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沒,幾十年前從空間裂縫來到這個世界的那群人,」

「怎麼了,」很快客人們便開始了他們的閑聊,

「聽說一個叫李燦的人去了天劍族大鬧了一場,連千年前的天驕天昊都被他斬殺了,」一個人搖頭晃腦的說道,就像自己大鬧天劍族一樣,

「那他還能活著出來嗎,」有人問道,

「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那李燦不但活的很好,而且還做了天劍一族的執劍長老,掌管一族刑罰,」

「真的,」眾人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

天劍族,天人族的一個分支,實力在天人族內更是靠前,

「你這不算什麼,我聽說那一域出現了一位神童,年紀輕輕便已達到了聖階,將其餘幾族的同輩打的落花流水,就連老一輩強者也感嘆他的潛力,」

「再過幾天就是天驕會,所有年輕一代的人族天驕便會來天人城,到時候就可以一飽眼福了,」

「聽說異魔那邊也出現了不少狠人,不知道平靜的世界會持續多久,」有人感慨道,

「這可不是我們這群人可左右得了的,還是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吧,」一人笑道,

「哈哈……說得對,今朝有酒今朝醉,」

「吳老伯,再給我們來壺好茶,今天我請客,」一個大漢喊道,

「來嘍,」

老者笑著答道,起身為眾人添加茶水;這樣每天聆聽客人訴說來自大陸上的趣聞,已經成了老者生活的一部分,

「爺爺,我又學會了一個招式,」這時,一個十多的小男孩跑到老者面前炫耀道,

「呵呵……是嗎,」老者慈愛的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道:「等爺爺攢夠了錢,給你送到天府里去學習,」

「真的,」聽到天府二字,小男孩的一雙眼睛都快冒出光來,

天府,天人城裡的第一學府,裡面聚集了眾多人族天驕,是每個人族的嚮往之處,

「哈哈……就憑你們一個開破茶館的也想進天府,真是天大的笑話,」一個輕蔑的聲音傳來,眾人不禁無奈搖頭,這種人真是那裡都會存在,但是沒有人敢出聲,因為從他們所穿的衣服可以看出,他們乃是天府的學員,

能夠進入天府的人,不是有強悍的實力和潛力,就是有天大的背景,這可不是尋常人能夠招惹的起的,

「不許說我爺爺,」平凡張開雙手擋在老者身前,

平凡是小男孩的名字,也是老者為他取的,希望他平平凡凡度過一生,

平凡本是一個孤兒,一個冬天裡被老者在路邊撿到,那時平凡才一兩歲大,於是便被老者收留,兩人輾轉大陸多年,最後來到天人城開了一家小茶館,

而平凡一直當老者是自己最親的人,不允許任何人侮辱他,

「哈哈……小子真是吃了豹子膽了,竟敢這麼跟我說話,」海天鵬冷笑道,

「大人,小孩子不懂事,不要跟他一般計較,」吳忘連忙將平凡拉到身後,

「滾開,」海天鵬一手將吳忘撥開,一個平凡的老人怎麼能夠抵的住強大修者的一擊,即便他跟隨意,只聽’砰’的一聲,吳忘便將一張茶桌砸的粉碎,

咳咳……

「哈……」看著老者狼狽的模樣,海天鵬哈哈大笑起來,竟然以欺負弱小為樂,

一旁的人全都厭煩的看著海天鵬,但是無人敢出聲,

「壞蛋,不許打我爺爺,」平凡大喊一聲,舉起自己不大的拳頭向著海天鵬打去,

「不自量力,」海天鵬抬拳迎了過去,手下沒有絲毫的留情,如果真的打在平凡身上,就算不死也要殘廢,

砰,

眾人不由閉上雙眼,不想看到那慘狀,但是預料中的場景沒有發生,此時海天鵬正臉色難看的盯著一道絕妙的身影,

「小小一個海族小妖竟然敢在我天人城撒野,」一道如天籟般的聲音響起,

「幽都靈女,」一群人驚叫道,

幽都,也是人族至強者的傳承之一,實力深不可測,傳聞乃是聖者後裔,

「多管閑事,」看著來人,海天鵬心生忌憚,

「想動手,」女子輕蔑的看了看海天鵬,

「哼,你們等著,」留下了一句狠話,海天鵬蒼慌離去,

「風鈴姐姐,快點救救爺爺,」平凡帶著哭腔對著女子說道,

「呵呵……小凡你還記得我啊,」女子笑道,「放心,你爺爺沒事,只是昏過去了而已,」

說著,女子走到吳忘身邊,將一股靈力輸送到吳忘體內,

「嗯,」

片刻,吳忘慢慢睜開他那渾濁的雙眼,

「爺爺,你沒事吧,」平凡驚喜的叫道,

咳咳……

「我沒事,」吳忘緩緩的說道,

「你是……」看著眼前的女子,吳忘感覺到有那麼一絲熟悉,

「吳老伯,我是風鈴,三年前我來過這裡,還欠您一杯茶水錢呢,」風鈴笑道,「原本以為你們已經離開了,沒想到還在這裡,」

「風鈴姐姐你說過再來的時候要教我修鍊的,」平凡拉著風鈴激動的說道,就像害怕她賴賬似的,

「你個小鬼記性倒是不錯,」風鈴抬手在平凡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你為什麼要修鍊啊,」風鈴問道,


「我要變強,保護爺爺,」平凡大聲的說道,

「呵呵……好孩子,」風鈴看著這個個頭不大的小男孩笑了笑,一旁的吳忘也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孫子,

「好,明天跟我去天府吧,」

「真的,」平凡驚得張大了嘴巴,隨後變得狂喜,

天府那可是人族心目中的聖地,每一個人都嚮往著進去修鍊,

「恭喜吳老伯了,出了一個有出息的孫子,」一群人道賀,因為他們知道,只要進了天府,一定會出人頭地,

「呵呵……」吳忘笑呵呵的點了點頭,

「我也要帶爺爺去,」平凡大聲說道,他可不想在自己離開的時候讓爺爺被壞人欺凌,

「好,不過要先給我來碗最好的碧螺春,」風鈴笑道,

「好嘞,」平凡興奮的跳了起來,親自為風鈴沏了一碗茶,

一個美女坐在小茶攤邊喝茶,當然引來了很多人的矚目,不過風鈴卻是不在乎,還與大夥閑聊起來,眾人相處的很融洽,

「爹爹,小慧口渴了,也想要喝茶,」一個不大的小女孩發出甜美的聲音,

「呵呵,好,我們家小慧也長大了,」

那是一家三口,男子身穿一席布衣,氣質洒脫,手中拿著一把木劍;女的更是絕美,好似風中仙子,而那小女孩也是惹人喜愛,

「那人是誰,」所有人都被那男子的氣質折服,認為他不是一個普通人,只是沒有人認識,

風鈴也注視著那男子,但是怎麼也想不起來他是哪一族的強者,

「小妹妹,你們是從哪來的啊,」平凡為幾人斟滿茶水,

「誰是你妹妹,我已經十歲了,」小女孩撅著嘴巴,樣子十分可愛,


「哈哈,我已經十二歲了,比你大,」兩人都是小孩子,不一會就打成一片,

茶攤又恢復了喧嘩,一個個都賣弄著自己的見聞,好像親身經歷過一樣,

這是一副很恬靜的場景,沒有爭鬥,沒有勾心鬥角,大家也很滿足現在的生活,


只是……這樣的日子又能持續多久,

轟隆隆……

然而就在這時,只聽天邊突然傳來一陣轟鳴聲,整座天人城瞬間被一層金光籠罩,

「發生了什麼事,」城內所有人驚恐的叫道,這是天人城從來沒有發生過的,試問誰敢在人族聖城撒野,

「那是什麼……」一群人驚叫道,

黑雲遮天,只見一道巨大的魔影出現在天人城的上空,身後無盡的小魔投身金色的屏蔽上,整座天人城一陣搖晃,守城護陣似要都要被衝破,

一群普通人何時見過這樣的場面,對他們來說就好像末日一般,

唰,

這時,一道劍影劃過天際,來的快,去的也很快,

那一劍很普通,但卻又豐富多彩,而城上空的魔影也隨著這一劍消失無蹤,

這是絕世一劍,只是沒人知道那一劍是誰發出的,

「爸爸好厲害,」一個小茶館中,一個小女孩興奮的叫道,

聽著小女孩的話,所有人都看向那個男子,

「是他……」

「他是誰,」對於這個陌生的男子,沒有人認識,但他的實力卻讓人敬佩,一把木劍竟能發出那樣一擊,

對於這些,那男子一直表現的很平淡,沒有一點在意,

「小慧,我們走吧,」男子突然說道,

「爹爹,我們不是要找人嗎,」

「已經找到了,」男子將目光看向那還為客人們添加茶水的老人,「不過,似乎他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誰,」

望著三人離去的背影,眾人感到一絲惆悵,

「你是誰,」風鈴不由問了一聲,

「劍痴,」

「劍痴……是誰啊,沒聽過,」

雖然眾生大陸無人聽過這個名號,但從今天起,劍痴這個名字卻被無數人談論,只是他本人卻又消失匿跡,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