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早。」靈兒有些無奈,她知道落月是誰,更知道落月是唐浩唯一在乎的敵人。對於這位,她有點霸道不起來。

唐浩抬手一指不遠處的那棵大樹,說道;「那是落月的作品。」

「作品。」靈兒有些納悶,她順著唐浩的目光望過去,看見了那棵鬱鬱蔥蔥的大樹,也看見了大樹上的木屋,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立刻透出驚喜:「樹上的房子是落月的建造的?」

「嗯。」唐浩點了點頭。

「我去看看。」靈兒立刻沖了過去。

「不要動房子里的東西。」唐浩看著靈兒那嬌俏的背影說道。

「我知道。」

唐浩和夏雨揚站在那裡,看著靈兒飛身上了大樹,看著靈兒推開木屋的門,也看見了靈兒有些凝固的身體和驚喜的目光。

「孩子肯定都喜歡這裡。」夏雨揚默默的說道。

「也許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夏雨揚也立刻明白了唐浩話語中的不確定,她說道:「如果讓她長時間在這裡生活,她一定會感到非常寂寞的。」

「嗯。」

夏雨揚突然問道:「如果讓你在這裡生活,你會習慣嗎?」

「不會。」唐浩的回答很肯定。

「為什麼?」夏雨揚追問道。

「從前我認為我可以,可是現在我認為不可以。」

唐浩其實並未回答夏雨揚的問題,但是夏雨揚卻似乎明白了,她稍微頓了頓,說道:「你看似洒脫,其實牽挂的東西永遠都那麼多。」

唐浩笑了笑,沒有否認,而是很隨意的改變了話題:「陸含說這裡很可能是怪獸的出生地,你認為會是哪裡?」

「那棵大樹。」夏雨揚看著那棵大樹說道。

唐浩也把目光投向了那棵大樹,經夏雨揚的提醒,他也覺得這個大樹在這世外桃源匯中顯得非常另類。這世外桃源的面積不是太大,其他地方都是花草,只有這顆大樹很孤獨。

夏雨揚繼續說道:「如果那些怪物是從別的地方來的,那麼這棵大樹很可能是一個連通異界的通道。」

「你也認為那些怪物是來自異界?」

「是你告訴我它們不屬於地球。」夏雨揚答道。

唐浩聞言,笑了笑,問道:「你相信這是真的嗎?」

「相信。」

「那它們為什麼一個個來,又為什麼來了之後一直留在藥材嶺?」唐浩隨口說道。

「也許它們喜歡這裡,也許它們根本無法離開這裡。」夏雨揚說的。

唐浩一同這話,眉頭笑了一下,說道;「它們非常強大,有誰能限制它們離開這裡呢?」

夏雨揚搖了搖頭,說道:「我是猜的。」

「不過這倒是一個很特別多的想法,其實也是能說得通。」唐浩默默的說道:「既然這些怪物這麼聰明,它們既然知道這裡有危險,是可以選擇離開的。」

「嗯。」夏雨揚也表示同意。

唐浩則笑道:「如果有誰能夠限制這些怪獸離開這裡,那麼這個人太強大了。」

「嗯。」夏雨揚又表示了贊同。

「看來這藥材嶺的秘密越來越多了。」唐浩笑道。

夏雨揚沉默了一下,扭頭看著唐浩,問道:「也許有比落月更強大的人。」

唐浩聞言,笑了笑,說道:「難道落月也被人控制了嗎?」

夏雨揚見唐浩根本不相信她的話,她便收回了目光,望向了木屋,不在說話了。

這時,靈兒從木屋出來,對著兩人擺手,並且喊道:「姐夫,夏教授,快來啊!」

夏雨揚漫步向木屋走去,唐浩遲疑了一下,也跟了過去。

到了大樹下,兩人依次的上了大樹,到了靈兒身邊。

「姐夫,夏教授,我怎麼覺得這房子好像是女人建造的。」靈兒一臉驚喜的說道。

「為什麼?」唐浩問道。

靈兒笑道:「就是感覺,沒有根據。」

唐浩此刻突然想起第一次帶海妖來的時候,海妖曾經在木屋裡找到一根女人的頭髮。當時海妖認為落月是個好色之徒,沒想到靈兒此刻竟然覺得這木屋也是女人建造的。

「也許落月的身邊也有他最信得過的女人。」夏雨揚說道。

「高手都有很多紅顏知己嗎?」靈兒笑嘻嘻的看了唐浩一眼。

「也許。」回答靈兒的是夏雨揚。

靈兒笑嘻嘻的說道:「落月的紅顏知己肯定沒有姐夫的紅顏知己漂亮。」靈兒笑著說道。

這一次,唐浩沒有回應靈兒,夏雨揚也沒有回應靈兒。

「姐夫,我想在那床上躺一會兒,可以嗎?」靈兒笑著說道。

「嗯。」

見唐浩答應了,靈兒便笑著進入木屋,高興的躺在了床上。那樣子就好像一個孩子在野外玩的時候,躺在了吊床上一樣的充滿了的好奇。

唐浩和夏雨揚站在門前,平靜的看著靈兒快樂人的樣子。雖然夏雨揚二十六歲了,可是這對一個現代女孩來說,根本不算大。至於唐浩,不過才二十一歲。可是兩人的目光中都透著沉穩,這份沉穩又不同於普通人的沉穩,而是擁有一種懾人的光芒。

靈兒躺在床上,笑嘻嘻的看著唐浩和夏雨揚,在她的目光中散發出一種滿足的光芒。

「姐夫,你和夏雨揚也過來試試。」靈兒突然說道。

「不用。」

唐浩和夏雨揚幾乎同時拒絕了靈兒的提議,兩人也幾乎同時把目光從靈兒和那張木床上收回。

「我倒樹梢上去看看。」唐浩說著身形一晃,就飛身而起。

這棵樹有三十多米高,木屋所在的位置是十一、二米的位置,唐浩悄然的就升起來二十米,到了樹冠上。這是一棵類似於榕樹一樣的大樹,樹冠非常的大,就像一把遮天蔽地的厚重大傘一般。

唐浩站在樹冠上,真的就像武俠片的絕世高手,那份飄逸和淡然,和這個世外桃源融為了一體。他就像這裡的主人一樣,高貴而安靜。

夏雨揚已經從樹上下去了,她向後退出五十米,抬頭看著樹冠上的唐浩,目光中突然綻放出一種難以捉摸的冰冷神采。

靈兒從木屋裡出來了,她抬頭看看,又低頭看看,看見夏雨揚的目光中的神采,她蹙著眉頭笑了。她飛身而下,到了夏雨揚的面前,笑著說道:「夏教授,你好像也比較崇拜我姐夫。」

夏雨揚聞言,目光頓時冷了下來,看了靈兒一眼,不客氣的反問道:「是嗎?」

「是,你剛才的目光就是崇拜者的目光。」靈兒雖然有點懼怕夏教授的冷庫和嚴肅,可是她現在實力越來越強,也越來越認識到知道的強大,她的膽子自然也就大了。

夏雨揚只是冷冷的轉身,向旁邊走去了。她不看唐浩了,也不想跟靈兒交流了。

靈兒看著夏雨揚那透著寒氣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是,唐浩從大樹上悄然落下,站在了靈兒身邊。

靈兒挽住了唐浩的手臂,笑著說道:「姐夫,發現什麼了嗎?」

「沒有。」唐浩說著向崖底走去。

「姐夫,我們可以經常來嗎?」靈兒挽著唐浩的手臂,跟著唐浩慢慢的走著。

「你如果想留在這裡,你就可以隨時來。」唐浩說道。

「那算了。」靈兒知道唐浩不可能長時間留在這裡。

兩人到了崖底,夏雨揚也走了過來,三人便向懸崖上飛快的爬去。

這一次,靈兒在前,夏雨揚跟在靈兒身後,唐浩走在最後面。

十分鐘后,三人就到了崖頂。她們沒有再多做停留,便離開了黃頂峰頂。到了黃頂峰下,上了越野車,等了青山一會兒,便離開了黃頂峰,向基地的方向飛馳而去。

就在越野車離開十分鐘后,一個碩大的黑影出現在黃頂峰頂,一雙如同明燈一般的眼睛望著越野離開的方向,那個方向也是捕獵基地的方向。

深夜,整個藥材嶺都安靜了下來,就好像一個鋪天蓋地的怪物一般趴伏在大地上。

而捕獵基地就好像這個怪物捲縮在身體上的一個頭,它堅硬如鐵,透著一股懾人的寒氣。

捕獵基地內只有幾點燈光還亮著,顯得有些孤獨寂寥。 在唐堯,也就是堯帝剛剛即位的時候。在華夏部族控制的疆域最東部有一個叫有穹氏的部族。

這個華夏部族的分支崇拜天穹,居住在華夏東部地區中,開始以漁獵和畜牧為生。

由於冰川期剛剛結束,氣候變化非常難以預測。因此無論畜牧漁獵都非常困難。

有穹氏部族始終掙扎在溫飽線上,在幾次自然災害後幾乎遭遇滅絕

但是隨著農業技術從中原地區擴散開來,有穹氏開始了定居農業。

由於其定居點的選擇位於群山中的一小塊平原,因此可以避免絕大多數自然災害。

同時由於土地肥沃。有穹氏部族連續幾年都獲得了豐收。

這幾年內,部族內出生了很多新生兒,這些新生兒不需要再像過去飢荒時代一樣被拋棄殺害乃至被吃掉,因為現在糧食已經裝滿了穀倉。

每天飽食的族人看著金燦燦的麥田,似乎看到了整個氏族與自己的美好未來。

然而整個洪荒的世界里,美好永遠是短暫的。凶暴與野蠻才是時代主旋律。

一天中午,隨著空中隆隆的巨響,一條飛翔在空中的巨龍用巨大的影子遮蔽了了一個有穹氏部族的村莊。

在這個時代,龍不是什麼神秘的生物,而是經常能目睹的巨獸,村民雖然十分恐懼,但是並不缺乏經驗。

所有人在龍還盤旋飛舞在空中時就各自躲進了屋舍。並且祈禱這條巨龍不會在發狂中把自己連同夯土和茅草製作的屋子一齊毀滅成齏粉。

巨龍降落在村莊的田野上,壓倒了幾十畝的麥田,然後開始急躁的四爪狂奔尋找著交配的對象。

最終村中豬圈中十多頭黑豬慘遭毒手。

被巨龍龐大身體所震撼的黑豬只是怪叫,連逃跑也忘記了。

而黑龍則用龍爪把這些黑豬壓在地上,用自己後腿之間的刺狀器官刺穿了這些黑豬的身體。

十幾頭黑豬每一條身上都被黑龍刺出了一個巨大血窟窿。

巨龍發泄完畢志得意滿騰空飛走,只留下了那十幾頭黑豬在豬圈內奄奄一息。

等村民們最終來到豬圈,大多數黑豬都已經死了,只有一頭在地上抽搐個不停,並且發出著刺耳的慘叫。

一個男村民拿著一把燧石刀準備給這頭豬一個痛快,然而這黑豬卻在一聲嘶叫后猛地跳起。

黑豬身上被巨龍刺出的孔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癒合了。而黑豬的眼睛卻變得血紅異常。

早已經因為馴化而消失的獠牙此時也從黑豬的臉頰肉中刺了出來。

並且這獠牙黝黑有帶著些許透明,就和龍鱗的材料一樣。

變異了的黑豬性情變得極為暴躁,朝著圍著它的一眾村民尖聲哼叫。村民們驚恐的退了開來。

一個女村民因為害怕而摔倒在地,這黑豬立刻四蹄狂奔沖向了這女人。

女人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胸口就被獠牙所扎穿,慘叫中,女人胸口噴湧出的鮮血把麻布衣衫染得血紅。

對於重傷的女村民,黑豬沒有半點的憐憫。這畜生把頭拱在了女人腹部開始了撕咬,一邊撕咬一邊發出那種進食豬食時滿意哼叫聲。

雖然害怕,但是村民不會任由日夜相處的部族同胞遭遇怪物的撕咬。

幾個年輕村民舉著石頭打造的鋤頭沖向了黑豬。五六把鋤頭一齊砸向了這黑豬的腦袋。黑豬卻在地上靈巧的一滾躲避了這次攻擊。

眾村民沒有想到。原本遲緩懶散的豬玀此時如同變成了獵豹。

村民們接下來的幾次攻擊都沒能傷到黑豬。反而一個村民的腿被黑豬的獠牙所扎穿,倒在地上靠著同伴們救助才從黑豬攻擊下倖存。

變異的黑豬看著高高在上的人類對於自己是如此無力,邪氣大漲。開始更加頻繁的試圖用獠牙來刺傷村民。。

但黑豬沒有得意幾秒鐘,咻的一聲破空聲響了起來,接下來馬上又是噗的一聲箭頭入肉聲。

當眾村民反映過來時,變異黑豬眼窩裡已經扎了一支羽箭。羽箭的半根箭桿都沒入了眼窩,箭頭無疑是已經深入黑豬腦部了。

黑豬一下癱瘓在了地上,微微抽搐,再也沒了攻擊力。

「夷羿!」一個舉著鋤頭的村民看向箭射來的地方,不由驚喜大叫。

但是被叫為夷羿的青年人似乎沒有聽到村民在叫自己的名字。

他只是迅速的再次拉彎弓搭箭,射出了第二箭。

這第二支羽箭化作一道黑影貫穿了黑豬的頭顱。黑豬徹底的不動彈了。

老族長此時將危機解除,也蹣跚著從自己的屋子裡走了出來。

見到黑豬看樣子死了,族長心裡卻還是十分恐懼。他回想起了祖輩曾經告知過他,因為和龍交配產生的怪物大多怕火。

因此,族長命人搬來了巨量的柴火堆積在黑豬的身上,並且點火焚燒。

村民也開始立刻救助著因為變異黑豬受傷的人。

那個被黑豬撕咬的女人,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了。

被黑豬獠牙傷到腿部的年輕人腿上被敷上了草藥止住了出血,但是這個年輕人日後的恢復情況現在還是未知數。

一些村民則圍在被稱為夷羿的弓箭手身邊,他們不惜溢美之詞的表示著自己的感激和崇拜。

但是原因更多的是他們現在非常的害怕,他們覺得村中除了夷羿外沒有人能對戰這些龍雜交而變異出來的怪物。

這個叫夷羿的年輕人,面對著一眾村民,唯一承諾自己會盡全力保護村莊。但是實際上他自己心裡也有著一絲恐懼。

雖然曾經多次目睹在高空雲朵中飛舞的游龍,但是他也從沒近距離接觸過龍這種可怕而巨大的生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