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族群中都有弱者,你抓來了一群仙魔後裔中最弱小的人,就以為可以戰勝我們了嗎?真是可笑。」火道炎輕蔑之極道

「火道炎道友所說不錯,只是抓捕弱小算得了什麼?你要是能將我們抓了,才算是你厲害。」虛空中,一個羽毛環繞身軀,容顏俊郎的少年出現。

「這是天鶴一族的人。」金烏鳥認出了這羽毛環身少年的來歷。

「天問大哥,你穿梭虛空的速度太多,小弟追了好久,還是慢了。」 嬌妻太彪悍,總裁不好惹!

這少年生著一張雷公臉,尖尖的鼻子轉彎如銀鉤,他細長的眼中,透著傲然。

「閃電雷族的人,這傢伙蘊含著天罰刑的先天雷霆秩序神紋,非常難以對付。」金烏鳥表情微變,輕語道 金烏鳥的聲音不小,所有人都能聽到它在說什麼,在一旁十幾個人族修者,嚇得冷汗都冒了出來。仙魔後裔中最強大的種族都來了,一場滅亡之戰將開始。這些人不覺得龍驕陽可以勝利的活下來,他們覺得這一下玩玩了,要被龍驕陽牽連的死亡。

「嘖嘖,螻蟻一樣的人族之中還是有不少強者的,最起碼這裡就有許多能達到我們要抓捕要求的人。」閃電雷族的少年的笑聲中帶著無盡的輕蔑。

「我們該感謝不自量力的龍驕陽,他將這些人聚集這裡,讓我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抓捕,這對我們來說可謂是大功一件。」天鶴一族的少年滿臉燦爛笑容道

「誰都不準動龍驕陽,他是本太子的。」雷炎到了,他為復仇而來,氣勢洶湧瞬間蓋過了所有仙魔後裔。


「哼,一個敗在螻蟻之手的人,還有什麼資格來對我們發號施令?」閃電雷族的少年極其不屑道

「你們在這裡爭論什麼?我趕時間,讓我來直接擊殺龍驕陽了事。」

一道霧影出現,他的聲音響起之時,人已經攻擊向龍驕陽,他的速度超越了音波。

龍驕陽的胸口瞬間飆血,灑落飛濺染紅天地。此人的速度太快,龍驕陽已經極速去躲避,但是還是慢了一步。

「嘖嘖,螻蟻去死。」霧影極速旋轉,他要絕殺龍驕陽。

龍驕陽在速度上無法勝過對方,他直接放棄躲避,催動正魔道碑,在眨眼間轟殺八方!

龍驕陽不想與仙魔後裔拖延時間,更加不想與他們慢慢交手,這樣只會讓自己的破綻出現,所以一出手龍驕陽就動用了最強殺招。

道碑一出,音波龍呤之聲先爆發,接著秩序火神紋,斬仙道紋等帝訣之術威力疊加的爆發,這一擊相當於聖級境大成的力量,仙魔後裔的強者被擊中也無法抗住。

這霧影速度極快,但是他的真正實力並不強,只是聖級境初期,他太依賴速度與天生的仙氣,當龍驕陽破掉他身上的仙咒戰甲,這霧影被打爆了半身軀體,死不瞑目的摔落在火道炎腳旁。

「如此不堪一擊?真是讓人失望。」龍驕陽一擊斬殺霧影,他將胸口的鮮血止住后,言語挑釁道

寂靜!


在龍驕陽秒殺這霧影之後,眾人都失聲,仙魔後裔的人與人族修者都看呆,長孫霸天,長孫冰,天玄老者等人也都看呆。龍驕陽殺仙魔後裔的過程,太霸道。

「這是霧族之人,可以與虛空合一,速度超快,難以捕捉與斬殺。」金烏鳥如一個解說,情緒恢復之後,立刻替眾人介紹龍驕陽秒殺的仙魔後裔是什麼種族,實力如何。

火道炎醞釀的大勢一下子被破掉,天鶴一族的少年與閃電雷族的少年,眼瞳微縮的盯著龍驕陽,不敢在輕蔑他。

雷炎眼皮子在不斷跳動,他前不久才與龍驕陽交手過,他見識過龍驕陽的道碑力量,那個時候龍驕陽催動道碑的戰力還沒有這樣強。只是這麼一段時日,龍驕陽進步了,這讓雷炎心中的殺意無盡,他不想給這樣一個可怕對手成長起來的機會。

龍驕陽的霸氣殺敵,讓小玲瓏熱血沸騰,她對火道炎幾人喊道「現在你們還覺得我們少主是螻蟻嗎?」

火道炎幾人一陣靜默,龍驕陽擊殺霧族少年的過程太快,太可怕,這讓他們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雷炎率先恢復過來,他盯著龍驕陽厲聲道「龍驕陽,你還敢與我在玄妙擂台上一戰嗎?」

「今日不是打擂台,不是我死就是你們死,絕不會有第三種可能,你要是想要繼續一戰,現在就直接出手!」龍驕陽毫不掩飾心中的殺念,這一次龍驕陽沒有準備要俘虜,他要大開殺戒。

「龍驕陽,你少囂張,我來滅你!」閃電雷族的少年,將心中的懼意壓制,雙目如電的盯著龍驕陽邀戰道

「小丑一樣的傢伙,你過來,本座讓你一隻手。」金烏鳥霸氣的手指閃電雷族的少年。閃電雷族的少年,想要應戰之時,一個老者出現在他身邊,將其拉住,而後盯著金烏鳥道「三足金烏,怎能會淪落成螻蟻人族的手下,怎麼說你們三足金烏一族也是仙魔後裔中的一員,你怎麼能幫助人族的人對付自己人?」

「狗屁的自己人,人族還是仙魔後裔中的一員呢?為何你們要來欺辱他們?實力才是硬道理,不要在這裡跟本座廢話,年輕一代的人本座不動,你們這群老傢伙,可敢與本座去虛空一戰!」金烏鳥非常霸氣,不只是在挑釁閃電雷族的老者,他將周圍隱藏的仙魔後裔全部挑釁。

「好,虛空一戰。」暗中有人出聲道

同時有人一手轟擊向虛空,打開了一條特殊的通道,在虛空中有一處白骨累累的戰場!這是三千大世界都存有的虛空戰場,據傳是仙人們開闢大世界之時,特意留下來給超出天地大道約束的強者生死大戰的地方。

而且只有實力達到帝級境的人才能開啟虛空戰場。

金烏鳥看向了天玄老者,巫海,這個地方最強的就是他們三人。

天玄老者的一張臉都黑了,他是來避難的,可不想與仙魔後裔的蓋世強者生死大戰。

巫海走到金烏鳥身邊,雙眸逼人道「陽鼎天道友,老朽陪你戰群雄。」

「本尊與你們一起去虛空戰場。」長孫霸天站了出來,這讓龍驕陽等人非常意外。

長孫冰想要拉回長孫霸天,「霸天長老,你別去送死。」

「不,我要去。仙魔後裔嚇得傲天魔尊老祖與族長,要逼死我與鬼武來取悅龍驕陽,本尊想要見識一下,仙魔後裔到底多強。」

「霸天長老,為了龍驕陽而去戰死,這太不值得。」長孫冰急了,將心裡話說出來。

「冰兒,你難到還沒有看清楚嗎?仙魔後裔要對付的並非人族,而是整個九玄大世界的生靈,本尊並非我龍驕陽而戰,本尊為了整個九玄大世界的生靈而戰。」長孫霸天大義凜然,走到了金烏鳥的身邊。

「天玄老頭,還不快來,瑤池仙族的強者已經進入虛空戰場!」金烏鳥瞪向天玄老者催促道

「你們有必勝的把握嗎?」天玄老者膽怯道

「必勝的把握?這個時候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死,哪裡什麼把握?」金烏鳥異常豪情,無懼生死。 天玄老者舔著臉,搖頭道「本帝不去,本帝在這裡保護龍驕陽道友。」

「你說什麼?」金烏鳥眼中秩序太陽神紋涌動,氣得恨不得將天玄老者殺死。

龍驕陽看向天玄老者道「你在害怕仙魔後裔身上的仙氣是嗎?」

「是的,他們身上的仙氣,就是先天屏障,可以直接消磨掉我們施展出的大部分法術的力量。去虛空戰場與他們生死大戰,我們敗亡的幾率太大。」天玄老者如實說道

「天玄老頭,你已經是帝級境修者,竟然連戰仙魔後裔的強者的勇氣都沒有,本座鄙視你。」金烏鳥極度鄙視道

「你領悟了先天秩序神紋,可以無懼仙氣,本帝卻沒有這樣的實力,這不是沒有勇氣,而是明智的選擇。明知無法戰勝,還要去雞蛋碰石頭,這是傻子的做法。」天玄老者道

「懦夫,沒有你,我們一樣可以對決仙魔後裔的強者。」金烏鳥嘲諷了天玄老者一句,要帶長孫霸天與巫海入虛空戰場。

龍驕陽叫住金烏鳥,拿出四塊靈石,傳言道「這其中鏤刻著斬仙道紋,它們無法幫助你們取得勝利。但是卻能逼得仙魔後裔的強者,不得不穿上會抑制仙氣的仙咒戰甲對敵。」

金烏鳥眼睛大亮道「好,好,好,這一下本座可以全心全意暴揍仙魔後裔了。」

龍驕陽將其中一塊靈石丟給天玄老者道「天玄老者,這一戰你要是不參與,馬上就滾離這裡。」

天玄老者接住靈石,不放心的問,「龍驕陽道友,你給本帝的靈石跟他們一樣嗎?」

天玄老者是一個多疑的人,他怕被龍驕陽給坑了,畢竟他曾經多次想要害死,龍驕陽心愛的女人。

金烏鳥直接來到天玄老者身邊,將天玄老者拉入虛空通道,要進入到虛空戰場之中。

「虛空戰場,帝級強者白骨堆砌的戰場,一直聽說它的存在,如今終於親眼見到。」老瞎子感慨道

「老瞎子,金烏鳥他們能勝利嗎?」龍驕陽抬頭看天,天空上白雲朵朵,卻看不到金烏鳥等人,虛空戰場已經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老朽不知,虛空戰場的存在很特殊,它能隔絕氣運,讓人無法推演其中將會發生的事情。金烏鳥這樣做,算是將仙魔後裔中的老一輩強者帶走,你可以放手在小河山大戰仙魔後裔的年輕高手。」老瞎子道

龍驕陽目光掃向火道炎,雷炎幾人,他欲出手。

火道炎在這時,開口道「龍驕陽,在我們對決之前,本太子有辦法讓你看見虛空戰場的對戰情況,你想要看嗎?」

「火道炎道友,莫非你手中有虛空至寶?」天鶴一族的少年驚訝道

火道炎傲嬌的點頭道「不錯,這是本太子十六歲生日之時,父王送給我的禮物。」

龍驕陽遲疑了,他很想知曉金烏鳥幾人在虛空戰場的情況,但是如果他去觀看虛空戰場的情況,必然會錯過對決這些仙魔後裔少年強者的機會,這是一個艱難的抉擇。

「火道炎道友,既然有虛空至寶,就拿出來將虛空戰場的場景展現出來,讓這一群螻蟻看一看,什麼是無敵的存在。」閃電雷霆一族的少年傲聲道

火道炎說話之時,就已經在暗中催動虛空至寶,在試圖將虛空戰場的場景展露出來,他要這樣做,是為了緩解龍驕陽剛才霸道一擊殺死霧族少年帶來的心理影響。

火道炎曾經與龍驕陽殺死的霧族少年切磋過,他雖然能贏,但是卻贏的很狼狽。而龍驕陽一擊就將其秒殺,這讓火道炎有一種自己無法戰勝龍驕陽的不安感。

天鶴一族的少年,閃電雷族的少年,雷炎幾人都希望火道炎用虛空至寶,來呈現虛空戰場的對決,無疑都是這種心思。他們想要觀看族中強者,迅猛滅殺金烏鳥四人的戰鬥,來提升自己的信心,同時打壓龍驕陽的信心。

「虛空戰場的勝敗如何,與我有什麼關係?等我斬殺的掉你們幾人,虛空戰場上就算輸掉。我們一樣屬於勝利的一方。」

龍驕陽洞悉了火道炎幾人的心思,他壓下心中對金烏鳥四人的擔心,直接對火道炎出手!

龍驕陽催動時空域門,瞬間來到火道炎身前,先前斬殺霧族少年的道碑霸道一擊,打得這片虛空與大地震裂。不過龍驕陽沒有能襲擊到火道炎,火道炎用虛空至寶在危急時刻逃離。

火道炎馬上展開反擊,他以虛空至寶繞到了龍驕陽的身後,開啟太陽神殿的殺招,無盡太陽道紋刺向龍驕陽的身軀。龍驕陽沒有去抵禦太陽道紋。

因為太陽道紋的本質還是火焰,它不是秩序神紋的話,龍驕陽身上的秩序火神紋,可以無視這種道紋的攻擊。

砰!

龍驕陽轉身一擊掃在火道炎身上,火道炎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他身上仙咒戰甲讓龍驕陽斬仙術無效。這並非是龍驕陽又無法破仙咒戰甲的防禦,而是龍驕陽要假裝無法破仙咒戰甲的防禦,以此麻痹火道炎。

霧族少年襲殺龍驕陽之時,所穿的仙咒戰甲被龍驕陽直接打爆成粉末,這讓龍驕陽有了麻痹火道炎的機會,因為火道炎肯定以為是霧族少年先前沒有穿仙咒戰甲。

「霧族的二太子太自信,面對龍驕陽竟然不穿仙咒戰甲,難怪會死得那麼快與慘,真是太蠢。」天鶴一族的少年,見龍驕陽的攻擊對火道炎無效,他看了霧族少年的屍體一眼,鬆氣道

「龍驕陽之前用了斬仙術嗎?我怎麼沒有感應到斬仙術的氣息?」閃電雷族的少年皺起如閃電般彎曲的眉毛道

「他要是不用斬仙術,不可能迅速破掉霧族二太子身上的仙氣防禦。」天鶴一族的少年道

「斬仙術真是太可怕,這絕滅魔神的傳人絕對不能容許他活下去。」閃電雷族的少年眼中有無盡殺意。

火道炎自然不會知道,龍驕陽在故意裝作無法用斬仙術破掉仙咒戰甲,他越戰信心越足,感覺今日必能順利的斬殺掉叫囂要抓盡仙魔後裔的龍驕陽。火道炎彷彿聽見了,人們在明日誇讚自己的話語。 龍驕陽要偽裝無法破掉仙咒戰甲,還是非常難得,因為火道炎並沒有領悟太陽神紋,這讓他的攻擊無法真正傷害龍驕陽。龍驕陽為了偽裝的更為逼真,自己將氣血逆流吐出了幾口鮮血。

火道炎身上的虛空之寶,極其厲害,龍驕陽想要真正一擊打敗火道炎,就必須要將這虛空至寶廢掉或是奪取過來,要不然他無法輕易傷到火道炎。

「怎麼會這樣?少主明明可以破掉仙咒戰甲了啊?」不死葯池見龍驕陽被動挨打,很是不解。

「難到少主無法一直破解仙咒戰甲?」乾坤鼎也非常擔心。

楚玲兒,天竺卓瑪,葉懶懶,龍梵等人也都在擔憂的看著龍驕陽,龍驕陽一直被壓制,無法發揮出真正的戰力。

「火道炎看來要勝了。」天鶴一族的少年笑道

「當然會勝利,先前霧族的人,要不是太託大不穿仙咒戰甲,也不會瞬間被殺的,他太小瞧斬仙術。」閃電雷族的少年雙手環胸,一臉龍驕陽註定是敗在的神色。

火道炎不想在拖延下去,在將龍驕陽打吐血墜落到地上后,他如一顆小太陽般,金色火焰輪轉,狂暴的襲殺向龍驕陽。這一擊他動用了自己的最強力量,與天地大道融為一體,有無上風采展現。

龍天佑眼眶欲裂,他不能容忍龍驕陽戰死在自己的眼前,他想要出手,卻被龍梵攔住。

「天佑,爹沒有這麼容易敗。」龍梵信念堅定道

「可是爹已經快要敗了。」龍天佑焦慮道

轟!

一聲巨響傳來,小河山的山體都在龜裂,虛空中的大道寂滅震蕩。一個小太陽飛躍到了天空中,在最為璀璨之時,猛然炸裂開來!

「啊……」

火道炎血染的身軀出現在虛空中,接著向地下墜落,這一擊他受傷太重,體內的奇經八脈都斷裂。元神更是被音波龍呤與化神訣紋重創。

龍驕陽得勢不饒人,瞬間來到火道炎身邊,半截戮仙劍斬出,將火道炎的頭顱斬下,頃刻間滅其元神!

火道炎體內的仙血飛出,欲逃離。

龍驕陽心臟中的極道星辰,即刻發威,將其吞噬吸收,融為己用。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不待眾人反應過來,先前佔盡先機的火道炎就被龍驕陽滅殺,他甚至沒有機會用上仙血血脈的逆天返祖之術。

龍驕陽的身上秩序火神紋轉動,將火道炎襲在他身上的太陽真火吸收。

「他一直在示弱,火道炎的攻擊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大的傷害,他領悟了秩序火神紋。」雷炎恍然大悟,深感龍驕陽的心思縝密,非常的狡黠。

「火道炎身上有仙咒戰甲,他怎麼會敗給絕滅魔神的傳人?」 老公婚然心動

「還沒有看出來嗎?他已經破掉仙咒戰甲。」燭龍一族的少年出現,他為復仇而來,如今卻發現敵人實力更強,已經可以破掉最能遏制斬仙術的仙咒戰甲。

燭龍一族少年的話,讓仙魔後裔們一陣膽寒,仙咒戰甲是他們敢於輕視龍驕陽的寶甲,如果仙咒戰甲無法防禦斬仙術,他們將會極度危險,因為斬仙術對仙紋有巨大的殺傷力。

「下一個誰上?」龍驕陽紫衣飄飛,長發亂舞,身上霸勢無盡,眼眸開闔間有橫掃天下的勢。

眾人一陣沉默,因為他們看見了火道炎的屍體上,仙咒戰甲在破裂。

「吼……」小河山下,傳來怒嘯,火道炎的護道人帝天戰將殺了上來,他感應到火道炎身死道消,要報復!

小河山上,金烏鳥與巫海布下的殺陣開啟,將帝天戰將拖入其中,讓其無法短時間殺出來。

龍驕陽目如星辰,散發光芒,他看向閃電雷族的少年道「你先前不是說要斬殺我嗎?過來一戰!」

閃電雷族的少年緊咬牙齒,渾身散發先天閃電道紋,他是有一戰之力的,可是他沒有信心對決斬仙術。



「沒膽一戰嗎?那就滾下小河山,別在本域主面前礙眼。」龍驕陽霸氣無雙,藐視閃電雷族的少年。

「閃靈道友,不要被他的話語刺激,他已經破掉仙咒戰甲,斬仙術對我們的危害太大,還是隨我一起退走吧。」天鶴一族的少年天問,急忙勸說道

閃靈蹙起如閃電般彎曲的眉頭,非常不甘心道「難到我們要被一個凡人嚇走?」

「他不是凡人。」天問沉聲道「他是絕滅魔神的傳人,可以威脅到我們任何人。」

閃靈在天問的勸說下,準備要離開。

龍驕陽的二道分身出現,並且直接催動了道碑轟向閃靈與天問道「來了,為何要走,統統給我留下來!」

閃靈渾身雷霆,催發秩序雷罰神紋,演化一片雷域對抗龍驕陽催發的道碑。天鶴一族的天問,則擁有先天仙氣護體。

轟,轟,轟!

閃靈與天鶴一族的天問與龍驕陽的二道分身大戰在一起,他們迅速交手,十息之後就已經停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