要不是大羅之境出手,就不會有什麼事情。

但往往事情會事與願違,總是出人意料。

而那蚩尤更是讓他心驚,此人不過修鍊才多少年?一身修為達到太乙之境還可以說是氣運所鍾來解釋,但那無匹的戰力卻是讓丁岳不得其解。

尤其是丁岳感到蚩尤體內有一股讓他忌憚的力量。

「跑的挺快!」

不遠處的蚩尤輕笑一下,但隨之,只見他身形一動,剎那間便到了丁岳面前,神力轟鳴轟下!

這次丁岳頓時有些驚駭了,頭上寶燈一聲輕顫,真火狂卷而出,呼嘯而起!

「恩?」

蚩尤手中一頓, 總裁大人好賣力 ,毫不猶豫的身形晃動,消失在了真火面前。

「還快的速度!」丁岳吃驚,真火繚繞,圍著他流轉著。

「轟!」

蚩尤剎那間出現在遠處,抬手朝著丁岳拍下,頓時一隻大手光芒一閃出現在空中,波光一動,猛烈拍下。

隨著一聲大響,丁岳所在之地的虛空頓時一陣顫抖,大手落下,竟然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隨著「咔咔」大響傳出,虛空崩碎,轉眼間,方圓百里掀起了一片風暴,讓四周的雙方修士大驚失色,遠遠避開。

「先師!」

人皇一驚,身形一動,到了近前,看著風暴皺眉不已。

「好個巫族餘孽!找死!」

人皇怒氣升騰,看著遠處蚩尤,神農鼎浮現,轟鳴一聲朝著蚩尤鎮壓而去。

蚩尤大驚,不敢硬對,連忙身形閃動,後退著。

他的速度奇快無邊,讓人摸不到痕迹,連身影都看不清楚。

「哼!」

人皇怒哼,心中充滿殺意,神農鼎一動,一道璀璨光芒爆閃而出,打在遠處一片虛空中,頓時引起空間破碎,風暴捲起!

「噗!」

風暴晃動,一道身影剎那間衝出了風暴,但此刻他也是驚駭異常,周身一道道傷痕密布,血流不止。

「烈山氏你找死!」

一聲大喝傳了過來,接著一道千丈身影轉眼間出現在了蚩尤面前,把蚩尤護在身後,再看呼嘯而來的神農鼎,大巫大喝一聲,大手張開,風雲在手,神光流轉,反手一掌拍在了神農鼎之上。

「砰!砰!!!」

大巫不由的後退了數步,腳踩大地,轟鳴大響,直接讓大地出現龜裂!

「嘩!」

大巫怒極,眼中寒意衝天,手中一動,頓時漫天之上,捲起無邊風雲,呼嘯而起!

大巫手中一劃,頓時漫天風雲匯聚在手,掌中彷彿天地在手,一掌拍下,風雲變幻,讓天地失色!

烈山氏面色冰寒沉重,一指點出,神農鼎飛起,霞光萬道,化作山嶽般大小,朝著大巫砸了下去。

大巫冷冷一笑,露出輕蔑,大手遮天蔽日,神力滔天,竟然反手抓住神農鼎一足,接著狠狠砸在地上,讓神農鼎一聲哀鳴,光芒黯然了不少。

烈山氏神色一變,面色有些發白,身形一踏,磅礴的法力隨手劈出,割裂天穹!

「人皇嗎?」

大巫譏諷著,鬆開了神農鼎,面對烈山氏傾力一擊,大巫高大的身軀一動,渾身神力四射,沖霄而起,無匹的神力好似可以撼動諸天,一拳攜帶無邊風雲轟擊而下。

「轟!!!」

烈山氏的神通直接破碎,龐大的拳頭毫無阻擋的轟向烈山氏!

「鼎來!」

關鍵時刻,神農鼎飛起,罩住烈山氏,霞光萬道,流轉著。

「砰!」的一聲,一拳砸下,轟鳴陣陣,烈山氏面色大變,倒飛而起,張口吐出了口鮮血。

大巫眼中殺意一閃,大步一跨,跨越數百里,甩手一掌劈向烈山氏!

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在烈山氏面前,面色沉靜,手中一動,神通涌動,仙光萬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