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不好了,我們戰族完了……」突然,一道慘烈的哀嚎響起,一名身著戰甲,渾身是血的武宗從虛空中跌落了下來。

戰祖唰的睜開雙眼,第一時間將那名武宗接了過來,一手推出,磅礴的魂力澎湃而出,替武宗吊住了最後一口氣。

「怎麼回事?」戰祖怒目圓睜,一股威嚴散發而出。

那名武宗不斷咳血,終於還是在戰祖的維持下緩過了一口氣,虛弱道:「運送精血的部隊遭襲,我們各大宗派全被攻陷了。」

「什麼?我西山佛宗也被攻陷了?」凶煞佛陀猛地睜開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

凡是有宗派的人,這一刻都開始詢問各自的宗派,而無宗派的半步王者卻捕捉到了關鍵的問題,冷聲道:「你說運輸精血的部隊也遭到了襲擊?」

武宗滿臉悲切,一下這麼多問題,他卻只是望著戰祖悲笑道:「死了,全都死了,攻打我們戰祖的可是三十多名武宗啊。其他幾個宗派更是有半步王者親自登門,我應該是唯一一個活下來的了。」

戰祖目光獃滯,拖著武宗的手緩緩松落,那名武宗頓時沿著高聳的祭壇墜入了血色的大海。

「哼哼……」戰祖冷笑,雙膝上的戰戟瘋狂抖動,「後門起火,我們居然被算計了,看來我們得來一次徹底的清洗。」

「他們是找死。」

「一定有荒城那小子,還有玉女宮那小丫頭。僅僅是他們還不敢這麼猖狂,看來冥主這個陰險老兒也出山了。」在場的都是活了無盡歲月的老古董,轉念間就將當前的形勢分析得一清二楚。

「我們沒有去找他們的麻煩,他們反倒是先來找死了,既然最後一批精血沒了,那就拿他們的血祭祀吧。」

十座祭壇上,數到恐怖的氣息沖霄而起。但是,卻還有幾座靜寂無聲,沒有任何反應。

「少千,十方老兒,還有荒域的兩位,你們什麼意思?」凶煞佛陀脾氣暴躁,當場責問道。

「幾個跳樑小丑,無傷大雅,幽冥花開為重。」一座祭壇上,一名面色蠟黃的老者開口。

荒城三位大人,他便是其中最老的一位。

「沒錯,冥主老兒詭計多端,切莫中了他們調虎離山之計。」曾經和少千對峙,荒城另外一位大人附議道。

「嘿嘿……不久死幾個徒子徒孫嗎,以後再招就是了,我只在乎冥王位,其他事一概不管。」十方天一開口道。

佛陀,戰祖等人冷靜了下來,思索片刻重新坐了回去。

「最後的精血我們就各自祭祀一滴吧,幽冥花開后,諸位再想要幹什麼,那就各不相干了。」少千站了起來,在其腳下一道波紋蔓延。


而後所有半步王者腳下都泛起了耀眼的光澤,下一刻一座浩瀚的大陣覆蓋了整片幽明海,複雜的陣紋在十名半步王者的控制下變得宛若星辰圖一般。

「幽冥花開,冥土重現,以吾之血,渡汝歸來……」古老的咒語響起,原本寂靜的幽明海在這一刻天地變色,瞬間捲起了驚天的波浪。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 幽明海上電閃雷鳴,昏天暗地, 緋聞女王 ,攪了無邊劫難。

「魂兮歸來……」

古老而悠遠的呤唱聲一眼在繼續,沒人知道什麼樣的咒語需要十位半步王者同時施展,而且看上還狠吃力。

當十滴半步王者精血落入祭壇的時候,宛若喚醒了某位遠古巨魔,一道漣綺掃過,幽冥海上所有的大陣在這一刻全都炸開了。

十座祭壇宛若復活一般,可以清晰的看見它們下面生出了根莖,開始瘋長,由屍骨堆成的祭壇彷佛有千萬亡靈在哭泣。

但就是這一刻,十朵幽冥花蕾緩緩綻放,一瓣瓣花朵嬌艷欲滴,當每一瓣花朵張開,這天地間便是一道驚雷。

「哈哈哈……成功了。」眾人哈哈大笑,全都欣喜若狂的看著不斷綻放的花蕾。

「轟隆隆……」

宛若觸犯了天機,莫說幽明海,整個那黑大陸都被劫雲籠罩,裡面不再是一道道清晰的法則,凡是如同幽明海上的波浪一般,接天連地傾斜而下。

少千目光瘋狂的望著蒼穹之上的劫雷,大吼道:「蒼天,你也阻止不了。」

嗤!

一道閃電通天徹地,精準無比的劈在一朵幽冥花上,結果沒有絲毫的反應,不僅如此,花朵反而更加鮮艷了。

啵!

伴隨著一聲幾乎微弱不可聞的聲響,終於有一朵花蕾徹底張開。緊接著這樣的聲音接連不斷,發狂似的瀰漫至所有祭壇。

轟隆隆……

蒼天彷佛憤怒了,閃電突然化作一柄柄利劍,無論是海上還是暗黑大陸,宛若下刀一般。

這一刻即便是半步王者們都變色了,隨便一劍下來幽冥海上就是一道半天合不上的口子,要知道這可是大海,可是這閃電劍卻將其斬開了。

砰!

而暗黑大路上則完全又是另外一幅場景,每一劍落下便是地裂山崩,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得住。

「蒼天啊……我們到底是做了什麼孽啊,要如此懲罰我們?」

在暗黑大陸某處,一片小世界劈一劍轟然劈開,裡面好不容易躲過殺劫的人全都墜落了出來,這原本曾經也是一個超級宗派。

但是這一刻,卻絲毫無法左右自己的命運。

「轟!」

又是一道閃電劍落下,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宗派的一切化為虛無。

荒域。

這裡的劫雷格外恐怖,全都集中在一處,每一次都是驚天動地,每一次都可以看見一個小世界顯現而後又消失於虛空。

刀域空間不知道承受了多少恐怖的攻擊,這讓王動都有點心理沒底了,因為刀域空間是屬於聖道級別了,即便劫雷現在已經夠恐怖了,但是這樣下去只會引出更加不可想象的天劫。

「嗯?」

他心中一動,目光落在了荒城上。

王動很清楚,這一場天劫因何而起,此地的劫雷越發的恐怖,恐怕不僅僅是刀域空間的原因。

他讓荒城中所有的人都搬了出來,而後驅使荒令將荒城整個移出了刀域空間。

「哧」

剎那間,天空中黑壓壓的雲層居然直接壓在了城頭上。

「轟!」

一聲巨響,沒反應過來的王動被巨大的氣浪掀翻出去數百里。

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也足矣稱得上驚世駭俗了。

緊接著王動就看見天空中無邊無際的雷海潮湧一般朝著荒城傾瀉而下。

而荒城就如同一隻荒古巨獸,來者不拒,張開大嘴無情的吞噬。

這造就了一幅恐怖的場景,天地間一道光柱接連不斷,高天之上劫雲海納百川一般朝著一個中心涌去。

同樣的場景也發生在幽明海上,十朵妖異的花朵綻放,僅僅一朵就有數千里,祭壇的根基直接延綿到了幽冥海底。

伴隨著劫雷的傾瀉,一股奇異的花香蔓延,可以清晰的看見從幽明海面上,海水的顏色化為了黏稠狀的綠油色。

緊接著海岸線開始坍塌,皇天后土宛若失去了生機一般,群山萬壑生機盡絕,那上面染就的無盡生靈鮮血燃燒起來,將一切都化為灰燼。

這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冥火,幽幽綠藍,無聲無息,冥火所過之處皆為冥土。

「轟!」

大火欺天,凡是有血的地方都燃燒了起來,火勢在整片暗黑大陸蔓延開來,勢不可擋。

王動瞳孔收縮,他能夠清晰的看見,整片大陸在變化,有詭異的火焰在不斷的逼近。

「幽冥花開,冥土重現。」他喃喃自語,心中卻感受到了無邊的寒意。

他很清楚凡是有冥火燃燒的地方,必然曾經是一片血染的大地。

這一場火是暗黑大陸上芸芸眾生用鮮血澆灌起來的,而這僅僅只是為了滿足幾個人的欲.望。

「該死。」

他原本對此並不關心,眾生的生死,對於他來說更是無關緊要,只要身邊的人平安無事便好,但是現在他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置身事外。

他耳畔充滿了絕望的吶喊,那是暗黑大陸無窮無盡的怨靈。

「阿彌陀佛,施主心存善意,更有實力,何不超度這芸芸眾生。」突然,一聲禪號響起,一位老到鬚髮凈白的老和尚雙手合十,出現在王動身後。

「你是說冥王位嗎?」王動沒有回頭,只是淡淡開口道,「老和尚,佛不是向善嗎?為何佛宗也向眾生揮下了屠刀。」

老和尚一雙眼球滾動,茫然無光,居然是瞎的,沉凝了片刻,道:「和尚正是為此而來,佛門出了魔,必承受怒佛明王之雷霆。」

「是嗎?看來我們又多了一位盟友。」王動動容,剛剛兩人看似相安無事,但是卻已經較量了一番。

他能夠感受得到,這老和尚佛法精湛,而且有著一顆菩薩心腸。

其實他心中還有疑惑,但是想了想不問也罷。

這老和尚身上少了一種氣息,這是最近一段時間整個暗黑大陸所有人都會沾染上的幽冥花氣,但是老和尚身上沒有,這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老和尚居然是從其他州趕過來的。

「我記得十三州之中,有一個佛州,不知道老和尚可曾聽說過?」王動心中一動,還是問了一句。

老和尚聞言,凹陷下去的眼眶望向遠方,眉宇間露出一股悲傷,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

見老和尚的表情,王動沒有再問,每個人都有辛酸往事,他能夠理解。

「嗡!」


突然,在他面前虛空裂開,一道又一道身影從裡面走了出來。

暗子依然是黑袍遮身,但是這一次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強大,他站在那裡,如同黑夜一般。

在他身邊還有一團幽冥之氣,剛剛一出現就直接領這片虛空不穩定起來。

「這是?」王動皺眉,他明明感受到了一個人,卻為何只是一團氣體。

「這就是冥主,百年前他修鍊走火入魔,最後另闢蹊徑將自己化作了一團幽冥之氣。」暗子開口解釋道。

幽冥之氣中微微跳動,彷佛有一雙眼睛盯著王動,良久,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這就是帝魂嗎?果然堪稱完美。」

王動心中吃驚,望向幽冥之氣,拱手道:「多謝前輩誇獎。」

另外一邊玉麒麟則是帶著一名老嫗,對於王動來說可以說是老熟人了。

「老婆子原本準備一輩子不出來,沒想到終於還是圓不了這個願望。」老嫗佝僂著身體,自嘲道。

眾人雖然都沒有見過,但是畢竟也都相互聽說過,此時不由得全都望向了站在王動身邊的老和尚,此人他們確實從未聽聞過。

「他來自佛州,為了佛宗叛道而來。」王動沒有過多解釋。

但是眾人的目光卻各不一樣,現在幽明海被古老的陣法封印,連他們都出不去,這老和尚卻能進來,不得不說有幾分手段。

王動知道,他們要出征了,回頭愣愣的望著徹底被天劫包裹的荒城,連他都不知道現在荒城成什麼樣了。

他身影直接出現在刀域空間中,在紫蘭身邊道了個別,然後對著無影交代了一番,將荒令和刀域空間也交給了它,讓它在劫雷結束之後處理好一切善後。

「二弟。」

突然,一聲堅定無比的聲音響起,農己和霓裳靜靜的望著他。

王動渾身一顫,望向他們,忍不住再次問道:「必須去嗎?」

「我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這是農己的答案,不容絲毫質疑。


「轟隆隆……」

天劫依然在繼續,刀域空間外暗子等人疑惑的看著外面那恐怖的一團雷海,不明白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引來如此恐怖的劫雷,再次之前他們一直以為是刀域空間。

不過王動沒有給他們思考的時間,帶著農己和霓裳出來后,直接道:「走吧,這一切該做個了斷了。」


「出發!」

伴隨著一聲令下,眾人直接撕開空間頭也不回的一步踏了進去。

這一戰生死難料,但是冥王位絕對不能落在海上的那群人手裡。

本書源自看書網

… 由六名半步王者維持的虛空顯得異常穩定,眾人穿梭在虛空中全都一臉凝重。

「我和戰祖有一些恩怨,他就交給我吧。」虛空中,一團幽冥之氣中冥主開口。

暗子驚奇,忍不住問道:「我們和戰族有恩怨?」

「哼,暗黑幽冥和戰族沒恩怨,但是我和他有恩怨。」冥主沒有多說,但是語氣中的殺意卻很濃厚。

玉女宮的老嫗聞言,滿臉皺紋的臉上顯出一抹追憶,喃喃道:「既然如此,老婆子當年有一位侄女被人拋棄,最終含恨自殺。如今老婆子出來了,這筆賬自然要算算。」

老嫗這一句話可把王動驚得不輕,曾經甩了她侄女的人如今都成半步王者了,那這老婆子到底得活了多久了?

老和尚空戒沒有說話,他的對手不言而喻。

知道空戒的法號后,王動向老嫗詢問了一下,得到的答案令他吃驚,空字輩在暗黑大陸居然已經是三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這也難怪一路上無論是玉女宮老嫗,還是冥主似乎都對這個和尚很忌憚似的,感情這老和尚可能才是這裡面真正的老古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