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到處都流轉著五彩的精氣,有一些甚至已經凝結成了實質,化作了一顆顆閃亮的靈晶,繚繞著絢爛的光芒,

這些,可都是天地孕育而成的晶石,充斥著難以想象的精氣神力,堪比一些生存了萬年的藥王,無比珍貴,甚至,李昊還發現了幾枚更加珍貴的神晶,流轉出無窮量的神力波動,將古洞映射的一片通明,如同夢幻一般, 「這還真是一塊難得的寶地啊,」

李昊行走在光明的仙洞之中,不自禁的感嘆道,

一路上,他先後一共尋得了數十塊五彩靈晶,每一枚都蘊含著如同汪.洋般的精氣,其中,更有三塊難得的神晶,內部簡直如同一方小世界般浩大,充斥著無窮量的神力,無比誘人,

這裡,乃是一塊不可多得的聖土,甚至就坐落在一處祖脈之上,源源不絕的釋放出濃郁的精氣,若是能夠在此修行,經受那無邊神力的滋養,一定能夠大幅度的提升修為,節省大量的時間,


「嗡,」

前方,恐怖的氣機越發深邃了,簡直如同一尊神明在仙洞深處酣睡一般,釋放出無法抵抗的無上威壓,如同一座撐天魔山一般,壓抑的人喘不過氣來,

「同那枚石盒的氣息一模一樣,這深處,絕對就是玄武神獸的棲身之地,」

「極有可能,尚且存在著其神軀,」

李昊心中凜然,不由加快了腳步,

「嘩嘩嘩…」

一陣五彩風浪襲過,頓時從前方傳來了一陣交鳴聲音,清脆如同樂章,

放眼望去,一片碧綠,那裡,赫然坐落著一片古木,每一棵都有小山嶺一般龐大,連綿不絕,在這通往地底的仙洞之中,竟然生長有如此繁盛的參天古樹,實在讓人驚訝莫名,

「嘩,」

四周,數不盡的靈氣璀璨,閃爍著五彩祥光,如同日月星辰一般絢爛,將古樹襯托的五彩斑斕,看上去美輪美奐,然而,在這如同畫卷一般的景緻中,卻蘊含有一縷不同尋常的氣息,充滿了暴戾和瘋狂,讓人膽戰心驚,

李昊眉頭微皺,清晰感受到了一股妖異的氣息,渾身汗毛直立,

「吼,」

就在這一刻,一聲凄厲的吼叫聲音傳來,恍若地獄之中的惡鬼在慘嚎一般,無比駭人,李昊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感受到了一股股陰冷的眸光從遠處射來,緊緊盯著他,無比冷漠,

「咻,」

一道黑影,在五彩的祥光之中,無比的顯眼,他化作了一道烏光,掀起了陣陣惡風,如同一道幽靈一般,徑直朝著李昊飛了過去,

「什麼東西,」

李昊吃了一驚,手臂抬起,掌心中陡然演化而出一座浩瀚宇宙,朝著前方撞了過去,

「轟,」

兩**擊,如同神兵利器相撞一般,發出響徹的金石交鳴聲,


李昊忍不住退後了一大步,手臂一陣發麻,竟然在力量上處在了下風,

對面的那怪物也忍不住一愣,似乎沒有反應過來李昊竟然能夠安然接下他的一拳,

「嗷嗚,」

那怪物足有一丈多高,渾身披掛著烏光閃閃的鱗片,如同一幅漆黑的盔甲一般,繚繞著妖邪詭異的氣息,他一雙眼睛彷彿銅鈴,充滿了無盡的怨毒和暴戾,再次握拳,朝著李昊飛了過去,

「轟,轟,轟,」

恐怖的力量呼嘯,簡直如同滔天浪潮一般,奮勇向前,

李昊再次迎上,雙臂揮舞著,與之激烈的打在一起,

他的身軀,無比強悍,甚至連至尊的一縷威壓都能夠承受的住,但是面對這怪物,竟然一直落在下風,被其壓著打,十分狼狽,

「這是什麼怪物,天生神力嗎,」

一連十幾拳轟擊,大片的靈氣都被炸的粉碎,甚至連虛空都被打爆了,十分可怕,然而,那高大的怪物竟然沒有絲毫的懈怠,簡直如同瘋魔了一般,誓要將李昊給砸成肉醬,

「似乎沒有靈智,只知道使用蠻力,,」

李昊緊緊盯著那怪物,只感覺到濃郁至極的煞氣在繚繞著,沒有一絲生機,

「死去無數歲月的生靈,被煞氣吞噬了,,」

一瞬間李昊便明悟了,陡然退後一步,雙手快速掐印,

「嗡,」

燦燦神力呼嘯,一下子凝練成了一枚大日,金光萬丈,懸浮高空,

熾烈的火焰呼嘯,如同浪潮一般般滾滾而動,流淌而出金色的生聖火,聖潔而可怕,

「大日印,」

李昊雙手抱日,如同舉著一座撐天金山一般,狠狠朝著前方撞了過去,

「吼,」

那怪物眼睜睜看著金色聖日推進,竟然沒有一絲畏懼,他猙獰的臉龐上肌肉聳動,渾身充斥著無盡的黑色殺氣,彷彿一尊從地獄深處爬出來的魔鬼一般,猙獰無比,

一雙鐵拳,狠狠揮出,徑直朝著那**日迎了過去,竟然要將其徹底砸碎,

「嘭,」

「火,」

李昊手指捏印,陡然在胸前一轉,

頓時,那金燦燦太陽劇烈轟鳴,陡然升騰而起無邊的金色烈焰,如同一片汪.洋一般,一下子將那怪物徹底淹沒了,

熾烈神焰,恐怖聖火,具有不可思議的偉力,足以焚天裂地,將一切都燃燒殆盡,那恐怖的魔物瞬間便被火焰給淹沒了,拚命的掙扎著,如同一枚火球般劇烈的燃燒起來,

「噗,」

聖火燦燦,充斥著大破滅的氣息,沒有多長時間便將那怪物燒成了灰燼,什麼都沒有留下,

「這片寶地,充斥著祥光神輝,怎麼會滋生出如此魔物,,」

李昊莫名,望著前方那片古木,低聲自語道,

「嘩…」

一陣風浪襲過,吹動了數不盡的翠綠葉子搖擺,如同一塊巨大的翡翠一般,閃爍著動人的光芒,面前的一切,都是那麼安詳,根本難以想象,其中竟然存在著一頭厲鬼,

「那股可怕的氣息並沒有消失,難道還存在有剛剛那種生物,,」

李昊不敢怠慢,伸手一點,將那**日懸浮在頭頂,源源不絕的墜落下金色的火焰,將他牢牢護在裡面,

「吼,吼,吼…」

邁入了那片古木之中,李昊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陰冷的氣息,即使有聖火繚繞,也根本無法完全驅散那種可怕的氣息,讓他渾身冰寒,如同邁入了地獄之中,

前方,古木林最中央處,黑色霧氣繚繞,竟然存在著一大片亂葬崗,

數不盡的骨骸遍地,一具具都慘白慘白,不斷升騰而起一股股妖異的氣息,化作了漆黑的帶狀煙霧,在虛空中漂浮著,甚至,還有數尊白骨生物在古木之間行走著,發出咔嚓咔嚓的骨頭摩擦聲音,讓人驚懼,

「怪不得能夠滋生出如此濃郁的煞氣,這裡,竟然曾經隕落了數不清的生靈,」

李昊默然,望著面前大片大片散落的骨骸,忍不住搖頭,

「嗡,」

在他頭頂,金色大日橫空,一下子漲大了無數倍,化作了一座金色的大山,如同遠古的火山一般,噴薄而出無窮量的金色聖火,

太陽精火,至剛至陽,甚至能夠將天地都焚毀成虛無,正是這些妖物的剋星,

李昊全力運轉體內的神力,源源不絕的注入到大日之中,將聖術激發到最大威勢,徹底將這片亂葬崗籠罩了,

「噗…」

大量的黑色殺氣沸騰,在聖火的灼燒下,盡數湮滅成為虛無,就連那些數不盡的森森白骨,都被燒灼成了骨粉,最終徹底被燒了個乾淨,

「塵歸塵,土歸土,各位請安息…」

李昊盤坐虛空中,口中誦讀度人經,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為這些隕落在此的生靈超度,

燦燦神輝升騰,化作了一道道神秘的紋路,在虛空中不住的盤旋,那些神力呼嘯而過,流轉出大道的痕迹,一下子溝通了天地,牽引而來一股神秘的氣機,

恍惚之間,虛空中似乎出現了一座虛無的域門,連通向一方未知的神秘世界,

頓時,冷風呼嘯,帶動著一股股漆黑的霧氣,從無盡地底之中升騰而起,飄飄蕩蕩之間,朝著那座域門而去,一下子消失了蹤影,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李昊感受到一股溫暖的氣息,終於轉醒過來,

詭異的魔土,被完全凈化了,喪失了無盡的煞氣,使得這裡再次變得聖潔起來,周圍,數不盡的靈氣蜂擁而來,佔據了每一寸空間,將其映射的五彩紛呈,極其祥和,

「那是…」

李昊驚訝,緊緊盯著眼前,那裡,閃爍著一股璀璨的光芒,如同永恆之光一般,壓制了一切,

「是一柄劍,,」

李昊邁步,伸手去抓,陡然從那光芒之中摸出一枚劍柄,充斥著無窮的聖潔氣息,光芒璀璨,

「只剩下了一枚劍柄,劍身怎麼不見了,,」

李昊握著那劍柄,只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流轉開來,帶著不可抵擋的威勢,席捲八荒,

劍柄出世的一剎那間,整座古洞都莫名的顫抖了一下,隨之無窮量的精氣神力沸騰,竟然盡數朝著此處匯聚了過來,化作了一方神力汪.洋,被那劍柄吞噬了一空,

漸漸的,那劍柄光芒萬丈,陡然釋放而出一股威壓天地的偉力,簡直如同一位上古至尊復甦了一般,有一種永恆的神性在蘇醒,彷彿能夠粉碎諸天萬界,鎮壓宇宙乾坤,

「這是,至寶的氣息,」

「這劍柄,難道說是至尊祭煉了一生的法寶不成,」

李昊心中震驚,緊緊盯著手中的劍柄,不敢置通道,

他曾經近距離見過至尊的仙寶,亦感受過這種恐怖的氣息,眼前那沸騰而起的無上威壓,瀰漫而出的尊貴威嚴,都在證明著,這枚劍柄,乃是不出世的神物,是至尊的無上法器,

「鏘…」

突然,一股森冷的氣息從遠處射來,直勾勾盯在李昊身上,讓他忍不住顫抖,渾身汗毛直立,

「又是這股氣息,」

「那尊詭異的身影,再次出現了,」

李昊心頭莫名,抬頭去看,果然看到在遠處有一尊漆黑的身影,在燦燦神輝之中一閃而逝,再次消失不見…

「那個方向,是仙洞的最深處,」

「這詭異生物,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該不會,是上古至尊身軀孕生而出的惡念吧…」 手握著劍柄,李昊眉頭緊皺,盯著古洞最深處,心頭暗自沉思。

這裡,乃是四靈大陣之中的玄武天陣,代表著玄武神獸的駐地,是一片難得的寶地。

據上古記載,四靈神獸誕生與開天闢地之初,乃是天地自然孕育而生的神靈,具有匪夷所思的神通偉力,代表著大道,代表著極致,甚至比上古的至尊大帝還要強大三分,堪稱無敵。

這樣的存在,註定要威震天地,席捲天地八荒,橫掃九天十地,無敵天下。即使是隕落了,依舊是無上的存在,沒有任何東西能夠侵犯。

「天魔界雖然已經成為一個獨立的大世界,但是其本身的魔道畢竟還未圓滿,除了魔祖之外,根本無法誕生出至尊境界的天魔。」

「那具身影,一定不會是天魔,極有可能,是上古至尊隕落後,經受天地精氣滋養,誕生出的另一種靈智!」

「甚至,有可能是至尊的一縷殘念重生也說不定!」

李昊仔細的推演,低聲呢喃道。

「嘩啦啦…」

不知不覺之間,他已經邁入了仙洞極深處,深入到了地下不知道多遠的地方。

前方,傳來了一聲聲鎖鏈搖動的聲音,伴隨著一股讓人驚懼的妖邪氣息,如同來到了地地獄深處一般。

那裡,出現了一條大河,寬闊不知道盡頭,彷彿是從九天之上墜落下來的,難以尋到其根源。

它,通體黑漆漆一片,無聲無息的流淌著,不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雖然奔流速度極快,但是卻沒有一絲風浪,也根本沒有浪花起伏。

它,就那樣安安靜靜的奔流著,如同一座漆黑無敵的深淵一般,黑的嚇人,彷彿能夠吞噬靈魂和心神,極其可怕。

到了此地,空氣之中的威壓更勝,嚴重壓制了李昊體內的神力波動,如同邁入了一大片泥濘的沼澤之中,連邁步都十分艱難。

「嗡!」


李昊眉頭微皺,陡然朝著額頭一點。

頓時,他的眉心一陣晶瑩, 絕色天驕:江山美男我都有! ,化作了一層層銀色幕布,將他籠罩了起來,隔絕外界的恐怖氣息。

「無法飛行,無法橫渡,我要怎麼跨過這片詭異的大河?」

李昊蹙眉,緊緊盯著前方那條黑漆漆的詭異河流,忍不住地獄。

為什麼他們都重生了 嘭!」

隨意撿了一顆石頭,扔入了大河之中,瞬間沉底,連一朵浪花都沒有泛起,無比古怪。

這不是一般的河水,充斥著陰森和幽寒,到如同是九幽之下的冥河一般,深不見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