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陌,你氣煞我也。」燕不亂大吼,亂髮飛揚,雙目撐血。

卻見他怒嘯一聲,咬破食指,流出數滴精血,引導進翻天印。隨後翻天印通體血紅,如一座妖山橫亘在蒼穹,妖力濤濤,呼嘯陣陣。

「殺!」燕不亂怒氣沖沖,肩扛翻天印反擊,血色大印爆發驚世殺氣,捲動無邊風雲,滾滾而去。這座大印徹底改頭換面,符文成血紋,極致殺氣逼穿虛空。

燕不亂顯然要背水一戰,無論如何也要滅殺蘇陌,不然以他當下身份,往後這一戰被傳出,他無地自容。

「來的正好。」

蘇陌反駁一句,雙手重疊,兩道龍脈迅速合併,以成倍威力貫穿虛空,鏗鏘一聲斬進翻天印。浩大轟鳴宛若刀劍碰撞,拉出燦燦火光。

「噗、」一剎那,燕不亂倒飛,五臟錯亂。

「你的靈力為何這麼充沛。」燕不亂大吼,險些崩潰,他太憋屈了,一想起先前對蘇陌的不聞不問,再到現下被打的毫無反手之力,整個人都氣得不行。

燕不亂嘴角溢血,髮絲被沖亂,整個人狼狽不堪。

「咔哧!」

翻天印徹底碾碎,赤色血光擴散,灌輸的威力也逐步消逝。

「啊,我的翻天印,你竟然打碎了它。」

燕不亂又怒又驚,翻天印是他依仗的唯一寶器,竟然硬生生的被蘇陌一拳轟成粉末。他急匆匆的後撤幾步,神色起伏不定。

至於另外一側的左公柳連番被寇飛壓制,更是處於下風。

「我還準備連你一起打碎了。」蘇陌一巴掌直接抽了過去,五道指痕落在燕不亂的臉上,紅中泛白,非常明顯。

「你敢扇我。」燕不亂怒吼道。

「扇你怎麼了?我還準備屠你。」蘇陌霸道沒了邊,一旦佔據上風,幾乎片刻不停留,一眨眼抽了數巴掌,啪·啪作響。

「這傢伙太生猛了,竟然直接抽啊。」

「確實霸道。」

外圍一群修士簡直無語,類似燕不亂這等人物向來高高在上,屬於無比尊貴的存在,何時被這般打臉?

「嘩。」一剎那,蘇陌渾身殺氣奔瀉,令燕不亂驚駭,這是真的準備下殺手了。

「蘇陌,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燕不亂張嘴咳血,旋即祭出一道符文,迅速籠罩過來,並強行沖入寇飛那一側,捲起左公柳,「我們走。」

「這是虛空符文,燕不亂要跑。」有人驚呼一聲,深感意外,原本以為燕不亂會不死不休,沒想到態度直接反轉,選擇退走。

「唰、」蘇陌眸光收斂,順手一巴掌,層層金光起卷,試圖攔截。

但虛空符文太奧秘,燕不亂和左公柳的身影迅速幻淡,即將消逝。最後僅是被蘇陌斬斷一隻手臂,自高空墜落下來。

「可惜了。」蘇陌搖搖頭,有點不甘。

「遲早會遇上的。」寇飛走來,寬慰蘇陌。

蘇陌點頭,然後迅速走向楊露。

楊露被蘇陌一把提起,身子懸空,他已經重傷,若不是蘇陌有意留他性命,早就戰死當場。

「咳咳。」楊露面色蒼白,氣勢頹靡。

「留你個機會,給我說,到底是誰出賣了逐鹿書院?」蘇陌發問。

楊露大言不慚道,「你放了我,我可是青桐書院的人!」

「還有你想知道誰出賣逐鹿書院,我偏不告訴你。哈哈,那人不但報出你的底細,更是有意拆開逐鹿弟子分散行動,為的就是讓我等方便逐個擊破,慢慢蠶食。」

楊露撐開血腥的嘴,陰沉沉的笑道,「這個時候,你逐鹿書院的境況肯定很難受,哈哈。你即使在這一邊贏了,也難以挽回大局。」

「你很有骨氣?還敢大言不慚!」蘇陌冷笑,單手發力,直接震斷楊露的右臂,「再問你一句,誰出賣我逐鹿書院?」

「嘶嘶。」楊露面容扭曲,萬萬想不到蘇陌根本不為所動,只追著一件事不放。

「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訴你。」楊露大吼,「你就死了這條心!」

「是趙長林吧。」

此話一出,楊露面色一愣,沉默數息,迅速收斂心神,以免被蘇陌看出他的神色變化。然而蘇陌眸光越來越沉靜,「既然我已經得到想要的答案,你便沒有活著的必要了。」

「你、你敢。」楊露終於恐懼起來,身子劇烈掙扎,「我可是青桐書院的人,你們想開戰嗎?」

「呵呵。」蘇陌冷笑,「你們敢在推雲山動我逐鹿的同門,就不允許我反殺?姑且讓你走的安心一點,後面會有成片青桐弟子陪你上黃泉!」

「噗。」

一簇赤血閃現,楊露當場被斃命。

寇飛,陸峰,陸燕等人眉頭一跳,深感驚嘆。蘇陌這等殺伐果斷的作風,絕非善惹之徒。他們不用想,蘇陌肯定要血債血還,當場反殺。

千暮雪則安靜的站在蘇陌身邊,替他擦拭長袍上濺落的血跡。

「青桐。」蘇陌五指握緊,眸子中殺氣滾滾。

寇飛同為逐鹿書院的弟子,也是臉色越來越陰沉。雖說他們現在還沒了解逐鹿書院弟子的損失狀況,但看先前楊露勝券在握的神態,情況興許會更糟糕。


「我前日一出關,便被院長指派過來,說是全力協助你,所以沒有領隊。與你一樣屬於單獨行動。」寇飛輕聲道,「至於此次領隊,是趙長林和芊芊師妹。」

「帶了多少人?」蘇陌問道。

「三十二,核心弟子幾乎傾巢而動,為的就是藉助推雲山事件砥礪修為。」寇飛無奈的搖搖頭,「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趙長林是想針對我,所以暗中聯繫青桐,準備將我就地解決。」蘇陌猜測道,「但以青桐的秉性肯定要趙長林拿出一定代價。如此一來,倒是連累了同門子弟。」

蘇陌確實與趙長林有矛盾,但從未想過要殺他,畢竟是同門。但這一次趙長林聯手外人,不但針對他更是殘害同門,這等大罪,唯有殺之,才能解恨。

「現在怎麼辦?」寇飛問道。

「青桐怎麼對付我逐鹿,我就怎麼對付他們。」蘇陌簡單直接,「只要我逐鹿有一個弟子死在他們手上,我要他們全軍覆沒。」

寇飛點頭,「殺我一人,滅他滿門。」

「動手吧。」蘇陌擺擺手,準備回返,身後的寇飛剛準備跟進,又傳來他一句話,「有句話我要事先提醒寇師兄,希望你有心理準備。」


「你說?」

「我不會讓趙長林活著返回逐鹿書院領罪。」蘇陌嘴角泛起冷意,「他,我是殺定了。」

「、、、」。


… 88_88035綿延不絕的山脈,時不時的傳來呼嘯,那是嗚咽的山風在高歌。

一處並不繁茂的山脈,五人組隊,沿著幽靜的小道,迅速挺進。為首一位素衣男子,年約二十,樣貌不俗,五官稜角分明。處於隊伍最前列,有一股主宰全隊的氣場。

素衣右側臨胸處,一角院徽閃閃發光,上書『逐鹿』二字。

至於其後四人,樣貌各異,但無一例外的都很年輕,他們同屬逐鹿書院的弟子。

「張目師兄,這一次我們進推雲山歷練,不是說好集體行動嗎?那趙長林師兄為何要將隊伍打散,五人一隊,這樣做很危險啊。」張目身後一位年輕男子忍不住問道。

沿途山風呼嘯,陰氣沉沉,時不時的還會遇見成片的屍骨,血液尚未流干就徹底死去。這些都是推雲山大亂戰死的修士。死狀凄慘,極為血腥。

作為首次走出教門歷練的核心弟子,遇到這等景象,難免有點心悸。而更讓他們不安的是,趙長林在進入推雲山後,打散隊伍,徹底分化他們的實力。

若是遇到危機,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此話一出,讓在場的同門悉數沉默下來。

張目呼吸數次,神色有點無奈道,「不管怎麼說,趙師兄都是此次領軍人物,他的安排應該不會別有用心。」

「可是、」

「行了,別多話,我們繼續趕路。」張目眸光閃躍,有點興奮道,「據說推雲山出現了玄級妖獸,如果被我們尋到,對我教門未來發展大有裨益。」

「須知那玄級妖獸的精血極為珍貴,是適合突破的絕佳藥引,萬萬不可錯失。」

作為核心弟子,這五人悉數進入搬血境,急需妖獸精血鞏固根基,以為晉陞藏兵境做準備。

只是數人還沒來得急整頓隊伍之際,一股殺氣席捲而來,然後莫名的封鎖四方,將他們牢牢鎖定。那殺氣襲骨,令人心神顫動。

「呵呵,只怕你們沒那個命活著走出推雲山哦。」沉默間,一道陰邪的笑意傳來。

旋即一隊人數至少在二十的隊伍出現,個個氣勢狂猛,面色陰沉。

「青桐的人!」張目眼尖,一眼看出來者身份,「你們想做什麼?」

「你說我們想做什麼?」這位青桐學院眸光陰氣沉沉,舔動嘴唇道。

張目預感事情不對勁,但這一隊他是主心骨,還算鎮定,「推雲山歷練,你我二院各行其事,希望你們穩重點。」

「喲,你這是在教育我李慕白?」這位自報姓名的男子桀桀冷笑,「你難道不知這裡是推雲山?都這個份上了,還跟我擺弄背景。」

「姑且讓你死的安心一點,這一次殺的就是你們逐鹿的人。」李慕白冰冷道。

張目和身後的弟子面色剎那蒼白,「你,你們想殺人滅口?你們好大的膽子,我逐鹿書院可不比你青桐,你們想開戰嗎?」

「哈,推雲山頻繁,誰會猜到是我們下的狠手。」李慕白道。

「你、」張目被駁斥的啞口無言,怔怔的後退幾步。

時下對方來了二十位單個實力並不弱於他們的弟子,這簡直是一邊倒的局勢,若是對方真的要斬草除根,他們只能等死。

「殺吧。」李慕白不想過於廢話,擺擺手,示意動手。

「你們真敢殺我們。」張目瞪大眼睛,一陣怒吼,然後迎接他的是如鐵甲壓城的人流,剎那間血光飛濺。其後四位弟子幾乎同時負傷,根本沒有反駁的餘地。

「我逐鹿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張目算是這一隊實力最雄健的,一道天脈爆發,連續擋下殺次突襲。但奈何雙拳難敵四手,越來越多的青桐弟子圍攻,讓他逐步處於下風。

「鏗鏘!」

一剎那,一束刀光騰空躍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他的天脈齊根斬斷。隨即刀鋒碾壓,橫斬他的雙臂。

「噗、」

張目蹬腿數步,好不容易抵消壓力,又一刀狠狠的砍進他的天靈蓋,發出刺耳的磨骨聲。

「啊~」余后的四位同門也是在此一刻,全部戰死。

「你們好毒辣的手段。」張目嘴角溢血,不甘心的咆哮道。

「上路吧。」

李慕白陰冷一笑,狂刀下壓,準備生生切開張目的天靈蓋。

張目奮起反抗,五指強行頂起刀鋒,用擒滿血跡的右手,將它移到右胸口,「我逐鹿弟子,寧肯站著死,也不會跪下。」

僅此一句,令在場所有青桐弟子都一陣膽寒。

「鏗鏘!」刀鋒頂入,正好將張目斜墜的身體撐住。

「你倒是有點骨氣,可惜終究死了。」李慕白嘴角微微翹起,順勢一抹,擦掉掌心的血跡,漠然轉身。

「繼續圍殺。」李慕白陰氣沉沉的聲音傳來,「這一次好不容易逮住這個機會,千萬別錯過。」

山風呼嘯,寥寥空寂,一隻孤獨的烏鴉橫空而過,不做停留。

也不知過去多久,數道白光迅速挺進,而後轟隆一聲落下,衝出滾滾殺氣,沿邊數塊巨石都直接炸裂。

「張師弟!」寇飛驚呼一聲,愣在原地。

陸燕,陸峰,李厲和千暮雪也沉默下來,面色痛苦,尤其是看到張目那具死而不跪的屍體,泛起一股欽佩之情。

「我來晚了。」蘇陌默默前行數步,單膝跪地,伸手合上死不瞑目的同門眼睛。

「青桐的狗·崽·子,不殺你們全部,我寇飛誓不為人。」寇飛仰天-怒吼,目中有淚,被他生生逼進眼眶。

「此事因我而起,讓你受牽連了。」蘇陌呢喃自語,迅速轉身。

轉身剎那,殺氣飛卷,猶如瀚海浪潮奔涌,一股無形殺勢竟然硬生生的驚得寇飛等數人連退數大步。

「這、」陸燕俏臉變色,「蘇陌真的怒了。」

「寇師兄,我先走一步,麻煩照顧一下暮雪。」蘇陌留下一句話,天行遁運轉,如一道流煙原地消失。

事實果然如蘇陌猜測,青桐已經針對出手。張目一隊便是因為勢力太弱,被他們迅速清理。現下蘇陌已經無法顧忌其他,需要第一時間集齊所有逐鹿弟子。

將分散的同門合併,形成一股大勢力,不然遲早要被青桐各個擊破,逐步蠶食。

晌午時分,蘇陌巡遊大山,來回穿·插,終於被他尋到三股同門。

「你們迅速聯合到一起,不準分散。」蘇陌同樣留下一句話,轉身離開。

又過了一刻,蘇陌穿越長空,心急如火之際,一聲陰沉沉的冷笑隨著長風落入耳中。

「哈哈,你們同門被我殺了數十人,現在輪到你們了。先前還遇到一位有骨氣的寧死不屈。至於後面的嘛,全是酒囊飯袋,看著就噁心,索性一刀割下頭顱。」

李慕白在圍堵第四批逐鹿弟子之際,胸中殺意越來越甚,動手之際還不忘刻意挖苦他們。

「拿我刀來。」李慕白擺擺手,而後大步前行,殺意翻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