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胡,老於,你們怎麼說?」老頭害怕了,嚇的雙腿發抖,向尋求幫助,可是另外兩個老頭看到自己挺過去這關,立刻偃旗息鼓,不再管同伴的死活,任憑他怎麼教都不答應。

「哈哈,有意思,你們道德都不及格,還好意思指責別人?」陸梵笑的幾乎岔了氣,看著罵唐崢的老頭吃癟,太痛快了。

「快去。」沉默寡言的徐良茂突然動手,一槍托砸在了老頭肩膀上,將他打了個踉蹌。

新人們愣住了,沒想到這不吭聲的傢伙這麼狠,直接動手。

苦逼男沒忘記唐崢為了給他出氣向銀色木馬射擊的一幕,他現在才知道攻擊木馬是要扣分的,而且在現實中的那幾天,他接到了唐崢的電話,以及匯過來的二百萬人民幣。

「別用點數兌換金錢,不值得,不夠了找我要,還有你老婆的事情,放寬心吧,過不下去就離婚,這年月,只要找,好女人很多的。」

想著那個男人關切的聲音,看著銀行賬號上多出的軟妹幣,徐良茂突然有一種流淚的衝動,多少年沒被人關心了,這難道就是朋友之間的情誼?

徐良茂不善言辭,膽怯懦弱,要不然也不會在老婆出軌后只知道吸煙解愁,不敢去質問,可是經過上一輪的廝殺后,他想改變自己,那麼就從這一刻開始吧。

「敢打我?你知道我兒子在哪工作嗎?司法機關!」老頭站穩,回頭就要訓斥這男人。

「呵呵,傻&逼。」龐美琴太喜歡看這種人的醜態了,掏出手機,打開了攝錄功能。

徐良茂的回答很簡單,直接一槍托轟在了他的腦門上,這老頭不傻,順勢跌倒,想裝暈。

「起來,不然打斷腿。」徐良茂眼中全是瘋狂,拉動槍栓,朝著老頭腦袋邊就是一個長點射。

「別開槍,我去。」老頭縮卵了,看著子彈射在旁邊,撿起的石頭打在臉上,那股刺疼直接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新人們看著老頭步履蹣跚,磨磨蹭蹭的走向山門,不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覺。

「不想死就聽話,木馬遊戲中會有團戰,咱們出現在印度,那麼阿三的木馬小隊也可能在,被征服者碰到,沒有我們保護,你們只有死路一條。」唐崢盯著老頭的身影,冷哼一聲,道,「誰可以證明他對團隊的價值,誰就可以得到幫助。」

唐崢不想裝好人了,沒用,這次的新人沒幾個善茬,除了那個熱血過頭的小武警夠傻,杜子宇和古爾這兩警察老練的可以,吃的鹽都比唐崢吃的飯都多,至於還剩下的十幾個囚犯,你用仁義拉攏人家不是扯淡么,一句話,除了威逼利誘,別想讓他們聽話。


除了李志新和女大學生偶爾會偷看唐崢一眼外,猜測他的人品外,其他人的視線都盯在了老頭身上。

「有人嗎?」老頭膽戰心驚地走到了朱漆山門前,沒敢去推,喊了幾聲后,沒人應答,這讓他稍稍地鬆了一口,回頭道,「沒人!」

「不可能,符籙不應該有假,你推門試試。」澹臺沒讓老頭叫喊,如果可能,他還想偷襲唐僧四人。

老頭無奈,雙手按在了大門上,結果沒用多大力氣,朱漆大門居然吱呀一聲離開了一條縫,老頭沒敢再推,伸長脖子,湊過腦袋偷瞧裡面有沒有危險。

轟隆隆,山門推開的瞬間,兩尊石頭佛像彷彿瞬間擁有了生命,無神的雙眼冒著綠光,抖動身體,轉動脖頸,齊刷刷地盯向了山門前的老頭,沒有絲毫憐憫,朝著他砸出了手中的鎮山棍和戰錘。

「跑!」老頭聽到了一聲吶喊,只覺得腦後生風,吹得衣服獵獵作響,剛轉了一半的頭,就看到一抹黑影砸了下來,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

新人們都呆住了,佛像的戰錘轟下,直接把老頭砸成了肉泥,深紅色的血液濺到大門上,鮮艷奪目,他們總算知道大門為什麼是這種顏色了,原來全是人的血。

「只能戰了。」林衛國的咆哮死神已經開始射擊,子彈打在佛像身上,崩飛了無數的碎石。

可是佛像渾然未覺,殺死老頭后,看向了其他人,新人們頓時炸窩了,都在後退,三個義大利大洋馬更直接,拔腿就跑,想要遠離寺廟,兩個老頭也是如此,見到同伴的慘死後,他們已經崩潰了。

「分兩隊,澹臺老兵楚百川,你們負責戰錘佛像,碧雲召喚傀儡后保護艾一心,白果,隱身,誰跑就打斷誰的腿,其他人自由攻擊。」唐崢取出終結者,一邊朝著佛像狂射,一邊下達命令。

白果沒有絲毫猶豫,拿著重力槍的她身體化成了一團波紋,消失在空氣中,這一幕直接把新人們鎮住了。

囚犯們本來想跑,可是一想到一個隱身的人正拿著槍監視他們,就冷汗直流。

「發什麼呆,攻擊呀。」龐美琴的子彈直接打在了囚犯腳下,驚醒了他們。

嗖,拿鎮山棍的佛像突然下蹲,接著高高躍起,瞬間跳出二十多米,連續幾個起落,就擋在了三個大洋馬身前,揮出了武器。

呼,石質武器帶著勁風砸下來,三個大洋馬嚇的花容失色,連忙躲閃,看到沒辦法逃,又趕緊往回跑,槍械在她們身上連燒火棍都不如,完全是累贅。

大洋馬的體力還是不錯的,和老於老胡交錯而過後,兩個老頭傻眼了,看著大跨步追來的佛像,也下意識地轉身會跑。

老於看著老胡比自己快兩步,又聽到後面追趕的腳步聲,臉上驚懼不定,慌亂中,直接把手伸向了他的後背,抓住了他衣服,用力把他拉倒。

「老於,你混蛋。」撲通一聲,老胡狠狠地栽倒了地上,看著老於從身旁跑過,剛罵了一句,就臉色大變,剛要掙扎著站起來,就看到了地面上出現了一團巨大的黑影……

吧唧,老胡直接被砸成了肉餅,碎肉四濺,老於感到後背一熱,有熱乎乎的東西撒過來,幾乎嚇趴,他知道那是老胡的血肉。

滋,一道藍色加農光束打在了佛像的右腿膝關節上,直接將之轟爆,陸梵歡呼一聲,取出胡椒研磨器,轉動搖把,把帶火焰的子彈宣洩出去,限制掉對方的移動能力就行了,畢竟加農子彈太昂貴。

「浪費可恥呀,殺!」陸梵戰意爆棚,不過保留了底牌,沒有使用能力,阮菲菲為了要證明自己的價值,釋放閃電,轟在了佛像的腦袋上,直接炸的碎石紛飛,半個腦袋都沒有了。

於曼麗拿著一支M4A1射擊,沒敢衝上去,楚百川為了早點結束戰鬥,回到老婆身邊,火力全開,竄到佛像腳下,炸掉了它一條腿。

兩尊石像全部倒地,兩個戰團都佔據上風,新人們放心了不少,開始攻擊,只不過子彈基本都射飛了。

唐崢手持終結者,將佛像剩餘的腦袋打爆,可是它並沒有死去,坐了起來,將另一條也打斷,齊平后,拍了起來,用兩條半截腿衝鋒。

「快打呀,快呀。」新人們本來看到唐崢強力,便全選了和他在一起,這會兒看到佛像扛著子彈過來,都是一臉急色的大喊。

佛像跑了兩步,突然將手中的鎮山棍當做標槍擲出,砸向扎堆的新人。

囚犯們立刻奔跑,老於這會兒也終於適應了防護衣,感覺身體輕盈了起來,反倒是躲開了。

轟,塵土飛揚,新人們被弄的狼狽不堪,不過局勢還在控制之內,畢竟佛像的身體太大了,完全就是最好的靶子。

澹臺他們三個的爆發力還是不錯的,不斷地將佛像肢解,打的支離破碎。

「別近身,跑,放風箏戰術,白果,出來,攻擊佛像。」唐崢看到新人們還算老實,便讓白果現身,這個天然呆居然一直隱身,也不知道隨即應變。

「不管用。」白果射擊,可是沒傷害,重力槍不帶靈力攻擊。

「用這把。」唐崢單手取出繳獲自法國男的重力槍,給她跑了過去。

白果一邊跑,一邊瞄著佛像開火,雖然看不到子彈軌跡,但是佛像身上就像被黑洞吞噬了似的,不斷崩飛,各種碎石亂濺。

雖然剛剛復活,不過白果的槍法並沒有退步,這十五天,她一直都在刻苦的練習,她知道自己落下太多,只能抓緊時間去追。

七分鐘后,唐崢這邊的佛像已經被打的只剩下三米高,身體殘缺不堪,只能使用兩腿大腿在走路。

唐崢取出一顆靈力手雷,扒掉保險針,丟到了它胯下。

轟,佛像再一次被掀翻在地,這一次它沒能爬起來,龜裂的身體內部冒起了金光,刺破了體表,溢了出來。

「難道是自爆?都躲開。」聽到唐崢的命令,新人們頓時作鳥獸散,巴不得跑的越遠越好。

五秒后,佛像轟然引爆,炸成了一團火焰,氣浪更是掀起了街上的塵土,碎石濺的到處都是,打在牆壁上,噼噼啪啪作響,

楚百川的攻擊力很高,加上林衛國澹臺,完虐佛像,沒有任何損傷的幹掉了它。

塵埃落定,眾人聚集到了山門前。


「死了兩個人。」秦嫣彙報戰果,新人們的臉色都不太好看,這次可是眼睜睜地看著別人被砸成了肉泥,那種視覺衝擊力簡直太大了,三個大洋馬更是縮在一起,忙不迭的用蹩腳的漢語向唐崢道歉。

「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李玉龍臉色陰沉,這種被人當棋子使的感覺太糟糕了。 羅剎族長眉頭凝皺,無法再說出處罰的話,其實他非常希望知曉,是否是天冥一族的法訣不全,才導致了他們無法修鍊出天冥祖王一樣的翅膀?


「天冥法訣並沒有問題。」龍驕陽將天冥法訣細細體悟一遍之後,開口道。

羅剎族長與羅天將軍,一下子失落無比。他們的所修的法訣沒有問題,這是否說明,他們是沒有資質修鍊出肉翼?

「龍驕陽道友,我族的這三個弟子,是否能修鍊出肉翼?」羅剎族長將目光放在了羅小劍,狄空,羅山三人的身上。

龍驕陽很肯定的點了點頭,因為羅小劍三人所修的是真魔訣,必然會出現肉翼。

天冥一族的人,修鍊不出肉翼,是因為他們的法訣之中,沒有凝聚羽翼的秘術。

「龍驕陽道友,請你將傳授給他們三人法訣,傳授給我修鍊。我願意拜你為師!」羅天將軍懇求道。

「羅天將軍,我的確可以傳你法訣,讓你凝聚肉翼。可是你的修為已經太高,你在修鍊這樣的秘術,只能是凝聚出了翅膀,而無法讓你修為提升,更加無法讓翅膀形成秘術。這將是徒勞無功的。」龍驕陽說道。

龍驕陽可以傳羅天將軍真魔訣,但是真魔訣對他的效果將很小。非要有所改變的話。應該是從少年天冥一族的修者身上入手。

羅剎族長很敏銳的聽出了龍驕陽的弦外之音。年齡太大了,就算修出翅膀也沒有了特殊用處,但是年歲小的人,是有用處的。

「龍驕陽道友,懇求你傳授可以修出天冥祖王肉翼的秘術給我族,我族的所有人,都將對您的大恩大德沒齒難忘。」羅剎族長拱手懇求道。

龍驕陽看著羅剎族長,輕笑道:「羅剎族長,我對重塑六道輪迴的舊事很感興趣。不知道,你是否還有什麼辛秘沒有告訴我?」

羅剎族長愣怔,旋即看向,羅天將軍與羅小劍,狄空,羅山四人。

「等我的三個徒弟修鍊完成,我們再好好探討。」龍驕陽說道。

羅小劍,狄空,羅山在天冥一族的這一個死魔之氣凝重的地方修鍊,可謂是事半功倍。特別是他們背後浮現出天冥祖王的虛影后,更是一步千里的快速突破。

半天之後,羅小劍率先突破到地級境。

咔嚓!

羅小劍的衣服破裂,一對帶著鮮血的肉翼翅膀裂開他的後背,延伸出來!

羅小劍背後的天冥祖王虛影,手臂垂落而下,在羅小劍延伸出來的肉翼上,烙印下了一種古老有神聖的紋路。

「天冥印……這是天冥印……老朽竟在有生之年見到了天冥印……嗚嗚……天冥印啊……我族終於又將出現天冥祖王……」羅剎族長跪在地上,老淚縱橫。

羅天將軍徹底被刺激了,他飛撲到龍驕陽的身邊,跪下苦求道:「龍驕陽道友,懇求你讓我修鍊這種法訣。無論有沒有用處,我都要修成肉翼!」

「好吧。」龍驕陽點了點頭,旋即看了羅剎族長一眼道:「羅天將軍,我可以傳你秘術,但是你得立下毒誓。沒有我的同意,你不可向任何傳此法訣,要不然天冥一族的氣運就將斷絕。」

「好,我立誓!」羅天將軍狂喜的立誓。

羅剎族長的眉角抽搐,龍驕陽讓羅天立的誓言,明顯在針對他。

龍驕陽在羅天將軍立誓之後,將真魔訣中修出翅膀的秘術告訴了他的。羅天將軍立刻盤膝而坐,開始修鍊。一會兒,羅天將軍背後的衣服裂開,一對又一對肉翼浮現而出。

但是羅天將軍背後,並沒有天冥祖王的虛影浮現,更加沒有天冥印浮現。這完全是一種擺弄姿態的無用肉翼。

羅剎族長這才明白,龍驕陽所說的真的不假,修為境界太強的人,修鍊出翅膀也無用了。

羅天將軍卻不這樣想,他修成十翼翅膀后,非常的興奮道:「哈哈哈,真是太好了,我有翅膀了!」

又過了一個時辰,羅小劍,狄空,羅山三人修鍊結束。

羅剎族長,讓羅天將軍做了三人的貼身護衛,將三人保護下去。

族長殿宇中,只剩下他與龍驕陽二人。

羅剎族長注視著龍驕陽,非常嚴肅的說道:「龍驕陽道友,老朽最後勸你一次,不要太深入的了解重塑六道輪迴的事情,更加不要深入的了解黃泉。要不然你肯定會後悔。」

「羅剎族長,後悔不後悔是我的事。你告訴我辛秘即可。」龍驕陽正色道。

「既然如此,老朽就帶你去黃泉曾經流淌過的河道,讓你看一看一些辛秘之事。」羅剎族長沉聲道。

龍驕陽點了點頭,他一定是要弄清楚六道輪迴與黃泉的事情的。

羅剎族長帶著龍驕陽,直接穿透虛空,從天冥一族的祖地,跨越十萬里,來到了一處,草叢碧綠,而且如河流一樣延伸萬里的地方。

陽光照耀著此處,碧綠之草中,有溪水緩緩流動,裡面還有一些小魚苗在遊動。

「羅剎族長,你不會是想要告訴我,這就是黃泉流淌的河道吧?」龍驕陽眉頭緊皺,黃泉這一個死亡河流,就算它從這個地方消失了,也不應該有植物可以生存才對。

「不錯,這就是黃泉河道。」羅剎族長肯定的點頭。

「黃泉河道,怎麼會有生機存在?」龍驕陽不解的問道?

「黃泉河道為什麼不能有生機?」羅剎族長反問道。

龍驕陽愣怔,黃泉是死亡河流,裡面浮屍無盡。怎麼可能有生機?

「每一個不相信黃泉河道有生機都人,都死了。老朽希望你不是又一個,所以老朽破例,帶你觀賞一場黃泉潮水。」羅剎族長非常嚴肅的說道:「龍驕陽道友,你一定要注意看,注意去感受,不要帶入你心中黃泉無生機的觀念。然後,你會發現,你印象中的黃泉根本就是自己虛幻的。」

龍驕陽點頭道:「我會靜心來感悟。這黃泉潮水,何時到來?」

「正午時分。」羅剎族長道。

龍驕陽明顯一愣,黃泉邪惡無比,不該在最陰的子時出現么?

「算一下時間,差不多只有二柱香的時間就將開始了。老朽帶你去最佳的觀賞之地。」羅剎族長如此說之後,拉著龍驕陽的胳膊,帶著龍驕陽飛馳千里。來到一處山石夾拱的一處石橋。

羅剎族長率先走到橋上,而後對龍驕陽說道:「這是一座往生橋,當黃泉潮水開始,你看向黃泉潮水,說不定能看到自己的前世。」

「你看到過自己的前世么?」龍驕陽走上石橋問道。

「沒有。黃泉被引入六道輪迴的法陣失敗后,就沒有了這等奇異效果。所以這座往生橋,現在也沒有人來了。」羅剎族長搖頭道。

龍驕陽有些無語,剛才羅剎族長的表情說的,他看到過自己的前世一樣。

二柱香的時間,眨眼就過。

龍驕陽已經用祭祀神念探查千里之內的動靜,忽然間他聽到了奔騰的水流之聲,這是黃泉潮水湧來了!

旋即,龍驕陽感應到了黃泉陰森的氣息。憑著這氣息,龍驕陽就斷定,這絕對是真正的黃泉,同樣也是流轉在三千大世界,承載著無數俘屍的黃泉。

可是當黃泉潮水湧出,從石橋下奔騰流過,龍驕陽卻沒有看到任何一具浮屍。在黃泉河道旁的碧綠之草,卻一下子盛開出了花朵。


因為這黃泉之水,散發出了陰森的生機,刺激了河道二岸的花草生長。

龍驕陽是一個煉丹師,他對生機的感應極為敏感。這一刻,他的的確確從黃泉河水中,感應到了生機。

午時的太陽之光,非常具有穿透了。龍驕陽望著是石橋下的水流,竟然見到了數條大魚在遊動。

羅剎族長以靈力形成漁網,直接散入下方,而後提了起來。十幾條黃色大魚被羅剎族長提了起來,羅剎族長笑道:「這是黃泉魚,肉嫩味鮮,非常的好吃,乃是我們冥界特產,待會老朽親自下廚,給你做幾條吃一吃。」

龍驕陽無言以對了,這黃泉的氣息與三千大世界流傳的黃泉氣息一模一樣。可是三千大世界中的承載著無盡屍體的黃泉,在冥界它卻真成了河流,還給冥界子民帶來了豐富的水產。

「龍驕陽道友,現在黃泉在你心中的形象,是否完全不同?」羅剎族長將黃泉魚收入乾坤仙鏡后,問道。

「的確是完全不同,這其中必有不對的地方。我想要知曉這黃泉潮水的源頭在什麼地方?」龍驕陽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