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唐恩鄭重道。

幾人只是哈哈大笑,然後關切的問他有沒有受傷,戰鬥結果如何,唐恩一一解答。

「萊德菲爾德逃走了,等他熟悉了果實能力,或許還會捲土重來。」

多倫斯等人心中一緊,這樣的強者,或許只有唐恩能夠對付,他們碰上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不過也無需擔心,只要我在,就不會讓他掀起什麼風浪的。」

唐恩又是道。

隨著兩次變身,他對新力量掌握的更嫻熟,自然也就會變得更加強大。

或許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隱藏的強大力量,但在明面上來講,他卻絕對是處於巔峰的強者。

「魯德南,巴打他們呢?」

唐恩問道。

古代穿越日 新軍等人面對萊德菲爾德,損失並不大,魯德南等人也正圍在帕特等人的軍艦四周。

這支桀驁不許的軍隊,面對其他任何人,都鐵骨錚錚,傲氣衝天,唯獨面對唐恩時,低頭哈腰,表現的如同舔狗。

「唐恩大將,這件事竟然驚動了您,真是讓我們太不好意思了。」

「這麼多年了,您還記得我們兄弟,不遠萬里的來看望我們,我們很感動。」

「跟您混了,您就是我們的老大。」

新軍們站在唐恩面前,一個個激動的大叫著,口中的話卻已經全無半點海軍的樣子,反而像一個個混久了的老兵油子。

「沒有半點海軍的樣子,都給我站直了。」

「我看你們需要重新訓練!」

唐恩皺起眉頭,冷喝一聲。

頓時,整個新軍安靜了,一個個腰桿挺直,再沒有人亂喊亂叫。

多倫斯等人看著這一幕,嘴角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以後,新軍編入我的番隊。」

「在此之前,進行為期半個月的新軍訓練,好好幫你們找一找海軍的基本功!」

唐恩扔下一句話后,轉身離開。

多倫斯與沃德福,自然就接過了這訓練的任務。

收攏了新軍這支戰鬥力不俗的隊伍,唐恩的艦隊規模再次擴大,以這支小規模隊伍為基礎,接下來的工作,也就好做了。

新世界,是一片足夠龐大,也不平靜的海域。這裡王國林立,強者眾多。海賊更是遍地都是,實力也遠非前半段航道可比。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唐恩的艦隊不斷深入。

這一路上戰鬥自然不會少,新軍作戰兇猛,實力強悍,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已經擊斃,抓捕大量海賊,擊潰了十五隻海賊團。

漸漸的,唐恩艦隊的名聲自然也就傳了出去,引起了各方的注意。

「這個煞星,果然來新世界了,沒想到這麼快!」

這個宇智波過于謹慎 「唐恩!他這個時間,不好好待在海軍本部,為接下來晉陞元帥做準備,反而來這裡衝鋒陷陣,他瘋了嗎?」

「無論如何,這片大海,恐怕要不平靜了!」

海賊們心中忌憚,眉頭皺緊。

「唐恩的到來,無疑是一個信號,海軍對這片海域,或者說,對我們還在,恐怕很快就要有所動作了!」

解讀很正確,海軍的心思,幾乎已經昭然若揭了,絲毫不加掩飾。

第二個月時,唐恩的艦隊,已經拿下了一座本被海賊佔領的島嶼,讓無數海賊畏懼起來。

這代表著,海軍已經正式的進入這片屬於他們大海了,在這裡插了一把利劍。 某座無名島嶼之上。

「唐恩來了,來的真快啊!」

紅髮嘆息一聲,他的身上還有著些許傷痕,但已經不嚴重。與凱多一場戰鬥,這是留下的傷。

「新世界的局勢,恐怕將要大變。」

「海軍來勢洶洶,有唐恩在,他們不會給海賊留下太多空間。」

不敗刀狂 貝克曼吐口煙,輕聲說道。

「那兩個傢伙冥頑無辜,唐恩的實力,是他們無法想象的。一旦開戰,整個世界都會受到影響。」

香克斯嘆道。

他眼神望著遠方起伏的大海,似乎隱隱間已經看到了未來這片大海硝煙四起的畫面。

血液,哭喊聲,從四面八方進入耳中。

一場戰爭即將到來。

「準備迎接挑戰吧!這一戰既然無法避免。」

緩緩說道,香克斯的眸子中綻放出凌厲的光芒。

「那就好好打一場吧!」

頂上之戰中,他與唐恩簡短的交戰,但這不足以試探出對方的實力,反而更讓他感到忌憚。

這個男人,幾乎沒有任何明顯的短板。綜合實力,堪稱世界第一,讓人只要想起,就感到頭皮發麻。

更是雙果實能力者,根本找不到其弱點所在。其背後,更站著海軍一眾強者,極難對付。

「盟友,看來是沒有了,那我們就孤軍奮戰!」

香克斯眼神銳利,身上的氣息強大起來。

風起雲湧的時代,世界很快就要混亂了。接下來,在這片大海中,誰將主宰沉浮?

萬國,蛋糕島。

「唐恩!!」

畢古麻姆低沉的吼聲傳了出來,她幾乎是咬著牙說的。

對於這個名字,她印象太深刻了。

但這一刻,畢古麻姆的心中卻有著深深地忌憚。白鬍子,史基與她同一個時代,但卻失敗了。

再加上,她曾經與唐恩有過兩次大戰,對於其戰鬥力的變化,更加心中有數。

每一次相見,對方的戰力都能讓她吃驚。而在上一次中,她更是受到了不可逆的傷害。

紅髮找上門來,的確讓她吃驚,但是心中那股子恨意與不甘,卻讓她不可能放下面子,去與其合作。

「我會親自擊敗你,將你的頭顱擰下來的,唐恩!」

咬著牙,畢古麻姆自齒縫間吐出這句話。

這位四皇之一,此時的心中,既有著忌憚,卻也同樣憤怒仇恨,期待著與唐恩的會面。

她很清楚,既然對方已經到達了這裡,那麼距離兩者見面的時間,便不遠了。

和之國中。

「你會來我這裡吧?唐恩!會來吧!」

「一定會來吧,哈哈哈哈哈!」

「我期待與你一戰!」

凱多大聲吼叫,眼中興奮無比。

雄霸新世界多年,更是有了海陸空最強生物的稱號,他卻愈加感受到站在山巔的孤冷,渴望著有人能與他放開手腳一戰。

海軍的動作,無疑惹得眾人驚訝,同時也在迅速的反應,為此事開始進行部署。

唐恩在海軍中的地位,海賊們自然知曉,那是與卡普同等級的強者,更掌控著大將的職權。

想要在這片新世界做出些什麼事情,太簡單了。

而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裡,唐恩也向海賊秀了他的肌肉,展現了強大的實力。

海軍拿下了五座島嶼,擊潰了將近三十支海賊團,取得了大勝。這樣的消息,讓海軍本部激動,世界震驚。

多少年了,海軍一直都是按捺不動,唯恐引起大亂,新世界局勢複雜,牽一髮而動全身。

而此刻,這番作為,無疑震撼了整個世界。

這是大動作,是海軍對新世界的大動作。同樣,也是宣戰!意味著長久以來,幾方勢力所形成的微妙平衡,將要被打破。

石破天驚,震動著世界。

在接下來,唐恩的舉動更是明確的在向外界宣言,這一場戰爭帷幕的拉開。

五座島嶼上,都開始全力建造海軍的基地。而在此之前,曾經所形成的海軍基地點,也被他重新收回。

短短時間內,便形成了一條互相連接,彼此能夠補充,銜接的線路,而這條線路,經過德雷斯羅薩,以及入口處島嶼,更是完美的與海軍本部相接。

可以說,在這一刻,海軍已經初步的掌控了這片新世界的入口處。於此同時,大量的海軍軍力開始進入新世界。

唐恩開疆拓土,海軍的後續力量,則負責鞏固拿下的線路。這一條簡單,卻有效的吞併方略,讓無數人目瞪口呆,卻又無可奈何。

在這個時期,又有誰能夠阻擋唐恩呢?可以預見的是,海軍的崛起,掌控這片海域,摻雜進來,幾乎是不可逆的事實。

轉眼間,距離唐恩進[www.biqugew.xyz]入新世界,已經有了大半年時間。海軍入口處的路線,已經徹底鞏固。

同一時間,一座無人荒島中,萊德菲爾德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比起半年前,他全身沒有任何變化,曾經嚴重的傷勢,如今也已經恢復,其精神狀態,更是達到了巔峰。

「傷,完全恢復了!」

吐出一口氣,萊德菲爾德輕聲說道。

與唐恩一戰,讓他差點身死,內臟盡數破碎,心臟都只剩下半顆。如果不是果實能力的強大,他幾乎必死無疑。

即便如此,也足足過了半年,這一身的傷勢,方才恢復。

「幾乎致死的傷勢,卻也不是沒有收穫,對這顆果實的能力,我掌控的更嫻熟了。」

萊德菲爾德撕下身上白色的繃帶,露出晶瑩反光的肌膚,隨後船上紅色的禮服,拿起放在地上的傘劍。

他向著島外走去,目色淡然。

「過了這麼久,外界又有什麼變化?」

「唐恩,他又在做什麼?」

仍然是一葉殘破的孤舟,萊德菲爾德獨身一人出發了,海浪波瀾壯闊,卻掀不翻他的船。

他出發的第三天,前方海面上,忽然迎面駛來了一艘殘破的船,其上的人,卻是有些怪異。

片刻后,雙方距離接近,當萊德菲爾德看清后,其淡然的目光,忽然一凝,嘴角浮出了一絲笑容。

「你們,也沒死嗎?」

同一時間,萊德菲爾德的對面,殘破的船上。

「那是?!」

「紅伯爵,萊德菲爾德!」

「他竟然還活著!!」

一群因為頂上之戰聚集在一起的人,此刻目瞪口呆。 這群聚集在一艘破船上,來到新世界的人,正是頂上之戰中,慘遭失敗的黑鬍子團伙。

那場碾壓式的戰鬥,讓每一個人都意識到了唐恩的恐怖與不可戰勝,無論是身心,他們受到了重創。

足足近半年時間,這群人方才漸漸恢復過來。除了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黑鬍子之外,其他人的狀態倒還算穩定。

不過,能夠承受唐恩全力狀態下的攻擊,卻又幸運的不死,這批人的運氣與頑強也可見一斑。

「真是讓人不吃驚啊!他竟然也出來了,而且,還是這樣一幅年輕的模樣。」

惡政王沉聲說道,面色之上有著濃濃的凝重。

「他是誰?」

毒Q虛弱的問道。

「呵呵,你居然問他是誰?」

卡特琳娜·戴彭笑的很詭異,眼睛都擠在了一起。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身材高大的聖胡安·惡狼,此刻也是獃獃的盯著對面。

那艘殘破小船上的人物,很顯然讓他們都震驚了。另外,也有著一絲絲的忌憚與凝重。

「對方,可是與白鬍子,史基同時代的超級強者啊!」

大酒桶巴斯克·喬特喃喃說著。

漸漸地,一大一小,卻同樣都是殘破的船隻接近了。很快,雙方都是看向了彼此。

近距離之下,彼此自然都有了一份奇怪的心思。同樣都是從推進城中出來的,也同樣都對這個世界都抱有著不安分的憧憬。

而近日的局勢,卻也不安穩。可以說,這是一個遍地是機會的時代,能夠滿足每一個人的野心與慾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