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請理解。」樂天接應。

「小兄弟不用多說,保護領地是靈獸的天性,也是我等莽撞了。」那位黃衣的吳叔叔說道。

樂天以笑回應。心道:說白了就是愛面唄,要不然我才不信能打起來呢。樂天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總以為自己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模樣。」

「既然大家都懂那我就不多說了。」 「大哥哥你怎麼一個人在青峰山脈啊,多危險啊?」杜樂兒湊到樂天身前問道。杜樂兒瞄了一眼其他人,看他們都在原地休整便大膽的坐在樂天的身邊。

樂天笑了笑悄悄的說道:「我要去戰爭學院,路過這裡。」

樂天看到這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心中也是不甚歡喜。

「真的?」杜樂兒大叫。

「我和哥哥也是。」

「嗯?那你們怎麼不直接去呢,為什麼選這麼一條路?」

「因為聯合賽啊。」樂天疑問道:「為什麼?」

「每年臨近聯合賽都會有一些實力較強的青年才俊遭人暗殺。目的不言而喻。後來因為這種有限的競爭使得暗殺變得越來越嚴重。針對這種情況很多年前戰爭學院聯合四大家族和各大門派簽訂了一個協議。

協議的內容大致就是停止暗殺行動。若有一方被發現有危害其他參賽選手行為就會被所有人針對滅族。協議一簽訂果然好了很多。可那只是在東洲。除了東洲和一些主要城市外戰爭學院的人就很難管得到了。所以那些暗殺者就在各個參賽選手去往東洲的路上動手。家裡為了我和哥哥的安全不得不出此下策。」

樂天也明白家族此舉的苦心:三個天啟境恐怕是這個家族能出動的最大力量了吧。可見家族為了這對兄妹是費了多麼大的心血。家族年輕一代對家族的興衰起著決定性作用。所以家族才會不留餘力的培養這對兄妹。從杜樂兒口中樂天也猜測到,他們的家族也不是什麼大家族。

「大哥哥你不怕危險么?我看你境界好像比我還要低呢?」杜樂兒調皮的說道。「不過大哥哥好像要比同境之人厲害很多。」杜樂兒補充道。

「我只是平常武者一個,背後也沒什麼依仗只好自己冒險了。」樂天平靜的回答。

「要不大哥哥和我們一起走吧。」杜樂兒拽著樂天的胳膊說道。像是怕樂天要逃跑一樣。

「不了,我獨來獨往慣了。怕會給你們添麻煩。」樂天笑著答道。

杜樂兒冰雪聰明怎麼會不知道樂天的意思呢。「添麻煩」只是委婉的拒絕。杜樂兒自然明白。

「那我們戰爭學院見。」杜樂兒轉憂為喜。

「嗯,你們出了青峰山脈然後去哪?」樂天問道。

「有人會接應我們。」杜樂兒嘟著小嘴。


「那就好。」樂天回頭看了一眼正在調理傷勢的眾人。樂天又從戰神殿中拿出幾棵靈藥遞給杜樂兒:「將這個收好。我走了。」然後樂天站起身。

「大哥哥」

「怎麼了?」樂天背對著杜樂兒。

「希望我們下一次見面的時候不是對手。」杜樂兒滿心憂重的說道。

「怎麼會呢?」樂天自然知道那競爭激烈的聯合大賽。倆人身上都有父輩的期盼與使命。誰都不會輕易放棄。只能希望老天給這兩個人一次不會站在同一戰台的機會。

「大哥哥。謝謝你。」杜樂兒有點不舍。

「再見。」樂天颳了刮杜樂兒秀氣的小鼻子。然後縱身一躍,消失在了叢林中。

「平時活潑愛瘋的妹妹也會為了一個男人失神啊。」杜紫雲滿臉賤笑的說道。

「哥,你說他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杜樂兒還沒緩過神來。

「一定不會。只有他能威脅到別人。」杜紫雲也收起了調笑的語氣嚴肅的說道。心裡暗想:此人居然越級挑戰,戰敗二人。資質非凡。實力非凡。潛力非凡。若不能結交也定不能為敵。」

一想到有樂天這麼個明面的對手,杜紫雲心理充滿了壓力。

「少爺,小姐我們走吧。」四人站起身說道。

「嗯。沒事了吧。」杜紫雲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大礙了。只不過不能強行運氣。多虧那位小兄弟給的靈藥。今天我們差不多就能到達目的地了。」那位吳叔叔回道。

「如此甚好。我們走」杜紫雲收起長鞭帶領眾人向西南方向走去。這與樂天走的方向正好相反,樂天正往東南方向走去。

杜紫雲眾人是穿青峰山脈的邊緣前行。而樂天則是在青峰山脈的最中心最危險的區域而過。

「刷,刷,刷。」樂天奔跑帶起陣風卷飛落下的樹葉。

樂天現在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剛才一戰傷及內臟還要慢慢調理一段時間。不過現在基本上沒什麼大礙了。如果遇到什麼危險起碼還有自保之力。樂天向著最近的一座山峰跑去。

「這座山峰看起來明明是綠意正濃,為什麼我會泛起一陣寒意?。」樂天自語道。

「我也感覺到了。」劍魂說道。

「好怪異啊,怎麼回事?」樂天問道。

「觸及魂一般。這座山峰像是有陰魂存在是的。」劍魂不確定的語氣。

「陰魂?如果是陰魂那定然是極其強大陰魂才會有這種觸及靈魂的陰寒之氣,這東西,誰敢惹?。」樂天說道。


「我呀。你忘了嗎?」劍魂賤笑道。

「哦,呵呵。」樂天一拍額頭。

劍魂在玉峰城就展現過它的能力。可以直接吸食別人的魂。粉碎意識,剝離記憶更是手到擒來。如果這裡有強大陰魂的話那對於劍魂來說就是一頓大餐啊。

「如果遇到的話話,有把握嘛?」樂天謹慎小心,他可不想第一次出遠門就栽到鬼身上。

「放心。」劍魂回道。

「去看看吧,距離有點遠。」樂天說完就向那座山峰跑去。樂天一路上也零星的看到幾個實力一般的武者,看來都是奔著險中富貴來的。他們並沒有招惹樂天,樂天不管繼續前進。這是只見一個滿臉大鬍子的中年人走過來。

「小兄弟,別在往前走了。」大鬍子說道。

「怎麼了?」樂天疑問道。

「你是被寒氣吸引而來吧。有人懷疑這座山峰遺落著冰屬性的至寶。這裡已經被四大家族和各大門派的人給封了。」

大鬍子一臉勸告的神色。

「哼,實力未到就敢謀求機緣。無知,死不足惜。」劍魂暗中尋思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他們可真霸道啊。」樂天一臉敬畏的表情。

「誰說不是呢。」大鬍子心裡也是不滿。不過人家都是名震一方的大勢力。自己不過一介散修。只能認命了。

「那我就去別處看看吧」樂天想要另尋捷徑。因為這條路人多眼雜。不方便自己探秘。樂天轉身向東走去。這座山峰要比周圍其他山峰高大很多。樂天挑選了最艱難的登峰之路。想要上山一探究竟。樂天很好奇的是為什麼就這裡沒有人來。不過樂天馬上就知道了。

這座山峰外圍被陰寒之氣包裹。剛才樂天所感應到的陰寒之氣就是從這山峰散發出來的。

而且只要人一觸及這座山峰就會感到一股衝擊靈魂的陰寒之氣。碰觸時間越長,陰寒之氣就越強,受到的損傷越大。如果沒有自保之法定會將靈魂凝凍,失去意識。正是這樣使得眾人無法上山一探究竟。

要不是樂天有劍魂守護早就被散發出來的陰寒之氣冰凍得毫無知覺了。而且這陰寒之氣越往山峰南部就越弱。怪不得四大家族和各大門派的人會集中在那裡。因為那裡最好突破。

不過樂天不這麼想。寒氣越強證明離目標越近。還可以躲過他人耳目。這正好成全了我。 「可這怎麼上去呢。樂天只要一接觸山峰的石壁就會情不自禁的哆嗦。

「御氣飛行?這裡元氣受陰寒之氣沾染很可能傷到自己。有辦法么?」樂天問道。

「辦法倒是有。不過得委屈你一下。」

」什麼辦法?」樂天問道。

「我將自己的神魂開放和你的魂暫時相融。這樣我們就可以暫時成為一體。融合以後的魂以你為主而且很強大,這種程度的陰寒之氣根本構不成影響。你還能增強數十倍的感知,趁此機會看看有沒有好東西吧」劍魂解釋道。

「好吧。快點。」樂天從沒有見識過這種奇特的方法。

也就只有劍魂這種生活了幾十萬年的老怪物才能知曉吧。

不過這也體現了樂天對劍魂的信任。雖然相識的時間很短,但是這種信任卻是無法言表的。

只見龍吟劍黑光綻放,黑光慢慢的將樂天覆蓋。然後黑光緩緩消失。

「這種感覺真好。」樂天抬起雙手說道。這一刻自己居然能看到數十里以外的物體。聽到了各種細小微妙的聲音。附近的樹木緩慢生長的聲音。

樂天雙眼一閉,神識延伸數十里。數十里的景色事物盡在腦海中。

樂天微微一笑攥了攥拳頭隨後便快速的登上山峰。

果然像劍魂說的那樣。這種陰寒的感覺弱了很多。而且幾乎沒有影響。

樂天登上山峰以後,看到樹木在以一種極小的生長速度向上拔去。樂天感到了流動的靈氣。

「這裡的靈氣沒有前方的濃郁。」樂天得意的笑了笑。然後向前走去。

「左前方有靈氣聚集。」樂天自語越過樹木徑直走去。

而且越往前走就感到越艱難。樂天在四周嘗試了半天。

發現這裡彷彿有重力場一樣,而且重力場是成圓形的。

在重力場中還有一顆三丈多高。三尺多粗一顆看似繁茂的雪松樹。雪松樹就毫不起眼的插在眾多樹木之中。樂天起疑。這種樹只適合生長在極寒之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樂天朝重力場中間的雪松樹走去。感覺身上像是被灌了重形金屬一樣。走了四五步樂天額頭就已經滲出汗珠了。樂天感到全身像是被壓縮一樣,難受的很。樂天心中暗嘆。肉身強大果然好處多多。要不然非被壓碎了不可。

樂天感到頭腦昏沉。像是要睡著一般。

「這是什麼鬼東西。樂天艱難的抬起頭。

「這回出去我一定要將肉身練至極境。」還有兩步了。」樂天咬牙堅持。」

「還有半步。樂天身子被壓迫的成半蹲之恣。

「一鼓作氣。」樂天「呼呼」的喘了口大氣。然後抬起左腳向前邁去。

「呀,呀。」樂天似乎要承受不住這巨大的壓力一般。

「快了,快了。」樂天心中自己給自己鼓勁。


「嘿嘿。」樂天微微一笑。樂天的最後半步邁出。身上的壓力倍增。樂天一路走來好不容易回復的體力已經被耗的七七八八了。

樂天堅持不住轟然倒下。樂天抬起手以為可以輕鬆碰到那顆雪松樹。果然不出樂天所想。樂天的指甲正好碰到樹的底部。不過樂天想不到的是。

「啊。」樂天大叫。就在樂天接觸到雪松樹的那一瞬間。雪松樹發出一陣振動。樂天被震出老遠。

樂天倒掛在遠處的一棵樹上,全身乏力。

伴隨著樹上落葉樂天狠狠的摔在地上。

這時一道黑光從樂天體內撤出。融入身旁的龍吟劍中。

劍魂歸位。樂天趴在地上。

「白費力氣了。」樂天被震出重力場,感覺都點小失望。

劍魂傳音說道:「感覺怎麼樣?」

樂天一臉正色的說道:「不光是身體感到巨大的壓力,就連意識都變得遲鈍。彷彿能牽連魂一樣。很可怕。」

「而且我感到這不像是重力場,好像還有意識一般。」樂天補充說道。

「何以見得。」劍魂疑問道。因為剛才二人神魂融合。所以劍魂也會有同感。唯一例外的就是劍魂感受不到樂天的身體感官所能感知的。而這次,恰巧是樂天的肉身感到的不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