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那裡!」高個子的聲音帶著絲絲的顫抖,怔怔的瞅著黑暗的地方。

「你們也是異魔派來的?」林辰氣定神閑的走到高個子面前,看著他驚恐的臉龐。

刷……,稍矮一點的人立刻從手中拔出大刀,指著林辰。

「嗯!」高個子答道,他看著林辰安泰的表情,眼神中自有一股道韻在流轉。

「我是異魔秘密派出來的,我的目標是尋找九幽妖火!」林辰淡淡的說道,「不知道你們為何來這個地方。」

高個子聽到了林辰的話,一顆懸著的心放下了,他對林辰的身份再也沒有懷疑,「我們也是被異魔首領派出來尋找九幽妖火的!」

「嗯,你們能找到這裡,已經很不錯了!」林辰拍了拍高個子的肩膀,彷彿在跟自己的下屬說話,高個子誠惶誠恐的聽著林辰的話語。

「謝謝誇獎!「高個子聽到林辰在誇讚他,喜不自勝。

「你們是怎麼進來的?」林辰漫不經心的問道,這其實是他最關心的一個問題,自己身處幽深的地底,離地面上萬丈,林辰根本就飛不到這樣的高度。

「我們有這個,紫魔晶,」高個子從口袋裡拿出來一個紫色的石頭,「據說這裡面刻著異魔親手繪製的時空道文,只要緊緊握住他,默運陽之氣,就能夠達到神識想去的地方。」

林辰伸出手來,那個那個紫魔晶:「這是什麼時代的道紋了,異魔怎麼還不更新……」

林辰只感覺到周圍呼呼的風聲刮過,頭髮被吹得一團糟,眼前一下子明白明朗無比,林辰下意識的用手遮了遮臉,這時正是午後,太陽高掛天際。

環顧四周,林辰此刻站在前幾天狼主東廷和龍主壇天交手的地方,他的身後就是林族遺迹,舊地重遊,林辰卻感覺恍如隔世。

終於出來了,林辰長長的舒了口氣,想不到在自己萬般無奈的時候,竟然是異魔間接幫助了自己,林辰冷笑一聲,此刻最重要的是去龍族探聽一下消息,尋找關於異魔的蛛絲馬跡。


……

龍族,龍城。

龍主壇天和龍族四公子以及幾個長老坐在議事廳內,正在七嘴八舌的討論著什麼。

「咱們龍族一向與人為善,這一次為什麼要攻打鳳族呢?」三長老捋著自己的山羊鬍子,自顧自的說道。

「三弟此言差矣,自古以來國強必霸,咱們現在的族運是一起衝天,就應該四處擴張,把咱們龍族做大做強!」二長老的矛頭直指三長老。

「我同意二伯父的話!」壇封冷冷的說道。

壇天看著爭吵不已的雙方,頓了頓嗓子,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眾人都把眼光聚集到龍主的臉上。

「各位兄弟和子侄的意見都有道理,但是在我看來,鳳族氣數已盡,狼族虎視眈眈,我們不佔儘先機,等著他們來進攻,那我們會很慘!」壇天聲如洪鐘,在場的人都鴉雀無聲。


「先滅掉鳳族,敲山震虎,讓狼族的東廷老實一點,現在咱們龍族禁地已經全面啟動,等到把鳳族的事情了了,就要送最優秀的龍族子弟前去歷練!」

四公子一聽到開啟龍族禁地的消息,立刻都把耳朵豎了起來,生怕錯過一點信息,因為龍族禁地對於每一個龍族弟子來說,都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歷練。

「龍族四部,暴龍部出動防爆鐵騎兵兩千人,坤龍部出動乾坤兵兩千人,炎龍部出動聖火弓箭手三千人,赤龍部出動赤野步兵三千人。」壇天的聲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務必一舉拿下鳳城!」

「對了,異魔有什麼消息?」

「他正在內域西南修鍊,已經到了瓶頸階段,只要有九幽妖火的協助,他一定能夠迅速衝破瓶頸,更上一層樓,達到神元後期的境界修為!」壇天雖然聲音渾厚,但是有一絲羨慕在其中。 龍族要在一個月之後大舉進攻鳳族,九幽之地的居民全部都知道了,無論是龍族、狼族還是鳳族。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龍族四公子之一的壇封,他仗著自己是龍主首領壇天的兒子,所以可以說任何想說的事情。

壇封平時最喜歡的就是喝酒,可是由於先天的原因,無論怎麼喝,酒量始終上不去,沒有幾杯就醉醺醺,一旦喝醉了就胡言亂語,然後就把這個龍族的最高機密給泄露了出去。

「壇封,總有一天我要被你給活活氣死!」壇天疾言厲色的說道,「進攻鳳族的事情,除了幾位長老和你們四公子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現在可倒好,連掃地的老頭都知道咱們要行動了,絕密計劃鬧的盡人皆知,傳的沸沸揚揚,你知道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嗎?」

「你是我的父親,又是龍族的龍主,誰敢不服你?」壇封雖然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但是仍然在強詞奪理。

「我是龍族的首領,全族人肯定都看著我怎麼處置你,」壇天為難的說道:「萬一處理不好,有失偏頗,炎龍族和坤龍族難道就是好惹的嗎?」

「那父親你想怎麼處置我?」壇封的心裡開始緊張不已,萬一再執行族規,重打自己八十棍,自己要躺在床上至少半個月。壇封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壇天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當年我當上龍主的時候,炎龍部和坤龍部的人就不服,現在你又惹出這麼大的亂子,泄露了最高軍事機密,按照軍法當斬首午門!」

壇天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敗,「什麼,父親,你是龍族的龍族,怎麼能忍心看著我死!」

壇天拍了拍壇封的腦袋,「不要害怕,一切都有爹在,你只要不參加咱們龍族禁地的歷練就行了!」

壇天一下子懵了,失聲的說道:「參加龍族禁地歷練是每一個龍族弟子的夢想,如果連資格都沒有,我的修為註定不會高。」

壇天搖了搖頭,。這已經是他能想到的最寬恕壇封的懲罰了。

壇封整個人彷彿是殭屍一樣,眼神渙散,雙目無神,獃獃的立在那裡。

炎龍府,練武場。

嗤的一聲,一支長箭蘊含著至柔的陰之氣將一個百步之外的碗射成了碎片,與此同時,一個身穿粗布衣服的僕人膝蓋一彎,倒在了地上,他滿頭大汗,顯然被剛才的那支箭嚇得夠嗆。

「好箭法!」幾個陽之氣充沛的人圍在一起不停的誇讚。

「站起來!」一個冷若冰霜的少女厲聲說道。她彎弓搭箭,將弓身拉成了滿月,對準倒在地上的僕人。

「我站起來!」那個僕人立刻從地上站起來,渾身顫抖,冷汗直冒。


「求三小姐開恩,不要再讓我頂著碗了!」僕人的聲音不大,百步之外三小姐的神識卻感應的清清楚楚。

「怎麼?」三小姐冷笑一聲,「你竟然敢質疑本小姐的實力!」

「沒有沒有!」僕人乍一聽到三小姐的聲音提高了八度,嚇得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小的不敢!」

三小姐後退了二十步,微微的喘了一口氣,「頂起那個小碗!」

僕人看到自己的身邊有一個小碗,大小隻是剛才那個碎碗的一半,「三小姐,請不要……」

「頂起來!」三小姐的聲音有點不耐煩,陰之氣漸漸凝聚,對準了那個顫顫巍巍的小碗。

僕人所踩著的地上濕了一片。

嗖的一聲,長箭斜斜的穿過僕人的頭髮,將他頭頂上的小碗射的粉碎,僕人面如土色的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真是神箭手!」一個聖者級別的高手翹起了大拇指,「我想三小姐一定能夠參加龍族禁地的歷練!」

此刻最興奮激動的莫過於這個身穿粗布衣服的僕人了,他今天已經頂了三次碗,算是圓滿的完成了任務。

「今天終於可以回家了!」看著夕陽下的餘暉,他的臉上溢滿了神采,「今天是發工錢的日子,十歲的兒子好久沒有吃到肉了。」

三小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她的嘴角溢滿了笑容,龍族四公子之一的壇封因為泄露了軍事機密,已經被剝奪了資格,這樣一來,龍族之內,年輕弟子之中,除了另外三個公子,就數著自己最出類拔萃了。

「不過保險起見,我覺得還是再練一練!」三小姐的心頭莫名的出現了一個人的影子,前些天在九幽內域的時候,他著實讓自己除了大丑,舉手投足之間就能讓自己沒有還手之力,而且還一招讓陸青明變成了殘廢。

「林辰!」三小姐將牙齒咬的格格響,「最好不要犯在我的手裡,否則我一定要食你肉寢你皮!」

一股陰冷的殺氣從三小姐身上散發出來,眾人心頭微微一驚,「三小姐已經有三星聖者的實力了!她這些天的進步可真快。」

至於為什麼能夠突飛猛進的原因,其實她貼身的守衛心裏面很清楚,自從三小姐在九幽內域被嚴重的損害自尊心之後,她就聞雞起舞,一天到晚的纏著守衛們教她兇猛的戰技,還拿了龍族地階高級的龍神弓,據說弓身是由龍骨製成,以固化的龍鬚作為長箭,威力跟普通弓箭自然判若雲泥。

僕人向三小姐行了個禮,說道:「小人告退!」便轉身往回走,這裡的氣氛明顯不適合一個小小的僕人。

「慢著!」三小姐把手一搖,「我還要再加練一次!」

三小姐的聲音在僕人的耳中幾乎變成了喪鳴。僕人的身體明顯一顫,哆哆嗦嗦的回過身來,抱歉的說道:「小人的任務已經完成……」

「你他媽的怎麼那麼多廢話!」一個赤著上身,肌肉腫脹的跟水桶似的武者厲聲喝道。他邁著威武的大步,每一步地面都是一陣顫動,顯示出強大的陽之氣,地面上的千年古磚在他的重壓之下碎裂。

「想不到楊力的修為又高深了一層,怕是有七星聖者的吧。」一個中年人的臉上微微變色,吃了一驚。

楊力走到僕人的面前,僕人明顯被嚇得不輕,他咬著自己的舌頭,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不要動!」楊力從旁邊拿起一個更小的碗,這種碗在炎龍府裡面是用來品酒的,因此口徑非常小,大概只有拳頭那麼大。三小姐向後邁了一百步,隨後又邁了三十步。

「二百五十大步的距離,即使是龍族最優秀的神射手,也僅僅在兩百步左右徘徊……」楊力看到三小姐的身體幾乎小成了一個黑點,如果不是神識感應,他根本就不知道兩人之間的距離。

三小姐將手中的長弓扔在地上,從自己的後背中抽出一個弓袋,從弓袋內拉出一把渾身火紅的巨弓來,這把弓比剛才的那把至少大了一倍,光是氣勢,就非常駭人。

「龍神弓!」那些守衛們立刻沸騰,「想不到三小姐為了練箭,真是下了血本,竟然把炎龍族的鎮門之寶給拿了出來。

從箭袋內抽出一支漆黑的長箭,三小姐深呼一口氣,右手一擺,楊力連忙走開,他沖僕人說道,「你他媽的不要亂動,否則,嘿嘿……」

龍鬚箭配龍神弓,三小姐前後腳邁開,彎弓搭箭,一股雄渾的陰之氣立刻爆棚,弓身被緩慢的拉開。

陰之氣凝聚的越來越多,三小姐的臉憋得通紅,龍神弓被拉到了一半左右的時候,任她再怎麼用力也不能再將弓拉動一絲一毫。

「呀……」三小姐的牙齒咬的咯咯響,眉毛和眼睛皺成一團,她的右手已經變成顫顫巍巍,似乎駕馭不了龍神弓巨大的反彈之力。

終於又將巨弓拉開了一點,三小姐再也堅持不住,一聲清叱,龍鬚箭瞬間離開弓身,巨大的破空之聲彷彿是一條真龍在嘶吼。

長箭飛快的速度帶動周圍的空氣形成一股強烈的氣旋,依附著長箭飛行,長箭剛一離開弓身,就傳出來一聲清脆的巨響,三小姐嘴角一喜,露出歡愉的神色。

嗤嗤幾聲,後周圍的空氣才算是徹底的平靜了下來。

眾人面面相覷,一陣心驚,地階高級的龍神弓在一個三星聖者的手裡威力就強悍若此!

「三小姐的箭法可以問鼎龍族最優秀……」看著滿地的碎片,楊力的聲音震蕩不已,「不,九幽之地最優秀最年輕最美麗的神射手!」

「走,過去看看!」三小姐庄輕雲把龍神弓背在背上,邁著細碎的步子,在一群家丁的簇擁下朝二百五十步之外走去。

二百五十步之外一片狼藉,血腥的氣息鋪滿周圍的空氣,三小姐厭惡的皺了皺眉頭,用袖口捂住自己的鼻翼,「威力果然驚世駭俗,那個小子要是敢落在我的手裡,我一定讓他變成碎片!」三小姐恨恨的說道。

楊力微笑著看了滿地的碎肉和碎衣服,剛才他看的明明白白,龍鬚箭離弦的那一剎那,便帶動起周圍的狂風,形成一股強烈的氣爆,長箭準確無誤的射穿了小碗,長箭下方凝成的氣爆登時將僕人撕得粉碎,他甚至沒有來得及發出最後一聲慘叫便已經被碎屍萬段。 「看這個僕人也怪可憐的,送二十兩銀子給他的家人,」三小姐朝一個點頭哈腰的人吩咐道,然後轉身離開,她要向自己的母親報告這個激動人心的消息,

「對了,楊力,今晚要辛苦你一下,到沽月樓把我父親請來,要他早點回來,」三小姐轉過身,「不要告訴他為什麼,聽到沒有,」

楊力腫脹的肌肉一擰,立刻變得盤根錯節,「包在我的身上,請小姐放心,」

「來呀,把這裡打掃乾淨,」那個點頭哈腰的人朝練武場幾個收拾破槍殘棍的奴僕說道,同時他從袖子裡面掏出十兩銀子,遞給一個拿著大鐵鍬的僕人手中,「十兩銀子交給五狗子的家人,」

……

炎龍府練武場之外的一個小巷子里,一個滿臉污垢,渾身惡臭的人獃獃的坐在地上,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強大的神識將炎龍府練武場之內的動靜聽得一清二楚,

龍鬚箭離弦的那一剎那,他把雙手捏的直響,嘎吱嘎吱的骨頭聲音清晰可聞,緊接著他聽到了嗤嗤的聲音,強大的神識感應到漫天飄散著鮮紅的血,

鮮紅的血,比最充沛最純正的陽之氣還要觸目驚心,

他蹲坐在地上,地面的青磚被他踩得稀碎,他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他怕發出最驚寒最爆裂的聲音,

「你是一個僕人,但我要為你準備最隆重的葬禮,」渾身污垢的人站起身來,一步一步朝著陰暗的街道走去,

夜晚沒有月光,愁雲慘淡,西風陣陣,最適合殺人,

此刻已經是夜深人稀,一個**著上身的人在急速奔跑,他的胸前紋著一隻老虎,巨大的虎頭彷彿有吞吐天地的雄姿,隔得老遠就能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殺氣,

路上稀少的行人紛紛讓路,「砰」,一聲沉默的響聲,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被他一拳打飛,老者一聲慘叫,口中的鮮血將空氣染得通紅,

為了保證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到達目的地,他在一條直線上疾馳,任何敢於擋路或者沒有及時避開的人,都被他一拍拍死,

「七星聖者的威力,凡夫俗子們,顫抖吧,」他足下加力,在眾人驚恐的神色中沖向黑暗,

魂斷橋邊,一個渾身污垢的年輕人站在橋中央,身上散發著惡臭,渾似一個乞丐叫花子,

雖然他的身體單薄,但是精神十足,臉上有一股淡淡的光輝在流轉,雖然殺氣外露,但是神態安詳,

「好強烈的殺氣,」奔跑中的楊力立刻停了下來,遠遠的看到了站在斷魂橋頭中央靜靜等待著的乞丐,

兩人的目光相對,楊力感覺到這個人的眼神很熟悉,似乎是在哪裡見過,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