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自己肩負的任務,江海山就忍不住的心潮澎湃……

雖然這些都是最高機密的機密,他根本不可能向魏明透露,卻還是對魏明表示感謝道:“什麼任務你就別問了,你只要知道多虧了你給我的那些藥丸,不但讓我的老傷不疼了,更讓我能保持足夠的體力來執行這任務就成了……”

“爸,你要藥丸就直說嘛,幹嘛拐彎抹角的?”

魏明笑道:“就不說琪若是你女兒,就說你這年紀還爲國爲民肩負重任,我也不可能說不管你啊——畢竟再怎麼說,我也是種花家的一員,也是接班人的一份子!”

“哈哈哈,你小子現在,倒是越來越會說話了啊!”

江海山聞言哈哈大笑,舉杯道:“啥也別說了,咱們爺倆喝一杯!”


“幹!”

魏明碰杯之中,真靈運轉曲指一彈,便有一點蝶蹤香被激發,然後無聲無息的落在了江海山的身上。 “我還有任務在身,所以得立即回基地!”

吃完飯出來,江海山道:“明兒我就不送你了,回去之後跟琪若好好的,她脾氣不好,你各方面的都讓着她些,別動不動那麼小心眼……”

“……”

魏明無語,心說老傢伙這話,聽着有點指桑罵槐的意思啊?

“藥的事,你可別忘了啊——我身上剩的可沒多少了!”

江海山假裝看不懂魏明那幽怨的眼神,又提了一句藥的問題,然後便跳上車離開。

“好說我小心眼呢,你這心眼也大不了哪兒去好不好?”

衝着江海山的背影腹誹幾句,直到對方的汽車已經匯入了車流之內走遠,魏明這才駕車,循着蝶蹤香的殘留氣息遠遠的跟了上去。

汽車,一路疾馳。


沒過多久,就徹底的離開了圳港的繁華地段,來到了遠遠的大海邊上。

江海山的汽車在大道上拐了個彎,便拐進了一處岔道,再走不遠,便有一處戒備森嚴的軍用碼頭出現在了海灣之中。

“我去,幸好有青羽!”

眼見進了岔道之後,不但到處都是電子眼,同時暗處更有不少潛伏的軍人,原本還想跟上去的魏明忙在公路上調了個頭,然後停在了隱蔽之處,繼續通過青羽進行觀察……

直接偷偷溜進這碼頭,明顯是不可能的。

因爲再次通過青羽觀察一番之後魏明發現,這軍用碼頭簡直可以用銅牆鐵壁來形容!

就在魏明覺得不可能有什麼收穫想要放棄之時,他發現江海山在下車之後,走向了一靠山的一棟小樓!

而那小樓的所在,距離山體的直線距離,應該在一千米之內,正好是他能通過靈控術進行監聽的範圍!

“天助我也!”

心頭狂喜之中,魏明便手足並用,向着軍用碼頭附近選定的最佳位置爬去。

因爲修煉,再加上一直以來靈果,靈孕海鮮蔬菜水果等等補充身體,現在的魏明不但力大如牛,同時敏捷,耐力以及各方面的身體素質,都有極大的增強……

也是因此,雖然此刻的天氣可謂夜黑風高,而山路又崎嶇至極,但魏明依舊輕輕鬆鬆的爬到了預定的位置,然後通過靈控術操控着青羽靠近了小樓,暗暗的偷聽起了樓內的動靜。

因爲是軍事用途,小樓在隔音等等方面,明顯進行了加強。

也是因此,即便是青羽的聽力驚人異常,卻也用了好一會兒才找準了一處勉強能聽到樓內談話的位置。

“將軍,你怎麼又回來了?”

一個聲音道:“這邊有我們盯着,你怎麼不好好多跟那魏明聊聊,畢竟他明天就要回海港了……”

“以後想見他,那機會不多的是麼?”

江海山的聲音道:“空間維度破點出現,而且還不僅僅是一個維度破點,確定了維度破點,便等於有機會突破當前宇宙,接觸到另外維度宇宙的機會——這種機會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比多見見女婿來的重要啊……”

“這老傢伙不愧是當了一輩子的兵啊,在心裏永遠都是任務重要!”

魏明在服氣的同時也不禁微微動容,畢竟他不是小孩子,非常清楚若非有很多很多這樣的軍人如此付出,當前的種花家,怕絕對不會在當今這一片混亂的世界中,獨享歲月靜好。

不過在這同時,他也被江海山的話震驚了!

維度破點,而且還是多維度……

這些東西,對於一般人來說或許還不太容易理解,但魏明終究是北大畢業的高材生,同時還是一個科幻迷!

他又豈會不理解江海山這話所說的意義?

人類所居住的世界是地球,而地球是出於太陽系中的一顆行星。

而太陽系,又僅僅是雲河系萬萬億星系中的一個!

但同時,雲河系之於整個宇宙,卻又僅僅如沙漠中的一粒黃沙般渺小,不值一提……

這些,就是普通人眼中的世界,簡單的來說就是一個平面的,是一個二維世界。

但在更多的科學家的眼裏,這個世界不是平面的,是立體的。

是一個由多維度構成的世界!

原本,這一切都只是一個設想,畢竟人類,無論如何也無法突破眼前的世界,去證明多維度世界的存在。

而現在江海山的話,卻說明現今至少在大國最高層,其實已經確定了這世界不是二維世界,是多維度世界的這個事實!

至於多維度空間破點……

按照魏明的理解,如果將人類所能想到的宇宙比作爲一個蘋果,而其餘的多維度世界,也都是蘋果。

這些蘋果雖然不在一個維度之上,卻又是相互依存的,有着某些接觸點!

空間破點,就是這些多維度空間相互接觸的那個點!

在正常的平面上從一個世界突破到另外一個世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如果確定了這個點再進行突破,就容易的多了……

同樣打個比方,就是一羣人被困在一片黑暗之中,想要找到離開的路很難……

可如果有誰知道門在什麼地方,那就容易多了!

而根據江海山的意思,他們現在的工作,就是先確定這空間破點的位置,然後再想辦法穿過去!

隨着監聽的時間延長,魏明還聽到了幾人提起了花旗,並提到花旗很可能已經掌握了一兩處的維度破點,並通過這些破點掌握了一些原本不屬於地球的科技或者技能!

“雖然不爽花旗,但不得不承認這幫王八蛋還是牛啊!”

聽到這話之時,魏明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之前曾在千島村附近海底躥來躥去的那艘花旗潛艇……


之前他還暗罵花旗實在是欺人太甚,好端端的不在自家窩着,非得跑別人家門口躥來躥去!

而現在魏明幾乎可以肯定,那花旗潛艇十之八九就是在千島村附近查探空間破點的位置!

“將軍,所有取樣的樣本我們都已經分析過了,沒有太多特別的發現!”

一個聲音彙報道:“相關數據,我們也傳送到了華龍一組,那邊的專家也回話了,說根據樣本的數據,恐怕很難確定空間維度破點的範圍……”

聽到這話,魏明便知道自己繼續監聽下去,恐怕也不可能得到什麼更有用的信息了。

而且此刻也已經天色漸亮,再繼續下去的話,難免被軍港的人發現 ,是到了離開的時候了!

嘰嘰,嘰嘰嘰……

回來的青羽無力的靠在魏明的肩頭,嘰嘰的低鳴着,明顯在長達數個小時的靈控術之下被迫監聽,對於它來說是個不小的負擔。

“辛苦啦辛苦啦!”

魏明安撫着,除了餵食靈飼之外,還破天荒的將一顆平時都要吃到肚子裏的靈梨核交給了青羽啄食。

嘰嘰嘰……

趴在副駕位置上的青羽一邊啄食靈果核,一邊不斷向着魏明鳴叫,如同在告訴魏明它很喜歡吃一般……

魏明一邊開車,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迴應青羽,同時也再默默思索……

這一夜的監聽,收穫不可謂不大。

畢竟一直以來,魏明以爲人類即便在億萬年後,怕是連宇宙的大小都不可能摸清楚,就更別說是多維度之類的問題了。

可現在,多維度居然已經近在眼前了!

這可是他之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不過在自感收穫巨大的同時,魏明卻又感覺意猶未盡,就像是看着一身材妙曼的姑娘,衣裳半解欲露不露……

誘惑是夠誘惑了,可終究不如透一發來的過癮!

但很明顯的,通過江海山,或者直接從軍港內得到更多的信息,這都不在魏明的考慮範圍之內。

畢竟從本質上來說,他還真就是一被某類生物稱之爲五毛,戰狼之類的愛國青年。

雖然未必說真就爲種花家做了多少,但危害國家民族利益之類的事,他是死都不會幹的,更別說是爲了一己之私了!

只是,那種恨不得一把扒光來個暢快淋漓的誘惑,卻又讓他情不自禁的浮想聯翩,最後甚至連骨髓裏都癢癢的慌。

“到底還有什麼法子,才能多知道一些東西呢?”

抓耳撓腮之中,魏明回到了秦氏深海,準備將車還給秦冰之後再回海港,卻在踏進辦公室的瞬間一拍大腿,心說奶奶的,怎麼自己就忘了花旗的那潛艇了!

自己想知道更多,卻又不方便從江海山他們那邊下手……

但可以從花旗這邊下手啊!

不說花旗曾經和種花家的恩怨,就說近幾年,各種貿易戰各種掄棒子各種高科技產品卡脖子,簡直恨不得將種花家這個膽敢挑戰它霸主地位的老二抽筋扒皮……

國家層面實力終究是有差距沒辦法,個人層面更別提。

但現在可不一樣了!

自己現在是修真者了,手裏還有可以培養的靈寵!

要是能弄那花旗潛艇一發,找到維度破點相關的資料,不但一解心頭之癢,同時說不定還能幫助江海山等人完成任務……

就算找不到,也能噁心一把花旗,讓這幫傢伙知道千島村周邊是誰的地盤也好……

魏明便情不自禁的裂開了牙花子,心說丫丫個呸的,你們特麼可別還沒走,否則的話,哼哼! “等秦氏深海上了軌道,我一定過去看你!”

因爲實在太忙,因而即便知道魏明要走,羅霄也無法抽出太多時間,只能互道珍重道。

“來可以,不過記得帶夠錢,畢竟我家的海鮮那可是真貴!”


魏明玩笑一句,這才揮手上車,看着秦冰道:“雖然我知道你是捨不得我,可真沒必要非得送我去車站這麼麻煩……”

要平常,秦冰怕是立即就跳起來了。

但此刻,秦冰卻只是開車,即便再如何假裝冷酷,都難掩不捨。

在這種情況下,魏明自然不好再故作放浪掩飾心情,顧左右而言它道:“羅霄這邊,你可得幫我多照應着點,還有就是你看有機會的話,記得幫他張羅個女朋友,畢竟他的年紀着實不算太小了……”

“你可真是夠關心朋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