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城哥,身為前輩給我個面子被,我給你介紹一個新的,好看十幾倍的化妝師助理,你把她開除了這麼樣。」果然沒有辜負鄧袁的苦心,廖傑想通一切,下一秒他就朝著陳筱城開口道。

他身為新晉的偶像男神,網紅流量小聲,而陳筱城是老一輩的存在,他們甚至可以說是前後輩了,區區一個化妝師,這點面子他以為陳筱城應該會給的把。

畢竟不看僧面看佛面,兩人還同時演出一款綜藝,就算不說這個,他的粉絲量也已經接近對方了,要翻臉也要掂量掂量把,何況只是為了區區一個不相干的人。

說著還朝著鬼濟夏看了一樣,如果不是鬼濟夏,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相信只要他不懈的努力,李瑤曦最終絕對回事他的,可惜的是,他不了解陳筱城,同樣也不了解鬼濟夏。

當初兩人一起爭奪李瑤曦的事情,雖然當時播出了,可是事後在照成影響之前,就已經被趙炳權全面封鎖了,所以照成的影響並不高,這也致使某些目中無人的人,根本你不知道這事。

想象中,陳筱城妥協並且開除李瑤曦,將兩人趕走的畫面並沒有發生,在廖傑錯愕的目光下,陳筱城居然毫不猶豫就開口道「哦,為為什麼要給你個面子那?」

臉上的表情始終如一,只是在他說出這話的事後,顯得有些冰冷罷了。瞬間,廖傑傻眼了,別說是他,就連鄧袁也有些意想不到,尤其是陳筱城接下來的話語。

「她是我的人,你說開除就開除嗎,我臉那,而且我也覺得今天的事情是你不對,我希望你給我的化妝師道歉,否則的話,這事情沒玩。」

陳筱城居然讓廖傑給李瑤曦道歉,當然不包括鬼濟夏啦。要開除李瑤曦,簡直是開玩笑,下意識的看了眼鬼濟夏,他才不會連這最後一個機會都放棄那。

「什麼,你。。。」廖傑頓時就被氣的不輕,偏偏他還那陳筱城沒辦法,到嘴邊的話又被吞了下去,這還是他出道成名以來,第一個教訓他的前輩,果然很痛啊。

「鄧導,你不打算說兩句嗎?」無奈之下,廖傑再次一臉氣憤的朝著鄧袁看去,可惜的是,此時鄧袁也很無語,都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了,下意識的沉默了起來。。。

「好,很好,看來大家都不希望我留下啊,那我走好了,你們繼續,我看看沒有我這節目還這麼做,什麼導演,你們都是垃圾,給我等著,我一定會超越你的陳筱城,還有你,給我等著這事情沒完。。。」

廖傑是真的怒了,有點失去理智,毫不猶豫就奪門而出,連他的經紀人都攔不住,速度之快,瞬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完了。。」看著廖傑奪門而去,頭也不回的消失在他的眼前,想阻攔都來不及,鄧袁知道要完了,他的新節目算是徹底完蛋了,甚至他的信譽和人氣都會受到一定的打擊。

廖傑的經紀人並沒有追出去,廖傑的性格他是了解的,現在根本阻攔不了,發生了剛剛這樣的事情,他現在也不能離開,廖傑不懂,可是他有這麼可能會不懂那。

得罪誰不好得罪鄧袁,害的他還要留下來給他擦屁股,周圍其他的經紀人已經明星們看著這一幕,選擇沉默,這樣的好戲這麼能錯過那,只要有錢拿,管他什麼節目那。

他們是按季那報仇的,合同填寫好了一季多少集等等的事項,十分嚴苛,不是鄧袁不拍就可以的,違約不當要還是要付當季全部報酬,還有違約金,當然明星的合同方面也同樣苛刻。

鄧袁當初只是想把這些演員綁定下來而已,省的到時候出現意外,這也是他的一貫手法,可是沒想到的是,這才剛開拍居然就。。。。

「鄧導你別生氣,我待會就把小傑給找回來拍戲,你放心好了,今天所有損失我們公司承擔,鄧導你覺得如何。」廖傑經紀人小心翼翼的開口道。

雖然很不想這麼做,可是雖然了解是他們公司最新的重點對象那,這可是趕超天錫娛樂的好機會,廖傑可是新人,而且有機會超越陳筱城的存在,公司不得不上心啊。

可惜的是他低估了鄧論的脾氣,對於他的道歉,鄧論一點都不在意,臉上帶著憤怒的表情,他也是真的怒了,在這一個行業幹了二十年,他都四十幾歲了,有多久沒人敢和他這麼說話了。

尤其還是一個新人,就這麼囂張,別的不說,外面的粉絲之類的,一旦廖傑出去,加上剛剛發生的一切,這就已經是不可挽回的事情了。

他要麼不搞節目,要搞就一定要搞第一,當初他哪個節目是如此,現在新節目也要如此,可是偏偏此時被廖傑這麼一搞,真的是。。。

鄧袁脾氣也上來了,他還真的好久沒見過這麼大牌的新人了,要是換做陳筱城他還可以理解,畢竟對方的實力還有背後的。。。可是廖傑區區一個信任就。。。

「你是這麼關里自己的手下的,沒大沒小的居然和我這麼說話,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在這一行的時候,他還沒出生那,居然還敢說我是垃圾,我是垃圾那他是什麼?。。」

既然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你好過,節目也不跑了,反正拿不到第一也沒有意義「你就等著法院的通知把,今天也切的損失,包括演員還有我的損失,這全都是他一個人的問題。」

「居然和我耍打牌,我就讓你知道和我耍大牌的代價。。。。沒什麼好說的了,別說我不給你們公司成董的面子,今天的事情你自己告訴他,看他這麼說好了。」

「行了這件事情就這樣把,接下來處理一下其他的事情。」說著,鄧袁就朝著另外一邊看去,不再理會廖傑的經紀人。

而事已至此,廖傑經紀人也知道自己無能為力了,接下來也只能交給公司的大佬解決了,反正他是插不上手了,他不被開除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其它他都不在乎。

不過嗎,在哪之前。。並沒有急著打電話,廖傑的秘術也跟著鄧袁朝著同一個方向看去,此時的哪裡正站著一個青年,臉上始終帶著笑容,除了鬼濟夏還能有誰那。

今天發生的一切,廖傑有一半的責任,鬼濟夏同樣如此,尤其是對方只是區區一個普通人,可是他們也不想想,這一切到底是誰先挑起來的。

邊上其它的演員見此,臉上帶著笑容,好似看戲一般,他們知道有好戲看了,廖傑還算是圈內人,之人有圈內人的軌跡,可是眼前的鬼濟夏就。。。出了秦允兒外,恐怕也只有他一人認出了鬼濟夏。

「小夥子,你知道你今天犯下了多麼嚴重的事情嗎?」並沒有相信中的暴怒,鄧袁朝著鬼濟夏開口道,臉上帶著冷笑,可就是如此,才越發的恐怖。

在場說有人都廖傑鄧袁的性格,尤其是劇組的老人,他們知道鄧袁真真生氣的時候是不會發火的,無聲之下才是炮火,而且雷霆一擊,讓人顫慄難忘。

可是讓的圍觀之人都意外的是,鬼濟夏對此卻毫不在意,聽著鄧袁的話,不咸不淡回復道「哦,不知道啊,我犯了什麼錯誤嗎?」

「呵呵,你不知道,那我就說給你聽好了。」鄧袁也很意外,沒想到到了現在鬼濟夏依舊如此淡定,不過既然你這麼天真無邪,那就讓我教你一下社會的殘酷把。

「第一,你擾亂了劇組的拍攝,國家有明文規定,積極向上的節目需要大力提倡,阻攔者視情節嚴重,屬於違法行為。」

「二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嚴重危害了劇組的安危,我有權控告你並且讓你做出全部賠償,你明白?」

說的有些模糊,不過鄧袁就是想要這樣,他並沒有說十分積極向上並不是他說了算的,而是國家規定。他就是要鬼濟夏害怕,看著鬼濟夏那淡定的嚴重他就生氣。

可是偏偏,他越是如此,鬼濟夏就越不讓他如意,一旁李瑤曦下意識的緊了緊握著鬼濟夏的手,而對此,鬼濟夏只是朝著她投了一個安心的眼神罷了。

擋在她的身前,就好像什麼也難不住他,任何事情都無法傷害她分毫一般,那中安全感讓的李瑤曦感動,瞬間,整個人都貼在了鬼濟夏的懷中,好似要融入他體內一般。

對此,鬼濟夏笑了,嘴角帶著幸福的笑容,看著等待著他答覆的鄧袁,毫不猶豫開口道「哦!」

「哦?沒有人?」只是簡單的一個字,然後就沒有了,聽著鬼濟夏的話,鄧袁再次錯愕,他還以為他聽錯了,反覆確認鬼濟夏的表情,在知道沒有聽錯,下意識的他徹底努力。

「你知道剛剛那些消費就起碼要幾十萬嗎,跟何況還有合同以及明星的賠償,我之前說道可是全責,這些加起來起碼幾百萬甚至上千萬,你賠的起碼?」

也難怪鄧袁這麼想了,鬼濟夏和李瑤曦身上的一副看起來並不這麼值錢,尤其是李瑤曦還只是區區一個化妝師,雖然長得很好看,但可惜很明顯的鄧袁這次走眼了。

「我甚至還可以讓人在網上發文譴責你,雖然我很不想這麼做,可是你的態度讓我很不爽。」話語中沒有一個髒字,只有真的生氣的時候鄧袁才會如此,他要的就是鬼濟夏自己妥協。

「一旦發文,不只是廖傑的粉絲,還有很多人,他們會人肉你,甚至讓你不得安寧,這就不是賠錢可以解決的了,你確定想要這樣嗎。。。」

鄧袁就是想要鬼濟夏道歉認錯,然後在懲戒他,以此挽回一些過時,但可惜的是,偏偏鬼濟夏還就是不吃他那一套,而且還不止是他一個人。。。。。 「我覺得你最好還是不要這麼做,否則他一句話你可能在娛樂圈混不下去。。。」一直沒說話的陳筱城突突的開口道,讓不少人都覺得意外。

尤其是鄧袁,聽著陳筱城這突如其來的話語,還以為他要幫鬼濟夏說話,但試著陳筱城是真的為他好,否則鬼濟夏要是在直播間里一說,恐怕。。。。

可惜鄧袁不領情啊「這麼,你也想要幫他說話嗎,筱城說人你的背景很身後,可是我在娛樂圈混了二十幾年,還怎沒有幾個人能一句話讓我混不下去。」

「這麼,他是某個世家的公子,還是中央影視局的某位的兒子。。。我不告訴你我可不怕,今天我話就擺在這裡了,居然你不讓我好過,那我也不讓你好過。」

說著鄧袁就擺出一副同歸於盡的表情,說實話他剛剛說的那些人,他還真不想得罪,可是要是真的來了,他也不是吃素的,他面子還要不要了。

「你。。。。」陳筱城無語了,看著一臉倔強的鄧袁,他這是好行幫他結果卻,還想說什麼,不過就在這是鬼濟夏卻是毫不猶豫打斷了。

「既然這樣,我幫你拍接下來的節目,當作扯平如何?」鬼濟夏終於開口了,今天的事情他做的也的確是有些過分,不過他卻完全不在乎,因為李瑤曦。

「你幫我?。。。你這麼幫我,你以為你是誰啊,說幫我牌就幫我拍,你是大牌明星,還是娛樂小生啊。」鄧袁冷笑道,聽著鬼濟夏的話,臉上的露出不屑的表情。

心中卻是暗道「現在是這麼了,隨便出來一個人就說幫我拍節目,節目是隨便亂上的嗎,想紅想瘋了吧。」

「。。。。」一旁聽著鄧袁這話的陳筱城無語了,他也沒想到鬼濟夏會這麼說,鄧袁要是現在知道鬼濟夏的身份,恐怕會自己打自己大嘴巴子把,試問娛樂圈多少人想請鬼濟夏,可惜都沒有機會啊。

不過陳筱城是不會在多嘴了,省的好心當成驢肝肺,對此鬼濟夏卻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我的確不是什麼大牌明星,娛樂小生,我只是一個網紅而已。」

「反正要不要我幫忙你自己決定把,就當是我欠你的人情好了!」

「呵呵,人情?那我是不是該謝謝你啊。。。現在這是這麼了一個網紅都這麼囂張了,你以為你是誰啊,你知道我是誰嗎。」鄧袁徹底怒了,尤其是聽到網紅兩個字。

這種整天遊手好閒,要演技沒演技,要能力沒能力,只會投機取巧的職業他最看不起了,連戲子都不如「你知道廖傑的粉絲有多少嗎,你直播間看的人有能有多少,有幾個是你的粉絲,昂?」

不只是鄧袁邊上其他幾位明星也朝著鬼濟夏投去了不屑的眼神,恐怕心中都在想鬼濟夏今天之所以弄這些完全是在炒作,想要接機成名把。

可是對此鬼濟夏卻毫不在意,一旁的陳筱城看著這一幕,這是想笑:你們還鄙視別人,恐怕你們的粉絲量加起來都沒有他一個人高把。

「我的粉絲嗎?這我倒是沒數過,應該不少把!」鬼濟夏很認真的道,可是才說完邊上一位明顯就嘲諷道「是不少,有一百個嗎?」

聲音中帶著不屑,而這也真是鄧袁想說的,目光直直的看著鬼濟夏,他倒要看看接下來鬼濟夏要如何回答。。。不過讓的其他人意外的是,鬼濟夏居然一點也沒有生氣,反而笑道。

「應該有把。。。我記得上次我開直播間的時候,觀看的人應該有三四億左右把,也許還多一點,我也沒注意,要不我下回開直播,你們幫我看看?」

「。。。。」剛剛開口的哪個明星傻眼了,不只是他在場除了少數幾人,包括劇組製作組的人在內臉上都露出錯愕的眼神看著鬼濟夏。

「三四億?。。。。你這麼不說十幾億那,乾脆你說全華夏的人都是你粉絲好了,吹牛也不打草稿,你以為你說鬼見愁嗎,區區一個網。。。。」

最終還是鄧袁當先反映了過來,二話不說就開口鄙夷道,可是還沒說完,臉上卻是露出了驚恐的表情「等等,你看起來好想很面善啊,我這麼會有這種感覺。。。。」

而隨著他這句話一出口,再次其他人再一次傻眼了,都朝著鬼濟夏看去,而且越看眼中越是震驚,因為他們居然也和鄧袁一樣,有同樣的感覺。

之前他們也沒在意鬼濟夏的樣貌,因為他看起來有點普通,尤其是他的頭髮垂下來有點土,讓他看起來十分平凡,可是現在仔細打量的話卻又。。。

一旁的陳筱城見此,看著其他人那宛如吃屎般的表情,心中已經在偷笑了:這就是所謂的無形裝逼嗎,這些人現在的表情就和當初的我一樣,看起來很有趣啊,有空我也要試試。。。

陳筱城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這樣的行為,除非你有覺得的實力,否則的話,遲早會被人打死了,裝逼被雷劈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到底是誰,為何。。。。」鄧袁忍不住了,毫不猶豫朝著鬼濟夏開口問道,雖然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呵呵~」而對此,鬼濟夏只是笑了笑而已,臉上露出了他直播時的招牌笑容「你好,煩人見鬼愁,吾乃鬼見愁,我應該就是你口中的哪個鬼見愁了,很高興認識你。」

說著鬼濟夏就伸手緩緩將他的劉海撥弄了起來,很快就變成了一個時尚的斜劉海,身上的氣質也隨之轉變,清澈的雙眼趁現在眾人眼前,簡直帥到沒朋友啊。

連陳筱城都自愧不如,心中暗道「世間竟有如此清秀的容顏,在下佩服,果然裝得一手好逼!」

基本上在場除了陳筱城秦允兒和兩人帶來的那幾個認識鬼濟夏的助手,其他人基本都被震懾到了,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尤其是鄧袁,此時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腦中下意識就回想起剛剛陳筱城對他說的話,此時他總算明白是這麼回事了,這還真是。。。果然是一句話能讓他在娛樂圈混不下去啊。

鄧袁怕了,因為陳筱城說的是事實,下意識,他就朝著陳筱城投去了無助的眼神,可惜的是他明顯求錯人了。

陳筱城可以算是鬼濟夏的輕敵啊,找他能幹嘛。。。。 「你不用緊張,我說過了,之前的事情我也有不對,為了表示歉意,我幫你把今天的節目拍完如何!」

還是之前的那句話,鬼濟夏看著一旁震驚到愣神的鄧袁無奈的開口道,說實話他可不想這樣,因為他並不是一個高調的人,不然也不會一直偽裝普通了。

不過這想法要是被陳筱城知道的話,他肯定會毫不猶豫就吐槽:你的確不是一個喜歡高調的人,可惜你高調起來簡直不是人啊。。。。

「這。。。。」鄧袁再次愣住了,居然一瞬間不知該如何回答,說實話他心中是十分動心的,可是偏偏到嘴邊的話就是說不出來,腦子一直在想他剛剛做的蠢事。

要知道鬼見愁的人氣可不是開玩笑的,更主要的是他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的影視綜藝節目,一直都只是當網紅,如果他今天真的幫忙的話,豈不是。。。

想想鄧袁就不自覺的興奮了起來,這可能會讓他迎來事業里的第二春。當紅網紅鬼濟夏強勢來襲,這樣的噱頭一定會可以掩蓋廖傑的負面影響,甚至上熱搜也說不定。。。

身為娛樂圈的人基本上都是老狐狸,不然找被人啃得骨頭都不剩了,而身為一個在其中混了將近二十年的存在,已經是千年的狐狸精級別了好嗎,臉皮可不是一般的后。

「大丈夫能屈能伸嗎?」隨便給自己找了個理由,之前還一張臭臉喝斥鬼濟夏的他,頓時笑了,笑的要多猥瑣有多猥瑣啊。

「那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答應把!」鄧袁終於開口道,好想很不情願的樣子,看著這一幕,不少人都無語了,一陣大汗啊。

「勉強嗎?那就算了,反正我其實也不這麼想來。」可惜的是,鄧袁要演戲,鬼濟夏偏偏比讓他演,都是千年的狐狸精,何必和他來玩聊齋那。

「別別別~這麼會勉強那,一點也不勉強,你們說是不是啊。。。筱城你說是不是啊。」說著還朝著陳筱城比了比眼神,簡直變臉比翻書還快啊。

「我還以為你很明確那,這不知道是誰之前說要我負責任之類的,還說我有什麼資格。。。。」

「什麼,誰說的這句話,給我站出來,看我不打斷他的腿!。。。。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想不想發工資了,還不快點動起來,給鬼先生上麥克風化妝!。。」

變臉簡直比翻書還快啊,為了自己的事業鄧袁也是沒誰了,連他這張老臉都不要了啊:有著鬼濟夏的加入,他還愁沒有收視率嗎,簡直是首播之福啊。。。。

一切都再一次有條不紊的運行了起來,剛剛的事情好似都沒有發生一般,在鄧袁的介紹下,鬼濟夏開始熟悉一些流程,還有在場其他演員等等。

而此時的廖傑還不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那,明目張胆的當著記者的面離開,尤其是走的時候還說了些不清不楚的話語,用意已經很明顯了。

坐在車上,笑著吩咐自己的司機回公司,他已經想象到,鄧袁拍攝受阻來後來找他的畫面了,心中恨道「該死的傢伙,你給我等著,我玩不死你,我就不是廖傑!。」。。。。

只是準備的十幾分鐘的時間,一切就準備就緒了,之前的劇組安排的任務飯菜已經在剛剛的吵鬧著冷了,鄧袁十分大方的吩咐了廚師又重新做了一桌,等任務結束也就好了吧。

鬼濟夏的妝是李瑤曦幫忙畫的,雖然鬼濟夏其實根本就不需要畫什麼裝,不過嗎,嘿嘿,一般化妝,兩人一邊膩在一起,簡直是當眾撒狗糧啊,一旁的陳筱城看的簡直是咬牙切齒。

「唉唉,你們夠了啊,大哥你都這樣了還化妝。。。。劇組沒有化妝師嗎?一定要我的私人化妝師出來幫忙。」說著陳筱城朝著一旁工作人員吼道,可惜誰理他啊。。。。。

「呵呵,雖然有點意外,可是因為一些個人原因我們的小傑同志,剛剛已經離開了,這對於我們的新節目來說簡直是致命性的打擊啊,實在是很抱歉。」

「不過嗎,萬幸中的大幸,就在剛剛拍攝組因此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你們絕對想不到我們居然在其中發現了一個人,一個你們絕對想不到的人哦?」

「大家像不像知道他是誰。。。說實話就算到現在我還很震驚,而且對方也接受了劇組的邀請,短暫出場,算是來救場的。雖然不是明星,但是卻有著比明星還要恐怖的人氣。」

「大家不妨猜猜是誰啊?」節目正式繼續開始了,而首當其衝的就算剛剛唯一開口質問鬼濟夏的哪位明星,和陳筱城不同,他可是常駐嘉賓,乃是團隊的mc。

同樣是人氣超高,和陳筱城都不相上下的當紅演員加諧星的田絮。身為mc為了跟好的互動和拍攝,隨意需要找一些熟悉的人來幫助拍攝,所以廖傑其實就是他找來的。

之前之所以會幫著廖傑說話也真是這個原因,只是他同樣沒想到的是,鬼濟夏的身份居然就是鬼見愁。。。剛剛他已經和鬼濟夏聊過了,也算是暫時解開了誤會把。

但說實話,鬼濟夏真的一點都不在乎,他本來就沒想過當什麼明星之類的,他開直播也只是為了方便降妖除魔,維護世界和平嗎。。。。

在田絮的互動下,其他幾位明顯也漸漸適應了,尤其是陳筱城,看他的顏色哪種那赤裸裸的針對亦為,簡直是,當然在拍攝的時候,能跟好的展現出來,反而像是另類的搞笑。

氣氛一下子就活躍起來了,本來其他幾個明星在面對鬼濟夏的時候還或多或少的有些尷尬,可是在陳筱城毫不客氣的話語攻擊性,一下子就跟隨著是引起來了。

搞的好想兩人關係很好一樣,明明兩人就是輕敵好嗎。陳筱城也算是綜藝老手了,說起話來簡直是。。。可惜鬼濟夏也不是開玩笑的,倫演技和言語搞笑,他可不會輸給對方。

只是一直被搞,有點煩,鬼濟夏就偷偷給了陳筱城一個眼神,好似再說「我勸你要善良啊,否則後果自負!、、」

可是偏偏,這樣的眼神拍攝出來后就好像是怨婦一樣,這真的是。。。台下的李瑤曦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別說是她,就連鄧袁和製作組的人也是如此。

鬼濟夏頓時鬱悶的朝著他們看了一眼,可他們的眼神好似再說「原諒我不厚道的笑了。。。。」

「。。。。。。」頓時,鬼濟夏無語了,看著這一幕,心中暗道「還能愉快的玩耍嗎?。。」。。。 說實話,雖然是第一次參加綜藝節目,但是鬼濟夏的表現實在是大大超出了鄧袁的預計,尤其是那無與倫比的幽默感,熟悉了才知道鬼濟夏和直播上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很快的,眾人在mc田絮的引導下就進入遊戲環節了,而這一次的遊戲,基本上大眾都知道那就是抓小偷,學名又叫抽鬼牌了,算是西方遊戲把。

規則很簡單,那就是每人拿兩張牌,全部的牌中只有一張鬼牌,也就是小偷牌,然後眾人按次序坐好,當然小偷牌在誰哪裡,其他人是不公布的。

後面的人依次抽取前面人的牌,然後期間會做遊戲,遊戲進行兩次,每次都會有一人獲勝,而獲勝的人就能將手中的牌,全部隨意交給你想給的人。

最終兩次遊戲結束,在輪番拿一次牌剩下的人中,誰手中拿著小偷牌,那誰就不能吃飯,只能在一旁看著喝水。

就這樣直到最後分出兩個人沒有飯吃。而在比賽期間的遊戲,第一個失敗的人同樣有懲罰,其他人可以用黑色畫筆在他臉上塗鴉,直到拍攝結束才能擦掉。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這可是考驗運氣實力和演技的遊戲了,規則也很簡單,基本上說一遍其他人就全部記住了,這遊戲也曾經在其他綜藝中出現,算是綜藝人氣遊戲之一把。

隨著眾人的一次入座,遊戲也就開始了,由田絮這個mc來主持,當然他自己也參加遊戲,基本上身為綜藝老手的他,很輕鬆就控制住了在場的氣氛。

既然是玩遊戲,鬼濟夏也就沒有使用特殊的能力了,畢竟只是玩鬧嗎,可惜的是有些人不這麼覺得啊,比如說陳筱城,這絕對是整蠱鬼濟夏的最佳時機啊。

遊戲一開始,陳筱城就開始瘋狂的針對鬼濟夏,基本上在場所有人都看出來了,根本沒有絲毫隱藏,到底是什麼仇什麼怨啊,好在整體看起來十分搞笑。

而抽鬼牌的第一個小遊戲,很快就開始了,最終決定為抱團取暖,就是按照PD喊出的人數眾人抱在一起,第一個淘汰的懲罰,最終勝利這獲得分牌機會。

之所以包層就是為了玩這個遊戲,這是之前就規定好的,只是成員變了而已,當遊戲開始音樂響起的瞬間,鬼濟夏就感受到了陳筱城那若有若無的眼神,一直在盯著他了。

雖然不知道對方想要幹什麼,可是鬼濟夏總感覺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果然當裁判的哨聲響起的瞬間,「嗶~」音樂停止「三!」

「。。。。。」鬼濟夏無語了,感受到了深深的而已,好似早就商量好了一般,出了他意外其他的人瞬間就都抱在了一起,成三三三之術唯獨只有他一人站在哪裡一臉蒙蔽。

「撲哧~哈哈哈~」眾人笑了,包括鄧袁和製作組的人在內,攝像頭推上給了鬼濟夏一個臉部特寫,簡直絕了。。。不只是他們就連其他成員都笑的捂住了肚子。

尤其是陳筱城,朝著鬼濟夏看去,一臉的傲嬌,至於秦允兒則是歉意的看著鬼濟夏,那眼神好似再說「我是無辜的,是他們逼我的」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