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您也知道失去家人的痛苦,除了這個,其它的要求我們都可以答應,您要我們怎麼做我們都願意去做,只要您的原諒。」

聽到老婦人的話,趙家主心中萬分憋屈,但是卻不能發作,只能繼續耐著性子和老婦人周旋。

「沒可能,滾!」

看到自己做了這麼多過分的事情趙家人都沒有生氣,現在老婦人總算知道這趙家肯定是有求於她了,這下子心中更加安定了,直接怒斥一聲之後,『嘭』的一聲就把門給關上了。

「誒,老夫人,老夫人…」

看到門關上,趙家主氣的簡直要發瘋,從來都是風光無限的他什麼時候受到過這樣的對待,現在居然在一個老婦人身上吃了閉門羹,這都什麼事兒啊!

「爹,對不起。」

看著趙家主狼狽的樣子,趙三少就覺得無比的愧疚,都是他的錯,如果不是他,父親也不會遭受這樣的侮辱。

「誒,這是我們趙家該還的,只希望你母親能夠悔過吧。」

聽到趙三少的話,又想到老婦人一家三口都是被他們趙家害死的,趙家主心中的怒氣就消退了,他們確實應該要道歉,這次是他們趙家錯了。

「可是爹,那個…那位老夫人不開門,我們該怎麼辦?」看了一眼坐在不遠處吃著小吃的某神獸,趙三少一臉為難的看著趙家主問道。

「等,不管怎樣,她總是要出門的。」趙家主想了想之後開口道。

這個老婦人雙眼失明,肯定不能自己做飯,所以必定是要外出買吃食的,只要在門外等,總能等到人出來。

「是。」聽到趙家主的話,趙三少點了點頭之後,也隨著趙家主一起坐在石階上等著。

而這一等,就是一天,直到了第二天早上老婦人才提著菜籃子出來。


「老夫人您出來了啊。」看到老婦人出來,趙家主立刻站起來上前扶住老婦人。

「你們居然還沒走,放手,不需要你們假惺惺的,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一把甩開趙家主的手,老婦人一臉氣憤的說道。

「老太婆你…」

已經醒過來的趙家主母,看到老婦人的態度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開口就要對著老婦人大罵。

「啪…」

「你給老子閉嘴!」可是話還沒出口,就被趙家主給一巴掌扇滅了。

「老爺,你…你…」突然被扇了一巴掌,趙家主母整個人直接被扇蒙了。

「你最好給老子安分點兒,否則,這個主母你也不用做了!」趙家主一臉恨鐵不成鋼的對著趙家主母吼道。

這個女人怎麼就這麼缺根筋,難道她不知道,如果完不成那個小魔女布置的事情,東方府的結局可能就是他們趙家的前車之鑒么?!

「我…」

看著趙家主生氣的樣子,趙家主母依舊一臉的不服氣,那不過是一個賤民,怎麼值得她低聲下氣的去討好,只要給點兒錢不就能夠解決了么!

「母親,您如果不幫忙,就不要添亂了好不好?」趙三少也在一旁一臉無奈的開口。

「你…你們!哼!」


看到連兒子都指責自己,趙家主母氣得臉都紅了,最後冷哼一聲憤憤的坐回了椅子上,不再說話了。

「剛剛實在是對不起,老夫人,昨日就說了,我們來這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您的原諒。」

再次在老婦人手中吃癟,經過一晚上的適應趙家主已經可以淡定面對了,也不介意,依舊好聲好氣的上前和老婦人說話。

「呵,好,你昨日是不是說過只要原諒你們,你們什麼事情都願意為我做?」原本一臉怒氣的老婦人此時已經平靜了下來,語氣平淡的說道。

「是的是的,只要您肯原諒我們趙家!」聽到老婦人鬆口,趙家主一臉喜意的點頭。


「好,要我原諒你們可以,但是我要她,我要那個女人給我當一月的下人,只要她的表現令我滿意,我就原諒你們趙家。」

老婦人點了點頭之後,指著趙家主母的方向一字一句的說道。

經過昨天和剛剛的對話,老婦人也大概了解了,趙家人都有過錯,但是害死她兒子兒媳和孫子的最大罪魁禍首就是趙家那個主母!

【感謝:18640706180,bfa5885,夏沫雪姬打賞的200紅包,么么噠!謝謝!】 「什麼?你說什麼?要本主母伺候你?你個死老太婆你…」聽到老婦人的話,趙家主母瞬間就爆起了,居然要尊貴無上的她去伺候她這個賤民,這個死老太婆的也配?!

「你給老子閉嘴,剛剛那一巴掌是不是還沒有打醒你!」聽到趙家主母的話,趙家主陰沉著一張臉對著趙家主母怒斥道。

「老爺,我…」

「娘,如果這件事情不解決,鳳尊不會放過我們的!」看到趙家主母執迷不悟的樣子,趙三少也是滿心煩躁,給趙家主母傳音勸說道。

「我…我明白。」

得到趙三少的提示,想到東方鳳菲的手段和東方世家的遭遇,趙家主母才恍然回神,她忘了,這件事情是鳳尊吩咐的!

「明白就好,該怎麼做,你應該知道?」對於趙家主母此時的態度,趙家主才平息了怒氣,滿意的對趙家主母說道。

「恩。」趙家主母壓下心中的委屈,點了點頭之後,忍住心中的不適走上前對著老婦人說道,「老太…老夫人,我願意服侍你一個月,希望你到時候說話算話。」

「呵,一個月之後再說吧,我要去買菜,你現在就陪我去吧。」冷笑一聲,老婦人直接伸手抓住趙家主母柔軟精細的袖口毫不客氣的道。

看著老婦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趙家主母直接一口氣噎在胸口,低頭,看到被抓得皺成一團的袖子時更是氣得差點兒沒背過氣去。

「好,我陪你去買菜!」

但是心中再憋悶,趙家主母也知道她不能發作,只能咬牙切齒的說了一聲之後,忍住心中的噁心扶住老婦人往集市走去。

「爹,我們現在怎麼辦?」看著趙家主母和老婦人離開的背景,趙三少對趙家主問道。

「這裡就交給你母親了,我們繼續去找下一家吧。」趙家主無奈的搖了搖頭之後,便帶著眾人繼續去別家致歉。

人性各不相同,有些人家見錢眼開,得到錢就表示就此揭過,倒是要解決。但是那些剛正不阿的人家就對趙家父子兩沒有好臉色了,不過,因為沒有趙家主母的攪局,趙家父子的認錯態度又很好,最後倒是也得到了對方的原諒。

半個月之後,趙家父子已經得到所有人的原諒,除了趙家主母這邊。

老婦人家中,此時的趙家主母早沒有了以往的光鮮亮麗,一身灰色的普通粗布衣裳,頭髮簡單的盤起來,正滿臉大汗的在院子里推著石磨,磨著豆子。

「小魚啊,我渴了。」趙家主母正咬牙推著石磨,一聲冷硬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馬上就來!」

聽到這聲音,趙家主母氣得額上青筋暴跳,小魚,小魚,見鬼的小魚!這麼惡俗的名字居然用到她堂堂趙家主母的身上,真心是鬱悶死她了!

咬牙切齒的應了一聲,甩了甩酸痛的手臂趕緊跑去廚房給老婦人倒水。

該死的老妖婆,她想要用一頭巴蘭馬來磨豆腐都不許,非要她親手磨,實在是太可惡了!

「水來了,自己喝,小心別嗆死了!」

氣呼呼的把茶杯往重重桌上一放,趙家主母轉身就走,磨完豆腐等會兒還要拿去集市賣呢,她可沒多少時間在這裡陪這個老妖婆耗!

想到這裡,趙家主母就越發委屈了,她堂堂趙家主母居然淪落到去賣豆腐,更可氣的是,那些個賤民居然還給她取了個什麼豆腐西施的外號,豆腐西施個鬼啊!

啊!!!真是氣死她了!

來伺候這個老妖婆只有短短半個月,可是她卻覺得已經過來半年,整個人都要被折磨瘋了。

看看她現在變成什麼樣了?

人瘦了,手粗了,皮膚差了,臉色變得蠟黃蠟黃的,還有了黑眼圈,要知道這才過了半個月!

還有半個月,讓她怎麼熬下去?!

這該死的老妖婆她就是故意整她的,不要奴婢,不要傭人,什麼都不要,就要所有事情都讓她親手做!

居然讓從小養尊處優的她親手洗衣、做飯、洗碗、掃地、磨豆腐、拋頭露面的賣豆腐,還有,居然還要她伺候這老妖婆洗澡,甚至還要倒夜香!

「嘔…」

想到這個趙家主母忍不住就是一陣反胃,內心幾乎是崩潰的,覺得整個世界一片灰暗,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一個頭?!

「你先別走,坐下。」老婦人並沒有去碰那杯水,只是開口讓趙家主母留下。

「又是什麼事,我還要去賣豆腐呢!」說到賣豆腐,趙家主母就又是一陣氣惱,口氣說不出咬牙切齒。

「早上就不用去賣豆腐了,就坐這裡,聽我說個故事。」老婦人伸手摸上杯子,端著茶杯淡淡的說道。

「故事?呵,你能有什麼好故事。」

聽到老婦人的話,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老妖婆突然善心大發不再折磨她,但是趙家主母心中卻依舊對老婦人怨念頗深,憤憤的在板凳上坐下之後,毫不客氣的憤憤開口。

「在一個村裡,有個家境貧寒的女子,因為是女兒不得喜愛,從小就遭到父母的毒打。有一天,那個村子遭到了馬賊的洗劫,整個村子的人被屠殺殆盡,那個女子因為進山找野菜時掉進陷進逃過了一劫,但是從此,世上只剩下她一人。

等馬賊離開之後,她一路乞討輾轉到了鳳臨鎮,當了兩年的乞丐之後被一個好心的鰥夫救起,為了報答鰥夫的恩情,她嫁給了那個鰥夫。

雖然鰥夫年紀比她大得多,但是卻對她很好,所以,她很感恩,第二年,她就為那個鰥夫生了一個兒子。

有了兒子,那個鰥夫對她更好了,可惜好景不長,因為家境不好,生病買不起葯只能自己山上去找,那個鰥夫山上采草藥的時候不幸發生意外去世了,只留下那個女子和一個只有一歲大的兒子。

為了將兒子撫養長大,那個女子白天帶孩子,磨豆腐賣豆腐,晚上刺繡賣錢。

後來,兒子長大了,她卻因為勞累過度熬壞了一雙眼睛,索性兒子已經長大並且很懂事,還娶了媳婦兒,兒媳婦也爭氣,嫁過來一年就給她生了一個孫子。

兒子勤快,兒媳婦孝順,孫子懂事,那個女子以為她終於苦盡甘來,可以好好享福了。

可誰知道,沒多久就傳來噩耗,媳婦和孫子雙雙死在紈絝的馬蹄之下,兒子被活活打死,原本熱鬧的家,再次剩下了那個女子一人,而此時,那女子已經是遲暮之年。」

老婦人睜著一雙無神的眼睛看著前方,語氣平淡清冷,當她說完的時候,眼淚止不住不停的滲出眼眶,順著滿是皺紋的臉頰流下。

「對…對不起。」說這句的時候,趙家主母聲音已經帶上了鼻音。

聽完老婦人的故事,趙家主母怎麼還不明白,那個女子就是老婦人本人。

想到自己從小含著金湯匙長大,養尊處優,又想到老婦人的遭遇,雖然出生無法選擇,但是老婦人晚年的凄涼卻是他們趙家一手造成的。

她錯了,這一刻,趙家主母真正的認識到,自己錯了。

她一直覺得這些無法修鍊的凡人是最最下賤的賤民,他們的存在只是在浪費糧食浪費資源而已,卻從來不知道,原來他們是這麼的堅強而偉大,原來凡人的生活和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同,甚至還要更加的殘酷。

「好了,故事說完了,你繼續去磨豆腐吧,等會兒還要賣豆腐呢。」對於趙家主母的道歉老婦人並沒有給予回應,只是擦了擦眼淚揮手讓人出去。

「不是,你不是說不用賣豆腐了嗎?」聽到老婦人的話趙家主母明顯一愣。

「我說的是早上不用賣,下午不還可以賣,怎麼,想偷懶?」面對趙家主母的驚愣,老婦人只是一臉冷笑。

趙家主母:「…………!」

聽到老婦人的話,趙家主母氣的差點兒沒吐血,狠狠擦了一把眼淚,一臉憤然的摔門離開。

啊!!!

心中憋悶的要死,剛剛的眼淚都白流了,該死的老妖婆,你給本夫人記住!

於是,趙家主母就這樣繼續在老婦人的欺壓之下忍氣吞聲的當一名民婦勞作著,雖然趙家主母面上依舊對老婦人不假辭令,但是從那行動間變得輕柔的動作中可以看出,趙家主母的態度是實實在在改變了。

一個月之後,趙家主母終於得到了老婦人的原諒離開了老婦人的家,但是老婦人的家中卻多出了兩個丫鬟,並且每日都有人定時送吃食到老婦人的家中。

這裡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後,某神獸這才給趙家下了赦令,自己則動身前往鳳菲聯盟去找東方鳳菲。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東方鳳菲離開鳳臨鎮之後便馬不停蹄的直接返回鳳菲聯盟,到達鳳菲聯盟的時間正好是東方鳳菲和沈泠清說好的日期,此時,鳳菲聯盟全城都籠罩在一股巨大的喜悅當中,因為,他們的城主要回來了!

他們心中偉大而神聖的女神要回來了!

清晨,所有人全都起了一大早,拿出最好的衣服,做好最莊重的打扮之後才出門,而等他們到了街上的時候,天都還沒亮,整個街上卻已經人滿為患,並且街道兩邊還站滿了身穿白銀盔甲的士兵。 「誒,二狗子,你不是每天睡到下午才起來的么,今天居然這個時候起床!」

「廢話,今天可是城主大人回來的日子,就算不睡覺也必須來迎接!」

「大柱,前幾天聽你媳婦兒說你還在外縣,怎麼就回來了?」

「我這不是聽說城主大人要回來,特地連夜趕路趕回的么,當年如果不是城主大人,老子一家人早餓死了,城主大人回歸,老子就算跑斷腿也必須回來!」

「真是討厭啊,居然有軍人把守,都不能近距離接近城主大人了!」

「不是啊,我怎麼覺得這些把守軍人的服飾有些熟悉?」

「霧艹,這不是『末日軍團』的服飾么,這些人是『末日軍團』的軍人!」

「連末日軍團都出動了,看來城主大人回歸的消息是真的了!」

「真是太好了,已經一年多沒有見到城主大人了,雖然說有雕塑,但是那雕塑太高了,都看不見臉啊。」

「…………」

聽到東方鳳菲要回歸,所有城民們全都熱血沸騰激動非常,滿心期待的等著東方鳳菲歸來。

「大家安靜。」

眾人正在討論著,一道清冷的女子聲音從虛空中傳來,落進了每個人的耳中。

「是副盟主來了,快噤聲!」聽到著聲音,原本吵雜的城內瞬間陷入沉寂,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嘶…」

馬的嘶鳴傳來,一隻渾身潔白長著白色雙翼的天馬從天而降,優雅落地,馬背上是一個身穿水藍色紗裙的妙齡少女。

少女容顏清麗,神色清冷,雖然只有二十四歲左右,但是身上卻滿帶著上位者才有的威嚴貴氣。

這個少女就是如今身為鳳菲聯盟代理盟主,也是副盟主的沈泠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