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件事情,不方便由我出面,所以要你安排一個機靈點的警員,跟蹤顧凝凝。」

「顧凝凝?」

「顧凝凝,不就是這段時間調來照顧您的護士?」

「夫人是覺得顧凝凝行蹤可疑,那要不要直接將她拿下?」戴禮語氣立刻變得緊張起來。

「不用,顧凝凝做事大大咧咧,看起來不像是能藏得住秘密。」

「其實是擔心顧凝凝被利用,剛剛從她的身上看到一把自動步槍,她說是男朋友給的,所以找出她的男朋友是誰。」南初命令道。

「是的。」戴禮答應下來以後,立刻安排警員過去。

中午,雲暮醒過來的時候,感覺頭暈腦脹,同時感覺床單有些凌亂,床單上面有抹刺眼的紅。

雲暮抓抓頭髮,有些不解,可能是他受傷留下的吧。

全身赤/裸著起身,雲暮很快發現不對勁,放在房間的槍不翼而飛!

這把槍的存在,一旦流露出去,陸司寒很快就能查到他的頭上!

雲暮連忙起身,四處搜查,最後沒有找到槍,而是看到一張紙條。

【雲暮,謝謝你給我的侄子的玩具槍,做工真是精細,沒有想到我的隨口一說,可以讓你一直記在心上。】

【所以我就答應給你一個機會,我們試著在一起看看。】

雲暮嘴角微微顫抖,什麼機會不機會的,他根本就不在意,唯一讓他在意的是,那把槍是被顧凝凝這個蠢貨拿走的!

簡單穿衣,雲暮以最快速度前往醫院,想要從顧凝凝手中拿走步槍。 帶頭的人正是安子:“該死,這個死丫頭跑哪去了?你們找仔細點,一定要找到那個臭丫頭,刀哥說了,回去重重有賞。”

那羣人頓時分開,在這些草叢裏面找來找去。

千萬不要過來,千萬不要過來,千萬不要過來!白仁靜被嚇得汗水淌滿了額頭。她用手直拖着腳,一動也不動,連氣都不敢大喘一下。怕驚動了這些狗腿子。

“安子哥,到底有什麼重賞啊?”一個人神經大條好奇的問道:“你快告訴兄弟們吧,不然心裏癢癢的。”

“我就告訴你們吧,兄弟們,聽好了,刀哥之前說了,一個小時後,他沒給我來電話,這嬌滴滴的小妮子就歸我們處理了,哈哈哈。難道你們還怕沒有好處嗎?”

頓時,人羣就沸騰了起來!

“太好了,現在都已經一個半小時了!”

“大家趕快找,抓住她,就地正法!!!哈哈哈!”

“對!!!這小賤蹄子,她敢逃跑,還戲弄咱,我們要讓她嚐嚐什麼叫欲仙欲死!”

這些人在安子的帶領下,由外向裏,一層一層的,一圈一圈的尋找着。

這是白仁靜額頭上的冷汗直往下掉,她用手揩了揩額頭,什麼都不管不顧的,揩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億萬寵溺:腹黑老公小萌妻 他們距離她只剩下一米了。只要有人不小心撥開這幾米高的茅草,白仁靜就會暴露無遺。那些人匆匆瞄了一眼,似乎並沒發現什麼異常,離白仁靜最近的那人正打算回頭。

誰知這關鍵的節骨眼上,白仁靜的肚子餓了,居然不爭氣的咕嚕的叫了一聲。媽呀,沒聽見,沒聽見,沒聽見!

那人走了幾步,突然又打了回頭路,他就開始慢慢的向着白仁靜躲的草叢方向尋了過去,擡起手,剝向白仁靜面前的草叢!!!

“她往那邊跑了,大家快追!!!”這時,對面方向的斜岔路口,有人從地上拾起了一片衛生棉,大叫了一聲。

衆人紛紛跟上那人,奔走相告,追了上去。

“方子,你幹嘛呢?麻利點,那臭丫頭往那邊跑去了!”安子回頭問道:“你發現了什麼?”

“好勒,我來了!”這人納悶兒的抽回了手,轉了轉頭,不時還回頭望了望,然後又擅自搖了搖頭:“沒,沒。”

哈哈,一羣大蠢蛋!白仁靜見這羣人紛紛上當了。果然如預料中的紛紛向着另一個方向跑去。白仁靜心裏開心得意極了。

等他們的聲音和腳步都遠去了的時候,白仁靜小心翼翼的揉了揉腿,發現膝蓋果然破皮了,明確的說應該是硌了一條口子,都流血了!

她心疼極了,這樣子得趕快逃跑纔是啊!想個好點的法子,跑得更快纔是!

看着膝蓋浸滿了的烏血,白仁靜掏出身上最後一片衛生棉,取下頭髮上的橡皮筋,用橡皮筋將衛生棉纏在了腳膝蓋上。緊緊纏繞了幾圈,這下好了,至少血被吸進去了。

這下逃跑的時候不會被颳着傷口了!

不然人沒逃走,消息沒告訴老哥,自己就先流血休克而亡了。

想罷,白仁靜趕緊爬起來,捂着餓扁了的肚子,朝朝反方向,跌跌撞撞跑了過去。

還別說,這樣子,白仁靜的腿膝蓋還真感覺舒服多了,她自己都不得不佩服她自己的智商了。

這烏漆麻黑的,森林裏面還有各種蟲獸的叫聲,她一個女孩子跑在裏面,心裏面還有點擔驚受怕,總覺得萬一突然冒出個怪獸,一口把自己吞了怎麼辦?

這不是沒有先例的喲!

白仁靜一邊跑,腦子裏一邊開始胡思亂想,關於見什麼吸血鬼,那可就慘了,突然躥出一個吸血鬼,或者蝙蝠,媽媽呀!簡直想都不敢想,太恐怖了。

她這樣一邊想,一邊跑還擔心後面的人追上來,完全沒有看腳下的路。

“啊!!!”結果腳下被什麼東西一絆,咣嘰一聲,猛的向前一撲不知道掉進了什麼坑裏,或者是獵人陷阱裏面,足足有三米高,白仁靜重重地摔到了裏面!

“救命呀!有沒有人啊!”這下子,白仁靜的腿徹底摔傷了。她好不容易坐了起來,就再也站不起來。

裏面又黑又冷,她自己抱着自己取暖,被嚇得可不輕啊。

“來人啊!有沒有人啊!救救我!”

她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差點沒把她給摔昏了過去!

突然白仁靜又想到,自己不能叫,萬一她叫救命,又把那些壞人給吸引過來怎麼辦?!

可是如果自己不叫救命,一個人被困在這洞裏面,又冷又餓,不得活活餓死,或者凍死在裏面啊?!而且自己身上的傷這麼重,這條腿,如果不及時治療,怕是肯定得廢了!噢,嗚嗚,我的又長又細的大白腿啊!

白仁靜一想到腿被截肢,簡直就比要了她的命還要慘,於是,白仁靜她開始糾結了!

到底是叫救命還是不叫救命?這是個要命的問題啊!

如果,自己喊救命,把那些人給吸引過來,後果好像更嚴重!確定他們那羣餓狼不會活生生把自己給“就地正法”了嗎!?

怎麼辦啊!?天啊,誰來救救我吧!

白仁靜一個人蹲在裏面,又餓又冷又怕,聽見外面傳來的聲響,無論是蟲叫,還是流水聲,都她害怕極了,在這裏面呆上一點一滴都是煎熬。

這時,洞上面好像有動靜了!!!

“小浪蹄子,居然敢設計騙爺爺我們!”

“別讓我抓到了,等我抓到了,第一個搞死你!!”

“瞎子,快過來,這邊有血跡!!!那丫頭往這邊跑了!”

“快追!!!”

突然,鋪天蓋地的,鑼鼓般的聲音從遠方向着這個方向鋪天蓋天而來!!!

距離這個洞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響。

那裏面手電筒光串來串去,頓時聚集在這個洞的上方!!!

像是很多人的腳步聲,白仁靜將耳朵貼在地面上,聽見那些腳步聲正在火速的往她這個方向趕來。

慘了!!!這下她該怎麼辦啊?

“安子,血跡到前面就停止了。”有人大叫起來。

“大家就在前面仔細搜索,她一定躲在這裏!!!”安子命令道:“快追!” 第1006章不要小公主,要小弟弟

在醫院門口,雲暮終於見到顧凝凝,此刻的顧凝凝正準備回家,準備將一桿黑漆漆的步槍,送給侄子做生日禮物。

甚至顧凝凝已經想到,當侄子問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可是說是他的未來叔叔送的。

就在顧凝凝高興的時候,雲暮突然衝到她的面前,將她手中的槍,一把奪走。

因為動作過大,顧凝凝險些摔倒在地上。

「雲暮,怎麼你會出現在這裡?」

「昨天喝那麼多酒,肯定非常不好受吧?」

「難道現在是專門過來看我的?」顧凝凝驚喜的問。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們就能一起前往侄子的生日會。

「是誰准允許,可以讓你碰我的東西?」

「這個槍不是給我的嗎?」

「不是前段時間因為我說侄子喜歡,所以你特地準備的嗎?」

「笑話,你算什麼東西,值得讓我為你準備禮物?」雲暮冷笑著問。

昨天計劃出現紕漏已經讓雲暮非常不滿,現在顧凝凝再是把槍拿走,這讓雲暮越發生氣。

你算什麼東西,這句話深深刺痛顧凝凝的心。

怎麼會是這樣,雲暮怎麼可以這樣說自己。

明明昨天晚上,他們已經做過最親密的事。

「現在看來果然不能對你太好,沒有想到你是這種喜歡亂拿別人東西的人。」雲暮說完,不帶一絲留戀,轉身朝外走去。

顧凝凝原本就是渾身酸痛,現在根本站立不住,直接坐倒在地上。

被院長,被肖康議員誤會的時候,都沒這樣難過,但是現在整顆心好像都要碎掉一般。

這件事情發生后的半個小時內,戴禮親自來到南初病房。

「怎麼樣,查到什麼,知不知道顧凝凝的男朋友是誰?」

「是夫人的老朋友,雲暮。」

「怎麼可能是雲暮,雲暮是我朋友,司寒的事絕對和他無關。」南初直接一口否認。

「可是重武器在錦都非常少見,步槍后坐力強,一般新手根本無法操控,根本不可能將直升飛機打下。」

「還有這是照片,是一名警員拍攝的,可以非常明顯看到雲暮與顧凝凝之間關係匪淺。」

南初從戴禮手中接過照片,仔細查看。

越是查看,南初的心越是往下沉。

照片上面,有雲暮從顧凝凝手中搶奪步槍的照片。

這張照片是絕對真實的,而且戴禮根本沒有理由陷害雲暮。

難道雲暮真的是在暗中傷害陸司寒嗎?

這樣的話,南初將來應該怎麼面對雲暮,怎麼面對司寒?

良久,南初才緩緩出聲,說道:「戴禮,可不可以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司寒。」

「夫人,這——」

「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如果現在告訴司寒,司寒一定會對雲暮動手。」

「但是萬一雲暮是無辜的,這樣做非常傷他的心。」

「雲暮是我非常重要的一個哥哥,所以由我出面,試探試探,好嗎?」南初誠懇拜託道。

「可是夫人,現在您懷有身孕,實在不宜操勞。」

「不會的,給我一個機會,我有分寸的。」南初一再堅持。

戴禮想著,如果這件事情不交給夫人,而是直接告訴先生,依照先生血性,肯定不肯輕易放過雲暮。

到時候夫人和先生吵架,最後對夫人的身體狀況肯定有害。

再三思量以後,戴禮點點頭,同意下來。

戴禮剛剛同意,陸司寒帶著香濃的雞湯進入病房。

「你們在聊什麼,看起來都很嚴肅。」陸司寒不解詢問道,剛剛還覺得奇怪,沒有看到戴禮身影,沒有想到戴禮就在南初病房。

「沒聊什麼,就是在說那天直升飛機意外的事。」

「什麼意外,絕對不是意外,這個就是蓄意為之。」

「最好不好讓我知道是誰在背後搞鬼,不然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的!」陸司寒語氣冰冷的說。

南初有些心虛的躲開陸司寒視線,同時在心中不斷禱告,希望不要是雲暮。

陸司寒見南初躲開,以為是自己語氣過於兇狠,然後立刻溫柔下來。

「剛剛有些激動,可千萬不要嚇壞我們的小公主。」

「不要小公主,要小弟弟!」蘋果虎頭虎腦的從病房外面進來,一進來就開始和陸司寒唱反調。

「可是蘋果從前不是一直想要妹妹的嗎?」南初不解的問。

「理他做什麼,是妹妹還是弟弟,他說的不算,我說的算。」

「不準胡說,蘋果的想法非常重要。」南初推開陸司寒,轉而朝著蘋果招招手,蘋果立刻撲進媽媽的懷抱當中。

「因為,因為妹妹就知道哭,不像弟弟可以陪我玩,不像弟弟那樣好說話。」

「那就生弟弟,但如果是妹妹同樣可以陪蘋果玩,陪蘋果說話。」南初摸摸蘋果柔順的髮絲說。

穿梭時空的俠客 聽到媽媽這樣說,蘋果有些沉默,南初不知道五歲的他,內心世界想的是什麼。

「怎麼蘋果是不開心嗎?」

「這個臭小子,這麼好的事情,你就擺出這樣一幅表情。」

「對了,今天不是要去權離亭那練槍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