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盡在不言中……

有的時候,大部分人都無法體會到這種精神層次,上升到一定高度的境界!

再看蔣少龍,此時已經攜著戴曉麗的手,與王琪琪、蘇彤面對面而立,膽子較小的蘇彤,率先撲進蔣少龍懷中,不顧一切的低聲抽泣起來。

「嗚嗚……唔!龍哥,這麼長時間,你到哪裡去了呀?害得人家擔心死了。」蘇彤輕柔似水的嗚咽聲,從蔣少龍寬厚的胸膛縫隙間,斷斷續續的傳了出來。

蔣少龍伸出右手,輕輕地撫摸著蘇彤的額頭,絲滑柔順的黑色長發,從手指末端一一滑落,心疼的安撫道:「好了好了,彤兒最乖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剛才在原始森林裡面遇到兩位好朋友,總不能打個招呼轉身就離開吧?只好停留了一會兒,跟人家嘮嘮嗑,敘敘家常啥的。」

一邊說著,蔣少龍一邊沖著蹲在原始森林與金黃色沙灘交界處,正蹲坐在地面上的黑豹跟金剛王使了個眼色。

看到蔣少龍投過來的異樣眼神之後,黑豹不禁與金剛王面面相覷,以它們倆的智商,當即就知道蔣少龍是什麼意思了。

可是,除了蔣少龍之外,已經有一個戴曉麗知道它們之間的秘密了,無論是黑豹?亦或是金剛王?都不像再讓第三個人知道自己在語言上,擁有與蔣少龍相互之間溝通的能力。

尤其是通過方才與蔣少龍的聊天,黑豹得知,王琪琪跟蘇彤平日里都十分嬌弱,萬一張口說話把她們嚇暈過去怎麼辦?畢竟,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不得已的情況下,黑豹只得傻乎乎的抬起右側前肢,沖著仍舊有些淚眼朦朧的蘇彤輕輕搖晃了幾下,那副模樣看起來萌萌的,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噗嗤!」

蘇彤頓時被黑豹的肢體動作給逗樂了,忍不住發出一記會心的微笑,不忘沖著黑豹頻頻點頭鞠躬,進行禮貌的還禮性動作。

黑豹當即順勢趴在金黃色沙灘上,故意別過臉去,不讓蘇彤看見自己的面部表情。

「我了個去,金剛王,你說剛才那個小妮子為什麼要笑?是不是瞧不起老夫?還是嫌棄我歲數大了?」黑豹十分沒有底氣的問道,連頭都沒有抬起來。

對於長時間在這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深居簡出的黑豹來說,終年累月都遇不見一個活人,更何況今天一下子碰到三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一張老臉也禁不住憋得有些通紅。

好在覆蓋在黑豹體表的毛髮,天生就是黑色的,除了它自己心知肚明之外,其他人一概不得而知。

當然,還有一個例外,那便是與黑豹相識上百年的金剛王。

黑豹與金剛王待在一起,哪怕其中任何一個有一丁點的心理變化,都會立即被對方輕易察覺出來,心有靈犀的層次可謂達到了滿級。

這不,黑豹剛一打蔫兒,金剛王便忍不住幸災樂禍的調侃道:「喲呵……沒想到啊,大名鼎鼎一把年紀的黑豹老兄,只不過是看到一名模樣俊俏的人類少女,竟然就會忍不住臉紅?難得啊,哈哈……」

「鄙視之!金剛王,你就看著笑話老夫吧。」

隨後,黑豹趁著大伙兒不注意,再次扭頭掃了蘇彤跟王琪琪兩個青春美少女一眼,滿臉鬱悶的解釋道:「不知道為什麼?老夫只要一看見那兩個女孩兒,就會打心底里產生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哦?是嗎?那我也瞅瞅……」對此,金剛王不可置否,但又不好再反駁黑豹,只能隨便答應一聲敷衍了事,希望儘快避開這個話題。

畢竟,即使王琪琪跟蘇彤再怎麼美麗動人?身材曼妙而又妖嬈?她們也始終是人類少女,在金剛王眼裡看來,肯定不如群落種族當中那幾隻雌性紅毛大猩猩更具有吸引力,魅力十足。

黑豹則盡不相同,它年輕的時候仗著自身有強化的本領,走過南闖過北,早就學會以人類的眼光去看待所遇到的漂亮女孩子。

蔣少龍也留意到黑豹眼神當中那一抹慌亂的變化,但卻沒有往心裡去,而是繼續左擁右抱,與三個心愛的女孩兒溫存起來。

突然間,蔣少龍腦海中靈光一閃,想起自己此行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於是,蔣少龍暫時將懷抱當中的蘇彤輕輕推開,沖著站在自己面前的三名青春美少女問道:「你們誰英語水平比較高一點?」

只見,蔣少龍的話音剛剛落下,戴曉麗第一個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這個結果早就在蔣少龍意料之中,因為,戴曉麗在m市海洋大學中與他搞對象的時候,便整天不著教室,出去到處吃喝玩樂、欺負弱小,哪裡還有心思上課?更別提英語了。

等了半天,見王琪琪跟蘇彤均低著腦袋沒有說話,蔣少龍不禁有點著急的催促道:「呃……你們倆是什麼情況?到底行不行給個信兒啊?」

聞聽此言,王琪琪指了指蘇彤,搶先回答道:「龍哥,彤兒妹妹的英文水平不低,有什麼需要幫忙可以找她,應該都沒有問題。」

孰料?王琪琪的話音還未完全落下,蘇彤便搖搖頭反駁道:「不是這個樣子的,龍哥,琪琪的英語等級才高呢,人家比不過她的。」

被兩個女孩兒這樣一說,蔣少龍當時就感到腦袋內部「嗡」的一下子,當時就頭大如鬥了。

無奈的情況下,蔣少龍只好伸出雙臂向兩側平攤,來回擺動了幾下,示意兩個女孩兒住嘴。

「我的姑奶奶們,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迫在眉睫啊!依我看,琪琪、彤兒,你們兩個也別再相互謙讓了,我有一個英文詞語需要你們幫忙翻譯一下,最好給出一個靠譜點的結果。」蔣少龍強調道。 王琪琪與四通不禁面面相覷,不約而同的點點頭答應道:「嗯……」

「你說吧,龍哥!」王琪琪繼續提醒道。

「嘶……」蔣少龍長長地吸了一口氣,面部表情看起來也頗為緊張。

再怎麼說,待會兒的結果,很有可能直接影響到,自己尋找盛卉下落這件事情,能否繼續順利的進行下去?

醞釀了好長時間,蔣少龍這才鼓足勇氣坦然說道:「starfalls!我需要最精確的字面翻譯,或者說最為通順的理解這句話也行。」

「starfalls……star……falls?」

「star……falls……」

此言一出,王琪琪跟蘇彤嘴裡分別不停地念叨著這個詞語,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個個秀美緊蹙,腦海中不停地回放著與之有關的一切信息。

約摸過了不到半分鐘的時間,王琪琪與蘇彤同時滿臉興奮的瞪大雙眼,不約而同的喊道:「隕落星辰!」

王琪琪首先解釋道:「無論這句話代表著什麼意思?它的字面含義,肯定是由星星跟失落、墜落兩個詞語組合而成,連在一起便可以理解成為隕落星辰,或者星辰墜落之地。」

隨後,蘇彤也就自己所發表的見解侃侃而談道:「龍哥,琪琪說的沒錯,不僅如此,而且我曾經還看過一部美國連續劇大片,片名就叫做starfalls,隕落星辰,一共有四季呢,每季十二集,非常刺激,視覺感官也同樣為一流!」

剛剛說完這些話,蘇彤當即吐了吐可愛而又性感粉嫩的丁香小舌,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又多嘴了。現在這個時候,誰還會有心思聽自己講解有關於美劇的事情呢?

不曾想,蔣少龍卻一遍又一遍的重複道:「隕落星辰?星辰墜落之地?隕落……星……辰!」

蔣少龍嘴裡一邊嘟囔著,一邊在金黃色沙灘上不停地踱來踱去,面部表情相當的嚴肅,以至於王琪琪、蘇彤等人看起來感覺有點僵硬,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就更加不必提上前詢問了。

「呼……呼呼呼……」

一陣冰冷刺骨的海風吹過,蔣少龍不禁抬頭凝望正前方,一輪紅日已經接觸到海平面最頂端。

夕陽西下,蔣少龍這才意識到,折騰了許久,不知不覺中天色漸晚,再這樣待下去的話,自己倒沒有什麼問題。

以王琪琪跟蘇彤嬌弱的體質,再加上穿著的衣服十分單薄,肯定會得瑟感冒的。

值此非常時期,蔣少龍可不想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生病,更不願意讓她們受到半點傷害。

如果有可能的話,蔣少龍寧願用自己的身體,來替心愛的女人們,承受全部的痛苦!


想起黑豹跟金剛王還在自己身後等著呢,蔣少龍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於是,蔣少?蔣少龍沖著王琪琪等三名青春美少女提議道:「琪琪、小彤、曉麗,你們一定餓了吧?外面這麼冷,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回住處去吧,省得待會感冒著涼了,大衛告訴我,基地里有各種各樣的美食可以挑選哦。」

「呼嚕……嚕……」

蔣少龍頗具挑逗性的話音剛剛落下,不知是誰的肚子抗議起來,惹得眾人均忍不住開懷大笑,正好藉此放鬆一下無比緊張的心情。

笑過以後,王琪琪這才點頭答應道:「嗯……龍哥,那你今天晚上會留下來跟我們姐妹三個在一起嗎?」

說完這話,王琪琪怎麼尋思都覺得有點不對勁兒,似乎很容易引起別人的誤會,原本被海風吹得煞白煞白的一張小臉,頓時變成熟透的小蘋果,看上去蠻可愛的,十分招人憐惜。

「呃……」

低頭思慮了片刻,蔣少龍並沒有立即給出確認的答覆,出言解釋道:「今天晚上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剛才離開的時候我已經跟島主約好了,想必你們幾個也都知道了。」

其實,對於蔣少龍來說,島主跟黑豹、金剛王同樣重要!

因為,他們都有可能幫助蔣少龍,找到有關於盛卉下落的線索。

「哦……龍哥,是我太任性了,還是尋找盛卉姐姐重要!」王琪琪十分乖巧的說道。

蘇彤也懂事的點點頭,隨聲附和道:「龍哥,你有事去忙就好了,不用管我們,人家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

對於王琪琪、蘇彤的反應,蔣少龍感到頗為欣慰,挨個給三名青春美少女來了一個充滿愛意的擁抱。

隨後,蔣少龍輕聲說道:「我們走吧,抓緊時間,等會兒天就徹底黑了……」

「嗯!」三位少女齊聲點頭答應道。


就這樣,蔣少龍走在隊伍最前方,蘇彤、王琪琪、戴曉麗跟在他的身後。

見此情景,黑豹跟金剛王相互對視了一眼,默契十足的一頭鑽進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悄無聲息的跟在蔣少龍等人身後。

由於黑豹、金剛王在那些負責巡邏的島嶼衛士眼中,屬於絕對危險性物種。


因此,為了避免雙方偶然相遇之時,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黑豹與金剛王故意主動隱藏自己的蹤跡。

只見,金剛王與黑豹剛剛鑽進原始森林之中,周圍的低矮灌木叢,以及長勢茂盛的草堆,便傳出一陣「沙沙」的細響聲。

如果換做是普通的小動物,肯定會以為這隻不過是微風吹過時造成的自然現象罷了。

可是,別忘記了,黑豹與金剛王均非等閑易於之輩,即使那些躲藏在暗中的傢伙再怎麼小心仔細?也難免會在它們面前露出馬腳。

「唔……」

「吼!」


金剛王與黑豹同時發出一記低吼聲,表示自己正處於慍怒的狀態之中,逼迫躲藏在暗中的傢伙儘快現身。

「沙沙沙……」

孰料?一陣陣輕微的細響聲過後,就在黑豹與金剛王均緊張不已的注視著周圍的環境變化之時,一隻又一隻渾身上下披滿紅色毛髮的大猩猩們,紛紛從周遭的茂密叢林之中,心不甘情不願的鑽了出來。

「呼……」

金剛王見狀不禁徹底放鬆戒備,長出了一口氣,故作不滿狀開口質問道:「不是都已經讓你們回去了嗎?還跟著我幹嘛?還嫌不夠添亂的嗎?」

聞聽此言,現場數十隻紅毛大猩猩們不禁面面相覷。

再怎麼說?金剛王畢竟也是整個紅毛大猩猩群落的首領,它向來說一不二。

可是,今天卻沒有一隻紅毛大猩猩聽從它的命令,乖乖的返回族群生活的領土範圍之內,令金剛王感到自己在蔣少龍跟前顏面掃地,沒有當場震怒大發雷霆,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嗷嗚……」

「吼吼!」

終於,一隻通體長滿稀疏紅色毛髮的小猩猩,從「包圍圈」之中鑽了出來,一頭拱進金剛王的懷抱里。

「唔……嗷嗚!」

再看那隻幼年紅毛小猩猩,處於金剛王懷中不停地磨蹭著,似乎在趁著金剛王還愣神之際撒嬌,嘴裡不停地發出一陣陣低鳴聲。

無奈的情況下,金剛王只好放棄追究其它紅毛大猩猩的責任,輕輕地將幼年紅毛小猩猩放到地面的草叢中,瓮聲瓮氣的叮囑道:「臭小子,趕緊跟你媽回家去等著老子,別出來到處亂跑,小心把你的屁股打開花!」

金剛王雖然嘴上說得比較嚴厲,但是,它前前後後恐嚇過幼年紅毛小猩猩不下數十次了,卻從未有一次捨得動手教訓自己的兒子。

「嗚嗚……」

發現佯裝惱怒的金剛王面色有所不善,幼年紅毛小猩猩也不敢造次,圍繞著金剛王轉了幾圈,發出幾記嗚咽聲,這才悻悻離去。

期間,幼年紅毛小猩猩一步三回頭,眼神之中儘是對金剛王的崇拜羨慕之情。

當然,其中難免也會夾雜著一絲畏懼之情!畢竟,金剛王再怎麼說也是幼年紅毛小猩猩的父親,那副威嚴的形象,是與生俱來的,也成為父子倆之間,一道永遠無法逾越的「鴻溝」!

待幼年紅毛小猩猩返回母親的懷抱之中,其它紅毛大猩猩們,簇擁著這隻雌性紅毛大猩猩,轉身鑽入茂密的原始叢林之中。

目送紅毛大猩猩群落的所有成員,一個不落的離開現場,金剛王這才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與黑豹繼續往前方匍匐前進,每走一步都顯得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驚動了島嶼衛士。

一行人按原路返回,走了大概能有二十多分鐘,蔣少龍這才覺得周圍的環境逐漸變得熟悉起來,不再顯得那麼陌生。

恰巧此時,一連串的腳步聲,從對面的金黃色沙灘上傳了過來。

放眼望去,蔣少龍看到了一支為數七人的島嶼衛士巡邏小隊,正端著m16a4半自動步槍等標準制式武器,排列整齊的向自己這邊巡邏過來。

很顯然,島嶼衛士巡邏小隊,也在同一時間內發現了蔣少龍等人的存在。

只見,為首那名島嶼衛士小隊長的面部表情頗為凝重,當即一聲令下,包括他本人在內的七個島嶼衛士,均手持m16a4半自動突擊步槍沖了上來,一副警惕性十足的樣子。

雖然,這支島嶼衛士巡邏小隊當中,或許有人在前不久與蔣少龍有過一面之緣,也清楚他跟島主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不一般。

但是,島嶼衛士們並沒有接到相關的通知,更不會允許有人私自擅闖刺客聯盟分部基地公認的禁地。

所以,在第一時間內將蔣少龍等人包圍起來,也實屬職責範圍之內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蔣少龍沒有發火的原因所在。 當為首那名島嶼衛士巡邏小隊的隊長,利用刺客聯盟分部基地成員們內部通訊系統,與島主取得聯繫,確認完蔣少龍的身份之後,態度也才有所緩和,變得客氣了不少。

蔣少龍並沒有因此而斤斤計較,只是聲明自己是因為迷路,才不小心誤闖刺客聯盟分部基地的禁地。

隨後,蔣少龍又客客氣氣的向島嶼衛士巡邏小隊隊長,詢問了返回臨時駐地的正確前進路線,這才相互道別離開此地。

一路無話,蔣少龍的腦海之中,始終都在不停地回放著屬於大白鯊的幾枚記憶碎片,每當盛卉那道熟悉的背影,赫然映入蔣少龍眼帘中之時,他便會感到自己的心臟,莫名的疼痛起來,整顆心都揪在了一起!

甚至,蔣少龍心裡總有一種非常強烈的預感!

盛卉沒有死,她還活著!只不過,盛卉現在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急需自己的救援。

蔣少龍決定,待會兒將王琪琪等人送回臨時居所之後,就立即帶著黑豹跟金剛王去尋找島主,大家坐在一起好好聊聊,說不定能有什麼線索呢?

如果時間充足的話,蔣少龍還打算找個清凈的地方,將大白鯊的記憶碎片從頭再查看一遍,防止自己之前瀏覽的速度太快,錯過什麼關鍵的細節之處。

這一次,蔣少龍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完成複查。

因為,蔣少龍早在第一遍梳理記憶碎片之時,便已經將絕大多數毫無請報價值的記憶碎片,給全部就地銷毀了。

蔣少龍這樣做的後果,導致與記憶碎片相關聯的那段記憶,隨著記憶碎片被銷毀,也會從蔣少龍的腦海之中徹底消失,從而起到減輕蔣少龍大腦運轉負荷的目的,提高運作效率。

至於那一小部分剩餘的記憶碎片,不是蔣少龍認為還有一定利用價值的,就是很有可能與盛卉有關的,只不過沒有出現盛卉本人的身影罷了。

打定主意過後,蔣少龍感到整個人都有一種莫名的悸動,彷彿已經看到了代表勝利的曙光,就在前方不遠處。

不僅如此,還有失蹤已久的盛卉,也站在黑暗的邊緣地帶,正沖著蔣少龍不停地揮手,那曼妙的身軀,以及令蔣少龍夢回縈繞的面龐,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真實,差一點就讓蔣少龍深陷其中,久久無法自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