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

公共頻道裡面只聽見一陣讓人窒息的呼吸聲音,很多人搞不懂為什麼這個聲音能夠通過公共頻道發布命令,因為,公共頻道並不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發布命令的,而且,這個頻道有著強大的屏蔽功能,會把一些沒有意義的信息屏蔽掉,很快,有人把這公共頻道聯繫到了天網,只有天網才有這種強大的功能,很明顯,所有機甲的公共頻道已經被天網控制……

「所有屬於帝國地面機甲部隊聽令,集合,朝星瀚機甲大學訓練大樓靠攏,盡量不和斑斕殼蟲發生正面衝突!」

鄒子川再次發布了一道命令,立刻,這道命令通過公共頻道傳輸給了每一架戰鬥機甲,散步在星瀚機甲大學周圍的機甲聽到命令后,立刻朝星瀚機甲大學趕來,遠處響起機甲沉重的奔跑聲音,煙塵滾滾,偶爾還聽到斑斕殼蟲的慘叫聲音,顯然,會合的機甲潮流和路上零星的斑斕殼蟲發生了衝突。

「我要求和……大人說話!」一個陰沉的聲音響起,這聲音頗具威嚴,給人一種莫名的壓力,顯然,這個人長期位高權重,養成了一種很自然的上位者氣勢。

「說!」鄒子川冷聲道。

「我是帝國第一家族雛菊……」

「我不管你是誰,必須遵守現在的軍事管制,立刻放下武器,這是你們唯一的選擇!」鄒子川打斷了對方的話。

「放肆!」公共頻道裡面響起一聲怒吼,

「暴龍,芬妮!」

「在!」

「在!」

「格林上士!」

「在!」

「猛獸號團長吉利!」

「在!」

「雄獅軍團菲利普中尉!」

「帶領你們的手下靠近猛獸號宇宙飛船,把那三十七架有金色雛菊標誌的機甲控制,如果對方敢於反抗,以軍事管制罪立刻處死!」

「是!」公共頻道裡面轟然回答。

讓人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在數千隻斑斕殼蟲裡面,無數的機甲開始以戰鬥陣型匯聚,那些斑斕殼蟲居然潮水一般的讓開一條一條的通道。

看著這一幕,鄒子川感覺一股無形的壓力,這股壓力並不是源於那三十多架機甲,而是斑斕殼蟲這種有組織的戰鬥。

斑斕殼蟲只有兩種目的,第一種就是希望他們內訌,第二種就是等待著越來越多的斑斕殼蟲加入,很明顯,不光是匯聚的機甲越來越多,而且,斑斕殼蟲的數量也在急劇增加。

很有可能,斑斕殼蟲是想組織一場一決勝負的大會戰,而且,是把所有帝國殘餘力量聚集在一起的大會戰!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斑斕殼蟲知道天網發布的命令是從這棟訓練大樓發布出去,斑斕殼蟲聚集的目的就是要徹底摧毀天網的防禦系統,順便把這裡的人類聚殲一勞永逸!

無論是那一種可能,斑斕殼蟲都是擁有一定智慧的,當然,對於鄒子川來說,最不希望的就是後者,如果斑斕殼蟲發現了控制天網的居然是這棟大樓,那麼,降落在瑞德爾星球的斑斕殼蟲都會朝這裡發動攻擊,那個時候,沒有人能夠抵抗一波一波的攻擊。

現在瑞德爾帝國首都的機甲和斑斕殼蟲處於膠著狀態,主要是斑斕殼蟲已經分佈在整個星球,想要聚集也不是一天二天的時間,畢竟,瑞德爾星球是一顆相當於人類發源地古地球三分之二的星球,雖然不是很大,對於完全依靠肢體飛行的斑斕殼蟲來說也不小。

是一種怎麼樣的力量控制著這些斑斕殼蟲?

鄒子川有理由相信,這些斑斕殼蟲不可能只只都有這麼高的智慧,至少,現在發現的灰色,銀色,黑色三種斑斕殼蟲就比普通的斑斕殼蟲智慧要高得多,難道還有一種等級更高的斑斕殼蟲?

看著一支一支匯聚的鐵甲部隊,鄒子川冷峻的目光沒有絲毫動搖,他再一次找到了手握重兵,運策帷幄的感覺,很明顯,整個首都大部分的殘餘部隊都已經被天網聚集到了星瀚機甲大學,其中,還包括一些私人格鬥機甲。

人類雖然遭到了巨大的創傷,但是,人類的生存能力是驚人的,在這動亂之中,人們用盡了各種各樣的辦法讓自己活下來,斑斕殼蟲要想殺死整個瑞德爾星球的人類,也絕對不是一個星期兩個星期能夠做到的,很多人用菜刀,匕首,鐵棍,激光槍,古老的手槍等輕武器和斑斕殼蟲對抗。

現在,鄒子川要立威!


立威就必須有犧牲品,而那金色雛菊的標誌無疑是最佳的立威對象,最重要的是,對方居然敢搶劫宇宙飛船逃走,有了這個理由,他可以名正言順的處死對方,至於處死對方的後遺症,這對鄒子川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處死者身份要夠立威的分量!

很明顯,那三十多架機甲變得緊張起來,他們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人民公敵!

實際上,這個時候,任何一個想獨自逃跑的人都會成為公敵,特別是有權利的人。

瑞德爾帝國的每一個公民滿腔都是怒火,因為,他們效忠的皇帝居然拋下他們走了,而現在,能夠發泄的對象就是試圖利用自己權勢離開星球的人。

無疑,以雛菊為標誌的家族成了人民公敵,這個家族幾乎就是皇族的代言人!

而這個時候,一些民用機甲自發的把猛獸號和月神號團團包圍住,現在,宇宙飛船是每一個人的希望,沒有了宇宙飛船,就沒有希望。

人們不知道,月神號裡面的真真已經和天網取得了聯繫,真真感覺很詭異,她不明白天網為什麼會選中自己,不過,她很樂意被天網選中。

真真通過天網篩選出來的信息發現,鄒子川被一個菲利普的人稱為大人,立刻,真真抓住了這條信息,開始通過秘密的軍事頻道發布消息,把鄒子川和格林隊長伏擊銀色斑斕殼蟲的全息影像剪輯發布,突出那架X三三的威猛無敵。

而幾乎同時,訓練大樓關閉的全息影像全部啟動,鄒子川那架X三三以所向披靡的姿態出現在全息影像上面。

整個學校數萬學生目瞪口呆的看著全息影像上面的X三三。

他們太熟悉這架X三三了,因為,在虛擬改裝格鬥室,這架X三三是一個神話,一個不可超越的神話。

帝國一號!

每一個人都在驚嘆,原來,帝國一號真的擁有一架民用工程機甲諾爾X三三,難怪他能夠如臂使指的駕馭X三三。

當那通過剪輯獵殺銀色斑斕殼蟲的全息影像被公布后,立刻引起了震動,那縝密的思維,那滴水不漏的計算,那一擊必中的風格,不就是活脫脫的一個帝國一號嗎?

現在,沒有人再懷疑那個胖子的力量!

當然,那銀色斑斕殼蟲引起的震動也不小,人們想不到還有這種斑斕殼蟲的存在。

全息影像切換,那架高大笨重的X三三出現在全息影像上面,真真一臉興奮,她發現,月神號不知道什麼時候進入了那幾十架機甲的信息共享系統,她可以通過天網全方位的監控X三三的一舉一動,而且,她可以有選擇性的把X三三的形象出現在全息影像上面的時候顯得更高大,更具氣勢。

全息影像上面的X三三靜靜佇立,居然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在他周圍,四十多架重金屬P—11層層疊疊的防衛,格林警惕的注視著周圍的環境,他知道,他現在責任非常重大,這架X三三已經成了星瀚機甲大學的靈魂人物,如果裡面的胖子死了,整個星瀚機甲大學立刻會淪陷。

機甲越來越擁擠了。

幾乎是一架貼著一架,這是很危險的動作,高達十米機甲之間不時因為擁擠而發出輕微的金屬碰撞聲音。

這是真正的鋼鐵洪流!

這種密集的聚集還沒有停止,外面的機甲還在層層疊疊的朝裡面擠,很快,乘坐在那運輸機甲裡面的老人發現了不對,因為,他的三十多架機甲已經被擠散了,面對這種局面,任何人都沒有辦法,沒有人敢做出格的動作,也沒有辦法做動作,因為,到了後面,機甲擠機甲,就是動一下都難!

「給你一分鐘的時間,出駕駛艙,一!二!三……」公共頻道裡面響起了鄒子川那沒有絲毫人氣的冰冷聲音。

公共頻道裡面一陣急促的呼吸聲音。

一股壓抑的氣氛在空氣之中瀰漫,任何人都清楚,這個時候猛獸號周圍聚集的二百多架機甲就是一個火藥桶,只要有一丁點的不對,就會引發殘酷的火拚,畢竟,機甲與機甲之間的距離太近了,近得只要一個劇烈的動作就會造成重大傷亡。

運輸機甲裡面的老人放在主控板上的雙手微微顫抖著,哪怕是在不計其數的斑斕殼蟲中衝殺的時候他也沒有現在這麼大的壓力。

一陣漫長的沉默,鄒子川也不催促,只是一聲一聲的數著數字,聲音冷漠而堅定。

每一個人都在數數!

三十!

二十九!


二十八!

二十七!

……

訓練大樓的全息影像上面,鄒子川深邃的目光冷漠的看著前方,嘴裡一個字一個字的數數字,目光無比的堅定。學生們張大著嘴,看著這個平時沉默寡言的胖子,這個時候,眾人才發現,這個胖子有著一股令人心悸的蕭殺之氣。

好酷哦!

一時之間,每一個學生都在回憶著與這個胖子有沒有什麼交集,可是,這個胖子除了給他們高大肥胖的感覺外,並沒有留下其它的印象。

當然,如同古地球的追星一族,自然會有很多花痴追悔沒有早點發現胖子這塊璞玉。

隨著時間的流逝,老人的額頭上滾落了豆子大的汗珠,而那三十多架機甲駕駛艙裡面的駕駛員一個個渾身都濕透了,那數數的聲音就像一把巨大的鎚子,一錘一錘的捶打他們的心臟。

這是一種心理博弈!

老人的緊緊的盯著全息影像上面的那架X三三,他的掃描系統已經鎖定了這架民用工程機甲X三三,他只要輕輕的按下按鈕,運輸機甲裡面強大的火控系統頃刻就可以讓那架X三三灰飛煙滅……

八!

七!

……

老人的身體顫抖得很厲害,他從來沒有想到面對死亡的時候自己會如此脆弱,從來都是他掌握著生殺大權,那知道,自己的生命居然會被一個陌生的人掌握。

這一霎拉,老人很後悔,很後悔不應該去瑞德爾帝國斑斕樹大峽谷度假,後悔的同時,他更恨那飛船的駕駛員,他居然駕駛著飛船獨自逃跑了,更讓他不可思議的是,他千辛萬苦趕到帝國首都卻發現,整個首都已經淪陷,皇族早已經逃之夭夭了……

四!

三!

……

「我出來!」老人的聲音變得無比的悲涼,枯萎顫抖的雙手在鍵盤上輕輕的撫摸,他始終還是沒有勇氣朝那X三三開火,錦衣玉食的生活讓他失去了破釜沉舟的勇氣。

當然,老人已經決定,只要今天能夠脫離危險,哪怕是傾盡整個家族的力量也要洗刷今天的恥辱。


「哦耶……」

「胖子萬歲!」


「耶……」

……

大廳裡面一陣歡呼聲,無數的小東西被扔到空中,少年不知愁,這些學生似乎忘記了外面還有數千隻斑斕殼蟲虎視眈眈……

「吉利團長,押上猛獸號,收繳機甲和運輸機甲!」

吉利沒有猶豫,立刻把三十多個格鬥師和那個老人捆綁,並用空間鈕收繳了三十多架機甲和運輸機甲,本是擁擠的場地因為突然少了三十多架機甲而變得寬闊起來。

突然,斑斕殼蟲裡面一陣騷動,如同波濤洶湧!

不好!

鄒子川瞳孔赫然緊縮,他感覺到那斑斕殼蟲群裡面彷彿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涌動,難道斑斕殼蟲能夠截獲信號,知道內訌已經結束?


……

PS:這個月,就剩下幾天了,月票爭奪已經白熱化,有月票的請支持!(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頓時,周圍的火神靈息撲食而上,將織焱包圍地嚴嚴實實。

在周圍無數火神真火中,都閃動這火神的面孔。

或者譏笑,或者輕蔑,或者憤怒,或者猙獰……

這是火神留下的一部分元身,在火焰中出現了。

火神的元神,包含著火神本身的神念。

頓時,織焱心境紛亂,不能自持,只覺得渾身突然里裡外外,全部被真火包圍,很快,連意識也喪失了。

鏡天此時不在帝都,而是遠在北極冰川上,獨自修行。




Leave a comment