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真是求之不得,如果真的能消滅妖怪,村子會儘可能報答你們的。」中年人這麼說着,轉頭向身後的村民們徵求意見。

我好奇的問道:「您是村長嗎?」

「不,我只是個代理,名叫傳吉。村長是一位名叫萬代的大人,就是腿腳有點不方便。」他這麼說着,對我們安排道:「總之先來寒舍安頓下來吧,雖然只是粗茶淡飯的膳食。」

多羅羅眼睛一亮,歡喜起來:「哎呀!您真的太客氣了!」

「這邊請——」

多羅羅轉頭拉着我的手腕,悄悄踮起腳和我說:「大哥,我們有地方住了。」

我:……

有點奇怪?

我偷偷看了眼站在兩側面無表情地村民們,他們看起來並沒有多開心的樣子,那無神的眼神,就像看空氣一般。而且,從山上下來的時候這裏都沒有耕田,也不知道這些人是靠什麼賺錢的。

叫傳吉的男人家裏並沒有多餘的空房,只能委屈我們睡在馬廄。

這其實都沒太大關係,反正這樣的住處總比荒郊野外強很多了。

吃過飯後,我便靠在百鬼丸身後,安靜地閉眼淺眠補覺。

然後,我是被一串串的鈴鐺聲吵醒的。

馬廄里的煤油燈無顧熄滅,那個鈴鐺聲來到了門前,我按住了腰間的短刀在百鬼丸身後轉頭盯着門口。

門自動打開,昏暗中巨大的身影站在門口,右手提的鈴鐺又再次晃動起來。

「哇!出現了!!」多羅羅晃着百鬼丸的身體:「你快點去消滅它啊,快點啊!」

我從後面抓住多羅羅的后衣領,將他按在身邊,低聲說:「安靜。」

百鬼丸既然沒有進攻這個妖怪,就說明這並不是會危害人類的妖怪,倒不如看看它想要做什麼。

「送給你吧……」這個大頭的妖怪發出滄桑的聲音。

百鬼丸:「……」

我:「……」

動作遲緩的妖怪晃了晃鈴鐺,在沒聽到任何回應后,轉身離開。

「大哥,它要走了!」

「……沒事。」

我將拔出半截的短刀收回去,輕聲解釋:「那不是害人的妖怪。」

多羅羅一愣。

馬廄的另個門打開,傳吉舉著煤油燈走進來:「那個,發生什麼了?是妖怪出現了嗎?」

「是的。」我笑着對他說:「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進來之後又突然離開了。」

傳吉半信半疑地信瞭然後離開馬廄。

我安心的拍了拍多羅羅的腦袋:「放心睡吧,今晚不會有問題了。」

就算有,百鬼丸也完全可以解決的。

然後第二天我們就被通知村長萬代大人想要見我們,接着一大清早把我們送到了村長房子裏,連早飯都沒給我們吃。

一路上我發現村子裏所有人都在家裏,沒有人出來,有的人還會透過窗戶像看死人般的眼神看着我們三個。

我:有一個不太好的想法,但願不是真的……

直到站在村長的房子前,我覺得這個不太好的想法基本是落實了,刺鼻腥臭味如排山倒海般撲面而來,我被這味熏得有點暈。

這味帶勁!

到底是村長養了個妖怪還是妖怪就是村長?

多羅羅虛起眼:「怎麼這麼暗啊?」

「現在就點燈。」溫婉的女聲伴隨着燭火一起出現。

碩大的房間里擺着一個巨大的簾帳,有一邊已經卷上,露出了躺在床上皮膚蒼白的黑髮女人:「請原諒我這幅見不得人的樣子,我的腿行動不便。我是村長,名叫萬代。」

那是個非常漂亮地女人。

多羅羅不禁目不轉睛的盯着對方。

「小弟弟,我的臉上有東西嗎?」

「啊,不是。」多羅羅有點不好意思的紅著臉:「就覺得你好漂亮啊。」

萬代優雅地笑了笑,柔聲說:「非常抱歉把你們叫來,我聽村裏人說起你們,無論如何都想見一面,特別是這一位——」

她的目光從我身邊越過,看向了百鬼丸,目光微微虛起:「如果認錯還請見諒,難道你就是……」

我瞥了眼沉默的百鬼丸。

猛然間他抬起頭,咬着自己的手腕拔出刀,我默契地接住他松嘴后掉下來的假肢。

萬代面容不變的問道:「你這是幹什麼?」

多羅羅被嚇了一跳,連忙抓住他的袖子說:「你在做什麼!她是人啊?!」

我:「……」

突然傳吉不知道從哪出來擋在萬代的床前,門外的村民將我們圍住,更是將百鬼丸七手八腳的勒住。

我們不出意外的被關了起來。

在被帶走時,我又轉頭看向房屋裏的萬代,在幽幽的火光中我看着她微微鼓著的被子:「不知道萬代大人吃得還滿意嗎?」

萬代愣了下,眼神不太友好地上下打量着我。

被摔進倉庫的多羅羅氣急敗壞地很,指著百鬼丸開始責備:「你怎麼回事啊!看到昨晚的妖怪你連手指都懶得動一下!面對那樣溫柔的人,你卻揮劍砍過去?」

我按住多羅羅的腦袋。

「真是熱鬧啊。」背着琵琶的光頭和尚的發出低低的笑聲:「又有新的同伴進來,你們也很高興吧。」

我注意到這個和尚雙眼是失明的。

「小貞?百鬼丸?」

「這可真是嚇到我了,怎麼你們也來這裏了?」

我愣愣的看着兩個同僚,也覺得十分地不可思議:「這個孩子說這裏有妖怪,我就帶百鬼丸先來了啊……你們呢?」

鶴丸坐在箱子上瀟灑地晃了晃小腿,指着地上雙目失明的和尚說:「我們路上遇到了這個奇怪的和尚,他說這裏有妖怪想湊熱鬧,我覺得不錯,就跟過來了。」

我:可以,這個行為就很鶴丸。

多羅羅看看我又看看鶴丸他們,眼神從迷茫到恍然大悟:「什麼啊,原來你們認識啊。」

和尚抱着自己的竹竿,很無辜的說:「對,我只是想湊個熱鬧,沒想到睡覺的時候就被關進這裏了。」

一期一振不好意思地對他說:「對不起,本來可以救你的,但是鶴丸殿下阻止了我……」

我:「為什麼?」

多羅羅:「為什麼?」

鶴丸移開視線:「因為有趣啊,而且還能找到人們失蹤的原因,一舉兩得啊。」

和尚站起身,敲着手裏的竹竿一步步向前:「對了,我好像在哪見過你。」

「見過他?」多羅羅順着看着他的眼睛發現說的是百鬼丸,又問道:「你的眼睛不是看不到嗎?」

「像我們這種人,能看見明眼人看不見的東西,有時這樣看到的反而可靠多了。」

多羅羅更不理解了。

什麼叫做看不清明眼人看不見的東西?

坐在箱子上的鶴丸好心解釋:「就是能看到人類身上純白色的靈魂,不是外表,而是內在。如果是邪物或者妖怪就是——」

聲音戛然而止。

百鬼丸猛地站起身,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看向同一處。

多羅羅被弄懵了:「這次又怎麼了?」

「小心點,有一股奇怪的氣息。」和尚緊張地望着某處。

我扶著短刀,對不明所以的多羅羅說:「不要離我太遠,知道了嗎。」

好歹叫了我幾章大哥了,作為大哥的我,關鍵時刻還是得保護小弟的!

※※※※※※※※※※※※※※※※※※※※

卡文小能手!我都服氣我自己!!

沒有小劇場你們可以上鴨!我相信你們一定比我更優秀!(遞筆)。 第434章謝主龍抓!

瞬間,眾將士齊刷刷地下跪,叩拜康熙。

多隆嚇得臉色煞白,跪著說:「奴……奴才不知皇上扮成朝廷特派員……誤把皇上關在翠紅樓……奴才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林宇恍然大悟,怪不得第一次見黃三時,覺得他的眼神熟悉,原來是康熙易容假扮。

劇情轉變之快,完全超出林宇的意料。

康熙的雙手背後,直視林宇,語氣威嚴地說:「你可知罪?」

林宇笑嘻嘻地說:「臣打暈皇上,關押皇上,為了營救昆明城乃至雲南的百姓,避免他們染上怪病!皇上若要治罪,臣甘願受罰!」

建寧公主忙挽住康熙的胳膊:「哥哥,林大人忠心為國為民,竭力剷除吳三桂,降服吳應熊和吳應麒,還成為武林盟主,收服江湖各大門派,他何罪之有?分明立下大功呀!」

康熙一怔:「成為武林盟主?」

建寧公主說:「對呀!林宇深藏不露,其實武功天下無敵,比馮錫范和龍教主厲害十倍!被各大門派推舉為武林盟主!」

多隆忙說:「林大人指揮三百名武林豪傑,對抗吳三桂的精兵強將,並冒著生命危險,把解藥送到西山軍營,才促使我軍將士及時恢復戰鬥力,攻克昆明城!」

康熙聽完,臉色緩和了幾分。

多隆繼續說:「吳三桂雖然倉皇逃走,但他的兩個兒子和家眷,淪為階下囚!況且,馮錫范身中劇毒,無力保護吳三桂,他們肯定逃不遠,必定被活捉!」

康熙終於露出笑容,對林宇說:「林愛卿奉朕旨意,竭盡全力剷除吳三桂,林愛卿功大於過,朕不再追究!」

林宇說:「謝皇上!皇上英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