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手持尋常刀劍的同學,身影飄飄忽忽,不時揮動手中的刀劍迎向一隻只鋒利的豺爪,劍爪相擊,爆起團團簇簇藍色的火花,有如金石相撞。

一些身輕體健的同學,手中的刀劍雖然不能奈何皮燥肉厚有如金石的豺狗,但每每借勢之間,身子躥射而起,然後如風中的樹葉般恍恍悠悠的下落,如此反覆,慢慢的飄出如虎似豹的豺狗軍團。

這些同學中,雖然不乏一些高手,置身獸羣如入羊羣,大旗漫卷,刀劍縱橫,不斷將數十上百頭豺狗砍死絞碎,但依然有爲數不少的同學,同樣被兇殘成性的豺狗揮爪撕得血肉橫飛!

紛飛的殘肢斷腿被一頭頭豺狗揮爪丟入嘴中,嚼得嘎嘎嘣嘣的響。

這是一場戰爭!

人獸之間,不同靈種之間,根本沒有對話的可能!

人與野獸無異,只有消滅對方纔能保存自己。無所謂英雄不英雄,戰鬥蛻變爲最原始、最獸性的形式,誰不能耳聽八方、不能眼疾手快,誰就會被送入地獄!

面對百萬級的獸潮,王琛無意做英雄,也做不了英雄!

不要說洞天級的法寶,就連鎮域級的法寶,每一揮每一擊,都不是一件輕鬆愜意的事情。

何況對於他這種志存高遠有做臭狗屎潛質的帝國青年來說,哪怕無意間解救了身邊命懸一線的同學,就像個做了好事不求回報不圖名的英雄一般,面對一雙雙投射過來的驚惶、感激、奇異的目光,連頭都不擡,繼續奔行如風的搜尋着滿地殘屍中含藏的藍精核。

每每收穫一枚,王琛都會扯開嘴角哈哈大笑,雙眼放光的在手上掂一掂、看一看,抖手收入金龍鐗內蘊的空間之中。

不少得救的同學,三五成羣的聚在一起,看着他議論紛紛。

……

王琛的表現確實驚採絕豔,如他這般砍瓜切菜般屠殺豺狗羣的大有人在,但如他這般,驚得豺狗羣紛紛遠離,彷彿認同他王者般的地位一般,絕無僅有!

能考入荒甲學院的,沒幾個慫的,不少脫離危險的同學,當即有樣學樣,紛紛掏出藍精核提煉設備,開始了發財大計!

“表姐,等等我!”

沉浸在發財大計之中的王琛,突然被這個熟悉的聲音驚動,扭首之間,驚見一襲白披風的嵐嵐,驚呼一聲,邁開修長的雙腿,時不時的騰空而起,瞬間後來居上,很快就將岫岫甩開十幾米遠,竭力追趕着秦奐鈕越來越遠的身影。

王琛心神一蕩,想起先前嵐嵐“嚶嚀”一聲,風情無限玉體橫陣悽悽荒草之間的動人身影,邁步之間,就要來一場英雄救美的傳說。

陡然之間,聞聽嵐嵐緊接着驚世駭俗的話語,恍如平地一聲雷,瞬間雷王琛裏焦外嫩,如同急剎車般停下腳步,臉色變得古怪無比! 異域星獸此起彼伏的嚎叫,令人心膽俱裂!葳蕤如小樹的草叢間,不時露出它們猙獰的腦袋,迅捷如風,如虎似豹!

嵐嵐扭頭望了望上百頭豺狗排成一道弧形的散兵線,漸漸呈半包圍將自己和表姐裏三層外三層的圈定,花容失色。

她陡然聽聞表姐絕境之中吐露的幽怨心聲,心神一震,眼珠一錯,當即幽怨的附合道:

“姐夫,那天我鼓起勇氣鑽進你的被窩,也彷彿聽到有個聲音對我說:姑娘,牀上哪個男人是個蓋世英雄……你真以我是因爲好奇,亦或圖你幾個臭錢?再說,如今的高仿伴侶型機器人,個個俊美無比,就連那【話】兒的觸感和溫度也尤勝真人,我要不是喜歡你……”

【歲寒三友】

神奇的小飛龍,對於王琛屠殺遠房龍子龍孫埋頭撈金毫無捨生忘死救助遇險同學的行爲,連一丁點【品頭論足】的興趣也沒有,將尾巴纏在他束髮的紫金冠上,蜈蚣般節肢狀的身子藏在他雞窩般如柴的亂髮中,不時懶洋洋地探出頭來,腥紅的舌頭輕輕一卷,就將滿地豺屍身上不停嗡嗡飛起,如烏雲蓋月般躥向王琛身周的寄生藍蝨、跳蚤、牛虻吞入腹中。

這些豺狗身上大大小小的寄生蟲,口器驚人,一盯一個包!含有濃烈的神經毒素,不少被困的學子,無懼兇殘悍勇的豺狗,卻栽在無盡的寄生蟲長長口器的之下,瞬間僵在當場,不等豺狗暴擊,已然被鋪天蓋地的寄生蟲淹沒。

等烏雲般的寄生蟲嗡嗡飛躥而起時,只餘一架森森的白骨,橫臥當場,魂斷夢消!

小飛龍此舉,到是令王琛受益匪淺。

……

王琛邁步奔襲,欲要風風火火的救援嵐嵐同學時,小飛龍不屑的譏嘲道:“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王琛呵呵笑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同學有難,我義不容辭!”

“那麼多同學被百萬級的獸潮圍困,也沒見你丫的救死扶傷!”

小飛龍聞言嘎嘎笑道:“臭小子,你無恥的樣子,很有龍爺我當年的風采。想當年,龍爺我穿越億萬時空,回到一個個雍容華貴趾高氣揚的神妃魔妃的美少女時代,信誓旦旦的告訴她們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一杆龍槍縱橫四海……”

聽得王琛連番白眼,陡然聞聽嵐嵐投懷送抱的往事,腳步當即一頓。


更讓王琛心頭酸溜溜的是,只見秦奐鈕腳步不停,心有不捨扭頭道:“嵐兒,你說得就跟真的是的?哥久在花叢征戰,還是分得清大姨媽和落紅物的?”

此言有如一聲炸雷。

炸得王琛當即蔫頭巴腦的站定當場,神情沮喪至極。

小飛龍金睛轉動,探頭見王琛沒來由的吃飛醋,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無情的打擊道:“小子,透過時間線,老龍我發現你不僅過往的歲月中命犯天煞孤星,未來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兒去,趕緊學那個小姑娘,弄一個仿生伴侶型機器人,以你們人類的科技水平,那種機器人除了大腦是生化芯片之外,全身其他構件與真人無異,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惱羞成怒的王琛,毫不客氣的劈頭蓋臉的高聲打斷道:“臭蟲,彆嘴碎得跟個老婆娘的裹腳布似的,又臭又長,煩着呢!”

“你看啊,自從有了這種高仿伴侶型機器人,就連傳統的【娼】【妓】業也全軍覆滅,作爲大齡青年,你應該聽老龍的建議……”

碎嘴嘴的小飛龍半天才反應過來,氣得在他頭上翻騰,聲音嘎然而止,唳聲道:“臭小子,不許你叫我臭蟲……”

王琛感一縷殘暴的氣息陡然生髮,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龍威難測!

龍這種神奇的生物,時而向人們展露出天龍般神祕優雅的氣質,時而展現出天上地下唯我獨尊漠視一切生命的殘暴氣息。

王琛趕忙擠出一絲笑意,道:“龍爺,天龍大爺,君子動口不動手!你有點涵養好不好!我這樣說話,代表了咱們的感情親密無間……”

王琛討好的話語連珠炮似的迸出,才感到頭頂這隻小臭蟲邪惡兇殘的氣息如潮水般褪去,小心肝不爭氣的撲通撲通的跳動不休。

小飛龍陡然升騰散發的氣息,確實令王琛感覺到了一股危險陡然降臨,無比兇殘無比邪惡,天然帶有一種漠視一切凌駕衆生之上的氣息,令他心肝連顫。

餘怒未息的小飛龍擺動起堅硬的尾巴,“噗嗤”一聲扎入他的腦殼之內,痛得王琛如同被蜂王踅了一下,嘴角一抽,強忍住怒氣,吭哧吭哧的倒吸幾口涼氣。

“狗屁!什麼動口不動手,這不過是弱者的理由,很不幸,老龍不吃這一套……”

小飛龍霸氣無雙的連連豎尾狠狠的踅了幾下,直到王琛連連求饒之後,才慢吞吞的道:“今後你可以叫我臭狗屎,但不許叫我臭蟲,好歹我是一頭神龍,龍中的霸主,讓滿天神魔知道你這個小鬼叫我臭蟲,還不讓那些個壞蛋笑翻了天……”

“狗日的,能叫臭狗屎,不允許叫臭蟲,這都是什麼事啊!”

王琛聽得連翻白眼,心道:“這傢伙不僅不是個善碴,腦子還有問題,得想個辦法將它驅離!”

他心事重重的琢磨半天,一時片刻卻也沒有無計可施。

這個時候,遠處的嵐嵐咬了咬粉嫩的脣,氣鼓鼓的應聲道:“人家和表姐一樣,冥冥之中,也聽到了高天之上那個虛無縹緲的聲音,遂爬到門縫上、見你摁倒表姐的氣勢,恍惚之間,感到你渾身升騰起一股【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蓋世英雄氣概……想不到,到頭來鏡花水月一場空,你這個無情的人!”

魔咒一個又一個強勁的丟出來,令秦奐鈕陡然停下匆匆的腳步,抖手之間,手中的大弓消失,已然握住一杆尺餘長的【修羅槍】

“原來我是岫岫和嵐嵐心目中的少年英雄,天命之子!”

秦奐鈕的心徹底被點燃了,只覺渾身暖流涌動熱血激盪,呢喃之間,轉身回掠,勢如瘋虎的迎向咆哮而來的豺狗羣,手中修羅槍光芒流轉,哈哈大笑,豪情衝雲霄。

秦奐鈕踏步如飛,氣勢一步步高漲,手中的修羅槍彷彿感應到他的氣機,光芒流轉,槍桿越來越粗越來越長,槍頭和槍桿接合部,竟然浮現出一圈圈森然的鱗甲,如同怒龍逆鱗賁張,烏黑鋥亮的槍頭如同碩大的菱形黑鑽一般,寒光凜冽!

“岫岫妹子,嵐嵐妹子,我親親痛痛的小心肝,你們別怕,這杆戰槍是我那死鬼父親留給我的超級法寶,無比接近【鎮域級】法寶,我一直不敢在人前使用,怕被家族那幫見寶眼開的兄弟們搶走!”

秦奐鈕奔行之間,氣勢越來越磅礴,一襲白袍獵獵飛揚,恍如征戰沙場的少年羅成,疾速奔向危在旦久的岫岫,大笑道:“此槍一出,神鬼劈易,不要說區區百十來頭豺狗,即便是一頭張牙舞爪的蛟龍,哥今天也要做個屠龍勇士!”

嵐嵐望着如一道白光掠過的身影,輕咬粉脣,若有所思的樣子,臉上的笑意像花一樣,一點,一點的綻放,“咯咯”笑道:“姐夫,你就是小妹心中最最最偉大的英雄……”

“小嵐,看你偏宜姐夫今日大展神威,大殺四方!”秦奐鈕扭頭大笑不已,奔行之勢不停。

岫岫感到自己的肩背處陣陣涼風掠過,全身冷汗蹭蹭蹭的流,忍不住回頭一瞅,連連驚呼:“我命休矣!”

只見幾頭率先追上來的豺狗,瞬間人立而起,一縱一跳的揮爪之間,一根根匕首般鋒利的指爪自她肩背處掠過,光潔如玉的肩背、渾圓上翹的豐臀……瞬間留下一道道深可見骨的血口子。自己獵獵飛揚的長髮,被勁風掠過,根根青絲無聲無息的斷開,如同吹毛斷髮的數道刀光掠過一般,驚聲尖叫道:“秦奐鈕,老孃都快被撒碎了,你再這樣得啵得啵的嘴碎,就等着給我立衣冠冢吧!”

“寶貝兒,別怕,哥來也!”

秦奐鈕意氣風發,開口叱喝,氣勢如虹的暴掠而起,修羅槍如一道閃電般,劈向岫岫身後接二連三跳起暴襲的豺狗。

這一下暴起,修羅槍如一道恐怖的流光,帶着他快若電光的身軀,恍若流星劃過蒼穹!

“呼!”

【一槍光寒十九州】

修羅槍暴發起奪目寒芒,陡然透槍而起,如同“突突突”的機關槍般,那頭暴起襲向岫岫的豺狗,如鋼似鐵的皮毛,瞬間如同篩子般,被千百道寒芒透體而過,鮮血四濺,撲通一聲跌在地上,沒了聲息。

嗤嗤嗤!

秦奐鈕身隨槍飛,修羅槍悍然擊入豺狗羣,幾近鎮域級法寶的威能,被他驅使之間,千百道寒芒連連四散迸濺,如同披頭散髮的銀柳樹般,瞬間將數十頭豺狗紮成篩子,紛紛墜地而亡。

轟隆!


槍尖掠過獸羣,轟隆一聲刺在地上,寶器之光陡然暴發的威力,當即將葳蕤的草地炸開一個深達數尺、方圓畝許的大坑。

強勁的衝擊波,將數十頭嗷嗷叫着衝鋒在前的豺狗盡數埋葬,幾乎有點王琛揮舞金龍鐗的威勢。

秦奐鈕瞥了瞥岫岫和嵐嵐望着他如同見了鬼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人生得一知己,足以!沒想到我秦奐鈕自從死鬼父親走了之後,窩窩囊囊的活了十幾年,居然時來運轉,並蒂花開……”

說話之時,早已悍然衝入前赴後繼奔襲而來的豺狗羣中,夷然不懼,一杆修羅槍使得如同【千樹萬樹梨花開】一般,挑東打西,大殺四方,威風凜凜,在幾百頭呈散兵線圍上來的豺狗羣中,勢如砍瓜切菜般連連刺死挑飛一頭頭重達千百斤的豺狗,有如閒庭信步!

英雄救美投懷送抱的好事,看來王琛再次無福消受了,小飛龍突然之間說出的一席話,令心情沮喪的王琛心中一動。

“臭小子,通過讀取古玄虛的記憶,老龍我琢磨一番,對這個世界已然洞若觀火,倒是發現了一個對你至關重要的祕密?”

“哦,說來聽聽?”

或許這件事很重要,小飛龍略顯慎重的道:“你福緣不錯,植入荒種之後,根本就沒有虛弱期,陡生的力量不僅至剛至強,扛起【萬兒八千斤】的巨鼎也不在話下,遠超同儕。就連五臟六腑都已然如鋼似鐵,鼓動間渾身筋骨嘁哩喀喳的有如雷鳴,氣血奔涌有如江河激盪,但你一日不解開祖宮丹田混沌的障壁,就不能提升人甲親和度,難有寸近!” 就跟物理學上——零度之上曰水,零度之下曰冰一樣,人性從常態走向變態,並非不可逾越的天塹!

有着瘋子稱號的愛因斯坦說:“想象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爲知識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了世界上的一切,推動着社會進步,並且是知識進步的源泉。”

這也是應試教育下思維固化的好學生,後來沒有哪些個調皮搗蛋生混得風聲水起的原因之所在吧。

資質俊秀到變態的故事,莫過於令人心肝咚咚跳個不休的人獸之戀:比如毛驢操的、人狐戀的、人蛇情的……

更有坊間傳聞,或寂寞或好奇或無聊的春閨少婦,被小狗的鞭勾住了,最後不得不求助醫生的手術刀……真可謂,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世人皆說蛟龍性【淫】,殊不知神祕優雅的天龍更是【淫】棍的祖宗!像什麼泰坦巨蟒、帝王鱷、劍齒虎、狂鯨鯊等等史前巨獸,全都是蛟龍雜交的後裔,一杆龍槍真正是生冷不忌葷素通吃!

小飛龍喋喋不休的給王琛講些“孤陰不長,獨陽不生,精滿自溢,春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歪理邪說。

聽得王琛滿頭黑線,心中嘀咕不已。要不是盼着小飛龍講講如何掃清祖宮丹田煙雲漠漠的混沌障壁,從而踏上【人甲親和度】的快車道,都恨不得立即用兩個棉球塞上耳朵眼。

而且,小飛龍口中的神魔世界,居然沒幾個仙風道骨的品種。在它的口中,滿天神魔差不多都成了蚱蜢、蟑螂、蝦蟆、蜘蛛、螻蟻之屬,傻頭傻腦的縱橫在星系般的瓜田之中,有如井底之蛙!


這些高天之上的真相,令王琛心中震驚連連,就連瘋魔般探手收割藍晶核的動作也爲之一頓。

【大荒歷】千年以降,荒古帝國修爲最高的人,當屬荒古大帝,其植入體內的荒種,通過換髓、造血、壯筋、養氣、開神等等匪夷所思的殖裝演進,不僅讓身體還原到胎息狀態,將渾身細胞改造得活力四射完美無缺,甚至連每一個毛孔都被荒種生成的超級納米機器人盤踞,輕輕一動,就跟牛魔王抖落一身跳蚤蝨子,蹦跳之間,大小由心,如虎如豹似龍似蛇,一人就堪比千軍萬馬,橫掃八荒六合,敵人望風而逃。

而就連九星通神的荒古大帝,孜孜以求的就是跨越【海上明月】,踏上香氣四溢的桂花樹,在【寂寞嫦娥揮廣袖】的蔓妙舞姿中,踏入神魔的世界。

在世人的想像中,【自混沌初分,輕清之氣上揚爲天,重濁之氣下沉爲地。天是一團清氣,清氣扶託神宮天河,有神魔居所】


如果霞舉飛昇的人,入目就見黑壓壓的一片臭蟲,不知會不會崩潰!

上帝是愛人類的?!

或許就跟持齋唸佛的老太太,捨不得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傳說滿天神魔擁有無邊法力,億萬化身,神遊天地,慈航普渡,周天世界盡在掌握;而西天大雷音寺的佛陀,更是人手一個紫金鉢盂,內蘊億萬萬星沙,盡皆周天星辰所煉,恍若恆河星沙,端的神奇,手筆之大,令人瞠目結舌。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連滿天神魔都不過是一隻只小蟲子!這些重磅消息令王琛心頭禁不住的一片苦澀,成功植入荒種帶來的喜悅不翼而飛,探手之間,如魔如神的捏碎一顆豺狗依舊跳動的心臟,手持一枚鮮血淋漓的藍晶核,沉默半晌,想起【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的醒世恆言,一懷愁緒盡去!

他呵呵笑道:“龍小強,別淨扯你哪些龍槍一抖,滿天青春美少女的神妃魔妃含羞帶怯的光榮歷史了,還是說說,如何破解丹田障壁的正事吧!”

小飛龍不愧是超原始時間神龍的一縷殘念幻化,伴着獸潮暴動帶來的相互廝殺,無盡獸魂如同梅雨季節黏糊糊的潮溼空氣般,波翻浪涌地涌入它蜈蚣般節肢狀的軀體內。

伴着攜帶異獸全身血氣神精華的獸魂涌動如潮,小飛龍時不時的腹響如雷,彷彿天上轟隆隆滾動的雷聲,每一聲炸雷響過,它節肢狀嶙峋的軀殼上,就會閃現出兩扇如同流雲般的羽翼,輕輕一振,隨即收斂,扇動的速度快得肉眼根本不能捕捉,如露亦如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