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小雜碎還沒有找到嗎?」驚天掌門平靜道。

「不知他逃到了何處,我們無法找到。」

驚天閣弟子輕聲道,聲音充滿了尊敬。

「莫非是虛空掌門先行找到了他。」驚天掌門看著對面的老者輕聲道。

「我派也沒有找到那個畜生。」老者輕聲道,臉上閃現出一絲溫怒之色。」

兩大門派花費了這麼多修士去尋找兩個人,尋找了三天竟沒有找到,說出去恐怕別的門派還以為兩個門派無能。

「沒有找到那是最好,離蕭的人和他的命都是我驚赫的,希望與虛空掌門找到的話,不要私藏要儘快的交給我才好,按照當初的約定,虛空掌門的東西應該是神魔塔吧。」驚天掌門輕聲道,看著虛空掌門微微笑了笑。

「那是自然。」虛空掌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臉上有些不自然。

「如此最好,走!」一聲冷哼聲從驚天掌門嘴角發出,身體快速的飛掠而去,到了一段距離後腳步才停了下來。

「我們走了如何追殺離蕭。」驚天長老輕聲問道,臉上閃現出一絲疑惑之色。

「我們暫時不用去找,讓虛空派幫我們找,眼前最大的事情就是好好的把弟子修士提上來,今年升派比試就要開始了,我派一定要成為一流門派。」驚天掌門說道,雙眼迸發出強橫的光芒。

「虛空掌門恐怕不會如此輕易的幫我們找,即使找到恐怕也不會交出離蕭。」驚天長老微微沉思了一下說道,要知道離蕭身體藏有許多好寶物,任何修士見了都會心動,更何況是無比貪婪的虛空掌門。

「哈哈,不交就滅了,清靈派都滅了,滅了虛空派又有何難,不久的將來,整個皇州城都是我驚天閣的天下。」

驚天掌門霸聲道,看著蔚藍的天空心中喃喃道:「我要整片天下,滅了清靈派只是一步而已。」

驚天長老點了點頭,微微退後幾步站在了驚天掌門的身後,只有他們幾個長老明白驚天閣真正的力量。

虛空掌門看著驚天眾人離去,臉色突然變得陰沉起來,怒拍著木桌,木桌瞬間變成了碎片。

「可惡的驚赫。」虛空掌門怒聲道,心中升起了團團火焰。

滅了清靈派損失了好幾個劍皇長老不說,而且還不得任何寶物,還要動用門派弟子去尋找離蕭這個雜碎。

驚天掌門口中的神魔塔早已成為了廢塔,要來也沒有任何作用。

「掌門我門為何要去尋找離蕭,竟然驚天閣說離蕭是他的,由他去尋找就是。」江寒輕問道,心中很不解。


「這是我和驚天閣的約定,不找的話,恐怕虛空派就要走清靈派的路。」虛空掌門輕嘆一聲,與虎謀皮啊,一步錯步步錯。

「驚天閣只不過是一個二流勢力怎麼可能滅了我們虛空派,我們的實力可不像清靈派。」江寒說道。

「蠢貨。」虛空掌門罵了一聲,並不說話,他心中清楚的很,一個二流門派隨隨便便就可以拿出三十多個劍皇高手,其中有五六個都是劍皇九品境界,這可不是一個二流門派能夠拿出。

… 從魔林山脈到皇州城離蕭只花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朝著清靈山脈看去,離蕭臉上閃現出波動.

如今已經沒有了清靈山脈,清靈山脈被空間風暴衝擊成為了平地,三天中空間風暴還沒有退去,還在清靈派中衝擊。

「虛空派,驚天閣。」離蕭淡淡道,雙眼閃現出一縷凶光,遲早有一天他定然親手把這兩個門派給滅了。

「走吧。」清潭看了一眼清靈派,平靜的眼眸微微閃爍了一下。

「熊子和憂柔不知道怎麼樣了。」離蕭心中喃喃道,從他下塔都沒有看見熊子和憂柔,他倒是不擔憂憂柔,他擔憂的是熊子。

憂柔有種種手段,定然能夠從風暴中逃脫,而熊子修為只不過是劍師境界,遇到風暴只有死路一條。

看著皇州城的人走來走去,離蕭雙眼微微驚訝了一下,此次的皇州城多了許多的修士,而這些修士並不是皇州城的本地修士,應該是從外面來的。

「今年是升派大比,每十年舉行一次。」

看著離蕭臉上的驚訝,清潭緩緩說道。

「每一次升派大比對門派相當重要,這次的升派大比在皇州城舉行。」

清潭平靜道,而清靈派就是為了準備升派大比,才能讓弟子們進入神魔塔,沒想到卻因為神魔塔引來的災難。

「升派大比。」離蕭輕聲低語,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突然間看著前方的牆上,離蕭目光微微一凝,不屑的冷哼了一聲,「追殺令。」

牆上貼的正是虛空派和驚天閣下的追殺令,只有能夠通報離蕭的行蹤就可以獲得高昂的賞賜,離蕭是十萬劍靈石,清潭是五萬劍靈石。

「我離蕭才值十萬,未免太小瞧我了。」離蕭心中冷哼了一聲,一股強橫的劍氣從他的身體上湧現出來,把牆上的追殺令毀滅。

「虛空派和驚天閣定然想不到我們還在皇州城中。」離蕭看著清潭的眼眸說道,越是危險的地方反而更加安全。

拿出了草帽戴在的頭頂上,離蕭看下四周朝著客棧走了過去,清潭緊跟在離蕭的身後,臉上閃現出一絲波動。

扭頭看著被毀滅的追殺令,清潭雙眼充滿了堅定,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驚天閣和虛空派定要毀滅。

「你們聽說了嗎?天雪城已經來到了皇州城了,天雪城可是皇州城的第一門派,聽說這次前來皇州城是為了升派大比,想要讓天雪城成為地級門派。」

「地級門派,天雪城野心倒是不小,成為了地級門派就可以進去南天神域了。」

聽著周圍的談論聲,離蕭眉頭微微一皺,找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

「地級門派?」離蕭臉上閃現出一絲不解,這幾年來他一直在努力修士,對於一些劃分並不是很清楚。

「地級門派?」清潭嘟囔了一聲,臉上閃現出一絲驚訝。

「五流到一流門派都叫做人級門派,一流門派之上叫做地級門派,地級就到了天級,天級就到仙級,最後到神級。」清潭冷清道,「皇州城很久沒有出現地級門派了。」

離蕭沉默了下來,微微沉思了一下,對於天雪城的實力他還是很清楚的,這樣的實力才是人級,那麼地級門派的弟子該有多強,神級更不用說了,他沒有聽說過有那個門派是神級。

「恐怕天南神域都沒有神級吧。」離蕭心中想到,突然間一股空間之力瞬間籠罩住了自己。

離蕭心頭大驚,心中低聲道:「劍宗強者。」

急忙朝著周圍看去,只見一個中年男子輕步的朝著他走來,而在男子身後有三個青年,其中一個青年離蕭還有些認識,那就是在魔林山脈的青衣男子。

「離蕭兄,我們又見面了。」青衣男子輕聲道,臉上閃現出一絲激動。

離蕭並沒有說話,目光看向了眼前的中年男子,身體上微微閃現出一絲劍氣。

清潭手中的長劍脫離的劍鞘,雙眼緊盯著中年男子。

一股肅殺之氣緩緩的蔓延開來,只要出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即使打不過也要拚死抵擋。

感受到這股肅殺之氣,中年男子輕輕笑了笑,而在輕笑中,這股肅殺之氣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是天靈學院的副院長,你們不用緊張。」中年男子輕聲道,看著他臉上的笑容,心中感受到很安心。

「不認識。」離蕭冷淡道,看都不看中年男子一眼。

清潭心中微微一凝,美眸看了中年男子一眼,隨即移開的目光。

天靈學院在皇州城的南方,是一個極其神秘的學院,天靈學院的弟子都不是皇州城的人。

而眼前的這位中年男子散發出來的空間之力來看,實力恐怕不弱於劍宗境。

中年男子面色動容了一下,坐在了離蕭的對面,誰見了他都會對他畢恭畢敬,即使是一些門派掌門,沒有想到見了離蕭,竟坐了冷板凳。

「離蕭少俠,這次我們院長來是想請你加入我們天靈學院,跟你說我們天靈學院實力很強,還有……」青衣男子還沒有說完,就被離蕭冷酷的聲音打斷了。

「沒興趣。」離蕭擺了擺手冷聲道,他的心已經歸清靈派,即使是更強的門派都很難以讓他歸順。

「別人想擠破頭進入我天靈學院,你為何不想進入,再說清靈派已滅。」

中年男子輕輕敲了敲木桌,臉上露出了一絲興緻。


「我心已歸清靈,即使你們是神級門派,我也不會進入,你們走吧。」離蕭輕聲道,臉上閃現出一絲堅定。

清靈子和清靈掌門的話,一直回蕩在離蕭的腦海中,離蕭他不是白眼狼,別人送他一滴水,他就還別人一片汪洋。

「哈哈,好一個心已歸清靈。」中年男子輕笑了一聲,看著離蕭臉上的堅定神色,微微沉凝了一下緩緩道「我並不上你加入天靈門派,只需要你幫我院出面,奪得地級門派,我院可以出面幫你報仇。」

「地級門派,我離蕭恐怕做不到。」離蕭輕聲道,想奪得地級門派談何容易。

每一次升派大比,參加的都是門派弟子,升派大比中的門派不知道有多少,這才是真正的天才齊聚。

「你應該可以,我想天才魁首的稱呼,應該不是lang得虛名才是。」中年男子輕聲道,雙眼緊盯著離蕭的眼眸,一股強橫的壓迫感從他的身體上涌了過去,狠狠的壓在了離蕭心頭。

「哼。」感受到這股強橫的壓迫感,離蕭冷哼了一聲,心中自然明白,這中年男子在試探他。

運起的佛魔道,離蕭身體出現了一股迴旋劍氣,身體散發出黑白光芒,狠狠的衝擊著這股壓迫感。

「咦?」中年男子輕咦了一聲,臉上閃現出一絲驚訝之色,他的修為乃是劍宗境界,竟然壓迫不了一個青年。

可是他並不知道,離蕭用心中的道來抵擋他這股壓迫感,道是劍仙才能夠領悟的東西,對於一個劍宗境界壓迫已經足以。

而離蕭心中的道只能夠用來抵擋壓迫感,並不能用來攻擊,他現在的實力來太弱了,不能夠激發道的威力。

「聽說驚天閣要在升派大比成為一流門派,要是讓驚天閣成為一流門派的話,以後你想要對付驚天閣更加難了,如若你加入天靈學院的話,或許可以阻止,我等你一天,如若不來那就算了。」中年男子輕聲道,站起來深深看了離蕭一眼,轉身過去。

「晉陞一流門派。」離蕭目光微微一凝,面色微微沉思了一下。

如若中年男子所說的那樣,驚天閣晉陞一流門派之後,他想要對付驚天閣更加難了。

一流門派已經是人級中的最高級,可以招收許多的弟子,甚至可以進去一些秘境。

「你想加入就加入吧,但你要記住清靈派的仇。」清潭說道,她心中也想到了離蕭想到的部分,緩緩的朝著客棧的房間走去。

離蕭陷入了沉思,現在他的境界是劍王境,想要提升一品都是很難,而加入天靈學院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想要晉陞地級門派,那麼天靈學院至少是一流門派,一流門派中有很多資源供他修鍊,只有實力強大的了,他才可以為宗門報仇。

「天靈學院。」離蕭喃喃自語,雙眼閃現出一絲異色,轉身朝著房間走去。

「院長,離蕭會來嗎?」青衣男子出聲問道。

「如果他想抱仇的話他會回的。」中年男子輕聲道,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淺笑。

而在客棧的房間中,離蕭身體散發出黑白光芒,兩尊佛魔像浮現在他的身後,身體閃現出一股股劍氣。

佛魔像是魔帝的傳承,佛像和魔像都充滿了神秘,在神魔塔的幻殺境中激發了佛魔像讓他悟道,之後在九十九層神魔塔中因為石雕光芒,讓他破后而立,更加讓他感悟了佛魔像中的道。

離蕭才感悟了一點佛魔像中的道,實力就從大劍師境升到了劍王境,如若把佛魔像的道都感悟完,實力不知道該有多強。

… 「佛魔像,就是因為這尊佛魔像魔帝才能突破劍帝境.」離蕭輕聲道,雙眼閃現出一絲波瀾。

不過最為神秘的東西還是神幽玉,離蕭至今還沒有掌握這塊神幽玉,只知道它能夠完善低級劍之技和破陣之法。

等級越深,劍靈大陸離蕭了解的更加徹底,以前在夜靈城中,他就以為只有紅黃藍綠這四品劍之技,當入清靈派之後他才明白,比綠品劍之技更好高的劍之技叫做秘術。

秘術分上,人級秘術,地級秘術,天級秘術,無上秘術,最後到神級秘術。

靈佛怒和幽冥秘術只是人級秘術而已,上古金身煉體術也只不過是地級秘術。

離蕭心中明白秘術的缺少,清靈派都沒有秘術,在幽冥界中他只看見天雪城的長老施展一次,不過他的秘術也只不過是人級秘術而已。

可見秘術的稀少,神秘秘術恐怕只有仙級門派才能夠擁有。

一天過去了,離蕭抖了抖身體,這一天中他都在打坐,此時他的修鍊之法就是感悟佛魔像中的大道。

在這一天中,離蕭隱隱約約明白佛魔像中的大道分為四種。

天地玄黃這四種大道,天道,地道,玄道,黃道。

而他現在還在感悟黃道,只感悟了一丁點黃道而已。

「一天時間已過。」離蕭輕聲道,打開了房門,而清潭站在他的門外。

「我也去。」清潭看著離蕭一眼冷聲道。

「嗯。」離蕭點了點頭,走在了前面。

天靈學校位於皇州城的南方,這個學院神秘而低調,收弟子從來不收皇州城的人。

「天靈學院。」離蕭雙眼看著眼前的學院輕聲道,而從學院中走出來的人修士都是劍師境界,甚至有幾個擁有大劍師的修為。

「這是一座高學府。」離蕭心中喃喃道,清靈派的弟子大多數都是劍士境界,而天靈學院大多數都是劍師境界,不過他還沒有見識過劍王境。

清潭一句話都不說,緊跟在離蕭身後,似乎對眼前的一切給無視。

離蕭的朝著右邊看去,右邊有許許多多的人,有男有女,排著一條長龍,每一個人臉上都閃現出激動神色。

從這些人的服侍看來,離蕭明白這不是皇州城的人,至於是那個地方的人,離蕭並不知道。

看了一眼,離蕭的目光凝固在一塊石碑上,不由喃喃道:「招收學生。」

看來天靈學院是一個極強的學院,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多的修士前來。

不過他可是院長請來的,這麼長的隊伍他可不想排。

「請通報一聲院長。」離蕭對著一個中年男子說道。

從中年男子身穿的服侍來看,應該就是一個守大門的,一個守大門修士都是劍王境。

能讓一個劍王境安心的幫天靈學院守大門,這也說明了天靈學院的能耐。

「想入學院的請排隊測試實力。」中年男子看了離蕭一眼說道,臉上微微不屑。


從天靈學院招收弟子開始,就有許多人要見院長,他已經數不清,離蕭是第幾個要見院長的修士。

但離蕭卻是最寒酸的修士,每一個說要見院長的修士,修為都是劍師境界,還是都是貴族。

他並沒有感受到離蕭身體上的劍氣波動,也就是說,離蕭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這種人也想見院長真是痴心妄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