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悶響傳來,只見地魔捂著腦袋蹲在地上,其餘人全都一臉譏諷的看著他,他想趁機從半開的大門衝進恨仙宮,不成想大門雖開,可陣法沒解,腦門立刻被撞了個大包。

「活該!」

這倆字現在最能表達滅魔宗主的暢快心情,魂聖腦袋上被撞個包,可是天下奇聞,而且似乎是陣法原因,那個大紫包不論運功或服藥都無法消除,還奇痛無比,連魂聖都有些受不了。

「為什麼只打開一半?」

有位魂聖問出聲,接著就閉了嘴,看到大門打開的位置,露出來一個一寸多寬的縫隙,應該又是道機關。

「快點把你那破劍插進去。」

鴻家老祖和滅魔老祖屬於同一輩的人,境界又是相同,他瞥了一眼滅魔老祖手中的誅魔劍,言語中很不客氣。

滅魔老祖立刻反駁出聲,「我這是破劍?你拿出來把試試。」

這些老祖宗級別的魂聖強者,遇到一起后展現了不為人知的一面,他們互相熟知又互相看不順眼,同為魂聖,大多又有一大家子要養,誰又不敢過分得罪誰,只能是互相的鬥鬥嘴,看誰能佔上風。

「好了,辦正事要緊,你們可就別吵了,每次見面都吵也不嫌累。滅魔快把你那破劍插進去。」

又是一位魂聖開口,前半句還算人話,後半句卻跟鴻家老祖一個德行。大家都針對自己,氣得滅魔老祖七竅冒煙,揚著手中滅魔劍大吼出聲。

「誰在敢說誅魔劍是破劍,我就讓他嘗嘗被破劍捅一下的滋味。我告訴你們,第二個機關誅魔劍沒用,必須要用辟邪劍。地魔,趕緊把斷掉的辟邪劍交出來。」

地魔立刻跳腳,「你放屁呢?你們的辟邪劍丟了,關我什麼事?」

「你才放屁,就算開始不是你拿了,地下發生的事情能瞞過你的眼睛?趕緊的拿出來,別逼我翻臉。」

「你翻臉啊,我怕你啊?」

地魔的小短腿跳起來多高,指著滅魔的鼻子狂噴,可了解他的人知道,這傢伙越是解釋,極大可能就是事實,七位聖境強者全都用不善的眼神看著他。

感受到了人們的目光,地魔訕訕的笑笑,也不再解釋什麼,從衣擺下方取出一個不斷蠕動的小口袋,把口袋打開往外一道,裡面裝的竟然是喜怒哀樂四鬼!

也活該喜怒哀樂四鬼倒霉,遇到了在地底活動的祖宗,被勾起好奇心的地魔一網成擒。

四鬼一出現就想逃走,可圍住它們的全是聖境強者,那裡逃的走。滅魔老祖更乾脆,直接伸手就拍散了吞掉斷劍的兩隻,斷掉的辟邪劍掉落地面,一個帶著鐵皮面具的傢伙一伸手,就把兩截斷劍吸進手心。

對於他的這個舉動,沒人感到意外,因為這是八人中最厲害的煉器大師。

這煉器大師不用任何工具,手中冒出炙熱的魂焰,就要把辟邪劍從新對接好,人們相信這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接著把注意力轉移到剩下的兩鬼身上。兩鬼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眨著大眼睛看著十位魂聖。

「好奇怪的東西,看起來像鬼魂又不是鬼魂,魂力組成卻有自己的神智。奇怪!奇怪!」


有人搖頭晃腦的點評,滅魔老祖卻是冷哼一聲,「哼,有什麼好奇怪。沒看錯的話,這是封號丹師丹魔的使鬼。竟然敢偷取辟邪劍,他簡直是活夠了。」

滅魔老祖把爆出殺機,話語傳入不遠處滅魔宗主的耳中,他點點頭開始安排人找到丹魔並下了格殺令。

「咔嚓!」

辟邪劍經過簡單的修復了下,終於和到了一起,被鐵皮面具人插進了凹槽中,恨仙宮大門終於再次打開。

一切都看在兩鬼眼中,它們互望一眼,哀鬼一吐舌頭,肚中特殊的厭厄水晶顆粒掉落地面。十位聖境強者都大意了,沒把這兩個小東西當回事,厭厄水晶顆粒一落地,驟變突起。

落羽湖中雖有滅魔宗弟子在收集厭厄水晶沙,可落羽湖不小,他們只是收集了一部分而已,當那粒厭厄巨人核心落地,所有沒被收集的厭厄水晶沙全都懸浮而起,接著猶如颳起一陣狂風,向著恨仙宮大門的位置席捲而來。

以核心沙粒為中心,形成了一道龍捲風,厭厄水晶快速凝結,立刻形成了一個小一號的厭厄巨人,並在快速的擴大中,再也分不清楚核心顆粒存在的位置。

「該死,摧毀它!」

驚呼聲傳來,十位魂聖一起出手,剛形成的厭厄巨人立刻被擊碎。碎片飛濺到處亂飛,卻引來更大的災難。

其中一塊碎片中含有核心沙粒,落地后再次吸來其它厭厄水晶,有一個新的厭厄巨人出現當場,這次沒了魂聖出手,開始大發神威,擊殺周邊滅魔宗的弟子。


「幫忙……」

滅魂老祖地吼一聲就要衝過去,可一個矮小的身影突然從身邊竄過,直接衝進了恨仙宮中,正是一臉幸災樂禍的地魔。

其它魂聖一看,反正死的不是自己的弟子,正好趁機消弱一下滅魔宗的實力,一個個都竄進了恨仙宮中。恨仙宮中有滅魔老祖必得之物,他只得咬牙也沖了進去。

「哈哈,這群傻瓜不理咱們了!」

大門前只剩下了哀鬼和樂鬼,樂鬼的笑聲傳出,卻被長出一隻胳膊的哀鬼一拍後腦勺,哀鬼接著拔出人們遺忘的辟邪劍,快速的往地底鑽了進去。 樂鬼沒有跟著離開,看著拚命躲避厭厄巨人的滅魔宗弟子們,它笑得更加誇張,一臉貪婪的沖了過去,對那些低階弟子們下了毒手。

被擋在湖岸邊的陳青也笑了,喜鬼和怒鬼從腳底冒出,直接就沖向了阻攔其它宗門人員的滅魔宗弟子,兩個弟子直接被它們吞吃了靈魂,屍體撲倒在地,正在看熱鬧的人群趕緊的後退,以免受到波及。

喜鬼和怒鬼沒能擊殺幾個敵人,這些境界的滅魔宗弟子中也有高手存在,很快就將它們擊碎,可是剛剛擊碎,兩鬼就捲土重來,在一輪之後變成三鬼,弄得滅魔宗的弟子們焦頭爛額。

「敵人在人群里,殺……」

死傷慘重的滅魔宗再也忍不住,在一位執事的命令下,對陳青所在的人群發動了攻擊。

「兄弟們,不反抗就是死,跟他們拼啦!」

根本就不用陳青挑唆,不反抗就是死,人們已經看出了這一點,落羽湖西側立刻大亂,雙方戰到了一起,陳青也抽出了看似平凡的戰刀,斷情斬的光芒冒起,大開殺戒。

湖西大亂,湖中央厭厄巨人在肆虐,其它方向的滅魔宗成員想來救援,可那些區域的其它宗門整體實力都不俗,也都憋著怒氣,故意跟他們搗亂,影響救援速度。

當好不容易衝破重重阻礙趕到湖西卻傻眼了,只見湖西屍橫遍野,血流滿地,一大群各宗門殘存人員一臉茫然的站在屍堆之中。

「殺一個也是殺,殺光了才能解決問題,想想你們的家人和宗門吧,等滅魔宗探索完了恨仙宮,肯定會瘋狂的報復。殺光他們,不要留下後患!」

這次的大吼聲是陳青發出,挑唆人們繼續拼殺,可也是實情,不殺光在場的所有滅魔宗成員,那將後患無窮,這個道理大家都懂。

「殺……」

齊聲的嘶吼突然想起,各宗門成員竟然對滅魔宗主動發起了進攻,還沒靠近,各種遠程攻擊魂技劈頭蓋臉的就砸了過去,把那些跑來的援軍立刻打懵了。

等殺完援軍,這些人全都殺紅了眼,用不著誰在挑唆,主動對其它方向的滅魔宗成員就下了殺手。]

「這些人都瘋了,把路讓開。」

其它方向的人還在跟滅魔宗的人相互推桑糾纏,一看這些殺紅了眼的瘋子們衝來,立刻就讓開了路,甚至還有讓你趁機報復,脫下代表自己宗門的服飾,撕塊布遮住臉就加入進去,一時間滅魔宗的人被打的節節敗退。

陳青沒在加入對其它方向滅魔宗成員的追繳,先是看看仍在大發神威的厭厄巨人,又仰頭看看天上的艦隊,滅魔宗的艦隊也被其它宗門的船隻阻攔,他們不敢發動攻擊引發天空的大戰,對下面的戰局只能是干著急,沒有一點辦法。

陳青露出冷笑,急速一顆大樹衝去。沿著樹榦奔跑到樹頂,身子高高地躍起,手中刀直插一艘飛天戰艋的船艙底部,左手一拳把船艙打了個大洞,人就跳了進去。

沖入飛天戰艋之內就開始大肆砍殺,高手們都已經參加到下方的戰鬥,沒有一個人能是他的近身之敵,一刀一個的快速解決,沖入控制室內就亂砍一番,將控制室徹底的破壞掉,接著就衝上甲板。

「船要墜毀了,大家快跳!」

甲板上亂糟糟的都是大喊聲,人們根本就還沒搞清楚,到底有多少敵人對飛天戰艋發動了突襲,只顧著一個個跳下去逃命。當陳青衝上甲板,手中戰刀快速的劈砍,不斷掠過滅魔宗弟子的身軀,當他的身影竄過,滿甲板都是殘屍。

「殺了他……」

滅魔宗不缺血勇之輩,再有人帶領下,數人對陳青展開圍殺,魂技從多個角度攻擊而來,爆出五顏六色的光芒。

陳青根本就不戀戰,身上的滅魂之力爆出,下方的四鬼突然消散又突然出現在他身邊,抵消了攻擊而來的魂技,快速從包圍圈衝出跑到艦首上,腳一蹬艦首的仙兵雕刻,身子高高地躍起,跳向旁邊一艘飛艋。

身子離開墜落的飛天戰艋,人在半空還未跳上另外一艘,斜眼就看到一位魂帝凌空飛來,低吼一聲就召喚出邪神助戰。

渾身包裹著水晶骨頭的邪神威風凜凜的出現,邪惡的氣息瀰漫天空,魂力從水晶頭骨中冒出,形成幽藍火焰,樣子看起來更是恐怖。

「轟!」

邪神手舉魂力戰刀和那魂帝狠狠對拼一擊,戰鬥的餘波弄得最近的飛天戰艋東倒西歪,嚇得上面的人趕緊駕駛著遠離,可這時的陳青已經一腳踏上了甲板。手提滴血戰刀,緩緩的抬起了頭,露出猙獰的笑容,大風吹來,長發和染血的衣襟飛舞,就像是遠古殺星降臨。

「轟隆!」

一腳把甲板踏出一個大洞,已經被打散的四惡鬼再次出現,怪叫著沖向甲板山的人群,陳青為了躲避從鄰近飛天戰艋上發射來的狙仙弩,整個人故意掉進了船艙之內。

「殺了他,別讓他跑了!」

「該死,不要讓他進入控制室!」

沖入船艙的陳青橫衝直撞,引起一陣陣大吼和慘叫。他一手揮刀,一手抓著一個人的額頭吸收掉靈魂,頂著屍體前進。沒有多久,那屍體就被昔日的同伴用各種攻擊分屍。

陳青手裡只剩個頭顱,往頭顱里灌注了魂力就砸向對面,直接將對面人的腦袋砸的爆裂開。一腳踹飛屍體,又衝到另外一人近前,不顧對方掙扎,一手又抓住了他的頭顱,一步步的向著控制室靠近。

「丹魔,你竟然敢攻擊滅魔宗,滅魔宗必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終於有人從四個惡鬼身上猜出陳青的另外一個身份,可陳青就當沒聽到,手中刀還在不斷揮砍,發出一道道的魂焰攻擊,勢如破竹的邁進了控制室內。

步入其間,陳青卻一愣,控制室內顯得有些過於奢華,只有一個男子悠閑的坐在椅子上,對外面的喊殺聲充耳不聞,見到陳青走進來,手輕輕一揮,阻止弟子們進入期間,竟然還露齒一笑。

「你想毀掉我的座駕?」

聽到這話,陳青也笑了,拎過一把座椅,坐到這人對面,歪著腦袋看了他一眼,聲音沙啞的開了口。

「你搞錯了一件事情,我不但要摧毀這艘飛艋,還要殺光你們所有人。」

「就憑你,你只是個封號丹師而已,也太自大了。竟然連我杜洛都不認識,山裡住的太久了吧?」

陳青猜出對方的境界應該不低,若不然絕不會如此有持無恐,可也有點信心的過頭了,更有裝.逼的嫌疑。懶得再跟著叫做杜洛的傢伙廢話,陳青的身形猛然站起,隨手就把椅子扔了過去,人也緊跟其後的揮刀衝上,斷情斬已然用出。

「等等……」


杜洛似乎還有話說,可陳青那裡有空在搭理他,融合了仙之心得心臟開始跳動,狂暴的力量湧入右手腕,辟出了陳青有生以來最凌厲的一刀。

「咔嚓!」

凌厲的一刀竟然砍空,被杜洛有些狼狽的躲過,似乎還用力過猛,陳青一刀劈在了地板上。不但這一層的地板被劈開,下一層也是如此,更有個在下一層的倒霉蛋被一刀劈死。

「我讓你等等,你沒聽到嗎?」

杜洛的臉色極差,手指陳青大喝出聲,可陳青卻咧嘴笑了,他最初的目標就不是杜洛,一位魂帝能被自己一刀劈死,那才奇怪了。

「咔嚓!」

被劈了一道大裂縫的地板繼續開裂,裂縫向前快速延伸,在杜洛的眼前延伸到了船舵方向。

又是一聲脆響,這艘飛天戰艋上純金的船舵裂成兩半掉落地面,動力裝置也冒了煙,飛天戰艋更是劇烈的晃動了一下,直直的向地面墜去。

「啊……氣死我了,我殺了你……」

心愛的座駕被毀,杜洛陷入暴怒之中,一個金甲仙兵被他喚出體外。

「一切美女皆是我的!」

讓陳青忍不住笑出聲的是,其他滅魔宗弟子召喚出的仙兵全都愛喊口號,只不過喊出的全是些豪言壯語或是殺氣騰騰的口號,像這樣的喊話,他還是第一次聽到,身為主人的杜洛絕對是個色鬼。

金價仙兵不但話語特別,手裡的武器也有些怪,竟然是根手腕粗的棍子,棍子前端布滿尖刺,要是在粗點,絕對是根狼牙棒。

看起來雖然可笑,可陳青臉色凝重,金甲仙兵只有魂帝強者才能召喚出來,實力不容小覷。

「嘎嘎嘎,兄弟們,吃了它。」

怪叫響起,陳青也再次把喜怒哀樂四鬼召喚到了身前,它們從四個角度就對金甲仙兵發動了攻擊,打頭的喜鬼直接就被一棍子敲的消散。

一招得手,金甲仙兵手中棍子橫掃,又向哀鬼砸去,杜洛沒有急著動手,則是一臉得意的叉腰站在那裡,陳青已經做好把邪神也召喚回來的打算。

不論一臉得意的杜洛或是一臉凝重的陳青,全都全神貫注的盯著對方,都忽略了一個問題。這艘飛天戰艋的動力系統已經被破壞,正在急速的墜向地面。

「轟隆!」

更加劇烈的聲響傳來,飛天戰艋終於在這個時候墜地,沉重的船體四分五裂。陳青根本無法站立,更無法在緊盯杜洛,控制室裂成數塊,整個人隨著一大截碎塊飛了出去。 「該死!」

陳青先是重重的落地,接著就被大片的碎塊砸中身體還被壓子下面,惹得他咒罵出聲。這碎塊壓不死人,可這一耽擱時間,很有可能陷入包圍,死無葬身之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