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冥君,我沒有什麼膽識,只是剛剛也確實是情況危急,我不可能會眼睜睜的看著我的親人…」

白九靈實話實說。

「呵呵!你們先在我這冥殿住上幾天吧!我們許久不見,也好聚一聚,這些年,發生了許多事情,我也要告訴你的,你這麼多年去了哪裡?我也沒有找到你的一絲線索。」冥君對夏朗琛說道。

「好吧!武兄,我們也有許多事情要在冥界處理,也需要你的幫助。」

於是,夏朗琛同意了。

白九靈和夏朗琛還有上善都住在了冥殿。

「南姑姐姐,不如你也在這裡陪我吧?」白九靈向南姑發出邀請。

南姑好像有些為難,她看了看冥君。

只見冥君默認的點了點頭,同意了南姑住在這裡。

南姑跟著白九靈住在了冥殿中,夏朗琛住在冥殿的另一邊,白九靈的房間隔壁就是上善,白九靈住著的房間是一個大房間,裡面有兩間卧房,正好可以讓白九靈和南姑住在一起。

白九靈是一個特喜歡交朋友的人,她也特別想知道南姑的一些事情,不過一個連名字都可以忘記的人,什麼都忘了,又有什麼可以藏著掖著的秘密呢?

休息了不久,白九靈覺得應該去魅住的地方去看看魅還有白雲川。

「南姑姐姐,你知道魅住的地方在哪裡嗎?」白九靈問道。

「知道啊!你一定是要去看你的兄弟還有魅吧?我也正想著去看看魅的傷勢如何?那麼我們一起去吧?」南姑說道。

於是兩人便一起去魅的住處。

魅躺在床上,虛弱無力,但是白雲川一直都在她的床邊守著她,剛剛冥殿有人送來了養傷的葯,她服下之後覺得舒服了不少。

「雲川,你不用那麼辛苦的,你現在自由了,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絕對不會攔住你的。」

魅有氣無力的對白雲川說著。

「魅,你已經那麼虛弱了,就不要再說話了,這些話,留著你以後說吧!如果你要我走的話,我一定會走的,只是我想看到你的傷好起來,我才能安心。」白雲川淡淡的說著。

「咚咚咚…」有人在敲門。

「我去開門。」白雲川對魅說了聲,便去開門了。

一打開門,白雲川便看到白九靈和南姑站在外面。

「姐姐,你們怎麼來了?」白雲川道。

「我們也是擔心魅的傷勢,所以來看看。」白九靈道。

白雲川讓開了身子,讓白九靈和南姑進來了。

魅披散著長發躺在床上,她的臉上沒有任何妝容掩飾,臉色虛弱得依舊白白的,不過,沒有任何妝容的魅,一點兒也不魅了,看得出,現在才是真正的她,清麗的容顏,不傾城不傾國,卻可以讓人我見猶憐,她看到白九靈她們來了,盡量的扯著微笑:「謝謝你們來看魅,我現在已經好了許多了。」

她想要坐起來,不過使了使力氣,還是沒有能坐起來。

「魅,你不用動,不用在乎我們來了,好好的躺著吧!」南姑坐在床邊,阻止了魅。

「對呀!魅,你還是好好的養傷吧!你現在也算是我白九靈的弟妹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修養。」白九靈溫潤的笑著說著。

魅點了點頭:「好,謝謝二位姐姐。」

白雲川倒了兩杯熱茶遞給了白九靈和南姑。

「姐姐,你們現在都安頓好了嗎?」白雲川問道白九靈。

「是呀!沒想到,夏大哥原來跟冥君是舊識了,所以,也就免了你的一死,否則啊!估計我們是無法救你的。」白九靈說道。

「唉!是呀!沒想到,真是驚嚇后的驚喜,造化弄人啊!不過,我似乎也因禍得福了。」

「雲川啊!你現在要好好的照顧魅姑娘,以後的事情,都不要那麼早的下結論。」白九靈這樣說著,也代表著,她也要從新正視她的情感了,一切都下結論下的太早了。

「姐姐,雲川現在已經明白了許多,我已經娶了魅,就不會再像剛開始那樣一直抱著利用的態度去忽悠了,我想就這樣認真的活一次,這也算是將錯就錯吧!」

難得白雲川有了這樣的想法,白九靈很是欣慰,看到魅已經沒什麼大礙,白雲川也已經安定下來。

白九靈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她便和二人告了別,與南姑一起回冥殿了。

這個時候,冥殿大殿正擺上了一桌豐盛的美食。

在大殿之外就已經聞到了了味道,好香啊!許久都沒有吃到這些東西了。

白九靈走到飯桌前,看著這些食物,還真是人間的那些美味呢!只是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啊?

「師父!」上善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

「啊!你這個孩子,想嚇死師父嗎?」白九靈拍拍自己的胸脯,自己剛剛想著偷吃,就被上善看到了。

「師父,剛剛夏叔叔和冥君大人說,讓我在這裡等著你們回來,只有你們回來了,我才能動筷子。」

「那夏叔叔和冥君呢?他們怎麼不出來吃?」白九靈道。

「我也不清楚,估計是怕他們在我們吃的不能盡興,所以,他們好像在房間里暢飲呢!夏叔叔招呼我去的時候,已經有許多酒放在那個大房間的桌子上了,我還在想,冥界的東西到底我們能不能吃,夏叔叔已經告訴我,這些東西都是人間的,專門為我們準備的哦!師父,這些飯菜好香啊!上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豐盛的飯菜呢!」上善說著,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上善的眼睛時不時的瞟著桌上的飯菜。

「呵呵!那你趕緊吃吧!」

這桌上的東西還真的不少,她們三個人,吃的了那麼多嗎?

這桌上的各種菜式,雞鴨魚肉,葷素搭配,色香味俱全,什麼都有,的確是豐盛的不能再豐盛了呀!

就連自己也剋制不住自己的這張嘴呀!白九靈對南姑說道:「南姑姐姐,坐吧,既然他們不來,那我們三人就痛痛快快的吃吧!」

南姑點點頭,坐了下來,彆扭的拿起筷子說道:「九靈,其實我記憶中好像都沒有吃過這些人間東西的,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吃的下去,不過好像真的很好吃的樣子。」南姑猛吸幾口,好香啊!

「吃吧!你嘗過了才知道啊!」白九靈道。

她看到上善已經下口了,吃了個滿嘴包,「你慢點啊!上善,你吃慢點,沒有人跟你搶的,不要噎著了。」

「是呀是呀,這個孩子,南姑姐姐我不會跟你搶的。」南姑笑著說道。

上善這才慢悠悠的吃起來,他說道:「師父,南姑姐姐,我只是忍不住而已,好吧!我現在一定會慢慢吃的,不會再丟臉了。」

上善這個時候才斯文起來。

三個人把一大桌子飯菜都吃的差不多了,南姑竟然也吃了不少。

「哈哈…九靈,你說的對,不吃不知道,原來人間的東西真的很不錯呢!現在突然之間好想去人間看看啊!也不知道人間到底長什麼樣?九靈,等到有空了,你給我講一講人間什麼樣吧!」

南姑滿足的說道。

「好呀!南姑姐姐,等到過幾天我們完成了任務,拿到了我們需要的東西,你就跟我們一起去人間逛一逛吧!」白九靈道。

「南姑姐姐,上善一定帶你去那些好玩的地方遊玩,還有那些好吃的地方,不過我沒有錢,南姑姐姐你要自己掏錢喲!」上善打了個飽嗝對南姑說道。

「好呀!你這個小傢伙,心裡的算盤還打的真是精明啊!」南姑道。 轉眼間已經在冥殿住了一段日子了。

冥君和夏朗琛在冥殿外面走著,他們分別了也該有上萬年之久了。

自然再次遇到,是有許多話要說的。

「夏兄,你可曾將那些事情告訴白姑娘。」冥君停下腳步,對夏朗琛道。

「不行,現在還不是時候,若是現在就告訴她一切,那麼她會沒有心思修鍊的,再說,她現在根本沒有能力再回天界。」夏朗琛說道。

「你們此次來就是為了尋找幽冥淵的?就是在第十九層地獄,恐怕有點難進入啊!我也不曾踏入那地方,簡直已經成為了冥界的禁地了,不如你直接告訴我,你們需要去幽冥之淵尋找什麼東西?」



「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龍玉和幽冥之淵中的一樣東西可以打開萬尺涯。」

「打開萬尺涯?你們要進萬尺涯做什麼?」

這點倒是很讓冥君疑惑。

「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魔界的魔君墨熙不慎落入了萬尺涯,若是沒有外界人的幫忙,他出來已經是一萬年後了,而且那個地方,所有人都知道,有修為的人進去了,時光是可以將他所有的法力都消耗殆盡的,九靈是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他被折磨殆盡,所以,她拼了命也要想辦法救出墨熙,這也是正常的,畢竟曾經若不是墨熙為九靈續命,她的仙靈恐怕早已經不存在了。」

「呵呵!是呀!這報恩也是應該的,我還是很欣賞她的,一個女子,付出了那麼多,也受了不少的委屈吧!」

「是呀!所以以後,只要我還活著,就會一直護她周全。」夏朗琛認真的說道。

「嗯,我自然相信,你是她的夏大哥嘛!哈哈…」

「你別說我們的事情了,你說說你自己的事情吧?為何那麼多年過去了,你的冥后之位一直空著?」

「哈哈…是呀!為何空著,我也不知道我還在期待著什麼?」冥君大笑著,似乎在掩飾著什麼。

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的心裡,有些心酸。

「我看的出來,你還是喜歡她的,只是你為什麼就不能告訴她呢?」夏朗琛問道。

或許關心好兄弟的這些事情有點過了,可是他還是有點好奇。

「呵呵!理由很簡單,異族不能通婚,不可能在一起,我不會逾越這個規矩的。」冥君道。

「你口口聲聲說著異族不能通婚,那又為什麼讓她想不起來曾經的事情,將她留在冥界,你覺得這樣耽擱著,對你,對她都好嗎?」

「她在忘川頭,我在忘川尾,能這樣每天看著她,已經足夠了,夏兄,有些東西,不應該奢求太多,若是執意如此,結局會是我們都不想去看到的。」冥君道,他又如何不知道,可是他害怕看到結局,至少現在,他們都彼此活的很快樂。

「唉!為何這天條如此折磨人,萬年來,多少有情人因為這條律令而迫不得已分開,又有多少人因為拼了命的也要在一起,而弄得魂飛魄散,不得善終。」夏朗琛嘆了口氣。

「明天,我們去幽冥之淵看看,不知道有沒有你們需要的東西。」

「嗯,那就謝謝武兄了。」

「哈哈哈…說什麼謝謝,你我兄弟二人已經是萬年交情,何必要客氣呢!你在冥界等了白姑娘萬世輪迴,我實在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現在好不容易她不用輪迴,你也可以好好的陪著她了,我這做兄弟的,一定是能幫忙就幫忙啊!不過,你說白姑娘是不是很討厭我呀?因為我打傷了我的手下,她的弟媳,而且還嚇的她們不輕。」

「不會的,你可不要小看那丫頭,可是最古靈精怪的,而且氣度不凡,否則啊!她早就不會領情在你這冥殿住啦!不過,她與南姑還是挺聊的來的,我竟然也沒有想到,她跟南姑早已經相識。」

「呵呵!走吧!今兒還是得賠罪呢!可不能得罪於你們這些人啊!特別是白姑娘,以後我的好日子還得指望著她呢!」

「哈哈…你可真是有心機啊!」夏朗琛笑著調侃冥君。

吃了飯,也賠了罪。

在吃飯間,白九靈注意到了冥君時不時的看向南姑,好像對南姑很有感覺,她在心裡大膽的猜測,這個假冷漠的冥君不會是喜歡南姑姐姐吧?

不過這也不無可能,可是就是害怕這個冥君是單相思了,因為很明顯,南姑根本都不看他啊!

「來,我們一起碰杯吧!白姑娘,來,你們姑娘家也來。」冥君喊道。

上善已經喝了幾杯,臉紅撲撲的。

若不是白九靈提醒上善,恐怕他還得沒有節制的喝下去。

白九靈和南姑也站了起來,和冥君還有夏朗琛碰了一杯。

「明天,本君就帶你們去你們想去的幽冥之淵,有本君陪著你們,一定不用擔心危險的。」

「那是自然,整個冥界都是你冥君大人的地盤,若是在你的地盤都能遇到危險,那你就威嚴掃地了!」白九靈說道。

回到房間里,南姑道:「九靈,你們明天跟冥君去了幽冥之淵,拿到了你們需要的東西,是不是就要離開冥界了啊?」

「是呀!南姑姐姐,如果你捨不得我們,不如你跟我們一起去人間玩玩?」

「呵呵!怕是冥君不會放人啊?」南姑擔心的說道。

「怎麼會呢?你又不是鬼,在人間也不會害怕陽光,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那麼你還擔心什麼呢?我相信如果你要出冥界,冥君一定不會阻攔你的,而且只會叮囑你,讓你萬事小心,早去早回,別在人間迷了心。」白九靈說道。

「呵呵!你這丫頭,你又不是冥君肚子里的蛔蟲,你怎麼可能知道他在想什麼?如果是在這冥界中四處看看,或許他不會阻攔。」

「傻南姑,我告訴你,我猜測冥君喜歡你!」白九靈壓低了聲音對南姑說道。

「什麼嘛!你又在胡說八道了,九靈,這些事情不要亂說,猜測也不要猜測。」南姑好像很害羞的側了身子,背對著白九靈。

「哈哈…南姑姐姐,你不會也喜歡冥君吧?不過若是如此,你不好意思告訴冥君,我可以牽紅線的,我想看到你們成婚,然後也好看到冥君的整張臉,我好好奇,這個冥君到底長什麼樣子啊?你可看到過他的全臉啊?他是不是因為臉受傷了被毀容了才戴著那面具啊?」白九靈一八卦起來就沒完沒了了。

弄得南姑臉已經通紅了,她捂著臉對白九靈說道:「九靈,我沒有看過冥君的全臉,也不喜歡冥君,所以,你就不要再說了,我們換一個話題行不行啊?」

看南姑好像真的不好意思了,白九靈只好乖乖住嘴了:「那好吧!我們去魅那裡看看她去吧!畢竟雲川不會跟我們一起出去,我得跟他們告別。」

於是白九靈和南姑便輾轉去了魅的住處,魅的住處也是在忘川河的不遠處的,所以來來去去也是非常快的。

「咚咚咚…」

白雲川本來在魅的床邊沒精打採的打著瞌睡。

聽到了敲門聲,身子一震,立即站了起來,走到了門邊。

「誰?」他還是比較警惕的。

「雲川,是我們,九靈和南姑。」

白九靈在門外說道。

白雲川打開了門,「姐姐,你們又來看魅了?她已經好多了,而且已經可以坐起身子了。」

白九靈朝裡面看了看,裡面黑漆漆的,指著裡面說道:「她已經休息了嗎?」


「是呀!姐姐,你有什麼話要對她說嗎?」白雲川道。

「既然她已經休息了,那就不要打擾她了,你出來吧!我有話要跟你說。」白九靈和南姑走了出去,白雲川輕輕的拉好了門,跟了出來。

「姐姐,怎麼了?」白雲川疑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