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拳頭大小的靈魂水晶,可以供一個修道者使用,而這裡的空間,在秦逸看來,進入兩萬人都沒有問題,

而要是將這一整塊靈魂水晶,切割成拳頭大小的一塊塊的話,供數十萬、百萬人使用都沒有問題,

這簡直可以說是足以讓人發瘋的財富,

相比這些靈魂水晶,之前流出去的所謂的丹藥、神通、法寶,頓時都顯得一文不值了起來,

「這麼一大塊靈魂水晶,要是任由它們這樣子破碎崩塌,未免有點太浪費了啊,」秦逸心中感嘆一聲,

但是秦逸此刻也能夠感覺得出來,靈魂水晶上面,不斷溢出雄沛的能量,

秦逸估計,就是這些能量,可以幫助修道者進入一種心無旁騖的境界修鍊,

因為這些能量的存在,秦逸是沒有辦法將這麼一整塊靈魂水晶,給收入到千幻世界珠裡面去的,

來到神界之後,秦逸已經開始漸漸注意到,千幻世界珠裡面的世界,對於神界來說,太過脆弱了,

如果是存放普通的丹藥和法寶還好,一旦能量稍微強大一點的,就直接能夠將千幻世界珠內的世界壓得崩潰掉,

對於秦逸現在而言,千幻世界珠的存儲作用,已經開始進入淘汰階段了,

此刻這整個一大塊靈魂水晶,秦逸如果強行塞進千幻世界珠的話,恐怕不僅千幻世界珠會損毀,塞進去的靈魂水晶也可能因為千幻世界珠裡面這個小世界的崩潰,而消失得蕩然無存,

靈魂水晶對於秦逸來說,頂多就是算一筆橫財,要是為了這筆橫財,而損毀了千幻世界珠的話,那可就虧大了,

風險這麼大的事情,秦逸顯然不會去做,

但是看著這完完整整的一塊靈魂水晶,就在自己眼前崩潰碎裂,秦逸又覺得格外可惜,

就在秦逸皺著眉頭,思考著可行的方案的時候,突然之間,秦逸感覺到右臂上的天火臂鎧上,傳來一陣奇異的能量波動,

這陣能量波動的傳出,給了秦逸一種在面前緩緩打開一扇大門的感覺,

秦逸將神念輸入天火臂鎧,下一刻,他又驚又喜地發現,自己之前實在是太小看天火臂鎧了,

直到剛剛,秦逸還一直認為,天火臂鎧就是那個叫做天火的強者,留在這個世界上的鎧甲的一個部分,可以增強他的實力,

但是秦逸剛剛將神念輸入進去后,竟然發現,天火臂鎧的內測,有一個巴掌大小的奇妙陣法,

通過這個陣法,秦逸驚喜地發現,天火臂鎧內部,居然還擁有了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雖然不像是千幻世界珠里的世界那樣,有藍天草地,山川河流,而僅僅是一片亂石的山嶺,

但是天火臂鎧內部的世界,卻是比千幻世界珠內的,要大上至少十倍,

不僅如此,天火臂鎧內部這個世界的空間,還格外堅固,甚至在秦逸感覺看來,比神界的空間,還要牢固幾分,絕對不會隨隨便便就崩潰掉,

除此之外,秦逸在神念掃視這個世界的時候,還發現在這個靠近邊緣的地方,聳立著一座山峰,

山峰的山腳下,有一個黑漆漆的洞口,洞口上方龍飛鳳舞寫著四個大字:天火洞府,

雖然沒有進去看一下,但是只是用神念掃了一下,秦逸就確定,這山洞、甚至這個小世界,就是那個叫天火的前輩,留下來的又一處寶藏,

恐怕任誰都不會想到,天火臂鎧裡面,其實另有乾坤, 秦逸此刻,真覺得是瞌睡就有人送來了枕頭,自己正在愁著沒有足夠寬闊,足夠牢固的空間來裝下整塊的靈魂水晶,結果就在天火臂鎧內有了這麼叫人驚喜的發現,

不僅如此,更是發現了天火的寶藏,

秦逸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在確定自己的神念可以隨意操控這個小世界后,他身後一把抓起唐倩倩和白豬,套著天火臂鎧的另一隻手,猛地向前一抓,

轟的一聲,他四周的世界,都急劇跳躍起來,彷彿是要從這一片虛空中跳躍出來一般,震耳欲聾的響聲中,搖搖欲墜的靈魂水晶,都扭曲了起來,像是一個螺旋,被天火臂鎧吸了進去,

一聲巨響,隨著靈魂水晶被吸入天火臂鎧,秦逸同時也感覺到天地一陣豁然開朗,

明亮的光線照射進來,秦逸赫然發現,隨著靈魂水晶被吸收,他已經站在了天火山的山頂上,

而周圍的天空里,一股股強大的力量,正在飛速趕來,

甚至秦逸至少凝神朝著四周望去,就可以看到天邊一些黑點,正在不斷擴大,

剎那之間,秦逸就明白過來,

隨著天火山內神秘力量的消失,這座山峰等於對所有的修道者,再沒有了禁制,

現在無論是境界低於天神五轉的,還是高於天神五轉的,都可以來去自如了,

既然這樣,這些修道者必然都會發了瘋一樣趕過來,生怕落後一步,撈不到一點好處,

畢竟冰火山內,可是有著寶藏大河的傳說,

而恐怕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一個人能夠想得到,冰火山內所有的寶藏,包括那一整塊從沒有人知道的靈魂水晶,現在都在秦逸手裡了,

除此之外,更不會有人想到,那麼多的寶藏,竟然全都藏在了天火臂鎧內,

「不好,我們快走,」

看到遠處不斷逼近,密密麻麻的那些黑點,秦逸臉色微微一變,

他雖然在冰火山內境界和實力得到了提升,畢竟還得到了天火寶藏,但是現在的他還不足以和這麼多的修道者抗衡,

而且秦逸可以清楚感覺到,正在飛來的這些修道者中,有一些境界遠遠超過他的存在,

這種感覺,讓秦逸甚至都感覺有些戰慄,

他忍不住猜測了一下這些人的境界,

天神七轉,天神八轉,天神九轉,或者是玄神境,

想到玄神境,秦逸當機立斷,拉住唐倩倩和白豬,就要從這裡離開,

秦逸沒有拋棄白豬的原因很簡單,一方面是白豬自己死死抱住了秦逸的大腿,一副「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會鬆手」的架勢,另外一個方面,就是秦逸覺得白豬還有用,

就在秦逸準備離開這裡的時候,天火山陡然之間,再度發生變化,

整座直插雲霄的山峰,像是一塊極有韌性的鋼板一樣,爆發出陣陣巨響的同時,竟然緩緩扭曲了起來,聲響越來越大,叫人驚心動魄,

「這是怎麼了,」唐倩倩雙手緊緊摟著秦逸的脖子,身子都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

秦逸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唐倩倩充滿彈性的鼓鼓胸脯上,兩粒凸起正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在自己的胸前研磨著,

這種奇妙的感覺讓秦逸覺得怪怪的,因為過去他從來沒有感受過,也沒有仔細去想過這件事,

哪怕是此刻各種未知的情況急轉而下,這種奇妙的感覺,依舊不斷衝擊著大腦,甚至讓人有種恨不得要沉迷進去的感覺,

轟隆,,

又是一聲轟鳴,冰火山此刻扭曲得就像是一根矗立在天地間的麻花,山峰的表面上,密密麻麻全都是觸目驚心的裂紋,大片的岩層、碎片,不斷向下墜落,山峰表面的岩石,因為扭曲,都擠壓得爆炸開來,有種開山裂石的氣勢,光是聲響,就足以將一個普通人震得血肉分離,

秦逸感覺腳下一空,身體就要墜落下去,不過與此同時,冰火山上,一股奇異的力量,有如實質一般,將秦逸給托住了,

「在冰火山坍塌之前,會被傳送出去……」

天火的話,這時候在秦逸腦海中響起,

「原來是這樣,」秦逸想明白了這一點,頓時稍稍就放鬆了一點,

不過還沒有等他完全穩住身形,突然之間,一聲大喝,猶如雷霆炸響,轟然而至,

「秦逸小兒,受死吧,」

轟隆隆隆,,

飽含怒氣的大吼中,一隻漆黑的手掌,破開雲層,猶如一艘遠古戰艦,朝著秦逸壓迫而來,

秦逸周圍的空氣,都停止了流動,變得像是膠水一樣粘滯,彷彿所有的生機,都要在這一刻泯滅,

「好強大的力量,」秦逸此刻,只覺得身體都不受控制,甚至呼吸都格外困難,好像有一座山,壓在了自己後背上,

巨掌壓迫下來,就在要抓住秦逸的剎那,冰火山最後的力量啟動,將秦逸、包括冰火山中剩下的修道者,一齊傳送了出去,

光影浮動之間,秦逸和唐倩倩、白豬,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巨掌緊隨而至,在一聲憤怒、不甘的怒吼中,巨掌狠狠一抓,就將冰火山像是豆腐渣一樣,給捏得粉碎,

在消失的剎那,秦逸目光朝著巨掌之後望過去,秦逸看到遠遠的地方,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臉頰消瘦、嚴肅,眼中彷彿有刀劍寒霜,手持一串念珠,站在蓮花上,光是眼神,彷彿就要將自己碎屍萬段,

依稀之間,秦逸覺得這個男子的輪廓,看著有些眼熟,

這個時候,秦逸感覺懷中唐倩倩身子一顫,低下頭去,看到唐倩倩目光緊盯著那個男子,眼中滿是驚訝、不解和恐懼的神色,聲音甚至都帶著一絲顫抖:「繆書常,他怎麼來了,」

聽到這個名字,秦逸心弦也是猛地緊繃了一下,

繆書常,玄神境的修道者,

秦逸現在才剛剛跨入天神境不久,雖然在實力上,已經擁有了斬殺天神二轉,抗衡天神三轉的能力,但是面對玄神,絕對沒有一絲勝算,甚至就連一點僥倖都不可能有,

「他居然來了,看來喪子之痛,已經讓他坐不住了,」秦逸不是一個面對困境,就會束手就擒的人,

哪怕是身臨絕境,秦逸也要硬生生,砸出一線生機,

「好吧,既然你來了,那就不要走了,」

呼啦,,

下一刻,秦逸眼前一花,和唐倩倩、白豬一起,被捲入了冰火山最後的傳送陣中, 轟隆隆,,

望著遠處崩塌的冰火山,繆書常此刻心中的怒火,根本沒有辦法用語言形容,

他是認識秦逸的,

在那幾大宗門發出必殺令的時候,他也讓手下的人接了一份,所以知道秦逸的長相,

而通過風雲閣的秘術,他也知道,自己兩個兒子的死,也和秦逸有著必然的聯繫,

原本以為,冰火山失去那股壓制的力量后,憑藉自己玄神境的實力,殺死區區一個秦逸,根本就是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輕鬆簡單的事情,

但是卻被對方逃脫了,

不僅如此,繆書常還看到,秦逸旁邊的那個少女,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抓住的唐倩倩,

只要唐倩倩一天沒有被抓住,他的心頭就始終橫了一根刺,雖然不至於寢食難安的地步,但是總會心神不寧,影響修鍊,

現在殺子的仇人,還有唐倩倩都近在咫尺的時候,卻被對方從自己手裡逃脫了,繆書常怎麼可能不生氣,

「冰火山最後的這個傳送陣,必然就和過去一樣,只是將進入其中的修道者傳送到周邊,不會送得很遠,」繆書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仔細分析,「只要我在這方圓五百里範圍認真搜索一番,一定能夠追查到他們的下落,而且不僅僅是我,現在所有的宗門,肯定都已經知道了冰火山的變化,

秦逸你之前最大的倚仗,不就是身處冰火山中這一點嗎,


現在你不僅不在冰火山裡,並且冰火山那不知道多少年的神秘力量,也都消失掉了,我倒要看看,你這次怎麼逃,


你能躲開十幾二十個修道者的追捕,可是你躲得開整個神界修道者的追捕嘛,」

想到這裡,繆書常頓時感覺心情好了一點,眼中閃過道道厲芒:「我很快就會讓你知道,惹怒一個玄神境的修道者,該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情,」

話音未落,他腳下的蓮花已經如同流星一般,托著他朝著遠處急速飛去,

周圍的空氣,都被切割開來,發出陣陣氣爆的轟鳴,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