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幫?卧槽?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秦穆然有些鬱悶了。

不過此時常鵬的人馬哪裡管得了那麼多,眼看著秦穆然等人從車上下來,頓時一個個手持利刃繼續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我靠!」

秦穆然一拳打飛了一個殺過來的人,便是向著一旁撤退道。

這若是平時,這麼多的人還就真的有點麻煩,可是,現在整個龍鱗的最強戰力都基本在這裡,豈是這群傢伙能夠對付的了的?

「殺!」

秦穆然或許手下留情的,但是不代表道將行,白羽他們會手下留情。

道將行和白羽兩個也是出手,頓時就是一大片的死傷,而紀凌風仗著手中的微沖也是橫掃四方,小刀則也是殺了過去。

「到底什麼情況?誰要暗算我們?」

劉嘯也是陰沉著臉,看著狐狸問道。

「嘯哥,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他們把我們誤認為是青竹幫了!」

狐狸將心中的猜測告訴劉嘯。

「青竹幫?這群人找青竹幫的麻煩的?」

「應該是的,不過很奇怪,剛才那個吶喊的,看起來有點眼熟,好像就是青竹幫幫主蘇青竹的心腹啊!他不是青竹幫的人嗎?為什麼要追殺青竹幫的人?」

狐狸有些不解地問道。

「那還就真的奇怪了!」

劉嘯心裡也是疑惑。

不過有道將行等人在,瞬間局勢便是成為了一邊倒的程度,常鵬帶來的人雖然厲害,但是放在道將行這些高手面前根本不夠看的,尤其他還是古武高手!更加是輕而易舉。

沒過多久,道將行等人便是拍拍手,向著一邊聚攏了過來。

「你沒事吧?」

秦穆然看到地上躺著的蘇青竹,連忙走上前去,將其攙扶起來,當看到女子的容顏以後,秦穆然整個人都楞了!

這……這不是自己的鄰居美女嗎!

秦穆然的心猛然一揪,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她。

「竟…..然……是…….你!」

蘇青竹失血過多,整個人都很是脆弱,彷彿下一秒就會一口氣上不來昏過去一般。

「別說話了,我先給你止血!」

秦穆然果斷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銀針,同時朝著蘇青竹身上的幾處穴道刺了下去。

銀針入體,太乙神針,燒山火洗精伐髓,消除她體內的淤血,同時引導真氣去阻止鮮血的流逝。

流血不止的傷口很快就因為秦穆然的針灸停止了流血,蘇青竹一臉震驚地看著秦穆然。

她第一次發現,自己這個鄰居會有這麼高超的醫術和身手。

「到底怎麼回事?青竹幫的人為什麼會追殺你!」

秦穆然看著蘇青竹問道。

「我……..」

蘇青竹剛要說什麼,突然,便是暈了過去。

「喂…..喂…….」

秦穆然晃了晃蘇青竹,後者實在是太虛弱了,哪怕秦穆然幫助她止住了血,也無濟於事。

「算了,嘯哥,你們先看著他,我將那個常鵬抓過來問問!」

秦穆然說著便是站起身來,向著躲在汽車後面的常鵬走了過去。

此時常鵬已經嚇得不輕了,拿著槍的手都在哆嗦。

「給我上啊!」

常鵬對著剛才那兩個一流高手說道。

看到常鵬這一副怕死的樣子,那兩名一流高手露出了鄙視的目光,不過鄙視歸鄙視,目前常鵬對於許家來說還有些用,要是真的死了他們兩個也有些難交代,雖然不情願,可還是如實地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哼!兩個一流高手也敢對我出手?」

秦穆然看到這兩個一流高手向著自己殺了過來,冷哼一聲。

如今他怎麼說都已經是暗勁中期的古武高手了,更是天驕榜第一,就這一流高手,殺了就跟踩死螞蟻一般的容易。

「嗖!」

一道寒光一閃而過,霸氣卓絕的刀氣籠罩秦穆然,向著他殺了過去。

另外一人則是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后,便是速度快到了極致,向著秦穆然襲殺過去。

他們,還想著用剛才對付強哥到底那一套來對付秦穆然。

只是他們忽略了一個重點,那就是秦穆然不是強哥,強哥是一流的高手,但是秦穆然卻是已經超脫現武行列的古武強者。

看著這兩人朝著自己襲殺而來,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目光中帶著一絲的不屑。

「就這樣的水平嗎?那麼既然這樣,就死吧!」

說完,秦穆然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原本想著秦穆然殺去的兩名一流高手卻是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不受自己控制,竟然自動向著秦穆然而去!

這……這怎麼可能! 告訴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等等,其實還有一個問題沒有弄清楚,那就是,那個刀片,它是因爲什麼情況而出現的,是因爲有任務參與者到了它所在的位置,然後它就突然出現的嗎,還是,它會尋找一個好的機會,接着便立刻。

便立刻出現,因爲它只有一次出現的機會嘛,所以,它一定要做到一擊就將任務參與者殺死,要不然的話,它就沒有機會了,而那個任務參與者,他也就不會死了,但是,李肅他竟然用一件衣服就矇混過關了,可想而知,這個刀片。

這個刀片它是沒有什麼智慧的,它只是知道,要一擊將任務參與者殺死,但它分不出什麼是任務參與者,比如說,一件衣服,它也有可能會認爲,這就是一個任務參與者,估計,這就是魔王它故意這樣設定的,要不然的話,就。

就真的是沒有生路可言了,那麼現在就可以來說說,秦風他和程陌二人,他們要怎麼樣纔不會死,才能逃過一劫,首先,先說說程陌他吧,程陌,他選擇的是第一道門,也是最好的一道門,因爲,它的危險在最後面,前面都是。

前面都是沒有危險的,相信大家之前也都看到了,是沒有危險的吧,程陌他是死在了最後,死在了去開門的時候,也就是去開門完成任務的時候,在那個時候,程陌他死了,其實說起來,程陌他也真的是,死得不值,就差那麼。

就差那麼一點點了,他就可以,可以完成任務了,卻沒想到,竟然在最後給他設定了一個死路,人算不如天算,在任務世界裏,人算不如它算,都說了,在任務世界裏,有時候死亡就是一下子的事情,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就是。

就是秒秒鐘的事情,一分鐘都不用,就比如說秦風他,他就是剛剛想進去,然後就死了,真的是倒黴啊,但是也是沒有辦法的,因爲他不知道生路是什麼,之前的時候,李肅他也不知道生路是什麼,甚至是,猜都沒有猜到,不過。

不過現在,李肅他已經知道了,要麼程陌他如果想要不死的話,就得在開門的時候,伸出手去,如果那個刀片它沒有出現的話,接着就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一件,然後扔到門那裏,看那個刀片它會不會出現,應該到那時候。

到那時候,那個刀片它就應該出現了,然後只要等那個刀片它再消失掉,就可以開門出去了,然後就完成任務了,只可惜程陌他其實是太,太大意了,以爲看到門了,到了門前了,就沒有危險了,但其實,他不知道危險就在門那裏。

好了,程陌他自己不知道生路,然後死了,這個也是不能怪別人的,只能怪他自己,死就死了吧,我們也不再說他了,接下來再說一下秦風,然後就該看看現在還活着的任務參與者們了,他們是李肅、劉美熙以及葉黎,兩女一男。

當然,不是看他們如何雙上天,也不是如何雙非,而是,看看他們接下來到底會不會死,會不會和秦風還有程陌他們二人一樣,最終也還是逃不過一死,逃不過死在任務世界裏的命運,但願李肅、劉美熙還有葉黎他們三人,他們。

他們三人都能夠活着離開任務世界吧,但願但願,只是,魔王它不會這麼好,就算是,李肅他們三人可以活着離開任務世界,但估計也得夠嗆,慢慢來吧,還有第三階段呢,現在是第二階段,先保證自己別死在第二階段任務裏。

第二階段任務裏就可以了,要不然的話,第三階段,不,根本就沒有第三階段了,哎,還是那句話,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就看李肅他們三人自己的造化了,像秦風和程陌二人,他們二人的造化就這樣了,都已經死了,那哪還有。

哪還有什麼造化,不就是那樣的嗎,現在說說秦風他的情況,就是他要怎樣,纔可以不死,在開門的時候,其實他也可以這樣,先把手伸出去,估計那個刀片,它還不會出現,因爲,削斷任務參與者的一隻手,那是不行的,那是。

那是不能將任務參與者殺死的,所以,根本痛都不會痛,根本都不用擔心會痛,因爲那個刀片它,它也不是輕易就出現的,它要計算好,計算好能不能將任務參與者殺死,如果可以將任務參與者殺死了,那麼,它纔會出現,不然。

不然的話,它是不會出現的,因爲,它只能出現一次,所以,它要一擊必殺,像程陌啊,像秦風啊,它都是一擊必殺的,他們都是立刻就死的,死得也很快,死的速度,估計也就是一秒鐘左右吧,而秦風他到底要怎麼做呢,才能。

才能不死,才能不在開門的時候就死呢,哦,不好意思,差點忘記了,剛纔說了一點點,那就是,先把手伸出去,伸出去開門,開了門之後,身體不要馬上就出去,先把衣服脫下來一件,放到門口,看看那個刀片它,它會不會出現。

如果出現了,那麼就好了,按道理來說,按生路死路來說,它是應該會出現,因爲它又會以爲是任務參與者本人,但其實,只不過是一件衣服而已,它的智慧不高嘛,這都是魔王它自己設定的,但是,如果任務參與者們沒有發現。

沒有發現這一點的話,那麼也是很危險的,也還是死得很快,只是李肅他想到了,李肅他總的來說,那還是不錯的,他有勇有謀,就好像他在第四道門裏奔跑,就可以看出來了,他不怕,他真的不怕,因爲他知道沒有危險,但是。

但是,爲什麼之後那個刀片它出現了,李肅反而變得小心翼翼了呢,原因就是因爲,李肅他不知道那個刀片,它就只可以出現一次,如果李肅他知道的話,那麼估計他之後,肯定又是一路狂飆,也不知道爲什麼,李肅他就那麼。

他就那麼確定,那麼肯定,完成第二階段的任務之後,會回到劉美熙她現在所在的地方,也就是進門之前的地方。 秦穆然的能力讓他們兩個人感到詫異,想要反抗,卻是發現四周彷彿有無窮的引力抑制住了他們,讓他們無法動彈。

「不要!」

兩人瞬間意識到了情況不妙,開口求饒,可是為時已晚,秦穆然已經出手。

「嗖!」

兩道寒光破開黑夜,那兩人動彈的身體驟然一愣,隨後倒了下去,他們的眉心一道很是細小的傷痕刺穿,但是大腦已經被強大的銀針震碎。

一招破敵,出手快准狠,哪怕是常鵬引以為傲的兩個一流高手后,這一刻,也只是死人一個!

「你…..你別過來!」

常鵬顫抖著雙手,槍都有些拿不穩地對準了秦穆然。

秦穆然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怎麼半路上會遇到這麼一個煞星。

其實,不光他沒有想到,就連秦穆然自己都沒有想到,他吃個夜宵回來的路上會遇到青竹幫內訌。

更不會想到,他的美女鄰居就是青竹幫赫赫有名的地下世界的狠辣女神——蘇青竹!

「你知不知道我最討厭別人用槍指著我?」

常鵬越是這樣,秦穆然越是向著常鵬走進了幾步。

「老子都說了讓你不要過來!沒聽到嘛!嘭!」

看到秦穆然步步逼近,常鵬憤怒地便是直接朝著秦穆然開了一槍。

槍聲響起,秦穆然面不改色,一雙眼睛閃爍著微弱的光芒,但是卻好似能夠看到槍口中射出的子彈的軌跡一般,兩指探出,便是輕而易舉地夾住了黃橙橙的子彈。

「這…..怎麼可能!」

秦穆然動作再一次刷新了常鵬的認識。

竟然有人能夠徒手接子彈,這還是人嗎?真的以為是《功夫》里的火雲邪神啊!那特么是電影啊!

「嘭! 廣州不相信愛情 嘭!嘭!」

常鵬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不信邪地對著秦穆然又開了幾槍,可是無一例外,都被秦穆然閃避過去,其中一顆更是被秦穆然又接了下來。

「鏗!」

子彈被秦穆然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但是常鵬整個人如同丟了魂一樣,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現在,你該去死了!」

秦穆然一步踏出,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

常鵬還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情況,便是感覺自己的喉嚨彷彿被鐵鉗緊緊地夾住了一般,令他呼吸困難。

「不要殺我…….」

常鵬艱難地掙扎著,良久才從口中蹦出了這麼幾個字。

「呵呵,你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秦穆然冷笑一聲道。

「我追殺蘇青竹就是為了你們龍鱗統一,這個可以嗎?」

常鵬艱難地說道。

「蘇青竹?你說她是誰?」

秦穆然聽到這話,愣了愣,當即一用力,將常鵬摔到了地上。

「你們龍鱗難道不也想要殺蘇青竹嗎?我動手,不就讓你們省力了嗎?」

常鵬雙手捂著喉嚨,劇烈地咳嗽道。

「蘇青竹?你說她就是蘇青竹?!」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不過現在仔細地想一想,蘇青竹好像還就真的有可能,光是那次在人工湖旁遇到了她,當時秦穆然就感覺暗中有人在觀察著,再加上上次自己翻牆進入家中被發現,這一種種,那個女人都給他神秘的感覺。

現在常鵬說她是蘇青竹,原來還就真的是自己疏忽了,敵人一直就在自己的身邊啊!

燈下黑!

「哈哈哈!想不到吧!你們龍鱗救了敵人!哈哈哈!太好笑了!」

常鵬癲狂地笑道。

「不過,這也不是你不死的理由,從你選擇對我開槍以後,就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秦穆然突然冷笑了一聲,一腳迅猛踏在了常鵬的胸膛上,腳尖發力,腳勁直接震碎了他的肋骨,同時斷裂的肋骨鋒利的一段刺穿了常鵬體內的器官,常鵬瞪大了眼睛,全身一緊,青筋暴起,隨後嘴角嘔出一口鮮血后,便是一命嗚呼。

解決了常鵬,秦穆然撥打了警察的電話報警以後,便是帶著昏迷的蘇青竹離開了事發地點。

龍鱗總部,秦穆然給蘇青竹看了下病以後,便是退出來房間,見到了在客廳里躊躇的劉嘯等人。

「然哥,這女人可是蘇青竹啊!為什麼要救她?」

劉嘯有些不解地問道。

蘇青竹是整個青竹幫的幫主啊,只要她一死,青竹幫必然大亂,對於龍鱗順利吞併青竹幫來說可算是如虎添翼。

「呵呵,你以為蘇青竹死了,青竹幫就那麼容易了嗎?如果真的照你那麼說的話,常鵬會追殺蘇青竹嗎?他是想要接手青竹幫,不是想要毀滅青竹幫!在我看來,恐怕許家是想要奪取青竹幫了,就滅了她這個傀儡。她也是個可憐的女人!」

秦穆然突然心軟地說道。

一想到當初那個夜晚,站在人工湖旁,抽著煊赫門,吞吐著雲霧的那個女人,秦穆然不由自主地想要不殺她,哪怕她是蘇青竹。

「然哥……..」劉嘯還想要勸他,可是秦穆然卻是擺了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