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啊,原來是高人來此,失敬失敬,不知你們又何緣故欲往西行?這平頂山附近的妖魔卻是不同尋常,想來也不……

《我在西遊搶信仰》第二百零七章原來是你! 摩羯鼠擁有一萬點生命值,物理攻擊很高,還會技能,如果是讓三星炮徒和它正面對抗,那三星炮徒只有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份兒,但現在尖刺龍龜堵在高地入口,那摩羯鼠智商有限,在尖刺龍龜屁股後邊吱吱亂轉,只能挨打。

如此200秒后,那摩羯鼠來了個原地後空翻,落地后肚皮朝上,便就這麼被幹掉了。

「區域通告:摩羯鼠被擊殺,靜謐神廟解鎖第二兵種飛刃武士!」

「叮,恭喜您擊殺了摩羯鼠,您獲得了摩羯鼠卡牌一張!」

周南聽到系統提示,樂呵呵的道:「果然有開門紅設定啊,給我出卡牌了,首殺怪物獲得好物品的幾率就是高。」

他連忙打開儲物背包,迅速就抽出一張綠色卡牌,目光一瞅,果然那是摩羯鼠卡牌。

————

卡牌名稱:摩羯鼠·炎吞(已綁定)

卡牌顏色:綠色

卡牌星數:一星

使用等級:無

消耗魔法:100

說明一:召喚【摩羯鼠·炎吞】為您作戰,摩羯鼠·炎吞生命值10000,攻擊力88~102,攻擊速度1.5,護甲1,定位近戰法師。

說明二:摩羯鼠擁有技能【點燃火球】,每十秒可以吐出一顆火球,攻擊3米內的目標,將其點燃,並造成持續的火焰魔法傷害。請注意,此點燃火球敵我不分,如果目標的火系魔法抗性較高,將無法對其造成傷害,最高傷害為每秒30點,持續10秒。

說明三:一星摩羯鼠卡牌可以從競技場商城中使用競技場積分兌換,兌換需求競技場積分×30。

說明四:一星摩羯鼠+燃燒寶石×1=二星摩羯鼠。

————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近戰法師摩羯鼠啊,價值30點競技場積分!」

周南感覺自己着實有點幸運,他將手中卡牌丟出,砰的一聲,火花閃現中,一頭頂着火焰羊角的摩羯鼠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摩羯鼠是與夜貓卡一樣出名的卡牌召喚獸,在【四方神廟】副本中打摩羯鼠有小几率掉落出來,在青銅競技場商城中也可以使用競技場積分兌換,獲取相對容易,因此算是非常常見的綠卡召喚獸了。

青銅競技場商城中還有11種可供兌換的綠色卡牌,全都是【四方神廟】副本中解鎖怪物的卡牌,包括之前區域通告中提到的電氣史萊姆,也有對應的卡牌可以兌換。

摩羯鼠輸出能力很是不弱,揮舞雙爪,近戰攻擊,卻擁有一個魔法技能,在綠卡召喚獸中身板也比較脆,因此被稱為「近戰法師」。

其升星材料是燃燒寶石,可以用其一直將摩羯鼠強化到六星,也是因此,燃燒寶石就成了搶手貨,周南倒賣野貓卡的時候,交易場中一塊燃燒寶石就敢賣800金幣以上,估計現在價格更高了。

「近戰法師雖好,可惜養不起。」

周南已經決定用這張摩羯鼠卡牌去合成黑卡了,當然,現在這摩羯對他來說還是十分強力的,可以用一下。

那摩羯鼠獃獃的,很快就跑到堵路的尖刺龍龜面前,它當然不敢近身與尖刺龍龜互毆,而是隔了三米遠,向其吐出火球。

尖刺龍龜物理防禦強,魔法抗性卻好似沒有,摩羯鼠一發小火球就將其整個點燃,讓其成了火焰巨龜似的,燃燒傷害每秒30,倒是可以抵消其自然回血了。

此時,觀戰的【血海大聖】揉着下巴,自語道:「嘿,這招倒是可以借鑒借鑒……」

【最強混子】可就耐不住了,喊道:「師父,師父,這怎麼回事?他怎麼還打了一頭解鎖怪?」

【血海大聖】道:「無妨,這是他運氣好,瞎貓碰到了死耗子,他這麼打就是純粹拼運氣,不值得學習。」

「哦!那現在大力和這個小垃圾誰更優勢?」

「嗯……黑卡皇帝更優勢,大力對地形太不熟悉了!」

此時的【大力讓我出奇迹】才剛剛找到電氣史萊姆呢。

在無限火力模式之下,【四方神廟】的難度其實被大大降低了,【大力讓我出奇迹】倒也很快就將電氣史萊姆給打死了,那電氣史萊姆還掉落了一個金幣寶箱,教【大力讓我出奇迹】樂得不行。

很快,又有區域通告響起,這次是第三頭解鎖怪物【疾風雙頭狼】刷新出來了,【大力讓我出奇迹】趕緊又帶兵去尋找。

這【疾風雙頭狼】的刷新點不是八號,周南便不在意,他悠哉悠哉的刷著瞭望塔,看着炮徒的升星進度提升。

不多時,當第四頭解鎖怪物【火箭浣熊】被剛剛刷出來不久,三星炮徒身上金光一閃,榮升四星。

四星炮徒的生命值足足有兩萬,魚人炮彈的威力提升到了小魚人生命值的四倍,如此一來,這四星炮徒用六星小魚人當炮彈,攻擊力就是720,打在尖刺龍龜身上就能造成432點傷害。

而四星炮徒還能繼續往五星升,只需再開炮400次!

「開炮開炮,繼續開炮!」

周南滿懷期待,現在四星炮徒的秒傷已經達到72點了,超過了英熊哨塔,要是再升幾星,可就真是大炮了。

接下來,周南就如掛機一樣,他用瞭望塔監視着【大力讓我出奇迹】,見他只管四處打野,效率還奇差,也就安安穩穩的呆在高地上。

【血海大聖】和【最強混子】可就扛不住了,這觀戰有啥意思?

【血海大聖】道:「現在大力已經佔據了優勢,那個黑卡皇帝還是不會玩,他必輸無疑,再看下去也沒意思了,純粹耗時間。」

【最強混子】道:「要不師父你也帶我打一場四方神廟?讓我熟悉熟悉。」

「也行,那就退出觀戰吧!」

「好!」

也就在這兩人剛剛退出觀戰時,第五頭解鎖怪物刷新出來了。

「區域通告:請注意,星空流浪貓出現,坐標【966;433】,擊殺星空流浪貓,解鎖神廟隨機科技一項,並百分之百獲得卡牌獎勵(卡牌獎勵限首次擊殺)。」

「這是九號刷新點!」

周安心中一動。

【星空流浪貓】打死之後百分之百可以獲得卡牌,只是它和【摩羯鼠】可不一樣,後者打死之後有小几率獲得綠色品質的摩羯鼠卡牌,前者打死之後卻是百分之百可以獲得流星貓卡牌,那流星貓卡牌也是綠色卡牌,就是屬性稍差,比不上摩羯鼠!

「九號刷新點距離基地最近,我要不要去搶了?如果將流星貓與摩羯鼠合成,會出什麼啊?」 從不遠處的地下突然傳出了一個女人哭泣的聲音,隨風飄蕩,如鬼魂之音。在寂靜的夜空之中,顯得無比瘮人。

「少爺,魂魄來了。」有嬌說了一聲,把莫守拙抱得更緊。

「不怕,驚鴻刀能殺豢靈和豢獸,就一定能殺魂魄。」

說話間,左側五丈之處,有一棵樹從地下冒了出來。

藉著皎潔的月光,莫守拙看到了一個樹人,上半身是女人,下半身則是一截樹樁。

「過來,過來,到這裏來。」女人伸手相招,輕聲細語,聲音極具誘惑。

莫守拙握住有嬌的手,從巨石下走了出來,來到距離樹人一丈遠處停下。

女人看上去很年輕,身無寸縷,長發如瀑布般垂下來,遮住了整個上半身,相貌極美,目光柔情似水,勾人魂魄,蠱惑人心。

「你是誰?」莫守拙問道,右手持刀,保持高度警惕。

「過來,到我跟前來說話。」女人的目光靈動,具有強大的誘惑力。

「為何要我靠近你?」

女人美麗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陰冷,卻又瞬間消失,再一次露出誘人的笑,「你覺得我像是個壞人嗎?」

「你不像壞人,卻也不像好人。」

「我是好人,不信你過來握一下我的手,我的手柔若無骨,傷害不了你的。」說着,女人朝莫守拙伸出雙手。

「要我過去可以,你得先告訴我你是誰?為什麼長在樹上?」

「你看不出來嗎?我是樹人。」女人說。

「樹人是什麼人?」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是一棵桂花樹,後來有兩個人在這裏打了一架。其中一人用豢術將我豢化成一個人,攻擊一條龍。再後來,他們兩個人都死了,唯有我留了下來,恢復不了樹身,一個人孤獨地待在這裏。」

說到這裏,女人的眼中淚光晶瑩,「你不覺得,我是一個很可憐的人嗎?」

莫守拙點頭,「的確可憐,我能幫你做些什麼?」

女人搖頭,「什麼都不需要,我只想握一下你的手。」女人可憐楚楚地說。

莫守拙突然咧嘴一笑,以揶揄的口吻說道:「男女授受不親,你我萍水相逢,為何老想握我的手?」

「你不過來也行,讓那個小女孩過來。來呀!快過來呀!」樹人朝着有嬌招招手。

「我才不過去呢!」有嬌說道。

「我受夠了。」女人突然發出一聲尖厲地吼叫,一時之間,柔情之態皆無,面目扭曲,如魔鬼一般可怖。

「該死的傢伙將我豢化成人,把我扔在這裏上千年不管不問。隨着豢氣消失,我將慢慢恢復樹身,我不想再變成樹,我要永遠做人,把你們的雙腿給我。」說這話間,女人搖頭晃腦,雙手亂抓,可憎可怕。

莫守拙明白了,這個女人千萬百計騙自己和有嬌過去,原來是想要他們的雙腿。

「就算給你雙腿,當能量消失之時,你不是還得變回樹人?」

「你知道什麼?只要我能離開這裏,就能想辦法得到能量,保持人形。」

莫守拙突然覺得,這個女人好像知道一些事情。「如果你能回答我幾個問題,就算我不會給你雙腿,卻也可以想辦法幫你離開這裏。」

女人的臉上頓時現出驚喜之色,又恢復成楚楚可憐的神態,「你問吧!只要能幫我離開這裏,問什麼都行。」

「你說一千年前有兩個人在這裏打架,其中一人用豢術將你變成了人,你可知道他是誰?」

「豢靈西族的沐凡笑和豢靈東族的輕塵,還有一個,是輕塵的女兒,名叫櫻花。」

「這兩個族都是豢靈族嗎?」

女人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當天發生在這裏的事情。」

「這個地方是不是冥海?」

「是,這裏叫東冥,住在這裏的人是豢靈東族。」

「有東冥,是不是還有西冥、南冥、北冥?」

「我不知道。」

「這個地方怎麼如此荒涼?」

「一千年前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樣子,那個時候,這裏森林遍佈,百花盛開,鳥語花香,自從沐凡笑和輕塵一戰之後,才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至於是什麼原因,我同樣不知道,我只是棵樹而已。」

莫守拙有些失望,他想知道的答案,這個樹人好像一個都不知道,無奈之下,問道:「你還知道些什麼?」

樹人很認真地想了一陣子,說道:「沐凡笑和莫輕塵當年在這裏打架時,提到過黑暗城堡。」

莫守拙心裏一動,趕緊問道:「黑暗城堡在哪裏?」

「在西冥。」

「西冥在哪裏?」

樹人「嘿嘿」一笑,「西冥當然在東冥的西邊,有多遠,如何去,我也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