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邵薇青盯著江維看了一會,忽然臉色一變:「江維,你怎麼突破到凝魂期了?」

凝魂期?

唐十三和宮聰兩人這才忽然想起,此次他們進入陽魄洞,除了邀請江維加入之外,貌似還有一個小任務……那就是阻止江維突破凝魂期!

因為像江維這樣的天才,必須得煉化吸收地級魄來突破凝魂期,這才不算屈才;甚至如果運氣好剛好有天級魄出世的話,江維被分配到天級魄都是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而在三大勢力看來,想讓江維靠自己的實力獲得地級魄乃至天級魄顯然是不切實際的,江維很有可能是拿玄級魄突破的!

一想到這裡,唐十三三人的臉色都是為之一變——難道江維是煉化吸收了玄級魄?還是說他運氣極好,又找到了一個地級魄?

「江維兄弟,你是不是運氣好,找到了一個地級魄?」唐十三面露期待地問道。

不過他知道,這個可能性是極低的;這小小的陽魄洞,剛剛出了一隻地級魄,怎麼可能在這短短的一會兒時間裡再出一隻呢?一般來說,陽魄洞里百年才能出一隻地級魄。

儘管知道這個可能微乎其微,但唐十三還是抱著幻想,小心翼翼問道。

只是唐十三他們又哪裡能想到,江維得到的不是地級魄,而是整個鬼界都難得一見的天級魄!

不過也不怪唐十三他們,怪只怪天級魄實在太稀少、太罕見了,沒人會想到,這麼小小的一個陽魄洞里,竟然會有天際魄出現!而且,就算他們知道這裡有天級魄出現,也不會認為當時區區會神期的江維能夠降服天級魄——別說是會神期小鬼了,就算是凝魂期圓滿的大鬼,都很難拿得下天級魄。

「地級魄?」江維心裡暗笑,不過還是道,「不是!」江維當然不會老老實實地告訴他們說自己得到了天級魄。『

隨著江維的這句回答,唐十三三人頓時感覺心底一涼。

「你煉化吸收了玄級魄!?」三人自然而然地就往這方面想了。

江維沒有說話,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完了完了……你居然煉化吸收了玄級魄!」唐十三忍不住不斷地搖頭,「完了!你這輩子就算有再好的功法,修為恐怕也就到鬼王級了;想成為不滅鬼君,幾乎沒有可能!」

煉化吸收了什麼樣的魄,是直接關係到將來的成就的。吸收的魄越好,那麼潛力自然也就越大;吸收的魄越差,潛力就會非常有限,等日後修為高了,進步起來就會步履為艱!

對一般的會神期弟子來說,玄級魄自然想得卻不可得的;可對江維這樣的妖孽天才來說,煉化吸收了玄級魄,卻簡直和吃了砒霜**沒什麼區別!

唐十三他們根本不會想到,其實江維剛剛偷吃了一個天級魄,連嘴角都沒有擦乾淨呢!

「完了……」唐十三三人相視一眼,都露出苦笑; 失憶后我成了神醫

「我們都先出去吧!」宮聰搖頭道。事已至此,一直呆在陽魄洞內也沒什麼意思,還是先上去,看看各位大佬都怎麼說吧! 天荒城以北數十里,是一片巨大的亂石堆;此處鬼跡罕至,平日里甚少會有鬼魂飄蕩到這裡。

據說在很久以前,這亂石堆所在的位置,曾是一片連綿的山脈;後來有兩位超級強者在這裡戰鬥了一番,稍微波及到了這一片連綿的山脈,從此這裡便成了這番模樣。

亂石堆中,一高達百米的巨石表面,忽然開始出現了一絲絲的裂縫;裂縫越變越長,也越變越密,片刻,巨石表面便已經布滿了裂紋。不過這塊百米巨石並沒有垮掉,而是繼續不斷地開裂;細長的裂縫,不斷地割裂著整塊巨石,但就是不讓這塊巨石崩塌掉。忽然——

轟!

這已經布滿了千萬道裂縫的巨石,忽然整塊化為了碾粉。

在鬼風的吹拂下,這些粉塵似乎又化作了一隻只靈動的蝴蝶,飛快地朝著四面八方飛走。

頃刻,百米巨石化作的粉塵,便稀薄淡去;而粉塵之中,竟然隱現出了一道人影來。

人影著一身黑白道袍,雙雙平托著一把戒尺,在虛空中閉目盤膝而坐。

忽地,人影的雙眸張開,目光射向了極遠處:「哦?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

笑聲未落,人影便已消失在了半空。

……

此時,陽魄洞上方的傳送陣旁,九大勢力高層都聚集在此,靜等陽魄洞中的消息傳來。


鬚眉皆白的九鼎商盟掌權人、散發著邪氣的不滅神山領袖、以及一身黑色鎧甲的鬼武者聯盟領袖三人的臉上都有著緊張期待之色。會神期就能達到入境級,放眼整個鬼界都是無比難得的天才;現在這樣的天才出現在天荒郡,他們當然要當成寶來對待了。

看著三人那緊張期待的小模樣,天荒閣大長老趙凱譚心中嗤笑:「想招攬江維?哼!恐怕這時候,江維都已經被方一寒給打得魂飛魄散了吧!」趙凱譚心中計算了一下時間,方一寒下去這麼久了,確實應該差不多找到江維,並將他搞定掉了!

趙凱譚為什麼要讓方一寒帶隊進陽魄洞,其實就是在暗示方一寒,一定要把江維除掉!趙凱譚相信,方一寒一旦碰上江維,根本就不會多說什麼廢話,直接就會下狠手的!

情況也正如趙凱譚所料的,方一寒見到江維后,真的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哪還會如趙凱譚說的那樣,先把江維控制住,然後再帶回來,當然是二話不說、毫不猶豫地就下死手了啊!只是趙凱譚萬萬不會想到的是,這時候的方一寒,其實早就被江維給咔嚓掉了。

就在各方各懷鬼胎、各有所想的時候,等待了許久的傳送陣忽然閃爍了起來。

「有人要上來了!」各方高層的精神都為之一振;他們圍著傳送陣苦等,不就是想早點知道陽魄洞里到底發生了什麼個情況嗎!

傳送的光芒過後,傳送陣內出現了四道人影——江維、唐十三、邵薇青、宮聰!

「江維!!」三大超級勢力高層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江維身上。

其實在等待的時候,他們不無擔心,擔心趙凱譚或是其他勢力的鬼修會找機會毀掉江維;現在看到江維安然上來,三人都感到一陣輕鬆——接下來,他們只要邀請到江維加入己方勢力,那就是大功勞一件了!

「什麼,他竟然還活著!?」趙凱譚心裡暗罵,「沒用的方一寒,進去前跟我說得信心十足的,說一定會第一個找到江維的!找個屁啊找!!!」趙凱譚暗想,等方一寒出來后,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頓。

只是趙凱譚不知道的是,方一寒永遠都回不來了。

鬚眉皆白老者等三位超級勢力高層正要馬不停蹄地上前拉攏江維一番,忽然三人的臉色都是一真快大變。

「凝魂期!?」

他們赫然發現,江維竟然已經是凝魂期的修為了!

三大超級勢力為什麼要派人下去尋找江維,還不是因為怕江維亂吃「魄」,吃了玄級或者黃級的垃圾魄;可現在他們看到江維竟然以凝魂期的修為上來,心裡當然是一陣涼。

「毀了……」根本不用開口多問,三人就已經知道了。

在三人看來,想要在這陽魄洞中再找到一個地級魄,幾乎沒有可能;而且,就算真讓他找到了地級魄,但沒有高手護法的話,會神期小鬼根本就無法煉化吸收,自然也就無法晉陞凝魂期了。而江維,現在已經是凝魂期的修為了,那在他們看來,只要一種可能——江維吃了垃圾魄。

一個絕世天才,吃了一個垃圾魄!?

「毀了……絕對毀了……」三人心中大嘆。

煉化吸收了什麼品級的魄,可是直接關係著日後的成就的。如果煉化吸收的是玄級魄,那日後晉陞燃魄期都會很有困難,晉陞鬼王更是履步維艱,鬼君更是幾乎沒有任何希望!

一個會神期就領悟了入境級的絕世天才,就因為亂吃了一個魄,毀了!?

鬚眉皆白老者三人都有種想要捶胸頓足的感覺……

不過很快,三人都收住了情緒;事已至此,再怎麼惋惜也沒用。

「算了,雖然亂吃了魄,但悟性畢竟擺在那裡了,也算值得招攬!」鬚眉皆白老者想道,「日後如果他能踏足分神期的話,也會是一位極為可怕的鬼王,說不定到時候都能和弱的不滅鬼君一戰!」

三大超級勢力略一思索,最終還是決定招攬江維;不過招攬的籌碼,肯定比之前是要低的多的了!

不過正當三人打算開口招攬之時,山洞之內憑空起了一陣妖風,一陣笑罵隨之傳來:「葛老,玄空,冰陽,你們三個也太不厚道了吧,竟敢趁我不在挖我的人!你們皮又癢了嗎?」鬚眉皆白老者葛老、邪異鬼修玄空、黑色鎧甲鬼修冰陽,正是九鼎商盟、不滅神山和鬼武者聯盟在天荒郡分部的領袖。

當話音落去時,一道著黑白道袍的人影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山洞之中。

閃婚蜜愛:總裁寵妻上癮 、玄空、冰陽三人都是臉色大變:「岳農!你出關了!?」

ps:這一篇寫得有點長啊……額,時間也有點長,主要是更新慢……

第三篇完,今天就一章,休整一下,明天開始第四篇! 天荒郡里並沒有鬼王級別的大能,燃魄期圓滿這個層次,便是這裡最頂尖的高手。

不過,在諸多燃魄期圓滿的猛鬼中,實力最強的,並不是九鼎商盟葛老,也不是不滅神山玄空、或者鬼武者聯盟冰陽,更不是趙凱譚、金色大鳥之流,而是岳農——天荒閣總閣主,岳農!

身為天荒閣總閣主,岳農的實力非常強大,強得幾乎都要超出燃魄期的範疇了!

雖然岳農常年不問俗世,一心只知道潛修,甚至已經淡出尋常鬼修的視線了;可但凡修為達到燃魄期的,就都知道岳農的可怕——岳農的強大,是公認的,是沒有絲毫爭議的!


像天荒閣中,甚至有謠傳說大長老趙凱譚的實力已經接近岳農了,有挑戰岳農的資格了,實際上趙凱譚自己卻很清楚——自己哪是有挑戰岳農的資格了啊,自己完全是在等岳農突破到分神期,踏入鬼王之境,然後離開天荒郡;到時候天荒閣閣主的位置,自然而然就落在他頭上了。

可讓趙凱譚不解的是,早在千年前,岳農的實力就已經強得將要超出燃魄期範疇了,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鬼王級別;可是岳農潛修千年,卻愣是還沒有突破到分神期!這讓趙凱譚感到十分地憂傷——因為岳農不突破到鬼王,不離開天荒郡,那他就永遠沒資格接受閣主之位。

至於挑戰岳農?

給趙凱譚十個膽子他都不敢!

岳農已經有數十年沒有現身了,讓趙凱譚、葛老等人想不到的是,今天岳農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看著眾人驚詫的表情,岳農眉毛一挑,盯著葛老、玄空、冰陽三人道:「怎麼,是不是以為我不問世事,就可以隨便來我天荒閣挖牆角了?」

尸神鬼仙

說實話,他們確實是抱著這樣的想法的;雖然就個人實力來說,他們三個加起來都未必會是岳農的對手,可他們身後站著的,都是鬼界的龐然大物,完全不是天荒閣所能抵擋的!所以,即便岳農在場,葛老三人也敢站出來挖牆腳——只不過不會挖得如此明目張胆,不會這麼盛氣凌人罷了!

畢竟,真要惹惱了岳農,對他們來說也是挺頭疼的——就好像官二代、富二代不敢隨便去招惹那些惡漢一樣。

「岳農!」葛老無疑是三大超級勢力中實力最強的,儘管比起岳農來還有明顯的差距,「你既然來這裡了,想必你應該也知道了!我就直說吧,像江維這樣的天才,放在你們天荒閣,完全就是暴殄天物——你說是吧?」

岳農沒有回答葛老的問題,而是問道:「那你的意思是,就算我今天來了,你們還是要挖牆腳,對吧?」

岳農已經隱世很久了,但在天荒郡的高手圈裡,卻從來沒有人敢因為岳農久不現世就看輕了他;相反,大家對岳農的忌憚越發地深——因為誰也不知道,岳農現在究竟已經有多強了!

所以,基本上每一次岳農出現在天荒郡的時候,只要不是什麼很大的事情,各方高層們就都不會違逆岳農的意思——在鬼界這種廝殺不斷的地方,沒有人敢隨意招惹一個超級高手,除非他嫌陰壽太長。

不過這一次,葛老三人卻不想賣岳農面子。

「岳農,恕我直言,你們天荒閣,真的培養不了江維!」葛老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哪怕他現在誤用了玄級魄,日後前途大打折扣;但只要我們九鼎商盟肯付出代價,送他踏入鬼王層次還是很有可能的——你們天荒閣做得到嗎?」

「做不到!」岳農直言道。

即便是岳農自己,都還困在燃魄期,久久無法踏入分神期呢,更何況是培養別人呢?雖說天荒閣歷史上也出過一些鬼王層次的大能,但卻只是非常有限的幾個,且還是非常久遠以前的事情了;現在,天荒閣根本就聯繫不上任何一任老閣主——別說聯繫了,連他們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如此,岳農當然不敢吹牛說自己能助江維踏入分神期了。

各方勢力一致認為,江維肯定是煉化吸收了玄級魄;沒有任何人會想到,其實江維使用的是天級魄——畢竟,到底煉化吸收了什麼魄,這是根本無法看出來的,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江維不說,誰都不會知道!

「那你繼續強留著江維,就沒什麼意思了吧?而且你這樣做的話,也是在害江維啊!」葛老看似是在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其實說到底,就是想把江維挖到九鼎商盟來。畢竟,在他看來,雖然日後江維很難成為不滅鬼君,但也至少能成為鬼王中極強的存在;這樣的潛力股,足以值得任何一方勢力來拉攏!

這時,一直在旁默默看著沒有說話的江維憋不住了:「那啥,葛老,你有徵求過我的意見沒……」

「嗯!?」葛老眉頭一皺,顯然對江維的突然插嘴很不滿意,不過還是道,「這還用徵求你什麼意見啊?九鼎商盟總部的邀請,哪個鬼修能夠拒絕!?」

江維一翻白眼,這葛老對九鼎商盟的驕傲感還真強啊;不過江維也能理解,畢竟身在九鼎商盟這樣的鬼界超級大勢力,確實值得為自己的勢力感到自豪。

不過江維馬上打斷了葛老的自豪感:「我不想加入九鼎商盟,只想留在天荒閣!」江維的語氣平淡,卻說得很是斬釘截鐵。

不想加入九鼎商盟,只想留在天荒閣!?——在場的鬼修聞言都是一怔,心裡都暗道,這鄉下鬼恐怕還不知道加入九鼎商盟意味著什麼吧!

就連趙凱譚都在那裡腹誹不已:「九鼎商盟總部啊,就連我,都想加入啊……」不過趙凱譚也明白,自己資質有限,現在差不多已經到極限了;像自己這樣的資質,九鼎商盟總部是絕對看不上自己的!


就好像你一個普通人,說要去微軟總部工作,蓋茨同志會鳥你嗎?

連岳農都不無詫異地看了江維一眼,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江維是吧?既然你自己都這樣說了,那我還真的就保定你了!放心吧,不管誰來,都休想把你從天荒閣要走!」

說實話,岳農自己也並不是很想和九鼎商盟這樣的大勢力發生正面碰撞,尤其是同時面對九鼎商盟、不滅神山、鬼武者聯盟三家;他甚至在想,如果三家的態度實在太強硬,而江維本人又有去意的話,那自己要不要慫掉呢?現在聽到江維的表態,岳農頓時來勁了——好小子,對我胃口,我留定你了! 「岳農!」葛老面色一寒,冷喝道,「這樣說來,你是鐵了心要和我們三大勢力作對了!?」

岳農譏笑道:「不敢!——我們天荒閣小門小派的,哪有資格和你們九鼎商盟這樣的勢力作對?不過……」岳農的臉色也漸漸陰沉了下來,「我們天荒閣雖然勢小,但要是連一個門下弟子的去留都決定不了的話,那還不如不存在於鬼界了!」

岳農的意思很明白——我天荒閣小門小派的,確實不是你們九鼎商盟這樣的大勢力的對手;但是,我們不是任人欺負的!你們如果一定要強搶江維,可以啊,那我們就搞一架吧!

葛老很清楚,真要搞起架來,以他和岳農的實力差距,如果岳農盯著他殺,那他基本就是有死無生的!

「哼!」葛老冷哼一聲,不過卻沒有繼續說出什麼實質性的話來。

玄空、冰陽也都相視了幾下,下不了決定。

畢竟,只是為了搶一個江維,就和岳農完全鬧翻,他們自己也在想,究竟有沒有這樣的必要!而且,在他們看來,江維誤食了玄級魄,潛力大降,身價也直跌——這樣的江維,還值得他們爭奪嗎?

「玄空、冰陽!」葛老道,「我們三人在天荒郡,代表的可不僅僅只是自己,更是身後的勢力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