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瑞,我男朋友都喝完了,你現在才這麼說,不是欺負他嗎?」

不等賀旗開口呢,萬婷婷就嘟囔道:「不能喝的話,就求饒,你這樣歇的話還有什麼意思呢?」

「沒事,讓她歇歇吧。」

賀旗卻道。

心中已經快要樂開了花,這個閆瑞果真不能喝,才喝三分之二都要歇,那再繼續的話,她指定喝不下去,看等會如何折磨她。

閆瑞對著賀旗拋了一個媚眼,暗中夾著一個感激的眼神,拿起筷子開始夾菜。

就是這一個媚眼,直接就讓賀旗獃滯住了。

這……也太魅惑人了吧?

真要給扔到床上的話,嘿嘿。

只是想想,賀旗的嘴角都要流出口水了。

萬婷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嘀咕道:「賀旗,你他嗎的能不能為我想想啊,讓讓讓,你讓個屁啊,她是你什麼人啊?我才是你女朋友好不好?」

聞言賀旗皺了皺眉頭,還沒有結婚呢,就開始管著老子,你這樣的女人,也只適合老子玩玩了。

不過賀旗並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忍著沒有爆發,沖著閆瑞說:「閆瑞,歇的差不多了吧?可以喝了嗎?」

「好。」

閆瑞應了一聲,跟著就拿起那剩下的三分之一的酒,一仰頭就給喝了個精幹。

不過她也嗆的不行,連續咳嗽了好幾聲。

「吐,吐,快吐啊。」

賀旗再一旁見狀,不斷的在心理催促道。

畢竟此刻閆瑞臉色異常的紅潤,而且她的眼睛也出現了模糊的狀態,跟喝醉了一個樣了,馬上就應該吐了才對啊。

「嗝!」

閆瑞沒有吐,而是打了個酒嗝,慌忙去夾菜。

「閆瑞,剛剛你也說了,把婷婷擠出你們寢室是你的不對,這一瓶酒肯定不行,咱們咱來一瓶怎麼樣?」

賀旗試探性的說道。

在他看來,閆瑞已經到邊了,再來一瓶的話她肯定會喝的不省人事。

那樣的話,他要做什麼肯定方便很多。

原本只是打著教訓閆瑞一頓,給萬婷婷漲點面子,好讓萬婷婷感恩他,然後抱得美人歸。

現在看來,不等他把萬婷婷樓上床,就能夠先把閆瑞給抱到床上。

「等會行嗎?」

閆瑞苦澀的說。

而且在說話的時候,她還搖搖頭,看樣子,似乎是想讓自己腦袋清醒一些。

「肯定不行啊。」

萬婷婷急忙說道:「剛剛那一瓶我男朋友已經讓你一輪了,你再等的話就是看不起我男朋友,不想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

「萬婷婷,這樣是不是有些過了。」

劉璐璐擔憂的說:「再怎麼說閆瑞也是一個女生,賀旗一個大男人讓讓她又怎麼了?」

「哼!」

萬婷婷冷哼一聲,委屈的說:「現在我不是你們寢室的人了,你們就合起火來欺負我嗎?早知道這樣,我就不來參加你的聚會了,真是晦氣,竟然把我當外人。」

「好了,好了,別再爭執了。」

閆瑞這個時候站起來打圓場道:「不就是再喝一瓶,喝唄,誰怕誰啊!」

「閆瑞,你還行嗎?」

劉璐璐關心的問。

「雖然我不是個男人,但也不能說不行。」

閆瑞慷慨的說,儼然一副醉態。

但她卻還不忘沖著賀旗說:「賀旗,你行嗎?如果不行的話,可以提前說一聲,我這個人比較大度,絕對不會跟你一般見識。」

這話雖然是在激將賀旗,但也責怪他的意思。

對一個女生都要趕盡殺絕,也太不男人了。

賀旗的臉色因為喝酒本就紅了,此刻聽出閆瑞話里的意思,紅的更厲害,直接都紅到了脖頸。

而閆瑞呢,雖然也上了臉色,但卻只有兩個臉頰紅了。

她原本長的就白嫩,因為修鍊的緣故,皮膚看起來更加的光澤滑潤,現在夾雜著一絲的紅潤,整個人看起來都如同是正在盛開的花朵,特別的迷人。

賀旗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直了,哪裡還會有其他的心思啊,一拍桌子就說道:「喝。」

就這樣,他又打開了一瓶酒,跟閆瑞砰了一下,仰頭就往肚子里灌。

只可惜他也就一瓶的量,之前又喝了一些紅酒,剛剛那一瓶還是吹的,胃裡早已經翻江倒海了,哪裡還能夠承受住他如此猛烈的灌酒了。

才喝了兩口,他就忍不住了,一口給噴了出來。

因為他是站著喝的酒,這一噴,直接就傾灑到桌子上,讓在場的人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賀旗,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劉璐璐第一個不幹了,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她男朋友請客吃飯,你出這種洋相,把飯菜都弄的沒法吃了,不是在打她男朋友的臉嗎?

「不能喝就別喝,呈什麼英雄啊。」

「對不起。」

賀旗放下酒瓶,沖著劉璐璐歉意的說:「這頓飯算我的。」

「賀旗,你喝傻了嗎?」

這次葉宇不幹了,瞪著他說:「今天是我作為璐璐的男朋友請客吃飯,怎麼能夠算你的呢?你幾個意思啊?以為我請不起一頓飯嗎?」

「我……嗝!」

賀旗想要解釋,卻忍不住胃裡酒勁的翻滾,再次打了一個酒嗝,如果不是他及時住嘴,恐怕又吐了。

「賀旗,還喝嗎?」

閆瑞也放下了酒瓶,沖著賀旗淡漠的問道:「如果不能喝的話就算了,反正意思我已經表達的差不多了,是你自己不行,我就當你們已經原諒了我。」

「誰說我不行了。」

酒勁上頭,賀旗一聽就怒了,沉聲說道:「我是爺們,怎麼能夠說不行呢?繼續喝。」

喝過酒的人都知道,吐過之後會清醒很多,可以接著喝。

賀旗現在就是這種情況,他吐過之後,腦袋清醒了很多,覺得自己還能夠再喝一瓶。

而且他也不相信閆瑞能夠連續喝兩瓶不醉,只要把她灌醉,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

「賀旗,你真的行嗎?」

萬婷婷也沒有先前那種高傲的姿態了,推了一下賀旗的胳膊,擔憂的問道。

她雖然想要找閆瑞的麻煩,可看眼前的勢頭,貌似她男朋友沒那個實力啊。

「行不行等到了床上不就知道了。」賀旗一臉壞笑的說道。

「你!」

萬婷婷一愣,沒想到賀旗竟然能夠說出這麼無恥的話來,氣的她也不想再管他,任由他喝死才好呢。

「賀旗,你來這邊,咱們兩個坐的近一些,方便喝酒。」

閆瑞卻在這個時候沖著賀旗說。 「不許去!」

還不等賀旗開口呢,萬婷婷就急了,瞪著眼說道。

「為什麼不許去?」

賀旗皺著眉頭說:「你現在還只是我的女朋友就要管我嗎?那以後真的結婚的話,還不把我整成妻管嚴啊?你覺得像我這樣的大少爺會聽你的話嗎?」

「真他嗎的可笑,我只是去喝個酒都不行,管的也太寬了吧。」

冷冷的說了一通,賀旗不再去理會萬婷婷,拉著椅子就來到了閆瑞的身旁。

閆瑞先是沖著他拋了一個媚眼,更加堅定了賀旗坐在這裡的想法,然後她又沖著萬婷婷說:「萬婷婷,你這樣我就要說你兩句了。咱們雖然不是一個寢室的姐妹,但也算認識,此刻又坐在一個桌子上吃飯,就更加證明了我們之間的緣分。」

「你說我們這麼有緣的人,我跟你老公喝兩杯酒怎麼了?坐在一起怎麼了?」

「周圍這麼多人看著呢,難道我還能跟你老公一起暗中做點其他的不成嗎?」

「即便是你老公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這話把賀旗說的臉色特別陰沉,狠狠的瞪了一眼萬婷婷,暗自責怪這個女人壞他的名聲。

萬婷婷也氣的不行,不過周圍的人都說這兩人喝醉了,所以也只能忍著,由著他們去了。

賀旗轉了一下身子,面對著閆瑞,拿著他那剩下的半瓶酒說:「閆瑞,別理她,我們繼續喝酒。」

「好,繼續喝。」

閆瑞也拿起了牛二,不過她並沒有喝酒,而是把眼睛眯成一條線,盯著賀旗手中的那瓶酒說:「不對,剛剛那瓶酒你吐了,不算數,你要再開一瓶來跟我拼。」

「開就開。」

這人一喝大就完全沒有自己的主動意識了,往往都會跟著別人的話來行動。

賀旗此刻就是如此,沒有二話,直接又開了一瓶酒。

接著兩人又拼了起來,只不過他的酒量已經到邊了,才喝了幾口,就徹底不行了,感覺天旋地轉,隨時都有可能摔倒。

「不行,再這樣喝下去的話,我肯定會醉的不省人事,那就所有的計劃都將泡湯。」

賀旗搖搖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些,在心中思量起來,「得想個法子。」

閆瑞久經酒場,又如何不明白賀旗的心思,暗自笑了笑,也停下了喝酒,裝出一副醉態的說:「賀旗,我想要去趟洗手間,這個應該不算違反咱們之間的約定吧?畢竟先前你也沒有說過不準去洗手間。」

這話正和賀旗的心意,他又怎麼可能拒絕呢,慌忙點頭說:「去吧,去吧。」

「賀旗,你是不是真的喝傻了啊?」

萬婷婷皺著眉頭說:「拼酒的時候,誰去洗手間就算誰輸了,這點常識你都忘記了嗎?你是不是……」

賀旗回頭沖著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嚇的萬婷婷急忙把剩下沒有說的話都給咽到了肚子里,拿起筷子去夾菜,不敢再看賀旗。

「嗎的,老子就喝個酒,你一個女生在一邊比比個沒完,跟個蒼蠅似的,打擾老子的雅興。」

賀旗無語的說。

閆瑞搖搖頭,臉上露出一副不易察覺的笑容,然後才從椅子上站起來,搖晃了幾下身子,如果不是及時扶住了椅子,恐怕都要摔倒在地上。

「哈哈,醉了吧,我還以你有多能喝呢,等去洗手間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賀旗見狀在心中得意的說道。

而劉璐璐急忙過去扶著閆瑞,擔憂的問:「閆瑞,你沒事吧?還是讓我來扶你去洗手間。」

「好。」閆瑞點點頭說。

兩人一起去了洗手間,剛剛關上門,閆瑞就小聲的說:「師娘,你不用扶我,我沒事。」

「都快摔倒了,還沒事呢?」劉璐璐不滿的說。

閆瑞笑了笑,沒有解釋,而是把手伸向了盥洗池,然後劉璐璐就看到從閆瑞的手指尖噴射出一道水柱,就跟《天龍八部》裡面跟喬峰拼酒使用六脈神劍作弊的段譽一樣。

劉璐璐直接就傻眼了,「這,這……」

「我跟著師父修鍊,體內有修為,別說是一瓶酒了,即便真的喝了十瓶八瓶也不會對我造成任何的影響。」閆瑞笑著解釋說。

「那你這……」

「賀旗因為我的到來擠走了萬婷婷,他想要幫萬婷婷找回場子,我本來是想喝酒賠罪的。可他看我的眼神不對勁,既然如此,我就要好好整他一番了。」

說話之間,閆瑞已經把酒都給傾瀉了出去,拍拍手說:「走吧,免得他們等急了。」

出來的時候,閆瑞又靠在了劉璐璐的身上。

而且她剛剛動用了一些靈力,把臉色弄的更加的紅潤,看起來跟喝醉了一個樣子。

兩人在回到包間的時候,閆瑞還故意摔倒在地上。

「閆瑞,你怎麼了?」

劉璐璐嚇了一跳,心說不是沒事嗎?怎麼還會摔倒呢?

不過在她看到閆瑞眨巴著的眼睛,立刻就會意,忙責怪的說:「不能喝酒非要逞能,吐的一塌糊塗不說,連路都走不好了,這樣等會結束之後,你怎麼回寢室啊?」

「沒事,我還能喝。」

閆瑞擺擺手,很隨意的說。

「閆瑞,如果不能喝的話就趁早投降,我一個大男生也不會跟你太過計較,你趕走萬婷婷的事情就這樣算了。」

賀旗癟癟嘴說。

看似在替閆瑞開脫,可明眼人都能夠聽出來,他這是在萬婷婷的事情說事,如果你不喝的話,那這件事情咱們就沒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