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武閣的人來了!」這邊一停,那邊就有人喊道,眾人回頭一看,只見十道人影在空中一閃就出現在眾人面前,九男一女,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速度,可見實力之高。

「見過副院長!」幾人一出現,立刻向副院長行禮。

「嗯!」副院長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幾個既然已經從聖武閣內出來,想必在裡面也接受了足夠的鍛煉,這次的大比你們可是主力啊!」

「是!」十人齊聲回到。

「靈……靈煙!」歐陽極早就看見那唯一的女子正是南宮靈煙,日思夜想的人現在就在面前,歐陽極再也忍不住了,立刻走了上來,一把拉住了靈煙的手。

「歐陽哥哥!」靈煙此時的雙眼也滿是淚水,兩年的時間不但沒有沖淡他們之間的感情,反而讓他們更加的思念對方。靈煙整日努力修鍊,為的就是不讓自己難受,為的就是今天見到歐陽極,現在她的心裡眼裡除了歐陽極什麼都看不到了。根本沒有發現在身後的九名男子中一雙快要噴出火的眼鏡正在死死的盯著歐陽極。

「皇帝陛下到!」伴隨著一聲大喊,皇室最高領導人皇帝陛下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所有人立刻給陛下行禮以示尊敬。陛下環視了一下面前的人,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五年一次的大比即將開始,在這裡我先預祝各位少年英雄可以取得很好的成績為宗門勢力爭光,下滿我宣布此次比賽的規則!」

「此次比賽的地點是一處極寒之地,時間為兩個月。你們的任務是尋找散布在那裡的靈牌。靈牌分三種,金銀銅,分別代表一千、五百以及三百的積分。得到一個靈牌就可以得到相應的積分。兩個月之後空間開啟,比賽結束,所有學員根據累計積分排名。積分最高的勢力就是此次大比的冠軍勢力!」

陛下環視了一下所有的人,緩緩的說:「在這次比賽中,你們不見要面對來自對手的阻攔,還有各種魔獸的阻攔,更可怕的是,你們要面對可怕的自然天氣,那才是你們此次最大的考驗!好了,現在我宣布,比賽正式開始!」

… 「這裡是……?」等到歐陽極清醒過來以後,發現已經到了另外一個地方,這裡沒有任何的建築,有的只是白茫茫的一片,還有刺骨的寒風和漫天的冰雪。歐陽極立刻找出一套厚點的衣服穿在身上,這次感到好受了一些。

「這裡就是極寒之地了!」歐陽極看著面前的景象,想起了皇帝陛下說的話。看來將所有人傳送進來之後大家都分開了,只是不知道此刻別人都在什麼地方?這裡又是哪裡?難不成是北寒域的某一處地方?也不知道靈煙怎麼樣了,有沒有準備足夠的衣服?想到靈煙,歐陽極這才開始行動,他要第一時間找到一個學院的人匯合!

幾乎同一時間,這片一眼看不到頭的冰原上出現了無數道身影,各自想著一個方向急速奔跑,他們都是此次參加大比的選手,都在第一時間想到要和自己同一勢力的人匯合,方便接下來的行動。

「該死!這片冰原到底有多大?跑了這麼久別說人了,連一隻活物都沒見到!」歐陽極心中焦急,他就這麼想著一個方向跑了將近兩個時辰了,卻什麼都沒有看到,似乎還在原地踏步一般,除了一片白茫茫,連一個動物的影子都沒有。

「咦?那是什麼?」就在歐陽極感到焦急的時候,突然看到前方不遠的天空生氣一道紅色的煙霧,伴隨著一聲刺耳的鳴叫,就這麼飛上了天空。「是信號!」歐陽極立刻反應了過來,這一定是哪個勢力放出的信號,在召喚同一勢力的人,不巧卻被歐陽極看見了。

「過去看看!」這是歐陽極的第一反應,跑了這麼久,若是在見不到人只怕歐陽極就要瘋了,此時看到有人放信號自然要過去看看,管他是哪個勢力的,見到人就好!只是歐陽極不知道的是,很多身著白衣的傢伙也在同一時間向著信號釋放的方向飛奔而去,正是那人的同門師兄弟。

歐陽極並不傻,在距離信號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找到一個巨大的冰岩躲藏了起來。在沒有搞清楚對方是敵是友之前,歐陽極才不會傻傻的暴露自己。於是,歐陽極就這麼躲在暗處悄悄的觀察對方。只見對方也是一個人,身穿一身白衣,此刻卻在這冰天雪地中凍得瑟瑟發抖,眼神都有些渙散,歐陽極相信,再過一段時間還見不到人,這傢伙就要瘋了,然後就會被凍死在這冰原上。此刻的他才體會到皇帝說的最大的困難並不是對手,而是天氣的意思了。

好在這傢伙似乎命不該絕,就在他快要堅持不住躺在地上的時候,一個白色的身影跑了過來,一把將他扶住,然後喂他吃下了一個丹藥。緊接著,又陸續來了四五個人,看樣子一定是同一個勢力了,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家的。

「師弟!你堅持住!」其中一個白衣人說道。「我們幾個正好就在附近,所以第一時間趕了過來,這片冰原也不知道是哪裡,其他的師兄弟還沒有消息,我們一定要堅持住,先找個地方藏身,等找到其他師兄弟就好說了!」其餘幾人聽到之後也紛紛點頭,這是暫時最好的方法了。

看到這些人離開,歐陽極正準備跟上去,突然眼睛一撇,看到一個白色的東西被凍在面前的冰岩中。「這是……靈牌!」沒錯,這正是一塊銀色的靈牌,沒想到被冰封在塊岩石中,因為顏色和冰塊很像,剛才歐陽極的注意力又全在對面那群人的身上,竟然沒有發現,差一點就錯過了。

既然找到,歐陽極自然不會輕易放過,等到那些人走遠,歐陽極一拳將那塊冰岩打碎,拿出了銀色靈牌。

「沒想到這麼容易就得了五百分!」歐陽極看著手中的銀色靈牌笑道。如果靈牌都這麼容易就好了。可惜正在歐陽極得意的時候,兩個人已經不聲不響的來到了歐陽極的身後。

「交出靈牌,放你離去,不然就死!」

歐陽極回頭一看,一男一女站在自己的身後,冷冷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靈牌。

「交出來?憑什麼?」歐陽極把玩著手中靈牌,笑著問。

「少廢話!」那女子開口說道。「這靈牌本就是我們先發現的,正準備拿取,卻被你小子撿了便宜,還不趕緊給我交出來,否則到時候要你好看!」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丫頭!」歐陽極也有點生氣,「黑白顛倒是非不分,也不知道是哪家沒教養的,把你放出來也不嫌丟人么?」歐陽極此時也顧不得什麼憐香惜玉,立刻還嘴罵道。

「你……」那女子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說過,一時間指著歐陽極氣的說不出話來。

「臭小子!我倒要看看你的實力是不是像你的嘴一樣厲害!」一旁的男子突然動手,一柄長劍直向歐陽極的門面刺來,速度之快歐陽極只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慌亂之下躲閃,那劍光依舊將衣服劃了一個口子。既然已經動手,歐陽極也不客氣,本命靈元出現,實力全開,二人立刻戰鬥在了一起。

那男子乃是靈尊中階的實力,一柄長劍好似靈蛇一般飛舞,歐陽極雖然不弱,但勢力畢竟差了一些,而且他也不打算現在就將底牌全部顯露出來,心思一動,找了個機會飛身而退,一邊退一邊說,「哈哈,不和你們玩了!靈牌我先拿走,有本事的就來追我!」說話間,人已經跑開很遠了。

「師兄,怎麼辦?」女子問道。

「追!我就不信他能跑的掉!」男子陰測測的說道。剛才短短的戰鬥他已經看出來歐陽極的勢力不如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靈牌自然不能輕易放過。二人立刻向著歐陽極離開的方向追去。

流光訣速度之快超乎想象,歐陽極現在雖不能一步千里,但是一步跑出幾百里地卻是有的。但是身後那二人也不知道是何門何派,修行的又是什麼功法,速度竟然一點也不比歐陽極弱,尤其是那男子,竟然漸漸的追了上來,歐陽極只得加快速度,朝著不好的走的地方跑,三人的追逐戰就在這一望無際的冰原上上演。

不止是歐陽極,很多地方都有著同樣的情形,一些運氣好的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發現了靈牌,大部分都是銅牌,雖然只有三百積分,但也足夠讓人動心。實力差的人靈牌被人搶走,遇到心狠手辣的甚至連命都沒有留下。當然,大部分的隊伍依舊是以匯合團隊為主要目的,這次只是第一天的時間,而他們要在這裡生活整整兩個月。

「該死的!怎麼甩不掉他們!」歐陽極看著身後越來越近的兩人忍不住開口罵道。「已經追了快一個時辰了,還要追嗎?實在不行就只有幹掉了!」想到這裡歐陽極的眼神已經冷了下來,手上甚至凝聚出來太極炮,就算他們是靈尊中階,歐陽極也有把握一擊將對方幹掉!除非達到靈尊高階的地步才有可能抵擋太極炮的攻擊。

「嗷!」就在歐陽極準備發射的時候,突然一聲巨大的喊聲傳來,歐陽極立刻聽了下來,就連身後的二人也停止了追擊,小心翼翼的看著四周,尋找聲音發出來的方向。只聽咚咚咚的聲音想起,一個巨大的白色身影出現在三人面前,一步一晃的想著三人走來,看那架勢是要將這三個闖入自己地盤的傢伙幹掉!

「該死!五階的冰霜巨熊!」掛墜中突然傳來東方老頭的聲音,「傻小子,你無意中闖入冰霜巨熊的地盤,還不趕緊跑,愣著幹什麼!」聽到東方老頭的提醒,歐陽極才反應過來,五階冰霜巨熊遠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對付的,對付只需要一掌就可以將自己拍成肉餅,而自己威力最強的太極炮也就只能讓巨熊受點傷。

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跑,歐陽極此時用出了比剛才快一倍的速度向後跑去,看到歐陽極的動作,那兩個師兄妹才反應過來,立刻跟在歐陽極的身後跑,而那巨熊在這冰原上餓了很久了,好不容易有三個闖進自己地盤的獵物哪會輕易放過?嗷的大叫一聲,跟在三人的身後追去。這巨熊別看身高體壯,但是速度一點也不慢,一直墜在三人身後不遠的地方不曾掉隊,只要他們三個人有一點點的疲憊,立刻就會成為巨熊口中的食物!

「師兄……我……我有些不行了!」身後那女子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全力奔跑已經漸漸有些跟不上了,若不是她師兄一直拉著她,只怕早就掉隊了。

「師妹!堅持一會兒!」師兄開口安慰師妹,但是他自己心裡清楚,在繼續下去只怕自己也會不行,看著跑在自己前面的歐陽極,那人心中不禁狠狠的想到,「這傢伙究竟練的是什麼功法?跑了這麼久了難道不累嗎?」

他不知道的是,歐陽極早就已經累了,若不是偷偷的吃下自己煉製的回氣丹他早就跑不動了。

「看!那是什麼?」冰原上一支三個人的隊伍看到了正在狂奔的幾人,開口問道。

「好像是此次參賽的選手,他們追的這麼緊,想必一定是拿到了靈牌,走,我們過去看看!」其中一人想了想開口說道。其餘二人自然沒有反對,立刻站了出來,想要擋住狂奔的歐陽極。

「站住!喂……不好!是冰霜巨熊!」正準備攔住歐陽極的傢伙突然看到身後跟著冰霜巨熊,一個個臉色全變了,哪裡還敢攔人?只想著對方趕緊離開這裡才好。可惜歐陽極也早就看見了他們,不但沒有離開,反而向著他們跑來,身後的冰霜巨熊自然也被引了過來。

「該死的傢伙!我們快跑!」那些人也看透了歐陽極的想法,立刻狂奔起來。於是,這支隊伍逐漸的擴大,不多時,就已經有好幾十人被冰霜巨熊追趕著拚命逃跑了。

… 就這樣,一頭熊追著幾十個人跑,在冰原上倒也形成了一個不錯的風景。其實這麼多人根本不需要懼怕這隻冰霜巨熊,但是人們只顧著狂奔而忘記了反抗,至於歐陽極則是根本就不願意反抗。反正他為了這次大比特地煉了很多的回氣丹和凝血丹,就算是給了東方向天和西門浩然一些他自己也留有不少,根本不用擔心力氣不足的現象。現在就在這麼多人面前暴露實力的事情他才不會做。

歐陽極可以堅持,但是別人就不一定了,慢慢的就有人開始掉隊,被身後的冰霜巨熊趕上一巴掌拍成了肉泥,只來得及發出啊的一聲,就什麼也聽不到了。而冰霜巨熊現在也根本顧不上吃了,他就是想要將面前這群傢伙一個個全部殺掉!

就在一群人跑的正歡實的時候,一道綠色的箭影從天而降,釘在了冰霜巨熊的面前,只聽轟的一聲,冰霜巨熊面前的地面被炸出了一個大坑,而那隻熊也被這突入起來的爆炸止住了身形。

「嗷!」巨熊發出了大喊,抬起巨大的頭顱四處張望,想要找出這個敢於挑戰自己權威的傢伙。

人們也紛紛停了下來,舉目望去,一個身穿綠意的男子站在不遠的地方,手中握著一張巨大的弓,一根翠綠色的箭還搭載弓上,正瞄準著那隻五階冰霜巨熊。

「各位!」男子沒有第一時間將弓上的箭射出去,而是開口和一眾奔跑的人說話,「你們都被這隻熊追了多久了?難道你們都忘了自己也是修行者嗎?這隻熊只是五階的冰霜巨熊,我們人少了打不過他,但是現在我們這麼多人還怕它嗎?大家一起上,將這個傢伙解決,它身上可是有不少寶貝啊!」

「這是飛翎門的周哲!」人群中終於有人認出了這個傢伙。

「是他,就是周哲!據說他是飛翎門此次參加弟子中實力第二高的傢伙,好像已經是七品靈尊了,有他在我們也不用怕這熊了!」

「對對對,剛才只顧著跑了,已經忘了這隻熊只是五階,我們這麼多人也不是打不過它!」

「殺了它!」

在周哲的煽動之下,人們的激情漸漸被點燃,一個個怒睜著雙眼回頭,想要將這追了他們這麼久的傢伙給解決。看到自己的話起了作用,周哲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手中的弓拉的更緊了。


歐陽極卻沒有時間將心思花在這上面,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時候悄悄的離開了。開玩笑,這隻巨熊就算打不過這麼多人,但是堅持一段時間總歸是沒問題的。另外,這些人平日根本就不認識,連熟悉都談不上,讓他們合作去幹掉一隻熊?反正歐陽極是不信,就算真的幹掉了,也肯定會有死傷,歐陽極可不願意被人當槍使。還有,幹掉之後怎麼辦?周哲說了,那隻熊渾身都是寶貝,這些寶貝誰來分?這裡面有誰的實力比周哲高?所以最後還是便宜了周哲這個傢伙。

沒有人注意到偷偷離開的歐陽極,包括周哲也一樣。他現在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冰霜巨熊身上,隨時要提防巨熊的反抗,還要小心熊身上的寶貝不被人趁機偷走,自然顧不上歐陽極,而這恰好給了歐陽極離開的機會。

歐陽極離開之後沿著剛才跑來的路線原路反了回去,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剛才那被熊拍成肉泥的傢伙身邊,看著地上噁心的爛肉,歐陽極強忍著心中的不適,伸手在那傢伙的衣服裡面翻了起來,「找到了!」片刻之後,歐陽極將手拿了出來,手裡還握著一塊銅色的靈牌!原來,這個傢伙也是好運找到了一塊靈牌,歐陽極早就注意到他了,這人被熊打死之後歐陽極就一直在找機會返回來,反正隨著狂奔人數越來越多,那隻熊早就忘了一開始闖入他地盤的傢伙了。

將靈牌存放到掛墜中,歐陽極左右看了看,然後再一次的向著那隻巨熊出現的地方跑去。冰霜巨熊一身的寶貝,歐陽極說不動心肯定是假的,但是歐陽極不相信這些人可以打敗冰霜巨熊,最多可以將它重創。到時候冰霜巨熊一定會回來自己的老巢養傷,而那個時候也就是自己的機會!雖然對付一隻健康的五階魔獸歐陽極沒有把握,但是對付一隻受了傷的傢伙歐陽極還是很有自信的,他還有足夠的底牌沒有用。退一萬步講,冰霜巨熊的老巢一定有什麼珍貴的東西,如果巨熊被殺或者完好無損的回來了,那歐陽極可以提前拿到那些東西也不算虧。歐陽極越想越高興,腳下的速度也快了起來。

「就是這裡了!」歐陽極來到冰霜巨熊第一次出現的地方,發現一個山洞,一看就是用巨力在岩石上刨除來的。歐陽極仔細的觀察了一番,並沒有發現有其他巨熊的蹤跡,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山洞很深,漆黑一片,歐陽極只有靠著靈識才可以查探清楚這裡面的情況。這裡什麼都沒有,沒有靈花異草,也沒有珍惜的東西,只有一堆的爛肉,想來是那巨熊吃剩下的食物。搜索了一番沒有什麼發現之後,歐陽極找了一些泥土擦在了自己的身上,掩蓋住自己的氣味,然後等著那隻冰霜巨熊回來。

果然,大約一個時辰之後,洞外想起了咚咚咚的腳步聲,歐陽極閉著的眼睛猛然間睜開,那隻巨熊回來了!他果然沒有猜錯,那些傢伙根本不是五階冰霜巨熊的對手,本想仗著人多將這隻巨熊殺死,只可惜這些人各懷鬼胎,相互之間只想著怎麼趁機陰死對手,還要保存實力爭奪殺死巨熊后的寶物,只是幾個照面就被巨熊打死好幾個人。看著那些被拍成肉泥不成樣子的同伴屍體,一些人心中開始膽寒了,害怕了,瞬間逃走了好幾個人,有了一個人帶頭,剩下的人就算還在戰鬥,心裡卻也開始給自己找退路了。

這也怪不得他們,本就都是少年,又常年在門派中呆著,真正經歷過血腥廝殺的人根本沒有幾個,倒是經常仗著人多欺負人,打打架還行。此刻見到這麼兇殘的場面,哪裡能不怕?有力氣逃跑的都算是好的了。

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那樣,例如那位周哲,他就是個見慣了血腥的傢伙,雖然自己也有私心,但卻沒有害怕,見到眾人有逃跑的勢頭,本來還站在後方的他立刻沖了出來,對著巨熊狠狠的射了幾箭,怎奈他一個人也無法挽回大局,雖然還有幾個實力不錯也不怕死的傢伙一起進攻,但他們也不是冰霜巨熊的對手。一戰之後雙方各有所傷,周哲被巨熊拍了一掌,口吐鮮血飛了出去不知死活,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受了傷,巨熊傷勢最終,周哲這個遠程弓箭手給它造成的傷害最多,背後中了好幾箭,每一箭都深深的刺在巨熊體內,留了很多血,再加上其他人的傷害,巨熊其實也是強弩之末了,逼退了眾人之後就立刻跑了回來。

剛一進洞,巨熊就趴在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偶爾舔舐一下受傷的部位,只是後背上的那幾隻箭卻沒有人替它取出。回來的路上一路奔波,身上的傷口又流了很多血,現在的它根本經不起任何的折騰,這倒是給了歐陽極一個好機會。

趁著那隻熊只顧著休息沒有發現自己,歐陽極悄悄的繞道它的背後,趁其不備突然躍起跳到巨熊的背上,抓著一隻箭矢狠狠的往外一拔,只聽嗷的一聲慘叫,一股血箭從巨熊的身上噴了出來,讓巨熊本就受傷的身體雪上加霜,再看歐陽極,已經向著洞外跑去了。

雖然巨熊受了傷,但是歐陽極也不認為自己一個人可以幹掉那傢伙,面對這樣的對手還要藏拙那和找死沒什麼區別,歐陽極手中早就準備了一個太極炮,這是歐陽極現在威力最大的招式,之所以不在山洞裡釋放是因為他怕太極炮的威力傷害到自己,等到了外面不一樣了!

歐陽極剛跑到洞口立刻轉身,正好看見冰霜巨熊長著一張血盆大口向自己咬來,歐陽極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太極炮一下子送到了巨熊的口中,只聽轟的一聲,太極炮在巨熊的口中爆炸,同時一個身影也被這爆炸炸飛了出去。

「噗」的一聲,歐陽極突出了嘴巴里的鮮血和冰碴子,從地上坐了起來,喃喃的說道:「媽的,這太極炮越來越厲害了,三種不同的屬性融合在一起,再加上自己現在已經是靈尊了,威力估計錯誤,還好自己及時用流光訣跑開了,否則今天就要給這臭熊陪葬了!」

晃晃悠悠的來到巨熊屍體旁,巨熊的腦袋已經炸的連肉泥都沒有了,只剩下一灘黑色,龐大的身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歐陽極上去狠狠踢了一腳說道:「該死的,讓你追我!讓你追我!」

稍稍休息了一下,歐陽極開始了給巨熊解剖,熊皮,熊膽一個都沒有拉下,這些可都是好東西,熊皮可以加工給靈煙做件不錯的披風,熊膽可是煉藥的好材料,還有……「咦?這是什麼?」歐陽極突然看到熊肚子里有東西,那出來一看,原來是個靈牌!

「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將靈牌吞了下去,這運氣,真是太好了!」歐陽極看著手裡的銅色靈牌,高興的說道。將冰霜巨熊身上的東西搜刮乾淨之後,歐陽極準備離開,他可不想在這裡多呆,誰知道一會兒會不會出現另一隻巨熊給它報仇?可是就在歐陽極轉身的時候,突然看到地上有一個白色的晶石,立刻睜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

「這是……魔晶?!」

… 與此同時,在這廣闊冰原的另一邊,幾個人正聚在一起商量著,而其中一個女子顯然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正在擔心著什麼事情一般。

「靈煙,我們剛才說的話你聽到了么?」其中一個男子看到女子的樣子有些不滿的說道。這些人正是混沌學院的選手,南宮靈煙和其中的幾人。他們在剛進來的時候就通過混沌學院特殊的聯絡方式聯繫上了彼此,並且很快的匯合在了一起,商量著接下來的去向。

「從剛才就開始了,你總是有些心不在焉,究竟在想些什麼?」那個男子繼續說著,似乎對南宮靈煙的做法很生氣。「你是不是在擔心那個小子?我勸你還是別費心了,那個傢伙只是個初階靈尊,在這大比中是墊底的存在,說不定現在早就死在了冰原上,真不知道這小子有什麼好,要是讓張師兄知道了他可會生氣的,到時候……」那青年還想說什麼,卻發現一柄劍已經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轉頭一看,正好看到南宮靈煙那雙冰冷的眼睛!

「你可以說我不好,但如果我在聽到你說他的壞話,到時候可別怪我手中的寶劍不認得你!還有,我在告訴你一遍,別在我面前提張師兄!如果你可以見到他,麻煩替我轉告他,靈煙多謝他在聖武閣中的照顧,但是我們之間永遠不可能!」說罷,南宮靈煙冷冷的看了幾人一眼,「你剛才說的對,以他的實力現在一定很危險,所以我要去找他!對不起了,再見!」說罷,南宮靈煙沒有一絲留戀的離開了這裡,似乎這些人所有人姓名加起來也不如歐陽極一個人重要。

「該死的!」剛才說話的男子恨恨的看著離去的南宮靈煙,半餉之後嘴裡吐出了三個字。雖然都是進入聖武閣的弟子,但是幾人的實力相差也非常的大,南宮靈煙是其中的佼佼者,除了剛才他口中的張師兄之外只有一個人可以和她比,何況南宮靈煙是四大世家的弟子,她的底牌可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人可以比的。那人根本沒有膽量和南宮靈煙動手。


「歐陽哥哥,你到底在什麼地方?可千萬不要出事啊,你等著,靈煙來幫你了!」南宮靈煙離開眾人之後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該往什麼地方走,只好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前進,想著路上遇到人再打聽歐陽極的下落。

再說歐陽極,看到那白色的魔晶心中異常的激動,這可是好東西啊!從皇室的藏書閣歐陽極了解到,魔晶內蘊含著豐富的靈氣,對人的修鍊有著很好的幫助,只可惜自后武時代開始,魔獸體內就不再有魔晶了,只有一些進化出智慧的魔獸才會有,但是這些魔獸的實力又十分的強悍,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抗衡的,所以魔晶的數量越來越少。現在被歐陽極發現了一塊,如何能不高興?

歐陽極快速的收起魔晶就離開了,自己有魔晶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否則自己豈不是要成為這些選手統一的攻擊目標?而且,這魔晶歐陽極也想好了,出去之後想辦法給雪兒,她正好是冰屬性,有了這塊魔晶,雪兒的實力一定可以得到飛躍。

現在的歐陽極已經有了三塊靈牌,一銀兩銅,一共一千一百積分,雖然不算多,但是也不少了,這麼大的冰原若不是運氣好到爆棚,可以找到一塊就已經很不錯了,接下來的幾天時間了,歐陽極的好運似乎用完了一般,一塊靈牌都沒有找到。


「該死的,都三天了,竟然一點線索都沒有,一個人都沒有看到!」歐陽極身上披著厚厚的熊皮,脾氣再好現在也忍不住說出了髒話。三天的時間歐陽極竟然一個人都沒有看到,更別手靈牌了,好在他現在有白熊的皮,可以幫助他抵擋嚴寒,身上也儲存了一些熊肉,飢餓的問題暫時也解決了。而且有了這白色熊皮,歐陽極在冰原上的生存率大了不少,很多時候只要不動,根本看不出來那裡竟然藏著一個人。

就這樣,歐陽極又在冰原上走了兩天的時間,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經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冰原的深處。

「咦?前面好像有打鬥的聲音!」歐陽極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一陣陣叮叮噹噹的聲音,雖然隔著很遠,但是在空曠的冰原上卻聽到十分清楚,歐陽極立刻沖著那聲音的地方跑去。不多遠就見到兩個男子正在你來我往的拚鬥。

「咦?那不是混沌學院的徽章么?」歐陽極遠遠的看到其中一個拿扇子的人胸口上有著混沌學院的徽章,「高階靈尊,難道是聖武閣出來的?和他戰鬥的那個傢伙一看也不是好惹的,還是不要參合進去的好!」能和高階靈尊打成平手的人又豈會簡單?歐陽極可不準備加入進去,還是悄悄離開的好!

可惜,有時候老天往往不會隨了人的心愿。就在歐陽極剛剛轉身,突然幾個身影出現在面前,「哪裡來的傢伙!偷看了半天想就這麼離開嗎?」

歐陽極忍不住苦笑了一聲,從衣服上看,這些人明顯是和那個傢伙一夥的,只是剛才自己卻沒有注意到他們。現在被他們攔住,自己想要離開也不是那麼簡單。

「你們想怎麼樣?」歐陽極問道。自己要想走,憑著幾個傢伙還攔不住,只是他不想搞出太大的動靜。聖武閣的人雖然都是混沌學院,但是人心隔肚皮,畢竟和自己不認識,他們雖然忠於混沌學院但不代表不會對自己下手,對於這些人,歐陽極還是有一定的戒心的。

「呦,原來又是一個混沌學院的!」為首的一人看到歐陽極胸前的徽章,冷笑了一聲道,「撞見我們也算你倒霉,你們學院最厲害的傢伙正在和我們師兄打,根本顧及不到這裡,兄弟們,給我綁了,封了靈氣和那個傢伙放在一起!」

「那個傢伙?」歐陽極眼珠一動,沒有多餘的動作就讓他們將自己五花大綁了起來,然後帶到一處岩石後面,至於那個傢伙說的封了靈氣歐陽極一點都不擔心,混沌之氣其實那麼容易被人封住的?來到岩石後面歐陽極這才看見,還有一個人也被對方綁了仍在這裡,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資格賽中歐陽極的對手,因為歐陽極缺席而莫名其妙獲勝的離天!此刻的離天因為被對方封了靈氣而有些虛弱,慘白著一張臉坐在那裡。

「離天?」歐陽極也吃了一驚,趁著沒人注意他們兩個悄悄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你是怎麼被綁在這裡的?」

「哼!」離天本來就討厭歐陽極,此刻自然沒有什麼好臉,冷哼了一聲不理會對方。但是片刻之後似乎覺得都是一個學院的,就算有什麼不對付,也不能在外人面前顯露出來,於是開口說:「我前幾日發現了學院集合的信號,就向著這裡跑了古過來,誰知遇到了這群傢伙,他們那個老大是個七品混元靈尊,實力著實強大,我打不過被對方抓了起來。那些人見我並沒有取得靈牌,所以沒有殺我,只是將我綁起來等著其他學院的兄弟上鉤。羅師兄就是為了救我才和那傢伙打起來的!」

原來如此,歐陽極點了點頭,明白了事情的經過,那邊的戰鬥一時半會兒分不出勝負,那位羅師兄明顯顧忌這邊的人質不敢下死手,這樣下去遲早也是落敗。要逃跑只能靠自己了。

「離天!我有辦法逃走!」歐陽極悄悄的說。

「什麼?」離天一聽差點喊了出來,現在的情形他自然可以看的出來,只是自己靈氣被封一點辦法也沒有。

「噓!」歐陽極趕忙制止正欲出聲的離天,悄悄的說:「我的體質特殊,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封住我的靈氣,我是假裝被他們抓住的。一會兒我先幫你解開體內封印,然後我們出其不意幹掉那幾個傢伙,沒有了後顧之憂羅師兄也能放開手打了,怎麼樣?」

「嗯!」離天重重點了下頭,「你快先幫我解開封印!我們的賬以後再算!」

歐陽極有些無奈,這傢伙怎麼還想著那些?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歐陽極悄悄來到離天身邊,一隻手放在離天的丹田上,一股混沌之力進入離天體內,片刻之後,離天體內的封印就消失了。

感到靈氣回到自己體內的離天眼神中充滿了興奮,只等歐陽極喊一二三,二人突然掙脫綁著的繩索,來到那些傢伙的身邊,一拳一個將其放翻。那些人以為歐陽極和離天體內靈氣被封,根本就沒有放多少心思在他們身上,誰知道竟然出了這樣的事情,一時不查被二人抓住了機會。

離天也是個狠人,剛才的恥辱有機會報,他自然不會放過,手中大刀出現,一刀一個連砍下三個人的頭顱。歐陽極卻不想無故殺生,這些人和自己也沒有深仇大恨,一拳一個打在他們的丹田之處,體內混沌之氣隨即進入他們體內,他們只感到丹田處先是被恐怖的力量撞了一下,然後一股氣息進去,自己的靈氣卻突然消失了。

歐陽極雖然不願意隨便殺人,但不代表他是傻子,給自己留禍患的事情他不會幹,這些人已經全部都廢掉了,這一輩子除非有莫大的機遇,否則都不可能再修鍊了。

… 遠處戰鬥的二人自然是一直注意著這裡的情況,見到歐陽極突然將對方的幾人全部干翻,那羅師兄哈哈大笑了起來,之前的戰鬥因為顧慮歐陽極二人所以一直不敢施展全力,現在可沒有什麼顧慮了,羅師兄自然高興,「這下看你還不死!」羅師兄大喊一聲,「大慈悲掌!」頓時之間一直驚天大手想著對方拍去,而那人看到之後虛晃一招,轉身就跑。

羅師兄並沒有去追擊,而是來到了歐陽極二人的身邊,上下打量了一下歐陽極,笑著說:「能獲得大比的資格,果然有兩下子。」

「在下歐陽極!」歐陽極笑著和羅師兄打招呼。就憑剛才羅師兄估計自己和離天而不敢下殺手,就可以看出羅師兄並不是那種無情無義之人,歐陽極倒是有幾分結交的意思。

「嗯。」羅師兄點了點頭,「我是羅興成。我知道你,似乎你和靈煙的關係不一般啊?」

「羅師兄認識靈煙?」歐陽極一聽靈煙的名字眼睛立刻睜大了。

「自然認識。我們一起在聖武閣修行了這麼長時間,不過,你現在的實力比起靈煙來還差很多,靈煙可是我們中的風雲人物,你要追求她可是會有很多對手的。」羅興成有些玩味的看著歐陽極。

「呵呵,」歐陽極並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什麼,對方並不了解自己,對於即將到來的災難也什麼都不知道,多說無益。而且歐陽極知道,靈煙心中只有自己,就算是別人再強也沒用,何況,如果底牌盡出的話,歐陽極又豈是表面看起來這麼簡單?

「好了,我們快離開這裡吧。」羅興成也沒有心思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什麼,雖然追求靈煙的人很多,但是他卻不在這其中。「那個拜神教的傢伙實力並不在我之下,只是害怕一對三所以暫時離開,如果等他和別人匯合之後對我們來說還是個麻煩,趁現在我們趕緊離開吧!」

「拜神教?」歐陽極聽到這個名字想起了史天來,可是這個傢伙明顯比史天來強了不少,看起來,真正的高手各大勢力門派都沒有讓他們過早的出來。如此說來,自己認識的蒼瀾宗等人,應該也是如此了。

「二位,你們先走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我們就此別過吧!」歐陽極突然開口說。

「什麼?你不要命了?」離天說道,「我承認你是有些與眾不同,但是在這大比中我們的實力都屬於墊底的存在,如果遇到剛才那個傢伙怎麼辦?何況現在只是比賽的初期階段,所有人都在匯合同門,不會有人單獨行動的。如果遇到一群人你也會吃虧啊!」雖然離天不喜歡歐陽極,但是也知道現在不是解決私人恩怨的時候,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他可不希望歐陽極出事。

「呵呵,多謝關心,只是我真的有些事情要處理。」歐陽極笑著拒絕了離天的好意。

羅興成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歐陽極,似乎想要將這個傢伙看透一般,片刻之後笑了笑說,「果然被靈煙姑娘看中的人不會那麼簡單。既然如此,我們也不便強留,多多保重,都是學院的人,我們可不希望你有事!」說罷,羅興成帶著離天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歐陽極之所以留下來自然是有自己的理由,本來還以為自己就算實力等級不高,但是在這大比中也有自保的力量,現在才知道真正的高手他一個都沒有見過。再加上羅興成剛才說的,追求靈煙的人有很多,歐陽極總不能永遠都這樣。他現在的想法很簡答,既然目前是大比的前期階段,也就說留有足夠的時間給自己提升實力。這冰原如此之大,很多秘密沒有被人挖掘,說不定就會有混沌之氣存在。自己如果可以找到一絲混沌之氣,那接下來的大比也就不需要擔心了。

想到這裡,歐陽極在沒有了任何猶豫,轉身向著冰原的更深處跑去。

東方向天很是倒霉,直接被傳送進了冰原的深處,整整三天的時間,只找到了一塊銀色靈牌,卻遭遇了不下十次的攻擊,而這些攻擊無一不是來自冰原深處的魔獸。好在東方向天也不簡單,將這些魔獸全部殺死,只是靈氣消耗過重,身上的一身白袍也染了很多血跡。

歐陽極給他的丹藥他並沒有使用,對於東方向天來說,戰鬥就是最好的修行,雖然這幾天處處危機,但是東方向天很享受這樣的生活,現在他不但沒有走出冰原深處的計劃,反而開始主動尋找獵物,一階二階的魔獸對於東方向天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挑戰性,他的獵物最少都是三階四階,至於五階魔獸現在還沒有遇到。

「什麼人?」東方向天正在休息,突然發現前面出現了一堆光頭,身著樸素,向著這裡走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