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他送我回家后,車子故障,他開車去維修,結果第二天我就從新聞上得知他死了。」

「來公司的交警說他是酒駕出的意外,你藏在別墅里那瓶茅台我後來也找不到了。」

「我估計。。。。」

馬英成說道:

「行了,他應該不是被相關部門弄死的。」

「蓉美你聽好了,我現在雖然躲在外邊,但是我還有著國外大勢力的支持。現我東山再起,毀滅這個國家的機會馬上就要到了。」

「現在我需要你的幫助。」

「等會拆掉我送你那別墅書房裡的書架,書架里有一張紙,紙上有密碼。把這張密碼交給看守倉庫的槍手,並且告訴他們開始屠宰計劃。」

「你只要做到這些,就能幫助我毀滅這個國家,到時候你和我就能重新一起繼續過快活日子了。」 夏雨揚本來是不想弄髒了衣服的,不過此刻她也已經躲不開了,只能身形一側,躲開黑人猛撲的同時,隨手把黑人胸口的匕首拔了出來。

「撲。」

匕首拔出來之後,她手腕一翻,刺進了黑人的後腦。

「撲通。」

黑人撲倒在地,抖動了兩下,便不動了。

夏雨揚看了一眼黑人,又低頭看了一眼她的T恤和短褲,皺了皺眉頭,坐進了房間。

這個時候,從樓梯口上來幾個保鏢,帶頭的就是約翰,看見走廊里的血跡和被破壞的牆壁,臉上露出驚恐之色,最後把目光投向了趴在地上的黑人。

「抬走。」

約翰一擺手,四個保鏢上前,用一個黑色的大袋子把黑人裝了起來,抬著向落下走去。

約翰稍微頓了頓,走到那個大房間門口,對著裡面說道:「先生,人弄走了,還有事嗎?」

「處理乾淨點。」

「是的,先生。」

「去吧。」

「是,先生。」

約翰向後退了兩步,看見那血跡和別破壞的牆壁,心中暗道,這是怎樣的一場戰鬥啊!

房間里,夏雨揚蹙著眉頭走進了浴室,她是個喜歡乾淨的人,可不想別人的鮮血在她身上停留太久。

脫掉染血的衣服,夏雨揚站在了淋浴下面。殺人的感覺並不好,如果讓她選擇,她寧願剛才的一切都發生過。

唐浩根本就沒有下過床,他躺在床上,繼續睡覺。

等夏雨揚從浴室出來了,唐浩已經睡了。夏雨揚看看唐浩,又看看自己的浴巾。T恤、短褲和文胸都沾滿了鮮血,已經不能穿了。她坐了一會兒,等身體完全乾了,把小內內穿上,然後又把襯衫套上,就躺下睡了。

清晨,唐浩睜開眼睛,他感覺到他的手臂又碰到了夏雨揚的手臂,那溫潤的感覺若有若無,讓他感覺很舒服。他扭頭一看,剛好看見了夏雨揚的臉和胸口。

夏雨揚微微側卧,襯衫撐得很鼓,便有了縫隙,便看見了裡面那圓潤的一團。

一個穿著襯衫,沒有戴文胸的人是很撩人的,更何況是夏教授這樣的美女。

夏雨揚也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兩人四目相對,兩雙眼睛都露出了明亮的神采,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

過了一分鐘之後,兩人幾乎同時起身。

唐浩看見了夏教授那微微划動的胸口,不過他並未多看,很隨意的就把目光移開了。

夏雨揚沒有再走近浴室,就在床邊把衣服穿上了。文胸已經染上了鮮血,她要穿的也只有長褲了。

二十分鐘后,兩人走出了房間。

走廊里,昨夜戰鬥的痕迹都不見了,血跡不見了,牆壁也修補好了。

兩人出了黑珊瑚夜店,上了車,向公寓的方向駛去。

走著走著,青冥對唐浩說道:「老大,有人跟著我們。」

「甩掉他。」唐浩說道。

「是。」

青冥答應一聲,加快了車速,開啟了甩尾巴模式。

「呼……。」

這個時候,是扭腰交通狀況最糟糕的時候,要想甩掉一個尾巴是很苦難的。可是青冥就是把尾巴甩掉了。

因為要甩掉尾巴,所以今天平時回來的晚了一點。

唐浩和夏雨揚在電梯口遇到了奚雲和杭微,她們又要去購物。

四個人碰面,很隨意的打了個招呼,便各自走了。

奚雲和杭微走出了公寓,在沒上車之前,奚雲突然問道:「杭總裁,夏教授沒有戴文胸吧?」

杭微聞言,稍微頓了頓,還是應道:「嗯。」

這時,青岩開車到了,奚雲遲疑了。

「上車吧。」杭微說道。

「好吧。」奚雲有些無奈的上車了。

唐浩和夏雨揚進入電梯,電梯門關上,夏雨揚有些機械的說道:「她們看出來我沒有戴文胸。」

「是嗎?」唐浩說著還低頭看了一眼,確實好像比平時大了一些。

「你不想跟她解釋一下嗎?」

「不用。」

夏雨揚看了唐浩一眼,沒有說什麼。

電梯到了頂層,兩人下了電梯。夏雨揚回她自己的房間去換衣服,唐浩則直接走向了杭微的房間。最近這幾天,都是在那裡吃早點的。杭微和奚雲出去了,李嘉凝肯定在等著他們。

果然,李嘉凝在杭微的房間等著,她立刻給唐浩上早點。

稍微等了一會兒,夏雨揚也來了。

對於唐浩和夏雨揚沒有同時到來,李嘉凝沒有多想。

吃過了早點,唐浩和夏雨揚離開,一同走進了唐浩的房間。

對於唐浩和夏雨揚這些天來二十四小時在一起,李嘉凝雖然覺得奇怪,但是她也沒有多想,因為她知道唐浩和夏雨揚都不是貪戀溫柔的人。他們這樣做,肯定有他們自己的事情。

收拾完了,李嘉凝便出門去和杭微、奚雲匯合了。

---

在一片安靜的富人區的一棟別墅里,哈恩和奎因正坐在大廳里喝咖啡。

突然,奎因的手機響了,是跟蹤唐先生的人打來的電話,他立刻接聽了電話。

接完了電話,他對哈恩說道;「哈恩先生,跟蹤唐先生的人跟丟了。」

哈恩聞言,眉頭一皺,說道:「只是跟丟了?」

「嗯,沒有發生正面衝突。」

「看來是被他發現了。」哈恩說道。

「是的。」

「我們應該換一個方法了。」哈恩說道。

「什麼方法?」

「從黑珊瑚內部下手查。」哈恩說道。

「好主意。」奎因說道。

「你仔細查查,看一看黑珊瑚的那些蠢貨哪一個比較容易下手。」

「是的,哈恩先生。」奎因說做就做,站起來,走出了書房。

哈恩也站起來,慢慢走到窗前。兒子離開的這些天,他一直都處在悲痛之中。不過他知道除了悲痛之外,他更應該做的是殺人。

---

天黑了,唐浩和夏雨揚走進了黑珊瑚,穿過狂躁的人群,眼這樓梯,一路到了四樓。

進入會議室,唐浩發現少了一個人。

等唐浩坐下,光頭便上前來彙報:「先生,鋼牙不見了。」

「沒有人見過他嗎?」唐浩問道。

「我今天早上見過他,在就沒見過他了。」光頭答道。

唐浩稍微頓了頓,說道:「鷹眼魯迪一直是他保護著,對嗎?」

「鷹眼魯迪也不見了。」光頭說道。

「先生,鋼牙該不會帶著鷹眼逃了吧?」另外一個老大說道。

「不會的,我早上見他的時候,他一點反應也沒有。」光頭立刻說道。

「如果讓你看出來,他就是豬了。」

「好了。」

唐浩阻止了兩人的爭吵,又把目光投向了其他三個老大,說道:「去找,主要是哈恩和奎因的家。」

這幾個老大一聽,都是一愣。先生的意思很明顯,就是鋼牙的失蹤跟鬱金香家族有關係。

「先生,我覺得鬱金香家族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一個老大說道。

「我說的是哈恩和奎因,不是說鬱金香家族。」唐浩嚴肅的說道。

「是的,先生。」

約翰的反應比較快,他知道小哈恩死了,按照唐先生的意思,也就是說哈恩把小哈恩的死算在了黑珊瑚的賬上。

「連夜找,一定要把鋼牙找到。」

「是的,先生。」

包括約翰在內的五個老大答應一聲,便出去了。

唐浩站起來,夏雨揚也跟著站起來,走出了這間會議室。

兩人進入那個屬於他們房間自后,唐浩便給海妖打了個電話,讓她帶人連夜去哈恩和奎因的家去找鋼牙。

交代完了,唐浩對夏雨揚說道:「繼續。」

「嗯。」夏雨揚換了衣服,便開始訓練。

唐浩坐在沙發上,一邊喝茶,一邊指點夏雨揚訓練。

兩個小時后,唐浩的手機響了,他一看是海妖打來的電話,便立刻接聽了電話:「說吧。」

「鋼牙被奎因抓了,就關在距離哈恩家的車庫中。」海妖說道。

「隱蔽點,把人救出來。」

「是,老大。」

唐浩相信,以海妖、青松、青岩的實力,偷偷的把人救出來並不難。他直接給約翰打了個電話,讓約翰等人都不用找了,鋼牙已經找到了,讓他們都到黑珊瑚來。

掛斷了電話,唐浩又把目光投向了正在訓練的夏雨揚,繼續指點夏雨揚訓練。

一個小時后,約翰等五個老大都來了,唐浩讓他們在會議室等著。

又等了半個小時,鋼牙也安全回來了。

唐浩讓夏雨揚繼續訓練,他則去四樓的會議室。

走進會議室,見鋼牙透著裹著紗布坐在沙發上,看樣子收到了毒打。

鋼牙看見湯先生來了,他就要站起來。

「你坐吧。」唐浩擺了擺手。

「謝謝唐先生。」

唐浩坐在了鋼牙的對面,問道:「怎麼回事?」

「今天中午,我正在跟朋友吃飯,奎因來找我了,說想跟我談談。談了一會兒之後,他就跟我動手了……。」

「說實話。」唐浩打斷了鋼牙的話。

「是。」鋼牙眉頭一皺,有些為難的說道:「奎因威脅我,跟我打聽唐先生的背景。我不說,他就把我給抓了,還毒打我,讓我說出老大的背景……。」

「你再說一句謊話,我現在就殺了你。」唐浩冷冷的看著鋼牙。

鋼牙暗暗的叫苦,他不明白,唐先生是如何發現他說謊的。 其他的五位老大其實並未覺得鋼牙是在說謊,他們不明白唐先生是如何發現的。

「我跟五秒鐘的考慮時間。」唐浩平靜的說道。

「唐先生,是這樣的。」鋼牙終於決定不再掙扎了,他說道:「哈恩想讓我跟他合作,他說誰支持我做黑珊瑚的老大。」

「然後你就跟他演戲給我看。」唐浩平靜問道。

「唐先生,我知道錯了。」

「帶走吧。」唐浩一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