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許是感覺到自己的丟臉舉動,葉老故作嚴肅地咳了咳,敲了一下慕寒雪的腦袋,惡狠狠地說道:「死丫頭!就你這個水平還想煉還魂丹,給我回去好好練習,先晉級為聖級煉丹師再說!」

「哦~」慕寒雪忍著笑,摸了摸腦袋,不情願地說道:「這不都得看緣分嘛~對了,老頭子,給我講講你當時煉製還魂丹的經過,讓我參考參考唄~」


「哼~」葉老不鳥她,誰讓這個丫頭剛剛笑他的!

「葉老頭~」慕寒雪神秘兮兮地湊到他面前,小聲說道:「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葉老睜開一隻眼睨著她,哼了哼說道:「你這丫頭能有什麼好地方?」

「絕對是好地方~」慕寒雪詭異一笑,四周的場景一陣變化。葉老虛著的眼猛然瞪大……

「這,這……」葉老看著眼前綠水青山,藍天白雲,元素充裕,不時地有一些魔兔跳過。更讓他震驚的是,在不遠處的屋子,它的周圍到處都種滿了藥材!好吧~雖然很不情願,但是葉老不得不承認,這裡的確是個好地方!

「娘親~」小鼎立刻蹦蹦跳跳地向慕寒雪跑來,露西等人也跟著跑來。想著慕寒雪已經很久沒有進來了,他們都怪想她的~

「雪兒~你都好久沒來看人家了~」利昂憑藉著手長腿長,第一個撲上去將慕寒雪抱在懷裡。龍溟額角青筋跳了跳,臉黑了……

「滾開,死人妖!」露西一把踹開利昂,將慕寒雪抱在胸口,激動地說道:「雪兒啊~我想死你了~」慕寒雪小臉貼著她胸口那兩團肉,好想哭啊……

「娘親~」「姐姐~」小鼎和火舞一邊一個坐在蟻王的肩上,朝著慕寒雪伸了伸手,慕寒雪一手一個接了過來。青鸞站在一邊,柔柔地笑了……

葉老獃獃地看著眼前的俊男美女,忍不住嘴角抽了抽,神情古怪地看著慕寒雪,扭捏了一會兒,看了看龍溟黑得快成鍋底的臉,小心翼翼地問道:「丫頭啊~這個……該不是你的……額……後宮吧……嘖嘖,口味真重啊……」

剛一說完,地下突然一片震動,龍溟一把抱起慕寒雪跳了開來,其他人也自動閃了開來,徒留下葉老一個人在那裡莫名其妙……

「轟隆隆」一條觸手從地中冒了出來,葉老「啊」地一聲飛了出去……

「咦?我剛剛好像聽見有人在叫?哎呀~沒看見就算了~」千年王嘀嘀咕咕了一會兒,小眼睛四處看了看,歡脫地向慕寒雪跑來:「小丫頭~什麼時候幫我煉丹?我白蓮都準備好了!」

慕寒雪擦了擦汗,這個老章魚每次都喜歡從不同的地方以詭異的當時出場。明明是神獸巔峰,卻不喜歡化形,美名曰:「這樣更有氣勢~」

慕寒雪好不容易把被千年王甩出去的葉老找了回來,幾人坐下喝了杯茶,沒想到葉老頭竟然和老章魚一拍即合,瞬間成了知音。於是乎,葉老頭不肯離開了,老章魚也不纏慕寒雪給他煉丹了……

***********************************************************************************************************************


是夜,慕寒雪送走了龍溟,回去陪慕雲萱。待慕雲萱睡著了之後,她悄悄進入星夢空間,推開煉丹室的門,皺了皺眉頭,向葯苑走去。

只見葉老頭蹲在一株夢離花面前,小心翼翼地撥弄著它的葉子。慕寒雪靜靜地坐在他身邊,陪著他,看著他……

「曾經有個男孩,他的父親是煉丹師公會會長,母親是煉丹師公會大長老,出生於修丹世家的他自小便十分有煉丹天賦,年僅十五歲,便已經成為了靈級煉丹師。他的父母都以他為驕傲,人人都說,不愧為東大陸第一聖級煉丹師夫婦的孩子。原本他的生活就是煉丹,煉丹,再煉丹,最後繼承發揚煉丹師公會……」葉老淡淡地說道。慕寒雪坐在一邊靜靜地聽著,她知道,葉老在講自己的故事。

「然而,有一天,他的父親突然帶回了一個男孩,一個瘦瘦小小的男孩……」葉老閉上雙眼,嘴角掛起一抹苦澀……

今日一萬二

!! 葉老閉上雙眼,苦澀地哽咽了一下,繼續說道:「自從那個男孩的到來,他父母一直爭執。原本溫柔善良的母親性情大變,甚至幾次想要殺了這個男孩。他冷眼旁觀著母親不時地對待這個可憐的男孩下毒手,不是因為那個男孩是他父親在外犯的錯而留下的同父異母的弟弟,而是因為他的本性就是如此薄涼。從小就被當做機器一樣培養煉丹的他,對於任何人都不抱有情感。然而,有一天,當這個弱弱小小的弟弟滿身是傷地現在他面前,笑著將他一直苦於尋找的藥材遞給他的時候,他沉寂多年的心突然活了過來……他開始慢慢關注這個堅強又可愛的弟弟,他開始教他煉丹,時不時地會從母親手中不經意地將他救下。直到有一天,年少氣盛的他研製出一顆新的丹藥,可是卻沒人相信他。他很憤怒,很絕望,就在那個時候,他的那個弟弟毅然決然地替他試藥!他成功了,那顆丹藥讓他一舉成名,成為東大陸最優秀最年輕最有潛力的煉丹師!」

慕寒雪點了點頭,帶著一絲震驚幾不可聞地說道:「東大陸第一煉丹聖手,生骨丹!」

「不錯!」葉老雙眼迷茫地看著遠處,幽幽地說道:「他為了成就我這東大陸第一煉丹聖手,眾目睽睽之下斬斷了自己的手臂替我試藥!」

***************************************************************************************************************

慕寒雪低著頭,她很敬佩這個弟弟,想到她的哥哥,她想,她能理解他的弟弟當時心中的想法……然而,故事應該還沒有結束,因為,傳聞第一煉丹聖手……死了!

果然,葉老突然笑了起來:「你知道嗎?自從這件事之後,他們兄弟的感情更加好了,他更愛護他的弟弟了,他看向自己弟弟的眼神裡帶上了一層不一樣的情感!呵呵、你知道嗎?他竟然愛上了自己的弟弟,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他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有如此齷齪的思想,一個男子,不僅愛上了一個男子,還是愛上了自己的弟弟!」

慕寒雪滿眼複雜地看著他,她可以想像,在當時那個時代,身為煉丹師公會會長的兒子,兄弟相戀這種醜聞足矣將他們打入萬劫不復的地步!世人異樣的眼光,家族的反對,倫理道德的束縛,他們,終將是一場悲劇……

葉老憂傷地說道:「所謂知子莫若母,他的母親發現了他的事情。於是,他的母親將所有都怪到了他的弟弟身上,毅然決定對他弟弟痛下殺手!他拼盡全力將他弟弟救了下來,鼓起勇氣告訴他弟弟自己的想法,他的弟弟被他嚇到了,但是卻沒有拒絕!他欣喜若狂,帶著他的弟弟離開了煉丹師公會,製造了假死的假象,兄弟二人隱居於世。然而……好景不長,不久便傳了了煉丹師公會會長被夫人暗殺,夫人已瘋的消息!曾經讓人一度羨慕的東大陸第一聖級煉丹師夫婦以如此結果收場,實在讓人唏噓!煉丹師公會一片內亂,千萬年的傳承即將毀於一旦!他迫於無奈,帶著弟弟回到了煉丹師公會主持大局。他見到了自己的母親,他的母親已經瘋了,看到他的時候又哭又笑。突然,他的母親一把抓住他,陰冷地看著他,口吐鮮血殘忍地詛咒他,他們兩個這一輩子都不要想在一起,她要他們永不相見!他不敢相信他的母親竟然這麼殘忍,他將煉丹師公會交給他弟弟,帶走了母親的屍體。他沒日沒夜地煉丹麻木自己,終於,他煉製出了還魂丹,他滿心歡喜,他要讓母親復活,解除她的詛咒!可是……」葉老痛苦地閉上了眼。

「可是,因為沒有鎖魂,你的母親灰飛煙滅了,詛咒再也破不了了……」慕寒雪淡淡地接過他的話,替他說完。

葉老沒有回答她,慕寒雪知道,她說得應該沒錯了……她伸出手拉了拉葉老的鬍子,故作輕鬆地說道:「葉老頭,你想見丹老頭嗎?」


看葉老沒有說話,慕寒雪繼續說道:「吶~葉老頭,別說我這個徒弟沒用,你收了我這個徒弟可是賺了八輩子的福了~你看~」一團異常純粹明亮的光明元素在慕寒雪指尖舞動……

葉老震驚地看著她,如此純凈的光明元素,除了光明聖殿的教皇,整個龍翔大陸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一個大膽的想法驀然在腦中升起,他激動地說道:「難道,難道……」

慕寒雪撇了撇嘴,嫌棄地說道:「別把我和那群神棍扯在一起~不過我想,等我晉級到法聖的時候,應該可以用祝福替你破解詛咒~不過……」慕寒雪撓了撓頭髮,不好意思地說道:「我現在還只是魔導師,還有那麼點小小的差距……」

葉老頭瞬間精神了,一把從地上跳起來,目光灼灼地看著慕寒雪,兇巴巴地說道:「懶丫頭,知道自己實力差還一天到晚偷懶啊!你看看人家龍溟,也不學學人家,有沒有點上進心啊!你說你怎麼這麼懶啊!」

「人家這不是忙么~」慕寒雪小聲說道。

「我呸!你忙?你忙個鬼啊!給老子滾出去好好修鍊,少天天出去鬼混……對了,三年後有個東西大陸學院交流賽,你給老子去參加參加,省得你一天到晚自認為天下第一一樣!在此之前,晉級不到大魔導師老子廢了你!」葉老兇巴巴地說道。

「嗚嗚嗚……我好命苦啊……」慕寒雪哭喪著臉,可憐巴巴地吼叫道。

「哼!」葉老睨了她一眼,隨後抱了抱她,低聲說道:「謝謝你,丫頭。」

「恩……」慕寒雪輕輕地應了一聲……

今日14000

!! 還魂丹的事情有葉老頭幫忙,慕寒雪瞬間覺得輕鬆了很多。葉老告訴慕寒雪,煉製還魂丹所需的配方不是一成不變的,需要根據服用者的體質來調配的,然而慕寒雪的配方是老祖宗當時留下來的,並不適用於小白。故而葉老根據自己的經驗替慕寒雪修改了一下她的配方,慕寒雪沒有想到的是,經過葉老頭這一修改,許多藥材都換了,尤其是讓她頭痛的三大藥材之一——血靈果,如此一來只剩下天目芝和海洋之星了!至於龍血~再說吧~

「錯了錯了錯了!笨丫頭,不是這樣的,連這個都弄不好,真是白浪費你老祖宗給你留下了這麼多好的丹方了!」丹老罵罵咧咧地拍著慕寒雪的腦袋,一臉鄙視道。

「葉老頭,你再打就要被你打笨了!」慕寒雪捂著腦袋控訴到。

「我看你腦子裡全是漿糊,這麼簡單的丹藥都煉製不出來,真丟人!」葉老繼續鄙視道。

「切~也不想想昨天晚上是誰又炸爐了!」慕寒雪翻了個白眼。

「那叫實驗創新懂不懂!老子我勇於實驗,在失敗中尋找真諦!不像某些人,踩在前人的肩膀上還摔下去!」葉老理直氣壯地說著。

慕寒雪翻了個白眼,咋不說她老祖宗留下的神級丹藥配方他都用不了捏~不過話說她的老祖宗也的確夠損的,留下的都是極品的神級丹藥配方,極品神級丹藥的配方必須與煉製者所使用的異火相配合,說白了,也就是一種異火一種配方!老祖宗沒有留下普方,留下的都是適合梵天烈火煉製的丹方!也就是說,葉老想煉都煉不了,就比方說看著一桌的美食,別人送給你,你卻沒牙吃……想起葉老幽怨地看著慕寒雪寫下的配方,慕寒雪不禁對於老祖宗又是一陣佩服啊……

一道青光閃過,青鸞輕盈地落到慕寒雪身邊,微笑著看著他倆拌嘴,柔聲說道:「雪兒,學校放假了,慕寒冰讓你準備一下明天早上一起回去。」

「咦?這麼快就放假了啊?」慕寒雪想了想,對著葉老說道:「葉老頭~我明天要回家了,你是繼續留在這裡,還是留在學校啊?」

葉老理所應當地說道:「這不廢話么~我當然留在這裡,這裡管吃管住,還管煉丹,你們都放假了我幹嘛要留在學校啊!再說了,我還要時刻監督你修鍊呢!」

慕寒雪不禁為丹學院的學生捏了一把汗,有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院長真是……好吧,風月校長您真辛苦啊……

第二日,慕寒雪便跟隨著慕寒冰等人一起回龍淵國京都,看著那輛巨大豪華的車,慕寒雪不禁覺得亮瞎了眼!今兒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咩?果然,太陽是不會從西邊出來的,老摳門怎麼會捨得給這麼大的排場?當慕寒雪看到豪華大車旁邊那兩輛寒磣的車子前,向她招手的慕寒冰等人的時候,瞬間內牛滿面(┯_┯)

夢瀟嵐走到慕寒雪身邊,笑著拍了拍她的腦袋,指了指那輛豪華車說道:「雪兒要不要坐我的車啊?臨時接到我父親通知,讓我先不要隨他們回家,直接去趟龍淵國京都。這不正好和你們順路,我一個人也無聊,要不介意你來陪陪我?」

慕寒雪眸光閃了閃,問道:「你父親他們在龍淵國京都?」

夢瀟嵐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應該是吧~好像聽說我爺爺他們也都在,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辦吧……不過不清楚為什麼我父親急著喊我一起過去,對了,雪兒,你不介意請我去你家做客吧?」

「呵呵~當然不介意~瀟嵐哥哥,我們一起走吧~你等等啊~我和我哥哥說一下~」慕寒雪對著夢瀟嵐笑道,隨後轉身向慕寒冰走去。轉身的一瞬間,她臉上的笑容瞬間褪去,眸中閃過一絲不明所以的光芒……

**************************************************************************


慕寒冰聽了慕寒雪的話,眸光閃了閃,看了眼夢瀟嵐,沒說什麼。兄妹倆對視了一眼,相互點了點頭,慕寒冰轉身直接上了車,慕寒雪轉身笑著上了夢瀟嵐的車。

夢瀟嵐心中一喜,小心翼翼地牽著慕寒雪上了車……

遠處的玄月琴忍著心中的怒火,冷冷一笑,夢瀟嵐,你們不可能!

龍溟黑著一張臉,不斷地瞪著坐在那閉目養神的慕寒冰,終於一甩袖子回到了自己的車上,拎著小白冷冷地說道:「隨時彙報情況!」

「是!」小白打了個哆嗦,立刻執行命令。

於是,小白這個小漢奸又開始在一前一後兩輛車中鑽來鑽去……

*******************************************************************************

龍淵國,京都,慕家。

「家主!」管家對著慕新弘行了個禮,猶豫著說道:「夢家二爺和四爺又來了。」

「讓他們走吧……」慕新弘漫不經意地泡著茶,不咸不淡地說道。

「是……」管家退了出去。

「父親!」慕知行匆匆跑進書房,看著慕新弘猶豫地說道:「父親,汐傜……」

「知行啊~你回來了啊~來來來,嘗嘗我剛泡好的茶~」慕新弘對著慕知行招了招手,笑道。

慕知行沉著眸坐了下來,一陣撲鼻的清香飄來,他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入口的甘甜讓他讓他些許詫異。他不明所以地看向慕新弘,慕新弘哈哈一笑,混濁的老眼中一片清明:「這茶是不是很特別?這是雪兒特地教我的,用特製的方法泡茶,除去裡面的苦澀,保留最純正的茶香和甘甜……」

慕知行點了點頭,繼續抿了一口。慕新弘依舊自言自語道:「學校放假了吧~他們應該快回來了,兩年不見,怪想這個丫頭的。這丫頭總是會帶給我們驚喜,不知道這一次又帶給我們什麼樣的驚喜啊!」

慕知行喝茶的動作一僵,用力放下茶杯,堅定地說道:「父親,讓我去見他們吧!我的妻子,我的女兒和兒子,我要自己保護!我,不能讓他們受到一點傷害!」

今日16000

!! 慕新弘沉沉地看了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苦楚,他沉下臉,冷聲道:「不行!就憑你?你用什麼保證能保護好他們!真是大言不慚!」

「父親!」慕知行突然朝他跪了下來,厲聲說道:「已經那麼久了,我不能再躲了!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難道我們一家要永遠躲躲藏藏一輩子嗎?」

慕新弘一把摔了手中的杯子,呵斥道:「莽夫!你以為你出去有什麼用?小不忍則亂大謀,長老們正在閉關,直系子弟都在外,他們有心趁著我慕家現在內部空虛,故意找上門來,你現在出去,正是中了他們下懷!我已經派人去宮中請璇兒過來了,知淮和知航也在趕回來,你就這麼等不了嗎?難道你要等雪兒和冰兒回來就沒有母親嗎?」

「我……」慕知行對著慕新弘狠狠地磕了一個頭,滿眼決絕:「父親,不是我等不了,而是他們等不了!他們不會等我們的……」

慕新弘怒道:「哼!不等也要讓他們等,有我慕新弘在一天,我就不許別人動我慕家任何一人!否則,先踏過我慕新弘的屍體!」


「父親……」慕知行低著頭,死死地壓抑住眼中的淚水……

「父親!」夢煜澤和夢彥弋對著一個身穿紫金魔法袍年齡較長的男子說道。

男子放下手中的晶石,眯起桃花眼,危險地看著他們兩人,讓人不寒而慄。雖然年近花甲,可依舊無法阻擋他身上不凡的魅力,含情的雙眸,惑人的淚痣,讓人不難想像他年輕時,定是一個妖孽般的美男子。他慵懶地說道:「還是不見?」

「是……」夢煜澤硬著皮頭說道。他的父親,夢家家主夢卓君,一個讓人可怕的男人……

「明日,我親自上門拜訪~」夢卓君手撫淚痣,邪魅地說道……

「夢二爺,夢四爺,不好意思,我們家主今日身體抱恙,不便見客,幾位請回吧……」管家面無表情地對著夢煜澤他們說道。

「慕家主身體還未好嗎?」夢煜澤皺著眉,這個慕家主每次都是抱恙,用這個借口來打發他們,擺明了是不想見他們,可現在……

「呵呵……英雄老矣,美人遲暮,誰也敵不過歲月的摧、殘。沒想到曾經的冰雪殺神,如今也是卧病在床,連見客都不行……」夢卓君低低地笑道,淚痣輕顫,桃花眼微眯。

管家瞬間沉下了臉,沉聲道:「這位是……」

「這位……」夢煜澤眼皮狠狠地一跳,忙說道,然而,卻硬生生地被打斷了。

「這就是慕家的待客之道?哦~也對,一個奴才,都能代表主人了,我還能說什麼呢?沒想到慕家老家主倒下了,慕家竟然連一個能上檯面的人都沒有,真是枉費本座親自前來!」夢卓君陰冷地說道。管家臉色一陣蒼白,渾身顫抖著,終於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

「家主!家主!哎喲……」中年男子風急火燎地向主屋跑去,一個沒注意猛然撞了個人。

「二管家,怎麼這麼急?」慕知行扶起跌坐在地上的二管家,皺著眉關切地問道。

「五,五爺!不,不好了,夢家又帶人來了!」二管家看著慕知行焦急地說道。

「又來了?」慕知行皺著眉說道:「把他們打發了……」

「不,不是的,五爺!」二管家喘著氣說道:「原本大管家和他們說家主身體抱恙,想將他們打發了。可是,今天他們另外帶了一個人,那個人根本不買賬,還出言嘲諷慕家無人。更重要的是,他還打傷了大管家!」

「什麼!」慕知行大驚失色,狠狠地捏起了拳頭,該死的夢家,他們果然等不了了!他沉聲道:「你快去通知家主,我先出去看看!」

「是!是!五爺您小心……」二管家囑咐了聲,立刻趕去主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