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正是神王實現自己理想的好時機嗎?」赫拉早就知道宙斯有吞併天下的志向,宙斯欲結盟巴比倫諸神的事她也知道,一看立即拍起了他的馬屁。

宙斯沒有理她,對著遠處的月神阿爾忒彌斯高聲道:「去告訴你的情人,想要他兒子的靈魂,就自己親自到神界來,表現的好了,說不定我還能放這小子一馬。」

「這種沒安好心的消息我不傳送,你找其他人吧。」阿爾忒彌斯冷冷道。


「無所謂,離了誰太陽都會照常升起。」宙斯說著和赫拉回到神界,吩咐正在照看阿波羅的神使赫爾墨斯道:「你去給所有的神廟傳下消息,就說他卓越若是想要回兒子的靈魂,就親自到神界的萬神殿找我。十天後若見不到他的身影,我立即毀滅阿喀琉斯的靈魂。」

希臘聯軍已經被一連串的戰鬥嚇傻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阿喀琉斯不光能趕走戰神,竟然連光明神阿波羅都能打傷。後來見宙斯發怒殺人都是嚇得大氣都不敢出,生怕他余怒未消,找自己出氣,宙斯帶著諸神都走半天了都還是一動不敢動。

「奧德修斯,你是聰明之人,你覺得咱們現在該怎麼辦?」阿伽門農作為聯軍的統帥一時摸不清宙斯的意思,開始向身邊有著多智之稱的奧德修斯問計。

「神王若是有反對意見,早就讓我們退兵了,不會完全不理會我們的。所以我建議咱們趁此良機趕緊從那個洞里攻進去。」奧德修斯道。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大伙兒覺得怎麼樣?」

「攻進去,殺光那些該死的特洛伊人。」

「對,搶光他們的財物。」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了起來,年齡最大的涅斯托耳不樂意了,擺手高聲道:「你們這些蠢材,整天就知道殺,咱們希臘地多人少,把這些人擄走,男的為奴,女的為婢,讓他們給我們放牧、種地、生孩子多好。」

「哈~!還是老爺子的這個主意不錯,不過那些軍兵是不能留的,也必須多殺些人才能震懾他們。」阿伽門農說著一揮手中的長槍,眾軍士一起往阿喀琉斯打開的那段城牆缺口衝去。

特洛伊人雖然也組織了一批又一批的反抗者,最後還是不敵希臘聯軍,因為他們的強大首領幾乎都被阿喀琉斯殺光了。希臘人很快衝進了特洛伊城,開始了他們已經演練過多少次的劫掠之旅。

阿佛洛狄忒本來還在神界照顧戰神阿瑞斯,一聽說希臘人攻進了城,知道特洛伊這次算是真的完了,立即降到特洛伊,找到正在組織反抗的兒子埃涅阿斯,讓他帶著年輕的特洛伊人逃命。

「我的母親,周圍四處都是希臘軍兵,我就是逃又能逃到哪兒去呢?」埃涅阿斯一邊抵抗一邊苦笑道。

「你們只管逃出去,其他的我來想辦法。」阿佛洛狄忒道。

埃涅阿斯於是邊逃邊集合殘軍敗將,有愛神幫他們施展法術,周圍的希臘人根本擋不住他們逃跑的步伐。不久來到海邊,阿佛洛狄忒又施法迷惑住那些看守戰船的希臘人,然後讓埃涅阿斯等人乘船向西南而去。

希臘人在特洛伊城大殺一通,普里阿摩斯以將的王族被殺了個乾乾淨淨,墨涅拉奧斯一直在堅持不懈地尋找海倫,最後終於讓他在一個宮殿的角落裡發現了她。

「你這個賤人,害得我這十年生不如死,我一定要殺了你才能解掉心頭之恨!」想到這個女人浪費大家十年的青春,自己更是被眾人不停地嘲笑十年,墨涅拉奧斯就止不住地發起狂來。只是當他看到海倫那更勝往昔的容顏,瑟瑟發抖的身軀時,心裡不自然地又想到了往日的情分,一時實在下不去手,高舉寶劍僵在那裡。

「我的兄弟,殺妻是會被複仇女神懲罰的!再說真正有大罪過的是帕里斯,你的妻子不過是被那個小白臉騙了而已。」阿伽門農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身前,抬手取掉墨涅拉奧斯手中的長劍,指著海倫對身後趕來的眾英雄笑道:「諸位,你們說這樣的絕色女子,殺掉是不是太可惜了?」

「這種絕色,就是再戰鬥十年我們也願意。」眾英雄看著海倫那絕世容顏,都是由衷地讚歎道。

墨涅拉奧斯聽從了勸告,雖然表面上裝出不願意的樣子,心裡卻很高興。

希臘人在特洛伊城肆意擄掠殺伐,整座城池都埋葬在血與火的威嚴之下。可惜樂極生悲,小埃阿斯喝多了瘋過頭,竟然來到雅典娜的神廟,推到殿內的帕拉狄昂雕像,趴在上面強姦了一個神廟女祭司。

前面曾經說過,雅典娜是海皇之子特里同養大的。特里同有個和雅典娜大小差不多的女兒叫帕拉斯,兩人都是戰鬥狂,經常一起訓練。一次戰鬥中雅典娜不小心殺死了自己的小夥伴,雅典娜為了祭奠自己的小夥伴,由此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帕拉斯-雅典娜,並請人塑造一尊雕像,這尊雕像正是特洛伊城的帕拉狄昂雕像。

雅典娜曾經發過誓言,只要雕像在哪兒,她就守護哪個地方,所以雖然她幫助希臘人攻打特洛伊人,但每次攻城戰的時候從來沒幫過忙。她本來是想讓奧德修斯把雕像偷出來的,沒想到阿喀琉斯的出現破壞了本來相持的局面,讓她違了誓言。

小埃阿斯強姦她的女祭司不說,還玷污了這尊雕像,雅典娜後來知道可想而知有多憤怒,立即就施展**力詛咒所有的希臘聯軍英雄,由此開始這些傢伙都沒有落下好結果。

回希臘的路上大埃阿斯因為一件戰利品和奧德修斯大打出手,奧德修斯被發瘋的大埃阿斯砍頭殺死,大埃阿斯自己清醒過後也羞愧的自殺。

小埃阿斯坐在船上被風刮翻,這傢伙抓住岸邊的一塊礁石,誇口說即使眾神聯合起來用波浪衝擊他,他也能救出自己。好巧不巧的這話讓波塞冬聽到,海皇當即大發雷霆,搬來一座山頭直接從後面撞在小埃阿斯身上,瞬間把他擊得粉碎。

墨涅拉奧斯和海倫一同返到斯巴達,不久就死於一次野獵中。斯巴達人並不接受海倫這種拋棄子民私奔的女人,墨涅拉俄斯不久死後她就被驅逐到一個叫羅德斯的小島上。

海倫本就四十來歲了,又沒了愛神的眷戀,很快老的不成樣子。羅德斯島的島主本來是迎接美人的,最後卻接了個奶奶回家,如何還拿她當根蔥,立即把她趕的遠遠地,最後被島上的居民綁在樹上直接打死。

阿伽門農征戰十年,他的妻子在家裡耐不住寂寞就養了個小白臉,誰知兩人日久生情,倒真的產生了不滅的愛情,所以自然不待見這個半路又回來的傢伙,阿伽門農返回邁錫尼不久就被兩人合謀給分了屍。

眾英雄陸陸續續地都得到了報應,倒是狄俄墨得斯結局最好,雖然回到阿爾戈斯不久也死了,卻是正常的死亡,看來雅典娜還記得當年對他爹的承諾,對堤丟斯的這個兒子最為照顧。 俗話說母子連心,阿喀琉斯剛出事忒提絲就感受到了。她本來正在和希芙等神說話,心裡突然一陣難受,知道可能哪裡出事了,剛要出去,那邊厄洛斯的侍者尋了過來。

兩廂一印證忒提絲當即就知道大事不妙,厄洛斯這訊息的意思明顯帕特洛克羅斯出事了,阿喀琉斯若是知道他出事,肯定會立即趕往特洛伊為他報仇。現在老半天不見阿喀琉斯的人影,肯定早已經趕往特洛伊了,不然厄洛斯的兩個侍者也不會尋找自己半天。

現在忒提絲內心充滿了惶恐,看來卓越說的沒錯,這小子很可能又重複了那段必死的命運。

眾人見忒提絲聽得厄洛斯傳來的消息立即變得極為激動哀傷,不禁都是疑惑滿頭,赫拉克勒斯沉聲道:「忒提絲,到底怎麼了?」

「大哥,你有魔神之翼速度快,趕緊去特洛伊把阿喀琉斯弄回來,他很可能去那裡為帕特洛克羅斯報仇了。」忒提絲瞬間警醒過來,立即對赫拉克勒斯道。

「帕特洛克羅斯死了?」赫拉克勒斯聽到忒提絲的話驚奇地道。

「沒時間解釋了,大哥!你快先走,我隨後就到,無論如何都要阻止阿喀琉斯接近特洛伊。」忒提絲急道。

赫拉克勒斯雖然還是滿心的疑惑,不過也知道他們兩口子神神叨叨的東西很多,可能真有不妙的事發生,於是立即振開背上的魔神之翼,急速向特洛伊方向趕去。

「既然阿喀琉斯有事,我們還在這裡等什麼,一起去那個叫特洛伊的地方吧。」

瑪格尼熱血心腸,一聽立即也要往特洛伊趕。忒提絲趕緊阻住他道:「你們是北地的神靈,貿然出現在希臘地界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還是暫時先在這裡歇息,等得到確切消息再做定奪吧。」


「我們都等在這裡,需要幫忙的時候過來通知一聲。」維達爾沉聲道。

「謝謝!我會的。」忒提絲說著又把斯露德叫到旁邊,低聲道:「不凡有事去了迦南,走前他跟我說隨後還會去埃及。你現在立即去埃及的太陽城看看,若是在就讓荷魯斯把他留下,若是還沒去就在那裡等他。記住,千萬別把這件事告訴他。」


「為什麼?」斯露德聽完疑惑不已,看忒提絲那焦急的模樣,阿喀琉斯可能要出事,這個時候怎麼能把他那個當爹的隔離於外。

「阿喀琉斯的修為你清楚,普通神靈不會是他的對手,能對他生命造成威脅的肯定是大神。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忒提絲道。

斯露德點了點頭,他知道卓越和奧林波斯諸神沒幾個關係好的,宙斯和赫拉更是死對頭,忒提絲這意思明顯是萬一阿喀琉斯真出了什麼事,肯定是奧林波斯神界里的大神乾的,到時候卓越過去,很可能連他也賠進去。

「很好,那趕緊去吧!」

斯露德走後忒提絲又向交代齊格弗里德交代幾句,然後縱身向特洛伊城趕去。

還沒到特洛伊就見愛神阿佛洛狄忒正在急速向這邊趕,忒提絲心裡一緊,趕緊迎了上去。阿佛洛狄忒一見忒提絲也沒工夫客氣了,立即道:「忒提絲,阿喀琉斯出事了。神王已經曉喻天下讓你們家卓越親自去神界見他,那樣他或許會把那傻小子的靈魂還給你們。」

忒提絲聽完不禁悲從中來,感覺心都要裂了,只是她也知道此時不是哭的時候,趕緊忍住內心的傷悲,含淚哀求道:「姐姐,到底怎麼回事,我兒的靈魂怎麼會落到神王手裡?」

「唉!那小子為了給帕特洛克羅斯報仇已經瘋了。」

阿佛洛狄忒也是母親,知道這種喪子之痛多麼令人悲傷,於是把阿喀琉斯在特洛伊所乾的事一五一十地都說了一遍。最後勸道:「妹子,我和卓越雖然有些過節,不過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來就是為了勸你們一句:千萬別相信神王傳來的話,卓越真去到神界,必然是有來無回。」

「謝愛神指點,我們夫婦一定不會忘記您母子的傳信之情。」忒提絲說著辭別阿佛洛狄忒,大哭一場之後向埃及趕去:既然阿喀琉斯的肉身已經被宙斯擊得灰飛煙滅,再去特洛伊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其他的事還是等見到卓越再說。

卓越帶著卓焱二人來到埃及太陽城,還沒進去就感到一陣胸悶氣短,心說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像個普通人一樣犯了這種毛病。他哪裡知道這是阿喀琉斯死時和他產生的心靈感應,只是他不像忒提絲那麼敏感,所以還以為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調整了一下進去,發現恰好荷魯斯母子和拉神都在,說起亞薩園神魔大戰之事,三神都是一陣唏噓,他們雖然也見北方的天空燃燒起來,而且還隱隱有爆炸聲,可怎麼也沒想到戰況會如此慘烈。

「不凡,亞薩園諸神一死,就少了一大牽制,宙斯和巴比倫諸神未必還願意玩這些同盟之事啊!」伊西斯嗅覺敏銳,當即就看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女神果然智慧,我這次就是為了此事而來的。」卓越也不隱瞞,自己所知道的的信息原原本本地都向三神說了一遍。

三神聽完立即皺起了眉頭,拉神的臉色更是變得難看之極:他當初就是被馬爾杜克打傷后落下了暗疾,神力始終沒有恢復到巔峰狀態,不然荷魯斯母子也不敢輕易對至高神之位起覬覦之心。

「不凡,你也知道巴比倫神界實力強大,若馬爾杜克和宇宙三聯神一起進攻,我們太陽城自保都難,宙斯再從北部進攻其他地區,這個剛成立不久的聯盟算是壽終正寢了。」荷魯斯搖頭苦笑,雖不甘心也無可奈何。

「馬爾杜克這些年一直在閉關修鍊,宇宙三聯神也只有恩利爾會參與進攻,而且他們內部還有搗亂拖後腿的,你們這邊絕對沒問題。」關鍵時刻為了取信於人,卓越把耶和華的身份透露給三神,而且把自己這個彌賽亞的身份也一併說了出來,省的以後他們知道后尷尬。

「嘿嘿!那老傢伙兩千年來不問世事,原來一直在背後搞小動作。他還真有耐心,竟然千年都不露面。」拉神和耶和華的真身是老相識了,聽到這事也不得不嘆服。

「不凡,撒丁島上的那些蘇美爾人也是他幫你撤出來的吧?我一直還在納悶你連巴比倫都不能去,竟然有辦法能從巴比倫腹地遷出那麼多人呢!」伊西斯笑道。

「沒錯,那的確是求助於他。」卓越點了點頭,沉聲道:「老爺子、女神,你們都是有大智慧的神靈,有什麼方法能把當前的這個危機對付過去?」

「不凡,你不是和蘇爾特爾、古爾薇格兩位大神關係不錯嗎,何不請他們相助?」拉神道。

「別提了,亞薩園的神魔大戰最大的黑手就是古爾薇格那老巫婆,因為我知道太多她的陰私,她差點連我都給殺了。趁這個機會除掉我她才高興呢,如何會願意給我們幫忙!」卓越想到古爾薇格的萬霄神雷頭皮就有些發麻,老傢伙真是太恐怖了,以後能不面對她最好還是不要面對。

「此一時彼一時,若是宙斯吞併了德魯伊教會,往北就直面北地諸神了,她就是得了北地的統治權也不好過。」拉神笑道。

「我倒是有個主意,你們聽聽行不行。」伊西斯道。

「女神你就別吊我們胃口了,有什麼話快說吧!」卓越急道。

「以空間換時間,有人在北方陪希臘諸神周旋,接著我們利用時間差重拳先把以恩利爾為首的巴比倫諸神趕回去,然後再和宙斯剛正面,到時就是我們佔據優勢了,宙斯吃進去多少地盤都要吐出來。」伊西斯笑道。

「難就難在沒人能陪宙斯周旋啊!」荷魯斯苦笑道,「密特拉雖然實力也不錯,可和宙斯還有很大的差距,其他人更不是宙斯的敵手,恐怕我們這裡勝負還沒有決出,那邊宙斯已經支援過來了。」

眾神一想也是,一時都是無計可施。卓越想了想道:「你們儘管對敵好了,我去想辦法和宙斯周旋。」

「不凡,現在可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這事一個不好我們就有全軍覆沒的危險!」伊西斯趕緊道。

「你們看我是那種義氣用事的人嗎?」卓越說著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三位大神一聽都是大喜。

「不凡,聽你一說倒是提醒了我,我有一計可以更好地配合計劃,你們聽聽如何。」伊西斯這時把自己的所想說了一遍,卓越大讚女神的靈心巧思,又商量了一番細節,就把這事定了下來。

幾人正說著話,外面突然傳斯露德來見。卓越見她雖然極力掩飾,神色卻還是有些慌張,再聯想到剛來時的那陣胸悶,瞬間有一種不妙的感覺襲上心頭,知道家裡肯定出事了,立即告別諸神就要往回趕。 「不凡,我就是來看看你們談的怎麼樣了,沒什麼事,你別擔心。」

斯露德見卓越急著要走,想到忒提絲的吩咐,開始編瞎話騙人。只是她根本說不好謊話,第一句話就漏了怯,給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所以卓越自然不會相信,還是執意要走。

伊西斯何其精明的人,斯露德剛進來就看出問題了,這時立即直言道:「斯露德,有什麼話就直說吧,說出來大家一起尋求對策豈不更好。」

「我們半天沒見阿喀琉斯,正好厄洛斯要告訴我們帕特洛克羅斯死了,忒提絲姐姐預感到了什麼事好像,讓赫拉克勒斯去特洛伊,讓我來想辦法把不凡留在這裡。」斯露德一見騙不了人,乾脆來個竹筒倒豆子直接全撂了。

「阿喀琉斯死了!」卓越一聽再想到剛來太陽城時的反應,知道當時肯定是兒子死時的心靈感應,一時心痛如刀割,捂著胸口當即就萎頓在地上。

「怎麼會,你肯定是想差了。」三神都是嚇一跳。荷魯斯趕緊過去把卓越扶到旁邊的椅子上,伊西斯施法緩解他的傷痛,笑著寬慰道。

卓越無力地搖了搖頭,心裡不禁開始埋怨自己,既然卓焱和維德尼爾都帶著了,幹嘛不讓兒子一起去,忒提絲肯定也是大意了。

「走,我們一起去特洛伊看看,若真有人敢動他,我們一定讓他血債血償。」

荷魯斯拉著卓越就要走,卓越輕輕掰開他的手苦笑道:「阿喀琉斯的實力不差,非阿瑞斯以上的神靈殺不了他。特洛伊之戰一直是奧林波斯諸神關注的焦點,所以他要死一定死在宙斯一系的神靈手裡,在這個關鍵時刻,不宜找他們拚命。」

「那你趕緊去哈迪斯那裡看看他的靈魂在不在,在的話要過來我想辦法把他復活,縱使神力大失,最少能保住一條命。」伊西斯趕緊道。

「宙斯的性格我清楚,他要麼不做,要做必然把事情做絕,現在阿喀琉斯已死,他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消除掉我這個禍害,所以阿喀琉斯要麼魂飛魄散,要麼靈魂在他手裡,我現在過去不過是自投羅網而已。」卓越陰著臉道。


「沒錯,你現在是不能過去。」一個決絕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接著人也出現在眾人面前,正是急急趕來的忒提絲。

卓越一見忒提絲也趕了過來,而且她雙眼紅腫,一直溫柔含笑的臉上滿是哀傷之色,知道阿喀琉斯肯定已經死了。強忍著心中的悲痛,沉聲道:「到底怎麼回事,你跟我說清楚。」

忒提絲於是把阿佛洛狄忒帶給她的消息全部說了一遍,卓越聽完哈哈大笑道:「我兒就是厲害,連阿瑞斯、阿波羅這種大神都能打傷,就是死了也會揚名天下的。」

「不凡,那他的靈魂怎麼辦?」斯露德在旁邊小聲道。

「放心吧,只要抓不到我,宙斯就不會真的滅掉阿喀琉斯的元神,倒是一旦我也被他抓住,我們父子倆很可能一起都要玩完了。」卓越此時出奇的冷靜,心中竟然沒有一點急切要報仇的衝動。

眾人又說了一番話,卓越讓荷魯斯等自己的消息,然後告辭而去,回到迦太基正義神殿,發現赫拉克勒斯已經回來了,只是他的臉色難看無比,看來也碰了釘子。

「不凡,我無能,沒辦法把阿喀琉斯的靈魂要回來。」赫拉克勒斯見卓越等人進來,立即上前自責了一番。怎麼說他都是宙斯的兒子,發生這種事讓他實在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卓越和忒提絲。

他趕到特洛伊時那些希臘人剛攻進城內不久,抓住一個首領詢問了一番,知道阿喀琉斯被宙斯殺死收魂之後立即趕往神界。為了求得阿喀琉斯的靈魂,他寧願繼續替宙斯領軍出征,可惜不但沒要到靈魂,反被宙斯和赫拉大大地諷刺了一陣。

「這事跟你又沒關係,你自責什麼。」卓越反倒勸慰他一番,然後讓眾人安心呆在這裡,他開始了自己所要做的工作。


如卓越猜想的那般,宙斯不見他前去,果然只是放了一通狠話,並沒有真的把阿喀琉斯的靈魂怎麼樣。愛神阿佛洛狄忒還經常去迦太基看看忒提絲等人,而雅典娜自始至終都沒有露過面,想來是實在不好意思見他們吧!

一個多月後的某天,巴比倫神園之內,天神安正在召集諸神聚會,以討論西征埃及神界的事。

曾經的諸神之首,眾神之父,宇宙三聯神的老大,安在恩利爾統治的前代就已經失勢,在馬爾杜克為尊的當代更是失去了往昔的威嚴,成為一個沒有權勢的諸神召集人,象徵性地管理著天國神園。

作為諸神共知的橡皮圖章,安也知趣地不插手世間之事,只在天國神園享受他的「天國之王」、「眾神之首」之位,平時面都很少露。其實主持諸神會議的權力也已經被馬爾杜克剝奪了,只是現在馬爾都克閉關不出,閉關前又特意讓他主持神園的日常工作,安神這才不得不召開這次諸神會議。

「諸位,埃及的舒神因為不滿荷魯斯的統治,已經主動向我投誠,答應做我們的內應。只要我們進攻太陽城,他和他的支持者就會反戈一擊。」會議剛開始,風神恩利爾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了這個好消息。

「恩利爾,我不同意西征埃及。」恩利爾剛說完,智慧水神恩基立即就出言反對。「先不說西征埃及有沒有必要,你就沒發現這邊剛和宙斯結盟,那邊舒就來主動投誠做內應太巧了點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