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聲聲爆炸聲響起,只見杜淳安和徐強身上都是鮮血,不過從他們的眼中都沒有看出一絲感情,他們猶如一隻野獸,沖向對方。

呂梁手持弓弩,一臉警惕的看著杜淳安,如果杜淳安對呂梁有一絲威脅,那他將會毫不猶豫的將他擊殺。

突然,幾股極為強橫的氣勢一下子朝這裡靠近,呂梁感受到了幾股強大的氣息,他的臉色難看,一臉凝重的對著徐強道,「強子,快速解決,有人來了。」

徐強深吸了一口氣,他沒有說話,眼中也儘是殺意騰騰。

「篷!」

戰斧一招招斬下,勢不可擋,那強大的力量將杜淳安那難以抵擋,而那幾股氣勢也不斷的逼近。

「再堅持一下,只要在堅持一會,那些人來了之後,他們自然不敢下殺手。」杜淳安看著越來越近的氣息,臉上也出現了一絲喜意,心中暗自想道。

徐強也感覺到了越來越強的氣息,氣息越來越近,緊接著,徐強手中的戰斧的招式也越來越凌厲。

「斧傲九天!」

徐強一聲怒喝,他使用出了他至強一招,這一招,可謂是徐強的底蘊,是徐強最強的招式。

他用這一招,擊斃的荒蕪期修士不低十人,在他的心中,這一招,足夠擊殺杜淳安。

戰斧猶如是雷霆,帶著極為強大的氣勢一轟而去,戰斧呼嘯而至,斧氣如同刀刃,直接朝杜淳安斬去。

杜淳安眼中有些恐慌,在徐強揮出這一招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已經被鎖定,絲毫沒有閃躲的機會。

「給我破!」杜淳安深吸了一口氣,他看著朝自己揮來的戰斧,雙目猙獰。

杜淳安的氣勢一下子上漲,氣如山河,勢不可擋。

呂梁的臉色一變,雙目中也有些震驚,雖然震驚,他的手卻沒有停下,只見他抬起手,弓弩對準杜淳安。

杜淳安的速度猶如閃電,手持戰斧,一下子朝徐強斬去。

由於速度極快,徐強根本沒有反應,戰斧一下子斬在了徐強的小腹上,只見徐強全身一道白芒閃過,這致命一擊一下子被抵擋了下來。

在最後的一刻,徐強身上的一塊龍形玉佩一下子碎裂,那龍形玉佩閃爍出一絲白茫,將杜淳安最強的一擊抵擋,而此時呂梁也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杜淳安的目光也有些森冷。

「強子!」呂梁看著一下子飛出去的徐強們眼中也有些震驚,急切的大喊道。

「篷!」一聲巨響,只見徐強一下子跌落在地下,而呂梁此時手中的弓弩卻一下子對準了杜淳安,弓弩的弩箭一下子射出。

「唰!」「唰!」「唰!」…

逆天遊戲系統 箭如雨下,密密麻麻的箭弩根本沒有一絲停留,不帶任何感情,一往無前,直接朝杜淳安殺去。

杜淳安看著這一幕,他的眼眸中有些絕望,他的聲音也有些憤怒,「呂梁,你殺了我血峰宗是不會放過你,所以你不能殺我,同門相殘,這可是宗門的大忌。」

呂梁的臉上有些不屑,他看著杜淳安,眼中有些嘲諷,只見他對著杜淳安輕淡的道,「杜淳安,你放心,我將你擊殺了之後,沒人知道是我擊殺你的,甚至我還會安然無事站出來,看著那些人去追殺兇手。」

杜淳安的臉色一變,他看著呂梁,眼中也有些震怒,而凌楓的臉色一變,眼中也閃爍出一絲殺意,他知道呂梁的話時什麼意思,擊殺了杜淳安之後,他會將這一切栽贓給凌楓和蛟龍,而他自己卻置身事外。

杜淳安看著呂梁,雖然那些弩箭射穿了杜淳安身體,他生機開始消散,不過他還是掃了一眼凌楓,眼中有些同情。

「螻蟻終究只是螻蟻,就算再怎麼強大,依舊只是螻蟻。」杜淳安看著凌楓,眼中也出現了一絲淡漠。

凌楓的臉色一白,他怎麼會不明白杜淳安的意思,自己這次真的已經在劫難逃了,除了被這兩人栽贓陷害,他還能做些什麼?

反抗!

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反抗,就算是全勝時期的他也不一定能戰勝呂梁徐強兩人。

嘆了口氣,凌楓看著倒下的杜淳安,杜淳安眼中的那絲不甘,那絲憐憫都深深的刻在凌楓的腦中。

凌楓沉默了一會,眼中沒有一絲感情波動,他抬頭看著呂梁徐強,笑了笑,「你們的目的達到了,那麼你們也可以走了。」

呂梁搖了搖頭,他掃了一眼蛟龍,一臉平淡的道,「蛟兄,我已經將杜淳安擊殺,我們現在就離開。」

「吟!」

蛟龍一聲龍吟響起,根本沒有理會呂梁徐強兩人,他只是俯衝在凌楓身前,猙獰的龍頭在凌楓的眼中放大。

看著絲毫不理會自己的蛟龍,呂梁在心中冷笑一聲,然後帶著徐強朝外面離去。

「師兄,我們為什麼不殺了那小子?」徐強有些疑惑,在他心中,凌楓活著對他們就是威脅。

「我們不能殺他,殺了他,我們就危險了。」呂梁看著徐強,一臉平淡,目視著前方,聲音中有些淡然,「強子,很多事情不是你看見的那麼簡單。」

徐強點了點頭,他沉默的看著遠方,過了一會,他才有些擔憂道,「師兄,這樣真的能行嗎?」

呂梁眼中閃過一絲自信,傲然道,「兩具天魔殿的屍體,一具長臂猿的屍體,最重要的是,杜淳安的屍體,杜淳安可是荒蕪期巔峰的修士。我在場中還留下了一柄破爛不堪的弓弩。」

徐強沉默不語,這一刻,他已經聯想到了那些修士到來的場景,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凌楓和蛟龍,他們都會毫不猶豫懷疑凌楓殺了這些人。

ps:章節上傳錯誤,望大家理解已經修改! 第三百三十章:眾人所指分毫不懼

一股強大的氣息傳來,凌楓感覺越來越近,而蛟龍也只見朝凌楓衝來,他口中吐出的龍息,炙熱的溫度讓人有些受不了。而此時,凌楓卻面無表情,一臉平淡的看著蛟龍。

蛟龍的速度極快,快如閃電。而凌楓臉色平淡,只見他全身魔氣一漲,身上湧出一道金光,那似乎是魔氣化作的一道魔鎧,讓人不敢直視。

不過就在蛟龍朝凌楓衝來的時候,幾道身影出現在上空,一股極為強大的威壓朝蛟龍和凌楓壓迫而來,那強大的威壓讓凌楓有些喘不過氣來。

凌楓抬頭朝那發出威壓的人看去,只見為首的是精瘦男子,站得猶如槍桿般筆直,一頭墨染般的黑色長髮長及臀部,長發肆意吹動。

凌楓看著這一幕,他的眼中有些震驚,這人正是他在墨海之中看見的那名強者,那在墨海暴.動下揮刀抵抗雷電的男子,那一幕,凌楓至今難忘。

凌楓深吸了一口氣,他沉默不語,就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只見將臣子手中的戰刀拔出,一臉平淡的看著蛟龍,眼中沒有一點畏懼之色,聲音也有些淡漠,「蛟龍,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因為我泊淚樓還差一枚龍珠。」

蛟龍突然一聲龍吟,他看著將臣子的目光有些憤怒,只見蛟龍騰空而起,也不在理會凌楓,朝將臣子衝去。

將臣子根本沒有閃躲,他一刀揮下,長刀帶著雷電之力,呼嘯而至。

凌楓看見這一擊的時候,他眼眸中儘是震驚之色。這一刀刀破蒼穹,天地動容,這一刻,似乎時間靜止,世間只剩下這柄長刀。

「沒想到他的實力居然這麼強大,也不知道泊淚樓到底有多強大。」凌楓心中暗自想道。

不過就在凌楓震驚的時候,天空之中在此傳來幾股強大的氣息,這幾股氣息絲毫不會比杜淳安弱。

緊接著,數十人站立在空中,十人之中幾人有些震怒的看著場中,眼中燃燒出一絲殺意。

「杜淳安居然死了?」那十人之中,一名身穿白袍,胸膛之上綉著一枚血色戰斧的老者,眼中也有些難以置信。

雖然杜淳安他的實力不是很強大,但是在血峰宗也是一號人物,可是現在,他卻死在了這裡,這不由讓他柳毅有些好奇,好奇到底是誰殺了杜淳安。

他的目光朝場中掃去,除了正在和將臣子戰鬥的蛟龍,場中唯一剩下的人只有凌楓,除了凌楓,場中再無他人。

「天魔殿之人?」柳毅的目光一變,他看著在一旁的兩具屍體,眼中也有些震驚。

天魔殿,雖然現在已經敗落,但是他的強大卻是不能質疑的,他實力,他的實力,他的背.景,這也是為什麼天魔殿能成為天巫大陸的霸主,即使天魔殿現在很敗落,但是這也不是一般勢力能媲美的。

現在,不僅僅是自己血峰宗的人死了,還有兩個天魔殿的人,活下來的只有凌楓一人。

柳毅看著在凌楓不遠處的弓弩,臉上逐漸森冷,一股強大的氣勢直接朝凌楓壓迫而去。

荒蕪期九層的實力,全身氣息沒有一絲保留,直壓凌楓而去。

凌楓感受著那股威壓,他臉上蒼白無色,額頭上一絲冷汗冒出,全身顫抖無力,不過就算如此,凌楓依舊咬牙堅持,不讓自己倒下。

看著堅持的凌楓,柳毅臉上也有些笑意,沉默了一會兒,他對著凌楓道,「你為何要殺他們?他們跟你有什麼仇怨?」

凌楓看著柳毅,他臉色不變,一臉平淡的看著他,聲音中帶著一絲堅韌,「我沒有殺他們,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沒有實力殺他們。」

柳毅一頓,他雙目微閉,眼中有些淡漠,然後看著剛剛到來的那批人,那批人中,最惹人注目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一襲披肩黑髮,眼眸中也儘是淡漠之色,全身湧出一股邪魔之氣,整個人彷彿能睥睨天地,根本不將世人放在眼中。

「杜三,他擊殺了你們天魔殿的人,你覺得應該怎麼處置?」柳毅看著杜三眼中也有些詢問。

杜三眼中閃過一絲淡漠,聲音中也有些平靜,猶如是高高在上的魔神,俯視著凌楓,他根本沒有理會那些人,他只是淡漠的看著凌楓,「我宣布你的罪,死!」

杜三的話一頓,只見他身後兩名男子站立出來,那兩名男子虎背熊腰,牛高馬大,給人一種不可戰勝的感覺,那兩人手持一柄長槍,朝凌楓衝來。

兩人的速度極快,眨眼間便來到了凌楓的身邊,凌楓看著那強大的兩人,他臉色微微一變,握劍的手也緊了幾分,就在兩人長槍.刺來的那一刻,凌楓手中的魔劍一揮,一下子將那兩人的招式給抵擋住。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他們的目光中都有些難以置信,剛剛那兩人可是洞虛期修為,對付一個青莽期的凌楓還是足夠了,可是現在,兩個洞虛期修士的攻擊都被人抵擋住了。

「這人不簡單,他肯定隱藏了修為。」柳毅看著凌楓,眼中也有些凝重。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看似極為年輕的青年卻有這般能力,他居然隱藏實力,讓人看不出深淺,這等扮豬吃老虎的修士也不在少數。

那兩名修士一愣,他們有些不敢接受自己的招式被凌楓給抵擋,只見他們兩人的長槍再次一挑,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一下子撞擊在魔劍上。

魔劍上傳來的反震之力一下子將凌楓的手心震出了一道虎口,鮮血不斷的留下。緊接著,長槍再次一揮,只聽見鏗鏘一聲,魔劍飛出落在地上,傳來一道清脆的響聲。

兩人根本沒有停留,他的速度極快,一下子便朝那凌楓衝去,凌楓看著那兩人致命的一擊,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全身魔氣繚繞,準備進入殘界之中。

在他的心中,他不想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暴露自己的底牌,可是現在,他已經沒有了選擇,不入殘界便是死,在生命的面前,秘密也不再是最重要的。

就在那兩人的攻擊即將到達凌楓的胸膛時,只見一名女子手持魔劍,飄然而落。

女子一襲紫色長裙,臉上沒有一點感情,猶如冰山,她手持紫殤魔劍,運用的極為熟練,似乎這柄劍便和她心靈相通,心心相惜。

「紫妍!」凌楓看著那女子,眼中也有些震驚,不過隨即有變成了一絲失落。

「主人。」紫殤劍靈一臉尊敬的跪在凌楓的身前,眼中極為尊敬。

就在紫殤出現的那一刻,場中的所有人都極為震驚,他們看著凌楓的目光還有些忌憚,當然,其中也有不少人眼中有些貪婪之色。

劍靈!這可是傳說中的東西,極為強大,一般修士都無緣見到,更何況收服。

現在,他們的眼中卻出現了劍靈,這劍靈極為強大,甚至可以媲美洞虛期修士,這等劍靈,在整個世間也少之又少。

「這劍靈,我天魔殿要了。」杜三一臉強勢,看著那些人的目光也極為淡漠,眼中也儘是傲氣,根本不將這些人放在眼前。

不過沒有人反對杜三,他們都知道杜三的來歷,知道杜三的實力,他們可沒有忘記百年前的那場戰鬥,那場極為強橫的戰鬥。

杜三獨自一人戰十二名荒蕪期巔峰的修士,最終斬殺八人,重傷四人,雖然他最後也重傷,但是這等實力,不得不讓人畏懼,他在天魔殿中,更是號稱天魔殿前五之人。

十二家族聯盟的勢力中,天魔殿被打壓的極為困難,如果沒有杜三等修士在天魔殿那天魔殿早就不再存在,化作歷史中的灰燼。

杜三,號稱刀魔杜三,他的刀法是世間極少,就算是號稱刀皇的將臣子也不敢說自己的刀法比杜三強。

凌楓的臉上閃過一絲殺機,他並沒有說話,只見他緩緩站立起來,全身魔氣繚繞,雙目也淡漠無情,在這一刻,凌楓變了,他不再是一個戰士,現在的他,是一名魔神,一名掌控天地魔神。

「唰!」紫殤劍靈一下子衝出,一下子朝那些雙目有些貪念的修士衝去,她的速度極快,手中的招式也極為凌厲,不少修士在一瞬間便被擊殺。

「滾!」柳毅一斧斬下,直接朝紫殤劍靈斬去,那戰斧帶著萬斤之力,一下子將紫殤劍靈擊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凌楓看見這一幕,他深吸了一口氣,只見他身形如電,一下子朝紫殤劍靈衝去。紫殤劍靈看見朝自己衝來的凌楓,她神情有些複雜,她腳尖輕輕一點地,整個人猶如是只靈雀,手握魔劍,再次沖向那些修士。

「哼,不識抬舉!」柳毅一聲冷哼,他手中的戰斧再次揮出,這次柳毅的招式極強,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抵擋著,只見紫殤劍靈一劍揮出,頓時魔劍一下子和戰斧撞擊在一起,紫殤劍靈也再次飛了出去。

「篷!」一聲巨響,只見紫殤劍靈的身體有些虛幻,似乎即將消散了一樣。

「紫妍!」凌楓看見這一幕,他一下子沖了過去,一把抱住那即將消散的劍靈,眼中也留下了一絲淚水。

凌楓的淚水滴落在紫殤劍靈的身上,原本即將消散的劍靈也有些疲倦,看著凌楓有些歉意道,「主人,我沒有用,無法保護好主人。」

凌楓搖了搖頭,看著紫殤劍靈有些懊悔道,「紫妍,是我錯了,如果不是我,你還好好的,這一切都是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成為現在的樣子。」

紫殤劍靈一臉苦澀,她一本正經的看著凌楓,聲音中也有些失神,「主人說的紫妍我好熟悉,可是我又想不起了,不過我希望,我不在了之後,主人能不能不要流淚,因為我不喜歡主人流淚。」

紫殤劍靈的話一頓,她的身體開始消散,不一會兒,紫殤劍靈的便消失不見,而凌楓的目光通紅,眼中也極為憤怒,他看著那些修士,眼中燃燒著一絲怒氣,手持魔劍,根本不畏懼這些修士。 第三百三十一章:刀皇,刀魔!

凌楓的氣勢不斷的上漲,他的眼眸中也儘是殺意,這一刻,凌楓瘋狂了,劍靈的消散令他感覺到了深深的憤怒。

殺意直接從他的心中湧出,沒有一點的保留,直接朝柳毅殺去。

魔劍劍如疾風,一閃而過,帶著極為強大的氣勢,朝柳毅靠近,不過柳毅看著凌楓的樣子,他心中也有些不屑,手中的戰斧輕輕一揮,一道斧氣湧出,朝凌楓劃去。

斧氣劃破長空,在天空之上留下一道絢麗多彩的斧芒,緊接著,魔劍只見和斧芒撞擊再一起,一聲爆炸聲響徹雲霄,凌楓也直接飛了出去。

「篷!」

「噗!」



凌楓重重的摔倒在地,口中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蒼白,整個人極為狼狽。

「交出你手中的長劍,我保證你的安全。」杜三看著凌楓,眼中沒有一絲感情,居高臨下,淡淡道。

凌楓目光一凝,他看著杜三的目光也有些森冷,「如果我想要你的女人,你會答應嗎?」

杜三一怔,他看著凌楓目光中有些森冷,只見杜三四周寒芒四射,整個人也變得有些冰冷,彷彿是一座冰山。

「你這是在找死。」杜三聲音有些淡漠,看著凌楓的目光全是不屑。

杜三的眼中,凌楓只一隻螻蟻,一直弱小的螻蟻,他只需要一刀,一刀下去,凌楓必死無疑。

杜三很自負,但是他有著絕對自負的實力,在場中,除了將臣子之外,無人能媲美他,可是現在,凌楓居然頂撞自己。

凌楓笑了,他看著杜三,眼中燃燒起一絲瘋狂的戰意,從聲音中也不難聽出的猙獰,「我弱若不想死,你們誰也殺不了我。」

凌楓極為自信,他自信沒人能阻止自己進入仙魔殘界,既然無人阻止,那他根本不會畏懼。

杜三笑了,他看著凌楓,眼眸中一絲殺機閃過,只見他大手一揮,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一下子朝凌楓衝去,而凌楓的雙目中卻極為凝重。

凌楓全身魔氣繚繞,在這一刻,凌楓身後卻出現了一道虛影,那虛影極為強橫,似乎是一名中年男子,只是那虛影之中讓人看不清臉部。

「魔噬蒼穹!」一聲怒喝,只見凌楓身後的那道虛影一下子張開巨口,血盆巨口有著一股吸力,那股吸力直接讓杜三有些難以抵抗。

杜三的目光極為凝重,他根本沒有想到,一個青莽期的修士居然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如此擁有潛力的修士,就是整個天巫大陸也極為罕見。

「你很不錯,在整個天巫大陸都是極為罕見的天才。」杜三站立在這,眼中也有些平靜,對著凌楓淡然道,「並不是所有天才都能成為強者,在我的眼中,天才也只是天賦好了一點,如果在沒有成為強者的時候被人斬殺,那他便不再是天才。」

凌楓根本沒有理會杜三,在他的心中,就算杜三在怎麼強大,他們始終無法將四周的空氣封鎖,形成自己的領域,既然沒有領域,那他就可以毫無限制的進入仙魔殘界。

如果杜三強如無名,能控制他的意識,那凌楓才會忌憚,才會恐懼,進入仙魔殘界只需要凌楓的意識,如果他連意識都無法控制,那他必死無疑。

天才在成長的路上隕落那便不再是天才,就算是他天賦再好,潛力在高,在強者的眼中,他依舊只是一隻螻蟻,就如同此時凌楓在杜三的眼中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