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要告訴大家的這件事情是來自外院的,我剛剛知道一直以來外院都有一個規則,那就是可對進入內院入學一年後的學員們進行挑戰,如果勝出則被取而代之,因此這個挑戰是我們必須接受的!」

清靈的目光在同伴們的臉上一一掃過。風玄面色玩味,毫無緊迫感,清瑩愣了愣,也沒有任何緊張的情緒,唐嫣不屑的太高了眼,她對外院的挑戰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劍天和雲戴戴則是一人面無表情,一人有些擔心。

至於靈冰襲和緣峰赤,則是前者滿不在乎,後者情緒激動,蠢蠢欲動似乎現在就想和外院的人交手一番。

「為了給外院學員一個印象深刻的挑戰,我提出了一點意見,所以原本一對一的挑戰變成了現在比較有娛樂性的挑戰。一對一兩場,二對二兩場,三對三一場,其中三對三時,前面出手過的人可以重複上場一人。」

說出自己的交涉結果,沒有人表示異議,他們知道清靈之所以這樣做一方面是為了給自己和同伴們造勢,一方面還真的有些擔心其中有人被挑戰失敗后替換出去,如果換成和自己不相熟的人,而失掉了同伴,這內院的團結想必也很難存在了。

「外院學員要挑戰我們的也是八個人,其中分神後期實力的六人,合體初期實力的兩人,如果是一對一的話,對我們來說有些不利,可整體實力,我們是穩壓他們一頭的。」清靈的總結確切,繼續說下去。

「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內院學院,學到的和歷練的也都比實際他們所掌握的要多得多,如果我們不能輕易勝利,造成壓倒性的局面,那丟人的就會是我們!這次挑戰或許會成為學院之中公開性的出現,也可能是仙道學院高層對於我們實力的一個檢測。所以我們必須贏,並且要贏得漂亮!」

右手一拍桌子,清靈猛的起身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視線掃過,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瞬間從她那看似纖弱的身體里散發出來。這不自覺中所帶出的『勢』讓上場氣氛凝重。只有風玄用讚賞的神色微微點頭的看著清靈。她這一手,或者說此刻的表現,已經初具上位者的雛形了。

長久以來身居高位,冷眼站在妖族近乎巔峰的位置藐視一切的風玄自然懂得,『勢』的形成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情,這要比每個實力高深的修真者所散發出的威壓更加艱難,而能夠把握到這種『勢』的人,今後必定不凡。

「大姐!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在場的所有人相較之下雲戴戴的戰力最弱,她本身是火屬性的修真者,攻擊的手段除了形態各異的火焰,就是清靈從前教她的火焰質變形態的法術,雲戴戴的法寶是兩件天器,一把下品天器寶劍,一件下品天器鎧甲,一攻一防也是絕配。而雲戴戴最最強大的不是武力,也不是法寶,而是一年多前七人還在大海上漂流的時候,龍王所賜予給她的一項能力,便是集體的治癒,一個療傷的輔助能力。

在修真者強者為尊之中,身負治癒的能力實在是說不出口,拿不出手,顯得有些丟人,可是在清靈眼裡卻不一樣。交戰自然少不了受傷,而自己一方如果有人可以迅速的治療,對於整個隊伍都是翻倍的強勢。所以雲戴戴的存在是絕對少不了的。

「戴戴,放心,在這次的挑戰之中,你可是我們之中的底牌,最後一場三對三的交戰,就看你的了。」

…………………………………………………… 聽到葉寒的話,兩人驚訝的合不攏嘴。

十八歲,卻擁有着逆天的實力,眼前的這名少年到底經歷了什麼?

“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着我,我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而已。”葉寒笑着搖了搖頭,兩人的神情他早就猜到了,每一個知道他年齡的人都會被嚇一跳。

一個未滿二十歲的青年,卻有着逆天的實力,秒殺三名實力不弱的山口組成員,換做誰都會被嚇到。

葉寒卻不覺得什麼,自己能有今天的實力,全都是用生命換來的。

“您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在這個強者爲尊的世界,您就是前輩。”上官楓對着葉寒拱了拱手,尊敬的說道。

“小兄弟的實力足以披靡我們的老太爺,不對,甚至是超越我們老太爺。”上官信拱着手說道。

葉寒聳了聳肩,“好吧,隨你們認爲吧。”

“這不是久留之地,我先閃了,你們爲什麼會在東海我也不會過問,這裏的屍體會有人處理的,後會有期。”

葉寒說完,不等兩人回答,直接消失在了兩人的眼前。

上官楓和上官信互相看了一眼,還沒從震驚從緩過神來,葉寒消失的時候,他們根本看不見他的身影,只感覺到一陣風從面前吹過。

“他……到底是什麼人?”上官楓愣愣的說道。

上官信嚥了一口口水,緩緩的說道:“我們必須告訴老太爺,老太爺他一生鑽研武學,但現在出現了一個這麼強大的年輕人,他肯定很感興趣。”

“那我們走吧,此地不宜久留。”上官楓點了點頭,說道。

“嗯。”上官信轉身離開。

兩人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一分鐘後,十個身穿黑衣的身影出現在十字路口。

“主人說的就是這地方。”一個黑衣人掃視了一眼地上的屍體,聲音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我們快點把地上的屍體和痕跡處理了。”

另外九人點了點頭,開始忙碌起來。

寒風吹拂着葉寒的頭髮,距離家越來越近,葉寒的心就越來越不平靜,他真的很不想看到有人可憐他,這也是爲什麼剛纔跑去酒吧的原因。

他從未抱怨過自己的人生,如果真的有遺憾的話,那就是沒能給自己的母親盡孝,在秦曉夢去世前,葉寒的揮舞着小拳頭,滿臉認真的說着要讓自己的母親過上最幸福的生活,但秦曉夢過早的離去,給葉寒留下了最深的遺憾。

他也沒有抱怨過自己的童年,因爲有句話說的好: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沒有當初地獄般的訓練,就沒有惡魔一般的葉寒。

也沒有名揚天下的死神。

別墅就在眼前,葉寒漂浮在空中,遲遲沒有落下。

長嘆了一口氣,葉寒取消了念力,緩緩的落到地上。

“踏…踏…踏…”

別墅裏死一般的寂靜,很快,一陣腳步聲從門外傳來,讓別墅裏的女孩們瞬間站了起來。

“咯吱…”

葉寒推門走了進來。

“哥哥!”

林夕瑤率先衝上前,撲進葉寒的懷裏。

因爲在空中高速的飛行,寒風吹的葉寒的臉色有點蒼白,讓林夕瑤的心疼的抽搐。


林夕瑤緊緊的抱着葉寒,害怕他突然消失了一樣。

葉寒苦笑了一下,摟住林夕瑤的腰,笑道:“怎麼啦,你哭什麼呢?”


而客廳裏,花影,陳紫馨,心語,蒂娜。

四個天仙般的女孩臉上都殘留着淚痕,聽了葉寒的故事,她們都哭了,經常在她們面前展現的像個小孩一樣的葉寒,卻有這這麼悲慘的童年。

如果換做是她們,估計早已消散在這個世上。

但葉寒卻每天都保持着笑容,也給她們帶來歡笑。

葉寒掃視了她們一眼,苦笑道:“蒂娜,你將我的經歷告訴了她們,是嗎?”

蒂娜點了點頭。

“你答應我要保密的。”葉寒苦笑道。

曾經蒂娜給葉寒治療的時候,答應他要保密他的過去,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但現在蒂娜卻把他的過去講述給這些女孩聽,蒂娜食言了。

蒂娜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慌亂,身爲全歐洲最具權威的心理醫生,她第一次感覺到了緊張。

“我……我只是…..”蒂娜的語氣帶着緊張。

葉寒笑着搖了搖頭,“你們覺得,我可憐嗎?”葉寒的眼睛看着客廳裏的女孩們,緩緩的笑道。

客廳裏的女孩們臉上出現了迷茫,她們真的認爲,葉寒很可憐,有着這樣的童年,沒人會覺得他不可憐。

“我的童年很可憐嗎?”葉寒嘴角依然保持着笑容,“那你們認爲,現在的我,可憐嗎?”


葉寒的問題,女孩們沒有一個人做出回答。

她們不知道怎麼去回答。

林夕瑤仰着頭,愣愣的看着葉寒。

她想不到葉寒會這麼問她們。

wWW ◆тt kΛn ◆¢O

“沒有那悲慘的童年,就沒有今天的我,沒有當初的經歷,你們也不可能會遇到我,我一點都不覺得我自己可憐,甚至我還認爲這是我的幸運,如果沒有當初地獄般的訓練,我也不可能擁有今天的能力,也不可能會遇到…你們。”

葉寒的語氣無悲無喜,沒人能聽出他是在高興,還是在生氣。

“沒錯,我是將那段悲傷隱藏在心底,但今天晚上,蒂娜讓我彈了那首曲子,這段悲傷也消散了,我終於能勇敢的面對我師傅的死亡。”

說到着,葉寒意味深長的看了蒂娜一眼,“說到底,我真的要謝謝蒂娜,如果沒有她,或許當年的我早已選擇了死亡,如果沒有她的心理治療,我也不可能和夕瑤重逢,也不可能遇到你們。”

“我並不希望你們覺得我可憐,因爲我不認爲我有什麼可憐的地方,我還是我,我是死神,也是你們最喜歡的葉寒。”

葉寒說完,附身親吻了一下林夕瑤的額頭,然後鬆開抱着她的手,緩緩的走上樓,留給衆人一個落寞的背影。

那個背影,很孤單!

PS:今天晚上是除夕啊,祝各位心想事成,沒對象的馬上有對象,有對象的白頭偕老,話說,春節到了,你們是不是應該給我發個紅包呢?嘿嘿,蓋章貴賓票花花不要停啊!

最後祝各位,春節快樂! 葉寒覺得,只有這樣,纔是面對她們最好的辦法。

慢慢的進入深夜,蒂娜和花影選擇了留在別墅,陳紫馨則深深的看了一眼葉寒的房間,然後由心語開車送她回家。

此時一樓客廳裏剩下花影、蒂娜、還有林夕瑤。

“蒂娜姐姐。”林夕瑤此時已經不再流淚。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蒂娜擡起頭,雖然已經不再流淚,但眼睛還是有點紅,“你想問他這些年在國外過的好不好嗎?”

林夕瑤雖然有點驚訝蒂娜會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但還是點了點頭。


花影也擡起頭,她的心靈是最脆弱的,最容易流淚。

“如果用我的話來說,他過的並不好。”蒂娜緩緩的說道:“這些年他在國外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殺手,他將當初殺掉他師傅的組織摧毀了一大半,將那個組織的首領殺死。”

“他不缺錢,甚至不缺女人,只要他願意,死神殿裏的女人每一個都會願意獻身給他,但他這些年,一直都是一個人,也不願意和我接觸,陪在他身邊的,只有心語。”

“他很孤獨,習慣了獨來獨往,親自建立的組織也沒怎麼去理會過,但他總是一副很快樂的樣子。”說到這,蒂娜嘆了口氣,“但在我眼中,他真的一點都不快樂。”

林夕瑤仰起頭,努力的不讓自己流淚。

花影則再次忍不住,將頭埋在膝間,再次哭了起來。

“別哭了,你們忘了他剛纔的話麼,他不喜歡看到我們這樣。”蒂娜嘆氣道。

葉寒站在陽臺上,任由寒風吹拂着自己的頭髮。

他已經不再去想剛纔的事情,這些女孩們怎麼想都無所謂了,他也不願意再去想太多。

現在他腦海裏的,是給林夕瑤買寵物的事。

當初他可是答應了林夕瑤要給她買一條可愛的小狗的。

五指張開,葉寒對着桌面上的筆記本電腦招了招手。

桌面上的筆記本電腦先是動了動,然後快速的飛到了葉寒的手裏。

葉寒打開電腦,在網頁上快速的瀏覽了一會,終於決定了買什麼樣的狗。

邊境牧羊犬。原產於蘇格蘭邊境,爲柯利牧羊犬之一種,具強烈的牧羊本能,天性聰穎、善於察言觀色,能確實明白主人的指示,可藉由眼神的注視而驅動羊羣移動或旋轉,被當成牧羊犬已有多年的歷史。

“夕瑤她應該會喜歡吧。”葉寒擡頭看着星空,輕聲笑道。

邊境牧羊犬他在俄羅斯的時候經常見到,但大部分都不是什麼純種的。

葉寒沉吟了一下,拿出通話器。

“幽靈,你給我搞一條邊境牧羊犬回來,要純種的,嗯…不是純種的也可以,但必須聽話,能打,可愛,服從命令,總之最好的就是了,我給你半個月的時間去找。”

葉寒一口氣說完,直接掛斷了通話器,也沒有理會幽靈有沒有聽清。

“踏…踏…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