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在一起吃了個早餐。

「彙報一下你們目前的狀態。」樂天說道。

顧小冷看了看樂天,她放下手裡的筷子。

「唔……我目前還是每天去醫院啊,不過那幾位導師已經回去了好幾個,只剩下一個在教我……我每天的任務還是蠻輕鬆的。」她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他又看了看樂包。

「樂天哥……我想上學,我不想跟著徐老怪。」樂包看著樂天。

樂天一愣。

「我現在都看不到小晗了……」樂包抱怨。

樂天無語,這小子還真的想來一次青梅竹馬啊……

「不行!你放學了可以讓一號帶你去小晗的家裡嘛!你也可以讓一號帶小晗來我們家……你現在上幼兒園完全沒用!跟著徐老反倒能學到一些有用的東西。」樂天直接拒絕了。

不過他也沒把話說死,給樂包留了許多餘地。

「可以帶小晗回家?」樂包驚喜的問。

「可以!」樂天點點頭。

樂包這就滿意了,他也不說話了。

「我們四個每天還是學習神文啊……其他的時候就是練習一下符文,不過太難了,好在有包子可以隨時的問一下。」施紫竹開口說道。

樂天讓他們說一下近況,自己也算是樂天的徒弟,自然要說了。

樂天點點頭。

「問包子也行,問我也行……」

施紫竹示意自己知道。

「很好!施紫竹你們四個人不但要練習神文,每學會一個符咒就要加緊練習和你們的四象封印之間的配合!這才是最重要的,貪多嚼不爛沒用……」樂天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老大。」

四個人齊聲回答。

樂天點點頭。

「包子你我就不用多說了,像今天早上這種突發奇想非常的好,沒事的時候多想一想對你自己也有好處,風水秘術這個東西還是要多研究一下!將來可能會派上大用場。」他繼續對樂包說道。

樂包點了點頭。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傢伙居然有一種古代家主的味道了,將家裡人的每一件事都吩咐的明明白白。

「小冷……既然現在教你的導師只剩下一個,以你的智商根本不需要費多少勁!那麼從今天起……每天上午去醫院學習,下午去警局找你李叔叔……他昨天還和我抱怨,說你答應了跟他學生物化學,結果這麼長時間都沒去。」樂天對顧小冷說道。

顧小冷一愣。

「學生物化學?」她眨了眨眼。

樂天點點頭,「上次你李叔叔不是來我們家吃飯的時候說了?」

顧小冷想了想,點點頭。

「你沒有興趣嗎?」樂天看了看顧小冷,又問了一句。

「唔……也不是沒有興趣啦,那我去警局是不是能經常看到你……和紫萱姐?」顧小冷問。

「當然!到時候讓你紫萱姐給你發一個通行證,你掛在脖子上就可以隨意的出入警局了。」樂天笑著說道。

顧小冷一聽,眼前一亮點了點頭。

「那好!就從今天開始……」樂天做了最後的定論。

早飯結束,每個人都去忙自己的事了。

「咦?你不去警局?」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傢伙明顯沒有和自己一起離開的意思。

「不去……我想去小秋那裡看看就,另外也去醫院看看。」樂天回答。

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開車離開了別墅,這個時間已經早上七點了,也不知道高小秋那姑娘的小店有沒有關門。

高小秋剛剛鎖好了門,想轉身離開,就聽到一聲急剎車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你來啦。」

她看到樂天就笑呵呵的問。

樂天一看到這個笑容,心裡就感覺舒服的不行,這個高小秋簡直像是集合了古代女子的溫良謙恭各項特點……

現在的女人實在是沒法比!

「恩,昨晚太累了,直接睡著了……」樂天解釋道。

「我剛剛準備回去呢,你要是晚一步我就走了。」高小秋笑了笑。

她再次打開自己的小店大門,樂天走了進去。

高小秋去櫃檯後面取出了一大沓柳葉,上面有一些已經畫好了定神符,還有一些就是單純的柳葉。

「我沒有全畫完,好累……」高小秋倒是不好意思的看著樂天。

樂天抓起高小秋的手,看了看,這妹子估計昨晚寫寫畫畫忙了一整夜,他揉了揉高小秋的手指肚,高小秋彷彿有些意外,她的大眼睛看了看樂天,慢慢的大眼睛變得彎彎的……

「小紙人有沒有剪幾個?上一次碰上魙孽,我才發現一張都不見了,我記得我還剩下幾張的……」樂天笑著問。

「有的……」高小秋有點捨不得的抽回自己的手,拿出了十幾張剪好的小紙人。

樂天一看,馬上收了起來,這可都是好東西…… 樂天在高小秋這裡磨蹭了很久,他自己也搞不清楚,這個女人現在到底和自己是什麼關係?

情侶?

中間隔了一個蘇紫萱,這是一道幾乎無法逾越的鴻溝。

朋友?

兩個人卻又簽訂了婚約,這個婚約的代價是非常大的,大到了樂天根本無法承受後果的程度,所以這個婚約將來無論如何都是要完成的。

樂天看不懂高小秋,他其實對高小秋一直有一個很謹慎的防備。

「小秋……我在你眼裡是什麼樣的人?」樂天問。

高小秋看了看樂天,她很喜歡兩個人這樣對視的感覺,兩個人坐在自己的小店裡,各自坐在一張小板凳上,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唔……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是個大英雄……是我心裡最完美的男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和你媲美,你有聰明的頭腦,又厲害的巫術,有神奇的奇門遁甲……」高小秋一本正經地說道。

樂天張著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高小秋。

這說的不是自己吧……就算是太極真人張三丰也得不到這樣的誇讚吧?

「咳咳……過了。」樂天都不好意思了。

「不過,我就是這樣認為的。」高小秋大眼睛看著樂天。

「你這麼說……我感覺你下一句就要說相公我要對你一生相許了。」樂天無語的看著高小秋。

「嘿嘿……人家哪有這麼明顯的表示出來。」

高小秋紅了臉。

「這還不明顯?小秋……我和你說句實話,咱們既然簽訂了婚約,這個是一定要執行的,我也不是看不上你,我這樣的窮鬼有女人能看上我,那就是我祖墳冒青煙了,但是你也知道……有蘇紫萱的存在,我們幾乎是不可能的!」樂天看著高小秋小心的說道。

他盡量讓自己的話聽起來很嚴肅,但是又不是那麼的嚴肅。

高小秋嘟著小嘴。

「你也知道,現代人講究的是一夫一妻,以前我認為這種法律是用來保護女人的,後來我聽那些已婚人士說……這其實是為了保護男人的!你想啊,一個男人到了三十以後,連一個女人都伺候不了,更不要說兩個了……」樂天語重心長地說道。

他認為高小秋一定是可以理解的。

「唔……我可以控制自己的慾望的!如果你不想要,我不逼你……我有好多小玩具啊。」高小秋回答。

樂天一愣。

「什麼玩具?我看看!」他問。

高小秋唰的紅了臉,小腦袋搖的就像是卜楞鼓。

「趕緊的!拿出來我看看!」

樂天哼了一聲。

高小秋局促的站起身,樂天看著她,這姑娘的臉怎麼紅成這幅樣子了?難道是那種電動玩具?

「還站著做什麼?快去……」樂天又催了一句。

高小秋動了動嘴巴,還是沒敢反駁,轉身去了櫃檯的裡面。

不一會,她拿出了一個看起來很像是古董的木頭箱子,樂天看了一眼,他馬上被這個箱子吸引住了。

「這是什麼朝代的箱子?這樣的花紋……」樂天皺眉。

「我也不知道啊!這個木頭很奇怪的……無論怎麼樣也不會腐爛也不會招蟲子。」高小秋回答。

樂天聞了聞,這木頭有一種奇怪的非常淡的香味。

「陰窖木!」他不可思議的叫道。

「啊?」

高小秋愣了一下。

「這玩意乃是製作棺材的不二材料,為什麼被人做成了這種東西?奇怪……這種木頭據說是生長在古墓中的,即使將它截斷,這個木頭也不會腐爛、乾枯,更不會生任何蟲子!」樂天解釋道。

高小秋眨了眨眼,她其實是知道的,但是既然樂天解釋了,她自然要配合一下。

樂天伸手拿過這隻箱子,可是他卻發現這隻箱子還挺重的,他疑惑的看了看箱子上的小鎖。

「能不能不要看啊……」高小秋嘟囔。

高小秋越是這麼說,樂天就越是想看,他面無表情的伸著手。

高小秋紅著臉將一把小鑰匙遞給了樂天,樂天「啪」的一下打開了小鎖,他看了看高小秋,發現高小秋好像緊張的不行。

樂天悄悄地掀了一個縫隙,感覺裡面好像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他一下打開了箱子蓋。

高小秋看到樂天目瞪口呆的神色,她急忙捂住自己的臉,這可真的是羞死人了。

「我靠!」

「我靠靠……」

「這特么……這這這……」

樂天簡直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些奇淫巧具,這是哪位大仙發明的?

毫無疑問這些東西都是古董,大部分的材質都是玉的,也有少量的銅製品還有象牙製品,樂天拿起一個酷似男人二兄弟的玩意看了看。

「啪!」

樂天不經意的碰了一下,這個東西居然還會收縮……

高小秋看都不敢看,她背對著樂天,不知道樂天是什麼反應。

樂天仔細的研究了一下,這些東西可都是古代的一些床上用品的精華版,高小秋居然會有這些東西?

這些東西比起那些電動玩具來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啪!」

樂天重新合上箱子蓋。

「咳咳……小秋啊,這些東西還是要少用!傷身啊……」他裝模做樣的說道。

「恩!」

高小秋點點頭,她突然回過神,急忙說道:「我沒有用過呀,我還是處子身……」

樂天饒有興趣的看著高小秋。

「那你留這些東西做什麼? 重生之軟飯王 看這個箱子的保存程度這明顯不是你用來出售的東西……是不是想著將來自己的男人不行的時候偷偷的用?」他笑呵呵的問。

箱子裡面不但有女用的,其實還有男用的……

高小秋紅著臉低著頭不說話。

「唔……先留著吧,沒準將來用的上。」

樂天模稜兩可的說道。

高小秋抬頭看了看樂天,看到樂天那若有所指的眼神,她順著樂天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腿,她的臉紅的不像話了……

終於將樂天送走了,高小秋長長的吐了口氣,她急忙將那一箱子寶貝收好,小心臟跳得撲騰撲騰的。

既然是女人,難免有時候會有一些奇怪的臆想,高小秋也是一樣,她想象著這些東西如果用在自己的身上……

她非要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的……

「別胡思亂想啦!」

她急忙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從自己腦子裡丟出去。 房間裏空蕩蕩的,一切都還像前幾天我來的那次,地上有些凌亂,還有斑斑的血跡。

難道,是我上次離開之後,這裏的燈就一直沒有關閉,房門也是虛掩着的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